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73章 毒经,可别小瞧我!

第一百七十三章 毒经,可别小瞧我!

“我?”姬流云听到苍蕴的话,直接瞪大了双眼:“你什么意思?我可是生决啊,怎么叫只有我适合?”

苍蕴的唇抿了一下,伸手拍了下姬流云的肩:“你给了她生命,就只有你能拿回不是吗?”

姬流云这次愣了一下,随即盯着苍蕴:“我救过的人多了,为何……”

“你见到她的时候,自会知道。”苍蕴说着便是远方看了一眼:“三日之内她还会来的,如果我没有估算错的话,很快我就会被支开,那么能面对她的,只有你。”

“可是……”

“我只希望,收回她命的时候,你能痛快一点。”苍蕴说完这话,直接跳下了屋檐,留下苍蕴一个留在房顶上,一派迷糊之色。

师兄怎么竟说奇奇怪怪的话,他啥意思啊?

……

泡了一个热气腾腾的澡,趴在被窝里又捂出了一身汗后,重新擦洗完身子的秦芳,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清爽的舒坦劲儿!

低头看了看脖子上挂的玉蚕指,又看了看手腕上那个绳链,秦芳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一片安心。

但这份安心,在她穿完衣服之后,又立刻消散了,因为她开始意识到,在这个世界,她的自保能力,可真心不算高。

“这一个个的,都是飞檐走壁的高手,什么内功心法的,连地球引力都能破除了去,然后下毒解毒的都是手到擒来,可我呢?我能干嘛?”

秦芳嘟囔着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哎。你也是个半吊子。没了药物只有手术器械。这有什么用呢?青霉素固然是配置出来了,可遇上个过敏的,你不就只能干瞪眼了?”

她真的有些郁闷。

自己在未来世界,可是军医上将啊,这个头衔更是她自己一路立功冲上来的,可现在,手艺在,却没药。这不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吗?

而现在,她不但没有药,虽然会点擒拿柔术搏击散打,可是遇上像那样会武功的,她又能抗的了几下呢?

所以,她郁闷,她发愁,为自己的安危和生存能力有了一次深刻的评估。

我得弄点防身的东西,至少能在关键时刻,用来救命才行!

秦芳的脑袋里刚闪过这个念头。屋外就有了姬流云的声音,问着可否能进来。

“进来吧!”秦芳想都没想就应了。人继续坐在桌边拖着腮帮子。

于是,姬流云一进来,就看到披着湿发在身后的秦芳,此刻她的脸如桃花一般,白中见粉,又如珍珠似的泛着一层柔润的莹光。

当即,他就愣了一下,两三秒后才强压下心中的那份乱撞,低头收眼的进了来。

“你这是在想事情吗?”他轻声问着,来到了桌边。

“嗯。”秦芳应了一声。

“想什么呢?”

“想怎样才能保护自己,才能不被人给害死。”她说着看了姬流云一眼,送上一个颇有些无奈的笑容。

没办法,她得罪了太后和皇上这两个南昭最尊贵的人,她注定生存起来不会太容易。

“你是担心那个曼罗夫人?”姬流云听着这话立刻以为秦芳在担忧与害怕,当下说到:“不要怕,我会保护你的。虽然我没有苍公子那般绝世的武功,但多少也有自保的能力,加之我也好歹人称药王,解个毒,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知道,你厉害。”秦芳顺口言语到:“可我总不能24小时都跟你混在一起吧?”

“24小时?”姬流云不解的看着秦芳,秦芳伸手拍了下自己的嘴巴:“就是十二个时辰的意思,半个时辰就是一个小时,这个,恩,是我身边的乳母计时的法子。”

能推的就推,秦芳下意识的就把未来的计时方法给塞给了自己的乳母:“反正我的意思就是,你再好,也不可能永远都护着我的不是?我总得自己想想办法才行!”

姬流云闻言嘴唇扭了又扭。

他很想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永远护着你……

可是,话在嘴边,他却无法说,因为他知道,自己身为药王,还将担负的誓言,而那个誓言,让他根本不敢把心底的承诺说出口。

“这个给你!”忽而,他唇咬了一下,抬手从怀里摸出了一个荷包,递给了秦芳。

“又是什么好东西?”秦芳好奇的看他一眼接过,打开后,看到里面竟然是一卷约一米长的对折的帛书--因为其材料特别的轻薄,细细地卷起来再折进着荷包里,竟然也不过叠好的手绢那般大小。

“这是……”秦芳看着帛书上,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与绘制的一些植物动物的图案,嘴巴就有点咧。

“毒经。”姬流云伸手指上那些字和图:“这是我师父传给我的毒经,可以让我们清楚的辨识出,什么毒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你现在有玉蚕指和我给你的避祸珠,基本上来说,是不会有毒能伤到你。可是,这不代表你真的能自保,毕竟当对方发现毒不能杀死你后,定然会采用更直接的方式,所以……”

“所以你想我了解清楚毒性,然后做出对等的反应来骗过对方,为自己争取逃命自保的机会?”秦芳当即就猜到了姬流云的意思,而今天白天,她其实就这样干了一次。

“没错,曼罗夫人是毒尊的遗孀,她的武功应该不高,只是练就了一身下毒的手法而已,但这对付你,想来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弄清楚这些比较好,万一有个什么,也好拖延一二,何苦,除开她。这个世界还是有不少用毒的人。从防不胜防上来说。也当有些自保的手段。”

秦芳会意的点点头:“没错,只要麻痹了对方,才有我反击和自保的机会,只是,这东西,我能看吗?”

她虽然没在这个世界混过,但不代表她不清楚门派对于资源的保护--她出发前,就查过战国时期的许多相关。发现那时的世界,资源都掌握在世家和高门的手中,比如土地,人口,书籍等等,他们靠着垄断资源而成为掌控各路诸侯的利益集团。

或,精于计算,能纳财。

或,精于文化,能助贤。

总之。他们的优秀与家族的辉煌,都的源于这种资源垄断。

虽然这里不是战国。是异时空,但到底是古代不是?秦芳本能的觉得这东西会有限制。

果然这话一出来,姬流云的脸上就闪过一抹虚色,但随即却说到:“你不说,我不说,谁又知道我将它给了你呢?”

秦芳闻言心里闪过一抹感激,当下她冲姬流云说到:“这样吧,我就看一遍,记得住多少算我的,东西还还你。”

“一遍?你能记住吗?”姬流云摇摇头:“多看几天也无妨的。”

“别小瞧我!”秦芳冲他笑言:“好歹我当初可是按照太子妃培养的,过目不忘不敢说,但强记也不是不能。”

她说完低头去扫看手中毒经,但实际上,她是直接让光脑小米给她来了个扫描录入,所以等她看完,在光脑的数据库里也自然是有了这毒经的内容的。

“好了,我看完了,谢谢了。”秦芳将帛书叠好放回了荷包内还给了姬流云。

“这样就可以了?”姬流云有些怀疑。

“我呀,相信缘分,所以,能记住多少,那是我和它的缘分。”她说着冲他一笑:“对了,你到底找我什么事啊?”

姬流云被这么一问,当即愣了一下,而后才说到:“那个,对于曼罗夫人,你能把你对她的感觉或者所知道的给我详细描述一下吗?”

师兄说了那样诡异的话,让他实在费解,虽然他已经确定这人是自己救过的,但那句只适合他来动手,却让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可是,偏偏又没有头绪,他只好来找秦芳,想要问点相关。

秦芳能有多少信息提供给他啊?

只能无奈的描述了,自己看到的一切,包括那苍老的褶皱,以及那一双苍白又似少女的手,以及,她那明明就不老的声音。

说完后,姬流云更加的糊涂了,而秦芳看他那个样子,则好奇地说到:“你干嘛打听的这么仔细,是不是很想会会这个对手?”

姬流云闻言也不好说的太多,悻悻一笑:“好奇,所以想知道的多些。”

“我明白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秦芳了然的丢出一句话,姬流云却扫她一眼:“你还知道兵法?”

“呵呵,我爹好歹也是武将嘛。”秦芳连忙岔开话题:“诶,那个,苍公子呢?”

“哦,你泡澡的时候,宫里来了人,急召他入宫了。”

“这个时候?”秦芳看了眼外面已经黑漆漆地夜,顿时脸上就有了警惕之色:“这调虎离山,也太明显了吧?”

姬流云眨眨眼:“别怕,这三天,我会保护你的。”

秦芳闻言立时冲他一笑:“那可谢谢你了!”

姬流云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内心只有一句轻喃:这是我的荣幸。

……

盛岚珠跪在点满蜡烛的佛堂里,当闫公公进来,在她耳边嘀咕了一句话退出去后,她便幽幽地嘟囔了一句,像是在诵经祈福一般,可说的却是……

“如你所愿,皇上已经召了苍公子入殿了,现在你可以动手了。”

一抹黑影从佛堂的内门走了出来,她悄无声息的来到了盛岚珠的面前:“能留他一个时辰吗?”

“应该能。”

黑衣女人“看”了她一眼:“那我就能杀了她。”她说完如鬼魅一般,离开了佛堂。

而佛堂内,盛岚珠的眼里则充满着一份希冀,她抬头看着佛堂内的泥塑,开口轻言:“爹,哥哥,你们在天保佑,今日,就让卿家那个北武的孽种给你们做了祭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