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81章 可怖,走哪都被嫌弃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可怖,走哪都被嫌弃

曼罗在尖叫声中已经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只是她的过激反应还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特别是姬流云。

他本来是全然防护着身后的秦芳的,眼见师兄要给曼罗一点“教训”免得她出尔反尔,却不料师姐如此反应,当下也是一愣,随即他脸色一变的冲了过去:“师姐!”

为何姬流云如此?

因为一双手捂得住脸,却捂不住那脖颈与额头。

如鱼鳞般层叠的褶皱,让他本能的冲了过去,只因为此时的师姐,绝不应该是这样。

二十多的岁的年华,怎么可能老态龙钟?

“师姐……”姬流云已然冲到她的面前,身后就要去掰她的手。

“不要过来!”曼罗仓惶的向后退,声音颤抖的像是一个遇到了恶魔的孩子:“你不要过来,更不要碰我!”

“师姐!”姬流云的手有些颤抖:“你不要这样,你知道,我可以救人的,你让我看看你怎么了,我,我可以救你啊!”

“不,你救不了我,你救不了……”曼罗说着转身就要跑,可是仓惶的她却没注意到脚下先前飞溅的冰渣,脚往上一踩一滑的,身子就是一个后仰直直地摔了下去,那捂着脸的手,也本能的张开了……

“嘶……”尽管已经预料到不对,但当姬流云看到曼罗那张脸时,也是不由自主的抽了一口冷气。

因为那张脸,不是丑不丑的问题,而是,根本就惨不忍睹。

她的脸,右边半张像是被一层黄痂覆盖,从额头到脖颈都充斥如老人般的苍老褶皱,但若仔细瞧看就会发现。那不是褶皱,而是鱼鳞般的痂。

而她的左边半张脸,没有这些问题。漂亮的五官能看出她曾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人。

不过,这半张脸是另外一个情况。那就是她皮下的血管,清晰的能让人一眼就看出来,仿若那吹弹可破的皮肤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爆裂开来似的!

而那些血管如紫网般的存在,也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可怖。

曼罗这一摔,露出了自己的脸,她像是瞬间被抽走了力气一样。整个人都瘫在地上,目色空空的看着夜空那一轮过分明亮的圆月。

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无声的流出钻如了发鬓之中……

“师姐,你。你怎么会这样?”姬流云声音颤抖着,他蹲下了身子,小心翼翼的捧上了她的脸:“离开谷之后,你,你到底遭遇了什么?”

他一触碰到她的脸。就发现,那是陈旧的痂,陈旧到痂都已经角质化,倘若他要祛除,或许她这半张脸会成为新的伤口。而底下的皮肤乃至五官,也许都无法恢复……

曼罗的唇轻扭了一下,随即空空的眼眸下落盯着蹲在他身边的姬流云。

“我多么不想让你看我这张脸啊……很丑,对吗?”

“师姐……”姬流云想要出言安慰,但没有预料的,曼罗竟然忽然一掌拍在了姬流云的身上,姬流云猝不及防当即是被一掌拍了出去,重重地摔跌在了地上。

“姬流云!”离他最近的秦芳本能的喊了一声跑了过去,而此时姬流云也咳嗽了一声吐出了一口血。

秦芳见状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曼罗,但是,她没有说什么。

姬流云一声声师姐,又对对方如此在乎的模样,已经让她明白两人之间的关系不简单,所以她一个外人肯定是不方便插言的,何况对方的脸还是那么的可怖。

但姬流云,也是她的朋友,看着他被这样打伤,她也本能的用这么一个眼神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可是这个眼神落在曼罗的眼里却变了味,她咬下唇,慢慢地撑身而起,而后她走到了苍蕴的身边,手一伸。

苍蕴的眼里有着震惊之色,他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最后,是欲言又止。

黑纱罩帽还到了她的手里,她瞪着苍蕴:“苍公子今日的揭面之辱,曼罗认了,昔日之交也在今日一并勾销,曼罗自此再不欠你,所以下一次……相见,就算不是敌人也是陌路人。”

苍蕴的唇一抿,但随即点了头:“好。”

曼罗当即转了身,将罩帽带上,黑纱遮盖了她可怕的容貌,让她再度看起来,只是神秘和诡异,而不是那么的惨不忍睹。

她步履轻慢地来到了姬流云和秦芳的身边,秦芳非常防范的盯着她。

她伸出了一只手,不是冲着姬流云,而是冲着秦芳:“把绳链给我。”

秦芳一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姬流云。

“师姐……”

“我说把绳链给我!”曼罗的声音尖锐了许多,颇有些抓狂的感觉。

秦芳的眉蹙了一下,动手去解手上的绳链然后递给了她。

这是姬流云给她的,但是,此刻看来,还是给出去比较好,毕竟怎么看,这绳链,这避祸珠都是让曼罗失态的根源。

曼罗拿过了绳链,手指抚摸上了那珠子,她“看”向了姬流云。

“十五年前,我不恨你的出现,也不恨你害我去赌生死,我只道是自己的命不好。”曼罗的声音有着一抹浓郁的忧伤:“十五年后的今天,我才知道,我有多傻!我当初就不该救你,更不该……不该……”

她的声音颤抖,话语难出,却是“啪”的一下捏碎了那颗避祸珠:“我给你的东西,既然你如此不爱惜,那它也不必留着了……”

“什么?”姬流云闻言当即愣住:“师姐,你……”

“姬流云,你给我听着!我陆婠儿今生从没负过人,却也不会让人负我!”曼罗愤怒地打断了姬流云的言语,以怒吼的姿态说到:“我答应过你,这次放过她,我说到做到!但下一次,不管你们谁挡在她的身前,我都会动手。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曼罗说完,一甩衣袖。人便纵身离去,而她脚下曾站过的地方。只有一小撮珠子残留的粉末。

“那绳链?是她给你的?”此时的秦芳扭头看向了姬流云,因为先前曼罗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可是姬流云却说那是他师父在他成人之时给他的,难道……

“怎么会这样?”姬流云摇着脑袋:“那绳链,那绳链……竟是师姐……师父,我要去找师父!”

姬流云猛然站了起来。踉跄着就往外跑。

“诶,姬流云……”秦芳本能的相拦,可是,她哪里拦得了?姬流云似鬼魅一般。瞬间就留下数个幻影的人就远了,而苍蕴也嗖的一下到了秦芳的身边,伸手抓上了她的胳膊:“由他去吧,有些事,总得让人家去弄个明白。总好过不清不楚。”

秦芳闻言嘴角抽了一下,看向了苍蕴:“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姬流云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会一起出现在这里?”

曼罗是姬流云的师姐,又和苍蕴说什么昔日之交,她本能的觉得。也许他们之间很熟。

“我回家,而他来找你,遇上了,这就是答案。”苍蕴看着她一脸淡色的回答:“如果你是想知道我和姬流云的关系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很早之前,我就请他出手救过一个人,所以,我们是老相识。”

这样的回答,听起来很合理,秦芳一时也觉察不出有什么问题,而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素手醒了,她蹭的一下坐起,仓惶的喊道:“郡主!”

看着她急吼吼的就往屋里冲,秦芳下意识的开口:“素手,我在这儿!”

素后抓着帘子回头,这才看到,自家的主人正抓着惠郡主的胳膊立在她的身后院落里,而他们的身后,红鸾脸如死灰之色的跪在地上。

“公子!”

“主人!”

或许是因为接连两人飞纵离去,让院落里固守的人意识到事态可能超出自己的想象,一时间七八人已匆匆赶来,当看到苍蕴立在院中,周遭人站的站,跪的跪时,躺的躺时,个个都赶紧的上前下跪行礼。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礼?”苍蕴看着来人,脸上表情未变,话语却冷的像刀:“我们剑盟还真是不把来人都放在眼里啊!”

几个下跪之下,纷纷低首不语,那跪在一边的红鸾倒是闻言惭愧言语。

“主人,是红鸾的错,是红鸾以为,以为惠郡主不过借住一晚,因而只派了两人看守……”

“问题是在两个人吗?”苍蕴闻言看向了红鸾,那眼神犀利如针,扎的红鸾低头求饶:“红鸾知错。”

“不,你一点都不知错。”苍蕴看着她,唇抿了一下:“如果你派了‘九幽’中的任何一个来,出了事,我都不会怪你,可你偏偏派了他们两个来,你可真会用人!”

红鸾的身子此时有了抖动,她匍匐在地上,一言不发,而此时察看了千紫与清风状态的人则出声言语:“公子,她们两个人中了毒,但这种毒,属下们还不曾见过,不知,如何可解。”

“解不了,就让他们死!”苍蕴忽然回头喝了一声:“身为守护之人,不知提高警惕,小心防范,却怨三道四不上心的着了道,怨的了他人吗?”

一句训斥,让院落里鸦雀无声,让秦芳的唇也抿了起来。

看来自己很不受欢迎啊!

她又不傻,被素手拖来此处,看到红鸾时,就见她眼中无人颇有不屑,虽然说话还是客客气气的,但到底那份趾高气扬的样子,足够明显。

她不想多事,又觉得苍蕴名头大,身边有个把嚣张仆从也是常态,故而由着素手去处理,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谁叫她是借宿的客人呢?

可她没想到,人家原来只是草草安排了两个人相守而已,亏她那时还以为院落里的人都被曼罗夫人给放倒,而内心担忧。

如今苍蕴一脸冷色的发了脾气,她才算知道怎么回事,这心里多多少少也有点不舒服。

哎,名声坏了,还真是,走哪儿都被嫌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