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65章 一见生情,殿中吻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见生情,殿中吻

问的挺客气,但言下之意却是这是我们两个的事,与你何干?

太后虽然贵为天下身份最尊贵的女人之一,可也不代表她什么都能插手吧?

她一不犯法,二不涉政,不过是亲了个喜欢的人,地儿没选对而已,所以最多能治她个有伤风化,罚她于府中禁闭,其他的罪名和她根本不沾边不是?

秦芳这一句话让太后一时反驳不得,脸色极为难看,但随即她眼里却又闪着一抹嘲色:“惠郡主真是伶牙俐齿,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啊!”

“卿欢只是说的事实,还请太后罚臣女回去禁闭吧!”差不多就行,她也知道见好就收。

“事实?是如你所言的互生情愫,爱慕之亲?”太后眼一翻看向了殿中的屏风:“苍公子,你当真与惠郡主如此互生了情愫吗?”

盛岚珠的话一出来,秦芳的脸色就有些发窘。

她不记得自己亲了苍蕴,但眼下太后以此发作,她也只能顺势发挥,假称互生情愫先躲过发难再说,岂料,苍蕴竟然就在殿中,这,这叫她腾的一下,脸就红了。

她是个女生啊,再是心理强大,这种女孩子表白的话,不管是真是假,这么大喇喇的说出来却被撞破,她岂能不害羞?

所以当她看到一袭白衣的苍蕴真的从殿中的屏风后走出来时,只能悻悻地一笑,烧着脸皮的看着他。

hold住!必须的!

内心叫着这样的句子,她不得不对他“含情脉脉”的投去目光。

一抹淡笑带着甜意在她的脸上浮现:“你,怎么在这里?”

“太后有请。自然在此。”苍蕴很是客气。看不出和她的亲昵。但,也不算太疏远。

秦芳捏了下自己的手指,不再言语,因为此刻,她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毕竟她和他根本就没有互生情愫,哪怕之前他执意和她扯上关系,她也十分清楚,那不过是为了南宫瑞的脸面着想。牺牲她的名声罢了,谁叫她没皇上地位高呢?

而现在,她,很尴尬。

“苍公子,惠郡主的话您可听见了。”此时,盛岚珠开了口:“哀家没想到她能找出那样的借口来,委实替她脸红啊。”

苍蕴淡淡一笑地微微点了下头,虽未言语,却也似有些赞同太后的话。

这样的举动让太后眼中的嘲色变得更浓,她看向秦芳。一脸要她难堪的神情:“惠郡主,苍公子就在这里。你不妨把先前的话,再说一遍。”

你,够狠!

秦芳咬了下槽牙。

没看到人,她还能信口雌黄,反正他又听不到,将来就算有流言传出来,她打死不认就完了,实在不行还能倒打一耙的赖他坏了自己的名声,自找的。

而现在,人就在跟前,当着面的再来一次,这得脸皮多厚啊?

而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她要是等下表白了,他在和南宫瑞同站一条战线的否定自己,那她岂不是成为天大的笑话?

不但会被太后借口不自爱,**/乱什么的处罚,更会让她日后真的抬不了头--毕竟当日大婚之时,是她以血退婚,就算现在不少人不明真相的以为她如何如何不洁身自爱,但还是有些人会知道,她是无辜的。

面对太后此刻丢下的黑心泥沼,秦芳是真心觉得很坑。

但,现在她在太后的殿中,在人家的地盘上,只能硬着头皮上!

所以她紧抠了一下掌心,慢慢地转头看了一眼苍蕴,而后言语到:“昨晚,宴会之上,我真的,亲了你吗?”

苍蕴抿了下唇,随即点头。

秦芳咬了下槽牙,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对不起,我一时醉酒有些失态,不甚暴露了与你的亲昵,想来定是给你带来了困扰吧?我知道你是风流才子,而我乃落魄之人,有些高攀不上,所以,没关系,你就说我们不曾亲密好了,我,理解的。”

以退为进,她只能这样做,给自己设定一条退路,这样,如果苍蕴丢开了她,她还多少能蒙混过关,让自己不至于,太过难堪。

苍蕴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讶,随即却是眉微微地蹙了一下,转头看着秦芳:“在你眼里,我是什么人?”

似乎不想干的疑问,秦芳却不好不答。

“君子。”她很小心的用了一个褒义又不夸张的词。

“君子不畏权势,君子不弃贫贱,君子不贪名利,君子不怕是非。”苍蕴当即言语:“我既然与你已生情愫,岂会在此时弃你而去?若我那么做?如何配的上君子之词?岂不是连个真小人都不算?”

秦芳的眉瞬间挑起,因为苍蕴的话只表达了一个意思:他认了!

“苍公子,你不会是想说,你真的和惠郡主互生了情愫吧?”盛岚珠闻言立时言语轻胁:“您可是七国公认的才子名士,而惠郡主可是我们南昭声名狼藉的女人,且还是与皇上早先断了婚约之人,你确定,你真的要英雄救美,让自己沾上这块污泥,与其一道被世人嘲笑吗?”

盛岚珠其实请苍蕴来此,打的主意,就是想要狠狠地逼他和惠郡主之间断了联系。

当初,苍蕴和惠郡主传出所谓生情,是为了转移南宫瑞的难堪,那是一个谎言;而之后苍蕴出言保护,在盛岚珠看来,也是维持他自身的形象,毕竟才认了两人互有好感,她就出事的话,他也的确会面上无光,惹人非议。

所以在南宫瑞提及了第一盟的势力之后,盛岚珠只能隐忍下去,等待时机。

而现在,一晃几个月就要过去了。她相信大家都已经把这件事看淡。而苍蕴也无需再背负这个谎言。而最关键的是,昨天的花灯宴上,惠郡主出了丑,在药毒的影响下,当众压倒苍蕴,一亲再亲,这让众人失态,却也让盛岚珠相信。这是一个逼他们断裂的好时机。

毕竟,苍蕴是什么身份啊?他的背后势力与自身名声,只能让完美无瑕的女人配他,而惠郡主这个声名狼藉的人,显然不能够。

所以她出手了,她料定苍蕴会为了自身的名声,丢弃了惠郡主,因而这般安排。

男人嘛,自私自利,爱的永远是他自己。

盛岚珠坚信这一点。

但没想到的是。苍蕴竟然说出那样的话来,这与她的料想完全不在一条线上。她不得不赶紧的出言提醒,此刻和惠郡主缠上,是多么愚蠢和危险的一件事。

她看着苍蕴,期待着他明悟的赶紧否决他和惠郡主的关系。

但,苍蕴却是淡然一笑:“谢太后替苍某忧心未来,然苍某也很无奈,毕竟苍某机缘巧合识得她时,她乃名门闺秀,甚至是太子妃的唯一人选,那时苍某就一见生情,却因她身有婚约而不敢造次,是以远观,更在她出嫁前日,想要送上一幅书画,祝福于她,也了解此情,这才约她林地相见,结果……”

苍蕴眼里闪过一抹歉色:“却不想就此传出流言,害她无缘成为太子妃,苍某内心愧疚之余,也想对她好,是以这些时日才簇拥在她身边,以希冀她能,给苍某机会。”

苍蕴说的一派动情之色,声音更是充满柔柔神情,一时间听的秦芳都内心不觉扑腾起来,就更别说盛岚珠了。

她是彻底的听傻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苍某终于得了郡主垂青,另眼相看,苍某甚为欣喜,只是,她顾念自身名声被损,总与苍某若近若离,即便两厢有情,却也隔着天窗,直到,直到昨日……”

苍蕴说着竟是迈步走向了秦芳,在秦芳的茫然中牵起了她的手。

“直到昨日,苍某还顾念脸面与她比斗,却不想她醉酒后,失态而……亲吻了在下,那时,苍某真的有些始料未及,但却也心花怒放,所以才会一时激动带了她离开。”

“你,带我离开了?”秦芳什么都不记得,听他这么说,自然下意识的这么问,而苍蕴则看着她认真的点头:“是的,我带你离开,并与你在星空下互诉衷肠。”

啊?

秦芳诧异,她真的有疯狂到这种地步?

“我,我说了什么?”她难以置信。

苍蕴的唇轻抿了一下,随即竟松开秦芳一手勾起了她的下巴:“你说你喜欢我,而我说,我也是。”

他说着,不等秦芳反应,人就低下了头亲吻在了秦芳的唇上。

柔软而发烫的唇,让秦芳的身子僵住,甚至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她一瞬间本能的想要去推开她,因而身手就按在了他的身上,但没等她用力呢,她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整个人就像个雕像一样的立在那里,随他亲吻。

混蛋,这个时候,还点穴!

她骂着,却无奈,而唇上的柔软触感随着那份热度也让她的心不由的扑腾的非常快,像是要跳出她的胸腔一般。

“放肆!”盛岚珠大怒的声音传来,那一瞬间,秦芳发现自己能动了,而苍蕴也像是惊慌失措一般的放开了她的唇,却拉着她一同像太后行礼。

“太后恕罪,苍某一时动情,没有注意场合还请太后原谅则个。”他说着紧紧地抓着秦芳的手,又替秦芳言语:“人乃情种,一时忘情,便有所失态,所以昨天,惠郡主真的并非有意胡来,扰了宴会,还请太后见谅并恕罪。”

人家不但认了,还当着她的面亲了,她还能如何?

盛岚珠心里窝火,却也没了发作的借口,毕竟苍蕴已经摆明了要护着卿欢,她若再不知打住的话,或许只能惹来麻烦,所以当下,盛岚珠悻悻的一笑。

“原来,还真是一对情种,这倒是哀家多事了。罢了,既然是情不自禁,哀家也不好多管闲事,只是,到底你们的身份并非凡夫俗子,日后亲近,还是分下场合,免得,徒生非议。”她说完一摆手:“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谢太后恩典!”苍蕴非常痛快的说着,随即拉着秦芳出了大殿,盛岚珠看着他们一直没松开的手,只觉得内心一片的郁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