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66章 把你亲我的,亲回来

第一百六十六章 把你亲我的,亲回来

手,被紧紧地抓着,秦芳能感觉到属于他指尖的那份微烫。

跟在他身后的半步之距,她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他牵着自己的手上,感受着自己一直不曾消失地乱乱心跳。

苍蕴的话让她意外,让她惊讶,更让她不由自主的乱了心。

因为他说那些话时,表情真诚的,仿若他暗恋她很久很久,终于得偿所愿一般。

这让她迷糊了。

让她不自觉的有些信以为真,更何况那殿中的一吻,吻得她和他之间,都再不可能推诿是一方的胡来了。

可是,那些话会是真的吗?他真的有一见钟情吗?

不,怎么可能呢?

他是一头狼,他有着自己的野心,和自己的亲近不过是借口,是他让南宫瑞以为他们是一条战线的手段!

所以,那些话,都应该是假的吧,可是……

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要认自己那些话呢?为什么还要说出什么一见钟情的话来?

这样,不但驳了太后的面子,还会让南宫瑞对他有所不满与质疑,而更重要的是,他将要为她的将来去负担一定的名声负面。

毕竟此刻的他如果是一枚洁白无瑕的白璧,那她就是一块沾满了污泥的石头。

两样,怎么能放在一起呢?

秦芳就这样乱七八糟的想着,一声不吭的由着苍蕴拉着她走出了太后的宫殿,走进了宫中各宫苑之间相连的甬道中。

长长地甬道,红墙绿瓦下,除了各宫苑的角灯陶座,只有他和她。

秦芳的唇抿了一下,将手向后一缩,想要分开彼此的相牵。但,苍蕴紧紧地拉着她,她没有成功。

“嫌我走的太快了吗?”苍蕴说着脚步立时慢了下来。半步之距,缩短的。只有一身之距。

温柔的口气,轻柔的话语,让秦芳有点蒙:“那个,这里,已不是太后的宫殿了。”

所以,他应该放手了不是吗?

可是……

“我知道,可这里是皇宫。”他温柔的言语着。看向她的目光,都是一派柔和,仿若他们之间真的因为先前的告白,而变成了情侣一般。

秦芳眨眨眼:“对不起。我也是一时情急,才那么说的,让你,为难了。”

苍蕴轻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只带着她慢慢地朝前走。

甬道是长,但,总有尽头。

两个人在之后的沉默里,慢慢向前,手却一直紧紧地牵在一起。

而到了甬道的尽头时。秦芳犹豫了半天,还是鼓足了勇气开口:“人都是自私的,你却选择了帮我,将来你名声怕是要受累的。”

苍蕴扫她一眼,随即竟是驻足转身看着她,而后抬另一只手拨弄了下她耳边的发缕:“名声,它是一种力量,可以影响,可以压迫。我承认这些年,我为这份力量付出不少,不过……在昨天的花灯宴上你当众亲吻我数下后,我能选择的,就只有是,不破不立了。”

“等等!你说我,当众亲吻你,数下?”秦芳瞪大了双眼的盯着苍蕴。

她已经知道自己失态扑倒和亲吻的事了,但,怎么还有……数下?

“我想想啊!”苍蕴此刻一脸认真的沉吟了一下:“嗯,一共是,八下。”

“怎么可能!”秦芳本能的否认:“我可没那么,那么……哎呀,总之你不能说谎话!”

她想说饥/渴这个词来着,但话到嘴边,她又有些脸红,只能支吾了过去。

“我没说谎话啊!怎么,你不记得了?”苍蕴看着她不够,手还托起了她的下巴,左摆右旋的看,似乎不相信她什么都不记得。

秦芳一脸无奈:“嗯,我不记得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她倒说了谎,她明明今早还是想起了一点自己不要脸的紧抱着某人的事……只是,这能说吗?

苍蕴眨眨眼:“这样啊!那我帮你回忆一下吧!”他话一说完,突然就一个猛冲,撞得毫无准备的秦芳是连退数步,身子就撞在了宫墙之上,而苍蕴则随即是紧紧地压在她的身上,二话不说的对着她的唇,就开始了,如小鸡啄米般的亲吻。

一下,两下,三下……

秦芳傻呆呆地僵直着,似乎陷入了震惊中。

四下,五下……

此时,苍蕴突如其来的吻法却陡然先前飞快而密集的轻啄碰触,有了变化。

他的唇柔软的赖在了她的唇上,有了些许的留恋,有了些许的不舍,离开的再不那么爽快。

六下……七下……

留恋在加深,不舍在更浓,唇软软地在轻轻地相印里有了摩擦,有了一种无法言语的满足在心口充实着,散发着一些说不出的甜与悦。

分开,他的呼吸溅在她的脸上,灼热着,也浓情着。

而她则睫毛微颤,似被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给撼动了心神,更被他紧压的身躯散发来的松柏香气给包裹。

四目相对,彼此的呼吸都深了一下,而后慢慢地,唇终于再度碰在了一起。

这一次,没有摩擦,更没有吻般的张口口齿。

有的,只是碰触,只是他的唇和她的唇,紧紧地又柔柔地碰在一起。

秦芳的眼闭上了。

这一刻,她莫名的醉进了这个浅浅的亲吻里。

她不是没有恋爱过的人,所以对于亲吻,也毫不陌生。

那是和米勒,牵过手,亲过吻,甚至拥抱着在一起看过夕阳,等过日出。

但,没有这样的亲吻。

那次,他们是轻触之后的羞涩,再到彼此的湿吻。

而这次,一连串的吻密集之后,却变得越来越不想分开,让她,好像忽然回到了曾经的恋爱时光。

希冀着美好。也享受着美好。

所以她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像是坠进了心间不可磨灭的渴望。

是的,渴望。每个女孩子,不。是每个女人的心里,都会渴望着遇到一场美妙的爱情。

它可以是轰轰烈烈,可以是刻骨铭心,可以是荡气回肠,也可以是流水潺潺。

但无论它以什么方式出现,都将如水晶般纯粹而干净,都将是被一个人挂在心里。捧在手心的爱着,疼着……

所以,她在这个时候,已然坠进了自己的心中……

告别了要强。告别了坚韧,也告别了理智……

手,从摊开的抵着他的肩,到不由自主的上爬,终搂抱成一个圈。环在了苍蕴的脖颈上。

那一瞬间,她沉浸在这片温柔里,而苍蕴却陡然睁开了眼。

他看到了她闭上的睫毛,看到了她微微泛红的鼻子,心。在那一刻有了一丝沸腾之感,但也听到了远远一大串朝这边疾来的脚步声。

他放开了她的唇,却没有拉下她的臂膀,他温柔的看着她,嘴角带着一丝淡淡地笑意:“你亲我的时候,我可没这样搂上你的脖子。”

秦芳闻言一愣,下一秒赶紧地松开了他的脖子,狼狈地扭头半低着,不敢看他。

啊!你在干什么啊,你,你怎么就搂上他了,天哪,丢人死了!

看着她那脸上飞起如桃花般的羞涩之粉,苍蕴觉得心情很好,他眨眨眼故意低头问她:“你就是这样亲了我数下,现在,应该想起来了吧?”

想起?她到哪里去想起?

她只知道,刚才的自己,稀里糊涂的就落进了那一串亲吻里,把理智和清明都丢的一点不剩了。

“好了,我们走吧。”听着那脚步声靠近,苍蕴笑着再度拉起了她的手,就要把她带出甬道,而这个时候,秦芳却突然拉住了他的胳膊,一脸认真的问到:“那个,你,你之前在太后面前,为什么,要亲我?”

苍蕴闻言一愣,随即歪头看她一眼:“你真想知道答案?”

“恩。”这是当然的,不然她干嘛问啊!

反正她已经弄不清楚他的立场,也分不清楚那些话到底是真是假,所以,她更想弄清楚那个吻的意义。

苍蕴笑了一下,低下头来,将唇贴在了她的耳边,非常轻柔地说到:“只是想把你亲我的,亲回来而已。”

秦芳闻言立时瞪大了眼,而就在这个时候,甬道的口上冲出一个身影来,一看到两人的亲昵姿态就是顿了一下,随即竟是“啊”的大声尖叫起来,而同一瞬间,秦芳也深深地感觉了一种恶意。

这家伙,故意的!

那一刻,秦芳的脑袋里,就这六个字。

为何?因为那个尖叫声属于公主南宫缨瑜,而秦芳早在那次救韩文佩时就见识了苍蕴的本事,所以她确信苍蕴必然是感觉到这位的到来。

可这样的情况下,他还如此暧昧的和她亲切言语,那不是故意的,又是什么?

公主对他的爱慕之心,完全就是写在脸上的,他难道看不出来?

这个时候去激怒一个这样的女人,还是个做了开颅手术没几个月的人,这是多恶劣啊!

而最糟糕的是,他的那个回答,让她一面感觉到窘迫,一面又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叫亲回来而已?

耍她吗?那刚才的亲吻又算什么?真的只是做给她看吗?

她当下恨恨地瞪了一眼那看着公主一脸错愕的苍蕴,心叫了一声:好颜艺,转头也看向了那个突然冒出来的人。

“卿欢见过公主。”她下意识地抽手想要福身行礼,可手被苍蕴紧紧地拽着,于是这个礼,最后就只能是很狼狈敷衍的成了一个躬身。

此时,公主背后的又冲过来几个人,当她们看到苍蕴和惠郡主在此,且还手牵手时,也个个是表情惊讶不已。

“你们,你们……”公主一脸的愤与怨:“你们难道,难道……好,上了?”

公主终于艰难的问出了话来,而不等秦芳言语,苍蕴就开了口:“公主这话问来叫人羞愧,但……的确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