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75章 师姐,你是我的魔

第一百七十五章 师姐,你是我的魔

“你,你怎么在这里?”曼罗的声音是颤抖的,不知是恐惧还是激动。

躺在**的人慢慢地坐起,一扫袖子,那些毒针纷纷落地,至于毒尘和毒烟,都变成了黑色的冰粒落在了地上。

“你果然认识我。”姬流云说着伸手扒拉开了自己披着的发。

为了保护秦芳,他选择守在这里,可秦芳却说,这样的守株待兔没意思,最后他也不知道怎么就答应了秦芳的换装要求,打扮成女人的模样,合衣躺在了**。

而秦芳则跟着素手去了苍蕴的府邸--没办法,素手从秦芳的嘴里知道了有人要企图毒杀惠郡主后,就异常坚定的要护卫她的周全,最后把秦芳给带走了,而姬流云根本没办法反对,因为他也相信,就算苍蕴不在,他的大宅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所以这会儿,屋里躺着的人就只有他而已,当然,是穿着女装披着发,就差化妆的他。

黑衣女子的双肩抖了抖,陡然转身就要跑出去,但一道冰刺向她直刺而来,那凌冽的寒气彰显着杀意,完全没有一点犹豫的意思。

但好在,她身上的网衣还能阻隔,所以她倒没被冰刺给刺中,但是那份凌冽的杀气,却让她顿住了身子,继而惊讶似的回了头。

“你,你要杀我?”

很惊讶的声音,让姬流云愣了一下:“兴你毒杀别人,就不兴我杀你吗?”

姬流云说着手掌一扇,内气在掌心聚集就要再次发动攻击,但女子的一句话让他反倒惊讶的顿住了。

“可你从不杀人的。”

七个字而已,姬流云却陡然变了脸色:“你是谁?”

知道他秘密的人,屈指可数,除了现在身边的师兄。其他的人更是隐世避事,所以他根本想不到还有人知道这个秘密。

是的,他不杀人。当然不是他杀不了,而是他每动用内力杀一次人。主生的内力就会出现反噬,那时的他就必然要受煎熬,如果杀的是大奸大恶之人,他内心坦荡,痛过了也就罢了。

可若杀的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人,他的内力便会不稳,会带着他纯净的寒冰之心进入走火入魔的地步。那么他也自然会有生命之忧。

所以,他不杀人,不轻易杀人,而这更是一个秘密。

可是现在。毒尊的遗孀曼罗夫人却说了出来,这立刻让姬流云惊讶的看着她:“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个!”

“你问我是谁?”曼罗夫人的黑纱似被风吹着翻滚起来,而她的声音更有了一丝苦涩:“难道你的记忆里,就没有一个女人知道你这个秘密吗?”

姬流云一愣,随即挑眉:“你是……师。师姐?”

“呵”曼罗夫人发出一声冷笑:“我可当不起这一声称呼,师门的天方石上,可没我陆婠儿的名字。”

姬流云的唇一抿,手里的内力彻底的收了个干净,人更是两步走到了她的跟前:“师姐。你,你还好吗?你怎么,怎么成了曼罗夫人,难道你,你……”

“你什么?”凉薄的声音再度响起,似乎她的激动都没了。

“你,你怎么会嫁给了,毒尊……”

“为了活命啊!”凉薄的声音有了一丝嘲意:“你不用再为生死发愁,不用再为衣食担忧,而我……却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什么?”姬流云当即一脸惊讶:“当初我不是治好了你吗?”

“治好?哈,师,他亲自出手,就凭当时的你,也能救活我吗?不过是自以为是的假象罢了……”

姬流云闻言脸上已经有了疼惜之色,而曼罗夫人却是伸出了她那只苍白的手缓缓地摸上了姬流云的脸。

“十五年不见,你竟长的如此好看了呢,一点也不像那时候,怎么看,都是个丑不拉叽的小猴子……”

“师姐……”姬流云的声音有点哽咽,可是曼罗的手离开了他的脸。

“你真的要杀我吗?”她轻声的问着。

“我不知道是你……”

“那现在呢?还要杀我吗?”

姬流云的唇抿了一下:“我怎么,下的了手,毕竟当初是你……”

“不必提了。”曼罗夫人立即打断了他的话:“那个卿欢在哪儿?”

姬流云脸上的疼惜与亲近之色当即僵住:“你,你还要找她?”

“当然,我说了三日之内要她的命,就自然会要她的命。”曼罗说完,便是转身要出去,姬流云伸手一把抓上了她的胳膊:“不行!你不可以伤害她!”

曼罗回了头“看”着他:“不可以?为什么?”

“师,师兄需要她的医术救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苍蕴吗?哼,他是你的师兄又不是我的师兄。”曼罗张口就言,但随即似乎反应过来了点什么:“等等,救人,难道那个人你救不了吗?”

姬流云低下了头:“我,无能为力。”

“怎么可能?”曼罗立时声音都尖锐起来:“你修的冰蚕术可以治疗天下病痛,你怎么会无能为力?”

“我在他身上找不到可以抽取的病源,但他,又的的确确在生病,若不是师兄用血一直给他不断的换着撑着,只怕,早就死了。”

曼罗难以置信的摇头:“不,我不信,冰蚕术的威力非同小可,我不信,你这么没用……”

她说着猛然反手抓了姬流云的胳膊,使劲的摇晃着他:“你是不是不曾勤学苦练?你是不是还没达到六成之功?你……”

“师姐,我已经七成之功了,但根本没用。”姬流云垂下了头:“我找不到,我无力改变,甚至,连他身边一个个死掉的人,我都无能救助。”

“什么?”

“他的病很奇怪。会传染,会把他身边的每一个都害死,除了。师兄,以及。永远不会生病的我。”

“怎么会这样……”曼罗似是伤感,更似动摇了什么她所坚信的东西,即便黑纱遮住了她的面容,让人看不到她的表情,但那声音,竟透着一种万念俱灰般的忧伤。

“所以师姐,我不能让你伤害她。师兄需要她。”姬流云这般说着,可是内心的话,却在他心里翻腾:我也需要她,我更想要保护她……

但是这些话。他根本不敢说出口,以为他知道,这些话要是说出来,卿欢反而可能更危险。

“哈哈哈……”忽然的曼罗夫人笑了起来,那声音竟如鬼魅:“这叫报应。谁叫他当初不选我,结果,冰蚕术到头来也不过是个……哼……是个没用的垃圾!”

她说完是丢开了姬流云的胳膊就要走,但姬流云岂能让她这样走掉:“师姐,请你不要伤害她好吗?我……”

“放开!”曼罗的声音再度凉薄:“我不是你的师姐。更不会在乎什么师兄不师兄的,我说了我要杀了她,就一定要……”

“师姐!”姬流云突然叫了一声,人就跪去了地上,曼罗听声回头,手攥成了拳:“你!”

“师姐,流云的命是你给的,若不是你,只怕我早已经成了孤魂野鬼,可我得了活命的机会,却害你如了生死道,更害你受了那么多的罪!”

姬流云说着低下了头:“你走后,药王谷里除了师父,就只有师兄,他就是我身边唯一的亲人,而他在乎的人生病我却帮不上一点忙,师姐,你能理会我的痛吗?”

“我……”

“你说是报应,也许吧,也许老天也觉得师父当初太过残忍,才让我如此没用,我救不了最想救的人,也觉得这冰蚕术根本没什么值得练的。可是,当我看到卿欢的医术,意识到她可能真的能救那个人时,我真的需要保护她啊!”

姬流云说着抬了头:“师姐,求你了!”

姬流云的脸上,有着一行泪,虽然只是一行,却让曼罗的身子抖了抖。

“我就说,他怎么会丢下卿欢在这里去了宫里,原来这里有你。”曼罗的声音有些发苦:“你是我的魔,克我的魔。”

“师姐……”

“好了,我答应你。”曼罗说着转了身:“但只有这一次,下次再求我,我绝不会答应的。”

“谢谢师姐!”姬流云当即朝着曼罗就是低头致谢,而当他再抬头时,她已经快步的出了屋。

“师姐,师姐!”姬流云见状立刻起身追到屋外:“你……”

“再说一次,我不是你的师姐,当你代替我留在药王谷,就注定了我们再不是师姐弟了。”幽幽地声音由远传来,夜色下,姬流云竟看不到她的身影。

姬流云立在院落里,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只觉得自己眼睛酸涩。

“为什么不杀了她?”忽而身后传来了冷冷地声音,姬流云立即回头:“师兄?”

苍蕴从暗处走了出来,站在了姬流云的身边:“师父说过,你要想十成达成,就必须收回你的先天阴气,而你若不杀了她,那阴气你永远都收不回。”

姬流云闻言摇摇头:“我做不到,她给了我生路,我自然还她生路,那样的事,我做不到。”他说着看了苍蕴一眼:“只是我真够笨的,你那么暗示我了,我却没明白过来。”

什么叫能杀她的人只有他才合适?因为当年他为了救他,强行分离了自己一缕先天的阴气入了她身,镇压了那烈毒,而要想拿回那个先天阴气,唯有他杀了她,再吸附回来。

可是,他怎么可能做的到呢?

因为不能救治最想救治的人而颓废的他,又岂会无情到下手伤害那个将自己从死人堆里捡回去的而害她自己走入生死道的师姐呢?

他永远忘不了,师姐进入生死道前看他的眼神。

没有怨,没有恨,只有一个甜甜地笑:“放心,师姐一定会走出来的。”

他记得师姐那明媚的笑,可是,那也是最后一次看到那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