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80章 你果然很在乎她!

第一百八十章 你果然很在乎她!(文)

突然冒出来的曼罗夫人着实吓了秦芳一跳,但更让她惊讶的是,曼罗夫人对于这个避祸珠的反应。

难道这东西也是极其珍贵的?要不然她干嘛那么激动?

那一秒,秦芳有点懊恼,觉得自己还是鲁莽了些,着了人家的道,但一秒之后,她也不懊恼了,因为救人这种事哪里能顾忌的太多呢?

她能知道避讳的不拿出玉蚕指就不错了,若再不把这玩意儿拿出来救人,那她还能如何救素手?

知道掩藏是对的,但一条无辜的生命价值肯定远远大于一个死物宝贝。

因而她看了一眼曼罗夫人,脸上显出一个鄙夷的笑容:“怎么,堂堂罗曼夫人对这颗小小地避祸珠也有了兴趣吗?难不成,您是打算抢走这东西?”

与人打交道,有些人,是话说不得,可有些人你怕什么,反而得先说在明处,反倒能逼得她退一步。

为何?

因为骄傲的人,爱惜名声的人,是特别要脸的。

像这位曼罗夫人显然就是个骄傲的人,否则她也不会专成跑来告诉秦芳,自己不会动手了。

所以秦芳本能的把她最忌讳的话说在头里,希望能保住姬流云给的这颗避祸珠,因为她能让自己不中毒,却不代表,她可以九成九的保住这颗珠子。

“抢走它?哼!”曼罗夫人的声音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我在问你话呢,说,这颗珠子为什么在你这里?”

“人家送我的不行吗?”秦芳听那意思。似乎是不会夺了。当下就想抽手。可是夫人却死死地抓着她的胳膊:“谁送的?是,姬流云吗?”

秦芳见人家都说出原主来了,也总不能不认吧,当下点了头:“没错,就是他送我的,怎么,你有意见?”

“哈哈。”一声阴阴的笑扬了起来:“怪说不得他求我放了你,可笑我真信了他的话。什么为了你的医术,他根本就是心里装了你!”

一连串的话让秦芳听得莫名其妙,可是还不等她问询,曼罗夫人的手就直接抓上了她腕间上的绳链,显然就是要抢。

紧急关头,秦芳右手一个反抓抓上了曼罗夫人的手腕,说时迟那时快,秦芳眼一闭,就在脑中直接下达了命令。

一串酥麻与灼热毫无预警的从曼罗夫人的手指尖迅速流转到全身,那一瞬间她完全静止不动。可是她却像是被千万枚烧红的针扎进了身体一样。

痛,灼热。让她瞬间就像要爆开一般,可是偏偏她什么都做不了,逃不掉也叫不出声,直到,那分灼热的刺痛从身体消失。

扑通,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兀自颤抖中,曼罗夫人躺倒在地是人事不省,而秦芳则比她能好一点点,至少她没有像曼罗夫人那样彻底的失去了知觉,只是身体还是忍不住有些肌肉筋挛。

她做了什么?

她选择了电击。

这是右臂里最为基础的功能,也是她的光脑现在唯一能使用的最有效的制敌功能。

低伏的电压在一瞬间高效击出,依照电击的时间长度和部位,可以造成肌肉**,灼烧,休克,中度损伤,甚至是严重损伤而引起的死亡等等。

在刚才那一瞬间,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的秦芳只能选择了最有效的方式,电击。

虽然因为她们直接是纠缠的状态,电流也会通到自己的身上,但好在,这事她干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反倒也挺的住。

加之光脑在电流传回的那一刻又做了电流回收,所以到最后,也不至于会给两人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害,顶多是有点肌肉筋挛,只是到底曼罗夫人是第一次感受到电击,所以,也就直接昏厥了过去。

眼看,这一下,避祸珠暂时保住了,秦芳立刻出声大叫:“来人,来人啊!”

这里是苍蕴的府邸,好歹他还有那些人,秦芳虽然不清楚曼罗夫人到底毒倒了多少人,但她本能的呼救总是没错的。

两声叫喊,立刻引起了周围院落里的人一些关注。

但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人,知道什么叫声东击西,所以他们都没有离开各自的岗位,只是加深了戒备,而在府中巡游的红鸾听到这一声叫喊后,立刻是奔向了秦芳所有的院落。

而这一声喊的同时,曼罗夫人也有了些许意识,她的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之声,人更是手指抖动的往地上撑。

但,可能瞬间的电击部位是从那里开始的,造成了一些灼伤,所以当她的手撑了下地后,她的惨叫声窜入了秦芳的耳中。

“啊……我的手……”

惊怒加愤恨的声音让秦芳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她立刻是拔腿就逃。

“想跑?没门!”曼罗一抬另一只手,一道黑烟如爪朝着秦芳就抓了过去:“我知道你不怕毒,可但你挡的了我一爪吗?”

凌冽的杀气就在身后,秦芳完全是用出了吃奶的劲儿在跑,就在她感觉到那份凌冽已经要爪上她时,一声轻叱传来,随即一把明晃晃的剑从她前方刺来,是擦着她的脸直直扎向了她身后那个黑黢黢的墨爪。

“啪”浓烟墨爪瞬间被击散,明晃晃的剑插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来着何人,报上名来!敢扰苍公子的府邸,是想与剑盟为敌吗?”红鸾如风冲到了秦芳身后将她挡住,双眼如炬的直视着曼罗。

“哼,少拿剑盟来压我,我曼罗来此,只是要那个女人的命!”曼罗夫人说着,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站直了身子。

“喂!你不是说不杀我吗?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呢?”秦芳此刻见有人帮自己,当下是转身大声的喊到:“见宝就起杀人之心。曼罗夫人。原来你并非君子!”

红鸾闻言警惕的扫了一下周围。就看到这院里倒地的三个人,立时挑了眉:“素手……”

“这位姐姐,素手她们中了毒,就是她,是她毒倒了大家。”秦芳直接指了曼罗,而曼罗却是阴森一笑:“是我毒倒的没错,但她们还没死,如果。你不想她们死的话,就站到一边去,等我收拾了这个女人,我自会给你解药,保她们无事。”

红鸾闻言一愣,秦芳也顿觉心惊,更是心里叫了一声糟糕。

不过,红鸾倒没立刻就推了她出去,反而是看着曼罗说到:“惠郡主在苍公子的府邸下榻,就是苍公子的客人。倘若在公子的地盘上出了这样的事,可对公子的名声不大好。所以我是不会答应你那无理条件的,因而我劝你还是息事宁人,自己拿出解药离开的好,作为这座院落的看护者,我保证会既往不咎。”

“呵,好一个既往不咎,可你咎的起吗?”曼罗说着朝前两步走,显然根本不把红鸾的话放在心上。

红鸾见状手往宝剑所在处一抓,就想取剑来防,可不料,她的剑却完全没有回应之态。

大惊之下,她本能的转头看向自己的宝剑,这一看,立时脸色都变了。

因为之前她的宝剑还明晃晃的插落在地上,而现在,那里只有一滩冒着泡融化了的金属之液。

强酸?

在红鸾惊讶的时候,秦芳更是瞪大的了眼。

这,这不科学!

她本能的敢到惊讶与惶恐,而此时红鸾则大声的言语:“你,你做了什么?”

“我没做什么!”曼罗说着又上前一步:“只不过我那内力毒性很强,所碰之物,皆能融。”

她话音落下时,一抬手,一股黑色的浓烟再度聚集,这次不是爪,而是一掌,直剌剌地朝着红鸾和秦芳推来。

人有本能。

看到这样的画面,红鸾手里连武器都没,是想都没想的一个闪身躲去了秦芳背后不说还直接抓了秦芳的肩头固定她来给自己挡,而秦芳本来也是要跑的,可被红鸾抓住了双肩又怎么跑的掉?

她是可以反擒拿的甩她到身前,但掌已经推了过来,她根本来不及躲,只能强行抬着自己的右臂硬生生的抗。

最强最坚固的金属,我只能依靠你了……

她本能的闭上了眼,调动最大的能力去抵抗这一掌。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她的身前,与此同时一道蓝色冰晶聚集的盾也瞬间打开。

嘭!

黑烟墨掌拍在了那蓝色冰晶的盾上,当即烟散盾飞。

曼罗内力相袭的一掌撞上了深厚的内力盾,当即震/荡的她一口腥甜上涌,直接喷出了一口血来,溅上了她的面纱。

“姬流云?怎么是你?”秦芳没有感觉到可怕的相撞,却听到了如冰凌碎裂的声音,当她睁开眼时,就看到身前多了一个人,不是她熟悉的白,而是那一身灰衣滚蓝边的姬流云。

此刻,他的唇角溢出了血水,却整个人伸开双手将身后的秦芳全然的挡着,这让秦芳惊讶,也让对面的曼罗身子颤动起来:“你,你果然很在乎她……”

“不是说好了不动手吗?”就在这时,一把银色的剑伴随着冷冷的话语从天而降直刺向曼罗的帽子,曼罗立时闪身躲避,颇为狼狈的逃到了一边:“你竟也来了?”

“你动了我的府中贵客,我怎能不来!”一袭白衣落在了曼罗的身边,苍蕴扭着头看着曼罗:“你这样对她,不是逼我对你动手吗?”

“哼,我知道你厉害,但,你会杀我吗?”曼罗倒似一点也不畏惧苍蕴,她“看”了他一眼,迈步竟然就要离开,然而苍蕴的手一摆,银月宝剑闪着银光再度向曼罗刺来。

“我不杀你,但也不会让你如此完好的离开,否则,我苍蕴的府邸,岂不是人人都能来溜达溜达了!”

他的话音落下时,银月以刁钻的角度正刺向曼罗的死穴之位,曼罗立刻全力防范以防被刺中,可不想,苍蕴却是身子一动,下一秒,他如鬼魅一般的抓走了她头上戴着的黑纱罩帽。

立时,院落里响起了曼罗尖利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