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70章 玉蚕指,药王的打算

第一百七十章 玉蚕指,药王的打算

姬流云微微一愣,随即言到:“哦,你忘了我是谁了?我终日在药王谷参看与药有关的东西,像这样能解毒的稀世之宝,传世之书上有所记载,如今在一对比,自然知道是它了。”

秦芳看着姬流云眼里一闪而过的慌色,便知这话不会是全真,但,人都有自己的隐私与秘密,而她自从到这个世界,药王又多次帮助她,不遗余力到连她自己都不自觉的把他当成了好闺蜜,所以,当下秦芳点了点头,并没戳破。

“那,你知道它为何具备这种神奇之力吗?”

面对秦芳的问题,姬流云悻悻一笑的摇了头,伸手抠了下嘴角:“这个,书上没记。”

“哦”秦芳再一次见他避而不谈,也就不再多问,倒是姬流云似乎想掩饰这种情绪,多说了两句:“总之,这是个好东西,如今毒已经散掉,你快把它带上吧,下次再聚满毒了,就像这样融水释毒就好了。”

秦芳当下听话的把玉蚕指重新挂回了脖子上,姬流云又道:“还是藏起来,别让人看到,虽然说这世间认识它的人屈指可数,但,到底是宝贝,万一遇上个识货的,也许会招来麻烦也说不定。”

“好,我知道了。”秦芳应声把玉蚕指收进了衣服内,姬流云又言:“这次因为它你才能确保不中毒,但世间的毒千奇百怪,更有药毒这种东西,本身除开毒也有极强的药性,所以,为了避免你再中招,这个你也戴上吧。”

一条绳链被姬流云拿出,秦芳定睛一看,但见其上拴着一颗指甲盖大小的玉珠。

“这是……”

“这叫避祸珠。是我成人时,师父送我的礼物,你将它带在腕间。日后遇上一些迷药毒物的,都可保你安全。”姬流云说着就要给秦芳戴上。

“这么贵重的东西。还是你师父送你的成人礼,你给我,这好吗?”秦芳有些迟疑。

“我好歹也是玩药的,毒啊,药的,我自己就能解,你虽有医术。但给自己解的了毒吗?”姬流云轻笑着言语,秦芳则张张口,无奈地低头。

是啊,她有医术。但没有药。

她能检测出自己中了招,却分辨不出那其实是毒,如此看来,她还真是……变成了个渣。

“所以你就带上吧!”姬流云说着抓起了她的手,给她扣在了腕间:“除此之外。你自己还是要小心些,毕竟,这世间没有绝对,能避免的还是要避免。”

“我明白的。”秦芳看着手腕上的这个不起眼的绳链,由衷感激的冲着姬流云一笑:“谢谢你啊!”

姬流云闻言看她一眼笑了一下:“好了。那几包药,你稍晚拿来泡澡,祛除你身体里的残留药性吧,我还有事,就先出去了。”

他说完,伸手把桌上那装着一壶毒水的茶壶给拎着走了出去,当他离开秦芳的房间后,他回头看了一眼那房间,心里有了些许的踏实。

不管怎样,也不管你是谁,我都会尽我所能的,保护你,我不想再看到,那张充满恨意的痛苦的脸。

他迈步离开,屋内的秦芳则低头看看手腕上的绳链,嘴角勾起一抹笑来。

其实他心还是很好的嘛,只是总一副不爱救人的冷漠样,看来以后我得找机会把他变成一个人人爱戴的好药王,那样的话就可以救很多的……

眨眨眼,秦芳忽然想起一事,立刻冲向自己的床,开始顺着床边到处的摸与翻。

她想起了那半颗药丸,如果这个玉蚕指都是真的宝贝的话,那么她花一颗珍珠买来的那半颗保命丹也应该是真的了!

摸找了好半天,她几乎要把整个床都给拆了,才从窗缝里找出了那被她丢弃了许久,甚至都给遗忘掉的半个丸药。

小心的将其瞧看了半天,才收进了她的右臂里,做完这些的秦芳一面收拾自己的床铺,一面不由的回想起那个叫牛半仙的老头儿来。

那个老家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啊!诶,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集市上!

秦芳想到这里,立刻转身奔出了屋。

……

“你说什么?玉蚕指在卿欢的身上?”苍蕴闻言当即放下了手里的笔,难以置信的看着姬流云:“你确定吗?”

“我很确定,而且,玉蚕指释出来的毒,就融在这里。”姬流云说着把手里的茶壶放在了桌上。

苍蕴当下走过去瞧看了一眼,而后他看着姬流云眼里闪动着明暗之光:“可知她是从哪里得来的吗?”

“说是忠义王在她儿时就给了她的,看来,应该是北武的那一个。”

苍蕴听了姬流云的回答,脸上扬起一抹笑意:“那如此说来,只要拿到海龙的那个,他,就有救了。”

姬流云点了头:“没错,但,我建议在拿到海龙的那节残指之前,还是让惠郡主带着吧,毕竟这一次她能幸免于难,不代表她一下能躲过。”

“我明白,我还需要她的医术。”苍蕴当即点头:“再说,曼罗夫人手中到底有多少毒尊留下的东西,我们都不清楚,此时反正也不急。”

“是的。”

“诶,不过这东西既然真的存在,那就证明师父没有骗你,你是不是也该加紧练习你的功法了?”苍蕴的问话让姬流云一愣,他随即伸出自己的手看了看,笑着点头:“的确是呢,只是我要练功,就少不得辛苦师兄你。”

当秦芳问他的时候,他的确说了一些假话,比如,关于那个玉蚕指的一切,他并非是从书上看来,而是从师父的口中听来。

至于它为什么能解毒,他也并非是不知道的。

事实上,他很清楚,因为师父说过,一旦真经大成,练到了至高的境界。他的身体发肤都会将功法运行到极致,尤其是那只手。

所以,就算他死了。他身体残留的遗骨,都可成纳毒祛病的宝贝。

那时。他只当师父是说来哄他,叫他好生修习的假话,如今看来倒是真的。

而这世间既然真有玉蚕指,那么也自然就有师父说的那个大成之人。

因为玉蚕指,其实就是那个人的那只手的残骨。

而据师父所言,这个世界,本是有五块指骨的。但年代久远,且战乱是非,毁的毁,丢的丢。所以最后存世的就只有两块玉蚕指了。

其中一块在北武皇族手中,另一块则在海龙国。

相传这其中一个时可纳毒,若两个并在一起,变可祛病,所以他自然明白师兄此刻的兴奋。

因为这意味着。只要收集到了两个指骨,那位或许真的有救。

而他此刻也真的想要让自己成为那样的一位强者。

不过,他可不是为了能成为那位大能一般的存在去成就一个传说,而是……

他想保护一个人。

想在未来的某一天,他或许可以有能力和资格的从师兄的身边带走那个误碰了师兄手中银月的人。

“我从不嫌弃辛苦。”苍蕴冲他一笑:“你知道的。我向来都喜欢更强。”

姬流云笑了笑:“那要现在开始吗?”

“略等一下。”苍蕴说着回到了桌案前,再度捉笔在纸上图画起来,姬流云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两眼,随即轻声嘟囔:“怎么太后殿的地图你也画?”

“顺路看到了,添上也无坏处,谁知道将来,这会不会也是一条捷径呢。”苍蕴说着将笔上的墨落在了书案上那一张硕大的白帛之上。

如果这个时候南宫瑞在,他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整个南昭的王宫布局大到宫苑塔像,小到一个拱门长廊,都被细细地绘制在了上面!

……

秦芳按着记忆再次来到了集市里药材的集散地。

因为不是什么赶集的日子,又近着下午日头快落,所以这里此时稀稀拉拉的就几个人在走街穿巷,而街边铺面的相接处,更没那自摆散铺的人,自然她也没看到牛半仙的身影。

她来时其实没指望着还能见到这位,但见不到,心里也还是有些错失的可惜。

正叹气间,看到了上次买药的那个许记药楼门口立着的伙计,便赶紧地凑了过去。

“小兄弟,和你打听个事儿!那个,在这儿经常买药的那个牛半仙,他一般几时出来摆摊啊?”秦芳一边询问着一边赶紧的摸出两个子来递给那小二,免得人家不搭理。

一看到钱,伙计的脸上立刻就堆了笑:“呦,这位姑娘,您找他干嘛啊?怎么,买了他家的玩意儿想退货吗?”

“啊?啊!”秦芳一愣随即又应了声,别人是不识货,可她当初也不识货啊,她如今只是打听牛半仙的下落,自然没心思给他解释对方其实卖的是好东西来着。

“哎,我劝姑娘你就别指望找到他了,他啊,前阵子卖出去了几样东西,这人就没出现过了,肯定是怕你们找他算账,卷包跑了,再换地方了呗!”伙计说着还一脸的热忱:“我说姑娘,你要正经缺什么药材,咱们楼里就有,价格公道,不欺人的,您要不瞅瞅?”

秦芳闻言悻悻地一笑:“哦,这样啊,好我知道了,等我需要药材了,一定来!”

秦芳客气的离开了药楼,四处看看后,只能无奈地打道回府。

可是她不知道,当她从药楼走开时,一个浑身上下被黑纱包裹着女人正好从对面的二楼上向外张望,在看到她后,匆匆地下了楼,继而就远远地跟在了她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