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71章 危险,曼罗夫人的毒招

第一百七十一章 危险,曼罗夫人的毒招

秦芳身为军医,实际上是训练过基础科目的,其中一条就是反跟踪。

她虽然不算学艺很精,但也不算太差,如果今日里跟着她的是像苍蕴这类的高手,她肯定是察觉不到的。

但是,曼罗夫人可能武功并不高,所以秦芳走了大约百米后,就感觉出了不大对劲儿。

下意识的装作挑拣摊贩那里的珠花,她借着摊主的铜镜偷偷瞧看了身后。

归家时分,人们都行色匆匆,鲜有她这样的漫无目的者,所以她只是掠一筛检,就看到了一个她并不陌生的人--侯子楚。

此刻,他一手拎着个精致的漆盒正站在她身后大约五米之处翘望着她,目色复杂,叫秦芳都不知道自己是该表示发现了他呢,还是装作没发现才好。

算了,与人方便吧!

心头一念,秦芳放下了铜镜,装作不查的继续前行,任由他跟在身后。

这一路,她也没再看什么东西,只把自己变成了行色匆匆的一员,直到她都走进卿王府所在的胡同了,对方竟然还跟在她的身后,一派没有停歇的意思。

心头再一转念,她觉得还是和他说清楚算了,反正现在她也得和苍蕴忙着假恋爱,借此让这位候家少爷停了乱想,也不算件坏事,何况这里是卿王府的门前,早已门可罗雀鲜少有人来往,也不怕会被人撞见的难堪。

于是秦芳当即驻足,头也没回的说到:“侯公子,您这是何必呢?昨日您也在水榭中。应当知道。卿欢已心有所属。”

身后没有回应。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兑到了。

可秦芳却记得姬流云说过的,不要给对方念想,所以她也一点没客气的说到:“侯公子,我承认您条件不错,人也很好,可是,您也知道他的优秀吧。所以,侯公子,你还是走吧,今日我们就当没见过,日后还做朋友好不好?”

身后有了靠近的脚步,但却依然没有回答,秦芳无奈之下,只得转头:“我真的……”

入眼是一片的黑色,黑纱,黑衣。总之这是一个被黑纱包裹了全身的女人,根本不是侯子楚。

“你是……”秦芳刚说两个字。那女人却是手一抬朝着秦芳一撒,一片粉尘如淡淡地薄雾散来,刹那间秦芳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甜,让她有种气血翻涌的感觉。

“我是曼罗夫人,但很抱歉,我将是你认识的最后一个人。”女人很凉薄的声音,却偏偏有些轻弱,虽然秦芳隔着黑纱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脸,但也能感觉到,这是一个有些虚弱或者苍白的女人。

“啊……”秦芳伸手抓上了自己的脖颈,眼睛向上开始翻起:“你,你为什么要,要杀我……”

女人的脑袋轻轻动了动:“有人要你死。”

秦芳的手朝着她空抓了两下,人依然跪去了地上:“谁,是谁……”

她声嘶力竭的问着,仿若下一秒就会断气一般,而她的眼使劲的睁着,怎么看都是死不瞑目。

女人的黑纱轻轻地晃了晃,似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由远及近:“郡主!”

随着这一声喊,侯子楚拎着漆盒朝着秦芳直剌剌地奔来,更在相近时看到秦芳那痛苦的样子,而丢了手里的漆盒朝着她就张开了双臂:“郡主,郡主,你怎么了?”

秦芳看着侯子楚,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继续装着要死呢,还是就此打住。

没错,她就是装的。

在闻到那股甜气时的刹那,她气血翻涌,也意识到不是毒就是药,但此时脖颈上一片凉意上涌散开,瞬间就把那股翻腾给压制了,她便明白,她是中了毒。

而此时那女子的言语也证实了她的猜想,她才果断装着要挂,想骗到确认的信息,虽然她已经猜到会是谁要害自己--毕竟她现在的仇人,不就太后和皇上吗?

但是,这个女人一点也不痛快的说出名字,而侯子楚,这家伙竟然又冒了出来,这叫秦芳很无语。

“你对她做了什么?”侯子楚大约感觉出了不对,抱着秦芳是扭头就冲那黑衣女子喝问,这一下,黑衣女人叹息了一声,慢悠悠的说到:“我本不想毒杀你,但你自己要跑进来,这就怨不得我了。”

她说着又朝侯子楚动手,而那一瞬间,本被侯子楚抱着的,眼看不行就要挂掉的秦芳瞬间动作,不但反把侯子楚一把压在了身下给挡住,更是借着这个力量来了个倒着身子的后踢。

那曼罗夫人此刻以为惠郡主已经命在旦夕,又见来的是个书生般的人物,自是毫无防备,所以她那一出手,手里的针就扎在了秦芳的背上,但同时也被秦芳的后踢直接踹到了下巴上。

她向后踉跄两步是跌倒在地,头上戴着的黑纱罩帽也摔落下来。

不过秦芳没能看清楚,因为帽子一落下,那女子就迅速的扭头抓帽再给罩上,她只是看到了那人的脖颈和半拉下巴--厚重的像疤痕一样的皱纹折子,让这女人看起来似个年纪花甲以上的老人,不过先前的声音却是一点都不老的。

“你没事?”侯子楚见秦芳竟然身手利落如此矫健,很惊讶也很兴奋,而这样的话音才落下,那女人则是也说出了同样的三个字,但她只有震惊。

“对啊,我没事!”秦芳丢给侯子楚一个淡定的表情,随即看向了那个跌在地上的女人:“没想到吧?”

看着毫无先前痛苦之色的秦芳,那女人的头微微点了一下:“看来,你还真的有两下子。”

“那当然。”秦芳肯定的言语,但。却并未上前去扯女子的黑纱罩帽--不是她不想去。一来虽说她不惧对方身上的毒。但对方表示惊讶后还跌坐那里是有恃无恐,显然还有什么手段;二来,却是她想去也去不了。

为何?因为她背后扎着三根针,其中可能有一根刺到了她的某个穴位,制约了她的关节,如今她想迈步,就只能硬来,但是。那很疼,疼得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叫出来。

“你到底是谁,为何伤害惠郡主?”侯子楚眼看秦芳无事,赶紧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黑衣女人便出生质问,那女人竟是朝着他伸出了一根苍白的指头勾了勾:“你过来扶我起来,我就告诉你。”

侯子楚一愣,随即看她一眼就想迈步,身边的秦芳立刻伸手阻拦:“别去,这人会用毒,危险。”

“呵呵。”黑衣女人笑了一声。自己慢慢地撑身而起。

而当她起来时,一条碧绿色的小蛇也从她的袖口里吐着信子的爬了出来。直接绕上了她的手臂。

竹叶青!剧毒蛇!

秦芳立刻认出那毒舌的品种,而黑衣女子则对秦芳凉凉地开了口:“你倒知道防备的,可有用吗?还不是得死在这里。”

“不见得吧?”秦芳兀自镇定,不给她看出自己此刻其实被制约着:“你的毒好像对我没用。”

“不,我的毒不会没用的,至多是你身上有避毒的东西,我只要拿掉它,你就必死无疑。”她说着手一扬,那毒蛇就似闪电一样直接冲着秦芳直直地射来……

视线的前方,是毒蛇张开的口里充满毒液的獠牙,秦芳本能的抬起了右手一挡。

毒蛇张口是咬上了她的右臂,但似乎它也松不掉了--她的右臂可是高科技义肢,内里是机械的没错,外层则是模拟的皮层,看起来真实存在,又有手感肉/感以及温度的,但其实,那根本就是纳米分子幻化出来的光能层,是虚假的,是只能欺骗的一层假象而已。

所以可怜的小蛇一张口,毒牙撞上的就是那层机械钢,可想而知那一刻,可怜的小蛇,牙都有了裂纹,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光能层的模拟性很强,它模拟了肌肉的外物嵌入模式,将毒蛇的獠牙直接吸附,于是这只小蛇从旁人的角度看来,就是一口咬上了秦芳的右臂后,就嵌在了她的胳膊上,连它自己都跑不掉了。

“嘶。”女人的嘴里发出了细细的声音,似召唤着蛇儿回去,但它哪里回的去呢?

它摆动着身子,想用弹力将自己解救出去,但,一只手抓上了它可怜的七寸,而后它立刻了她的右臂,但一只指头却从它的身子上慢慢地滑过……

“听说,蛇胆大补呢,既然你这么好心的送上门,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哦!”秦芳说着手指停在了蛇颈下鼓起的地方,好不客气的直接划开。

“不要!”女子惊慌尖叫,但,晚了。

秦芳动作熟练的取下了一对蛇胆后,直接把蛇一甩丢还给了那女人。

没了蛇胆的蛇,不会立刻死掉,有的甚至还能活上个几天,所以她还给了那个黑衣女人,是想让那女人看着那条蛇死去,是想让对方明白,想欺负她秦芳,没那么容易!

“你,你杀了我的青青!”女人的声音立刻尖锐起来,情绪也有了先前不曾有的那份激动。

“不是我杀的,是你杀的。”秦芳把那副蛇胆收进了袖袋里,不慌不的言语到:“如果你不放它出来害人,它可不会死,所以是你杀的。”

她没有食用那蛇胆,因为蛇胆即便药性很强大可以解毒治疗风湿什么的,但是,它自是其实是有毒的,而且,还有寄生虫,所以她就没有当着黑衣女人的面去吃掉,来加深刺激。

“你,你受死吧!”黑衣女人说着竟然再度要出手,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前:“你可以试试在我面前能不能杀的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