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82章 拉仇恨,无情的男人

第一百八十二章 拉仇恨,无情的男人

许是苍蕴向来说一不二吧,这话在秦芳看来根本就是气话而已,但那帮人却完全当成了命令似的,真的就不管那两个人了。

秦芳自诩不是大圣母,爱心泛滥到谁都要救一把。

可这两人说到底也算是因给自己守护才着了道,她完全不理会的也不合适,反正她没了避祸珠还有玉蚕指,这东西自身就能解毒,又不用她辛苦手术什么的,当下也就开了口:“你们把他们两个抬进那屋里去吧,我救!”

这话一出来,让院落里的人纷纷惊讶抬头,更让匍匐在地的红鸾错愕。

她没听错吧?

惠郡主竟然要解毒救人?

她不上心的应付差事,挑了最傲娇最任性的两人来守护,压根就没把她当回事。

更在出事之时,本能的把人家给当了自己的肉盾,就凭这样的事,对方现在过来插自己一刀,她都不觉得冤,结果对方竟然还要救人?

“都愣着干什么啊?难道你们以为我一个人能把他们两个都扛进屋里去吗?”眼看叫了人,大家还不动作,只盯着自己看,秦芳不耐的催促后,感觉到苍蕴还拉着自己的胳膊,当下就顺势一甩:“还拉着我干嘛啊!叫人帮忙抬啊!”

相当随性的口吻,一点也没什么恭敬的态度,这让众人又是一惊,但更让他们惊讶的是自己的主人……

“哦,好,抬!你们两个,赶紧动作!”平日里冷而难处的主人,此刻不但没有一丝愠怒,反而听话的直接就指派人去抬了,这让大家都有了一种怪怪的感觉。仿若,这不是自己的主人,而是冒牌货立在这里。

因为他们的主人。可从来没这么,好说话到可以这样使唤的……

在众人有种眼瞎掉的感觉中。两个中了毒的人被扛进了屋中,秦芳立时进屋给两人解毒去了。

而苍蕴见那两人一退出来,屋门就被秦芳给关上后,他转了身,眼扫众人,此刻虽然一脸淡色,但人人都觉得那眼神冷的叫人难受。

红鸾跪行上前。跪在了苍蕴的脚边,继而其他人也纷纷前来,跪在了她的身侧。

……

将玉蚕指放在紫衣女人的脖颈上后,秦芳眨眨眼。起身走到了窗口向外张望。

院落里,此时已跪着二十来人,个个身子挺的笔直,头低下,而苍蕴则手背在身后立在月下抬头望月。好似享受月色一般,不理会他们。

秦芳抿了下唇,回到了床边,瞧看那紫衣女人此时眉眼轻蹙已有了知觉,便伸手把玉蚕指收回先塞进了袖袋里。

很快。女人睁眼醒了过来,随即却是抬手抓上了秦芳的胳膊。

又来!

秦芳无奈地扭了一下嘴巴:“我不是敌人,我只是给你解毒而已。”

这些人的反应还都是一个样……她想着看了一眼旁边,她先救醒的那个,适才救醒他时,他也是这样一把将自己抓住,好像她是坏人似的。

“千紫,快放手!”被先救醒的男人很不好意思的开了口:“是郡主救了我们,而且,公子在院里等我们。”

这话一出来,紫衣女子立刻放开了秦芳的手,随即是赶紧下床和那褐衣男子一起奔了出去,也跪在了院中。

秦芳把玉蚕指从袖带里拿出丢进水杯中浸泡,人再度到了窗边,就听到苍蕴冲着先前那个来救自己却又按住自己的女人说到:“你走吧!”

“主人!”红鸾的声音陡然凄厉:“红鸾知错……”

“人有自保,我能理解,但,我这里不能留你了,你,走吧!”

“不,主人!”女人立时朝着苍蕴使劲地磕头:“红鸾不走,红鸾愿意接受惩罚,求公子不要赶红鸾走!”

“我不想说第二遍。”苍蕴摆了手,俨然不想多说,那红鸾的身子一僵,随即对着苍蕴又连磕三下,继而竟是一转身,拔出了身边侍从身上的剑,直接朝自己的腹部就直刺了进去……

切腹自/杀?

秦芳的身子骤然绷直,她没想到苍蕴只是撵人走,对方居然这么大的反应,然而她也发现,跪在院落里的人却没有一个像她这样感觉到惊讶与意外的,好似,意料之中。

“我只是叫你走。”苍蕴看着红鸾,连上前一步都没有,仿若他不屑于在此时给予一点关心。

“主人,红鸾……知错……了,错,有错罚,红鸾自尽……于此,只求,求主人……原谅……”红鸾艰难地言语着,抬着头仰望着苍蕴,那双眼竟然只有希冀。

“我原谅你,这次的错。”终于,他吐出了八个字,却并没有什么暖意,依然冷冷地,可是红鸾的脸上却扬起了一抹笑,随即人便身子一斜倒在了地上。

屋内的秦芳见状,立刻迈步就想冲出去救人,但,走到门边,她又顿住了,而后,她咬了下牙,转身回到了桌边,盯着桌上散毒的玉蚕指,一言不发。

身为一个军人的孩子,她虽然和父亲相处的时间不多,但父亲那位老军人一言一行里,早把军规之中概念植入她脑内。

后来,她作为军医,自己在部队里摸爬滚打,更加明白什么叫军令如山,什么叫引以为戒。

严格的军事化管理,最基本的一条,就是不骄纵,不包庇,赏罚分明。

红鸾有错,作为她们主人的苍蕴出手教训与惩罚都是他管理属下必须要做的事。

她是可以心疼一个生命,但是却也明白她不能插手,因为如果她这个时候出去救人,则是打了苍蕴的脸,那么她一定是这个府邸最不受欢迎的人了。

“我以为你会冲出来救人呢!”在外面又训诫了一会侍从的苍蕴,走进屋中直接坐在了秦芳的对面。

“你要惩罚,要让他们引以为戒,我怎能去搞破坏呢?”秦芳低了头,说的一派淡然。

苍蕴闻言盯了她一眼,随即笑了:“看来你跟我一样。也是个心狠的人。”

秦芳抬了头:“不,不一样,你是铁血无情。我是客随主便。”

苍蕴当下呵呵一笑:“随便你怎么说吧,反正我觉得。我们挺配的。”

秦芳立时白他一眼:“这是您的府邸,您自己的地盘上,还要演戏吗?”

苍蕴眨眨眼,表情认真了许多:“没能好好保护你,让你受惊了。”

“下次派个高手高手高高手护着我,就行了!”秦芳一脸无谓:“好了,折腾了半夜。我想休息了。”

“好,那你歇着吧。”苍蕴说着起了身,扫了一眼杯中释毒的玉蚕指,什么都没说的就出去了。

苍蕴离开。秦芳捞出了玉蚕指,擦拭干净后,又戴在了脖颈上。

躺去**,她脸上所有的无谓之色都淡去,有着一抹忧一抹愁。

忧的是。不知姬流云现在是什么情况。

愁的是,和一个如狼一样的男人玩假恋爱的游戏,真的是明智之举吗?

……

一包银票丢在了盛岚珠的锦被上,裹着黑纱的曼罗低声言语:“这是毒死卿欢的钱,我还给你!”

“什么意思?”被曼罗突然出现在寝宫而从睡梦里惊醒的盛岚珠本来还有些惊恐。在听到这话后,却是挑了眉:“难不成,你毒杀不了她?”

“怎么可能毒杀不了,只是我不接受你的雇佣罢了。”

“啊?”盛岚珠有点懵:“你不会这个时候来跟我坐地起价吧?”

“你给我听清楚,我会亲手毒杀了她的,只不过不是因为你花钱雇我,而是她,已经是我曼罗必杀之人!”曼罗夫人丢下这话,转身离去,留下盛岚珠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的,卿欢就成了曼罗夫人的必杀之人了?

她不清楚为什么,是因为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而已经离开内殿的曼罗则是手攥得紧紧地。

她恨!

当年,她选择了生死道,在赌命的前夜,她和姬流云一起数着夜空的星。

“如果我能活下来,不管在不在谷里,我都不会忘了你!”她轻声地说着,身边是他淡淡的一声:“嗯。”

“不管生死,你也不会忘了我,对不对?”

“嗯。”依然是一个淡淡的应声,但她却已经很满足。

她抿着唇笑了,随即也做了一个决定,她起身离开了花海,直奔了师父的房间。

她把拴着避祸珠的绳链拿了出来:“师父,如果我没能走出来,请你把这个给小师弟吧,这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说是个能解毒的宝贝。”

她留下了避祸珠,走出了师父的房间,看着满天的星光,一脸的毫无畏惧。

几个时辰后,当她被刺骨的寒风给吹醒的时候,她看到了夜色下泛蓝的雪原,也看到了身边的师父。

“我,我没死?”

“你是没死,但日后,你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师父的声音透着一份无奈,简单地提及了她创道失败,却被苍蕴和姬流云合力相救的事。

“这是一瓶护身丹,日后感觉到痛得受不住时,就吃一粒。”师父丢给她一个小瓷瓶:“下山吧,从此刻起,你没有我这个师父,我也没有你这个徒弟,而剑盟,从来没有过你。”

“师父!”她泪眼婆娑,虽然知道得到了生的机会也是离谷,但,她真的很爱那片花海,爱那让她瑟瑟发抖的寒潭,爱着里面如春的一切。

“我已不是你的师父,能活着就是好事,你自己,保重吧!”他说着拿出了那绳链要还给她,可她却摇了头:“不,师父请把这个给师弟吧,告诉他,我会努力活着,也会永远记着他!”

她抓紧了手里的瓷瓶直接一个倒地滚神,就顺着厚厚的雪连滚带滑的走远,当她好不容易停下来再回首时。

夜色下的雪原,如迷雾一般难分颜色,至于师父,早已不见。

将手中没了避祸珠的绳链拿起,曼罗“看”了一眼后,默默地把它栓在了自己的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