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68章 表白,海枯石烂咱再说!

第一百六十八章 表白,海枯石烂咱再说!

秦芳跟着太监行走了没多久,忽然就发现路径不对。

那太监明明说的是皇上召她在承乾殿面圣,可太监带的路,却是往御花园那边走,所以秦芳不得不停下了脚步:“这位公公,这路是不是走错了啊?”

太监回头冲她一欠身:“没错的,咱们要去的地儿是御花园。”

“不对吧?刚才说的可是承乾殿。”

“洒家知道,但,你往那边看!”太监说着朝前方远处的楼阁一指,秦芳这才看到,御花园里竖起的安塔之上,有一抹金黄的身影。

秦芳抿了下唇,无奈的跟着太监继续前进。

安塔,是修建在宫殿内的一座祭奠之塔,但塔内祭奠的并非皇室宗亲与血脉,而是那些在建国时,为南昭牺牲的忠人义士的衣冠。

南昭之帝,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证明,他永远会记得这些人的付出,也向天下展示了他是一位仁君贤帝。

但,岁月的长河还没有流经几百年,昔日的忠臣义士却都一个个的开始了颠覆的命运,比如她卿家。

秦芳一面乱想着,一面随着那太监来到了塔下。

“郡主请上去吧。”太监客气的言语之后,竟就退开了几步,她扭头看了看周围那些离得远远的太监宫女,最终还是进入了塔内,顺着阶梯步步向上。

一气爬到七层的塔顶,秦芳迈步而出,站在了南宫瑞的身后准备下跪行礼:“卿欢……”

“行了,不用跪了,来了,就过来吧!”南宫瑞说着伸手拍了下自己身边空位前的栏杆。

秦芳抬头看了他背影一眼:“臣女谢皇上免……”

“行了,别说那些你不爱说的话了。”南宫瑞说着回头看她一眼:“这里只有我和你,没有皇上。也没有郡主。”

他说完转头回去,伸手蹭着那栏杆,似示意着她赶紧站过来。

秦芳的眉微微蹙了一下。但也默默地走了过去,如他希冀的那样立在了他的身边。

静谧。无言,只有放眼望去的宫殿格局清晰着每宫每苑以及那些在院落,在甬道,行走匆匆与各色忙碌的宫人。

他,大约也看到了吧……

看到甬道里的人如此清晰着,秦芳立刻想到南宫瑞会找自己,怕是居高临下看到了她和苍蕴在一起的情况。不由的她想到了那八个亲吻,也想到了公主与她如何的将苍蕴拉扯……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能回到过去,你会做我的太子妃吗?”南宫瑞的声音有些不真实的唏嘘感。

秦芳抿了一下唇:“我不接受欺辱。”

既然对方要矫情的不以皇上来言,她自然也乐得直接痛快。

“那如果我对流言视而不见,不顾叶相和李大人的言语,执意娶你呢?”南宫瑞扭头看着她:“你会嫁给我吗?”

“那天。本就是你我的大婚之日。”她出言提醒着他。

就算她不是原本的卿欢,但那时她嫁衣在身,凤冠霞帔的,若不是和他成亲,她会走上大殿。立在百官之前,与他牵着一袭红绸吗?

就算她无心真正的嫁娶,但那时她也是决定先嫁了再说,走一步是一步的去完成自己的使命的,可是……

“这么说来,你会嫁我的。”

秦芳扭头看向了别处,不想和南宫瑞那种似痛楚的眼神对上:“一个男人如果愿意为一个女人去对抗风言风语,坚定不移的呵护,才值得托付终身对吧,何况那个女人还是你的未婚妻。”

这话,发自肺腑。

毕竟哪个女人不希望着有一个愿意保护自己的男人就在身边,他可以孱弱,可以手无缚鸡之力的打不过,但重点是,他愿意保护你,愿意为你挡风遮雨。

而那时的他,冷漠的站在一边不说,最后还要以施舍的脸孔给她一个侧妃……

这让她想起来都觉得鄙夷,觉得恶心。

她只是有感而发,只是,这话却让南宫瑞的脸色变得极为难堪:“对抗风言风语?坚定不移的呵护?所以,你才选了苍蕴?”

秦芳眼皮子一垂:“是,至少他没丢下我,并且不计较名声之损。”

南宫瑞抓着栏杆的手紧紧地捏着:“可是他不是南昭之人,更不是什么凡夫俗子,他要娶你,只怕会很难,你至多也不过能做他的一个妾室而已,而这,可不比我的侧妃,至少,你的上面不会有皇后正妻来压着你。”

秦芳当即抬头看着南宫瑞:“你这话听来让我糊涂,该不会,你是想……”

她比划着,在两人之间转着手腕,却不好说出那句话,而南宫瑞却会意的点头了。

“是,你想的没错,我,我想纳你为妃,如先皇所言的那样,永远不立后位。”南宫瑞说着送开了栏杆转身抓上了她的胳膊:“只疼你一个,爱你一个,你,就是我心中的皇后。”

这突然的告白之词让秦芳很意外,毕竟在她的眼里,南宫瑞根本还处在和她过不去的敌对面,却不料他突然就开始示爱,这叫她有点想不通。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秦芳盯着他:“我们已经断了婚约了,也没有关系了,而且,你现在是南昭的皇上,你难道还想出尔反尔吗?”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知道我这样是出尔反尔,可是,我不想失去你,不想看着你成为别人的女人,所以,我愿意让你回到我的身边,只要你答应我,我可以立刻召回忠义王,为他昭雪,为你洗清所有的罪名,让你名正言顺的做朕的妃!贵妃!”

南宫瑞的言语有着激动,说到最后更已经摆出了皇帝的口吻,可是秦芳却是垂下眼皮看了眼他紧抓自己的手,而后费力地挣脱了出来。

“皇上,您忘了那天卿欢为什么一定要坚持血浸婚书,断了你我的婚约吗?”她说着却退了一步:“我,绝不对给人做小。我,不受这份辱!”

“那,那。那朕恢复与你的婚约,许你为后如何?”南宫瑞急急而言。可秦芳依然脸上没有一丝动容之色:“不必了。”

秦芳说着再退一步:“我的血可不白流。”

南宫瑞僵住,他盯着秦芳,似不明白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从前她是那么的乖巧懦弱,而现在她却油盐不进。

“你就一定要跟着苍蕴吗?你以为你跟着他就能幸福了吗?”南宫瑞终于气结地吼了出来:“他是不会娶你为正妻的!”

“那我就不嫁。”秦芳一脸的淡色:“我的人生并非是以做人妻子为目标的。”

“你!”

“皇上,若没事的话,卿欢告退。”秦芳说着就要再退一步,可南宫瑞却大声喝到:“你的孝呢?”

秦芳抬头看着他。

“是谁。当初拿出一份护卫家人的态度与朕相对,而今,朕给你机会救下家人,你却无动于衷。这就是你的孝吗?”南宫瑞上前一步,声音又柔和了一些:“你看,只要你答应了朕,朕就会让你家人结束流放,全部无事。甚至,一切都恢复……”

“这不可能。”秦芳冷冷地言语道:“我的父亲如果知道我是牺牲自己的幸福来换取他的自由的话,他一定不会快乐的,所以,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牺牲幸福?你!你的意思是朕给不了你幸福吗?”南宫瑞的眼里涌起怒色。而秦芳毫不畏惧的看着他:“你以为幸福就是金钱与权势吗?”

面对秦芳坚定的眼神,南宫瑞的怒色反倒有了僵与顿,而秦芳看着他,话语毫不客气:“你是一个根本不懂爱的男人,不知道什么叫珍惜,也不知道什么叫爱,更不知道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她也有她的尊严。”

“你说什么?朕怎么不懂,朕,朕现在就……”

“皇上,一切都不可能回到最初,更何况,您现在不应该和卿欢说这些,而是应该好好疼爱下那个为了您,连孩子都只能舍弃的叶家小姐吧。”秦芳说完也不等南宫瑞允许,自己就退了下去,顺着楼梯下了塔。

南宫瑞愣在了那里,好半天才似反应过来,直奔回塔内旋梯冲着下面那个越来越远的声音张口就喊:“卿欢,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答应朕!”

塔下,秦芳无奈地摇摇头,随即大声回答:“覆水可收,海枯石烂,我再考虑吧!”

南宫瑞僵在了塔上,而秦芳则大步的离开这里。

回头?这怎么可能呢!

就算现在时光再倒流,她也不会嫁给他的,因为她发现南宫瑞与当初自己的判断相比,更加的一无是处了。

哼,竟然拿卿家人的一切回归来逼她答应,若是以前的卿欢,自然二话不说的允诺,可她不是卿欢,她是秦芳,这种傻逼的行为,她才不会蠢到答应,更何况卿家是什么出身!

只能站着死,绝不躺着生,好不好!

当下,秦芳一路昂着头,大步的朝着宫外走。

越走,她甚至越觉得心里翻滚着什么,似是雄赳赳的骄傲,又似是不甘心的气氛。

乱乱地走出了宫门,她本能的看向那停着马车的地方,却发现,没有马车,更没有等在那里的苍蕴。

那一瞬间,她感觉到心口里溢胀的情绪都被瞬间给揍扁了。

男人,哼,都是一个德性!

她自嘲的笑了一下,迈步就走,而此时一辆马车飞奔而来,坐在车辕上的男人竟然拿着一串糖葫芦对着她,笑颜如花。

秦芳的心荡起一抹澎湃,她赶紧的压下,不让自己过多的表现出来。

马车停在了身边,苍蕴笑着言语:“没等久了吧?”

“刚出来,你去哪儿了?”

“这不给你买糖葫芦去了吗?”他说着把手里的糖葫芦递给了秦芳:“那,这绝对是都城里最好吃的糖葫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