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85章 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要让她生不如死

“我爹怎么了?”秦芳本来就心里被那衙差的事,扰的心神不宁,恐她那便宜爹出事,如今一见瑜叔这样,心就骤然悬起:“我爹他怎么了?”

“老爷他,出事了……”瑜叔说着低了头,整个人似哀痛般的那么跪着,粗壮的一个汉子,此刻他的虎背熊腰正颤抖着,无声哭泣。

出事,可以有很多种,但最可怕的那种,人们也总是难以启口,只有无尽的悲痛。

所以秦芳当即愣在那里,一时间有种悲凉从心口上涌直冲她脑袋,让她觉得天旋地转。

“郡主!”眼看秦芳的身子晃了一下,素手哪里还顾得上剑指瑜叔?

她迅速的收了剑,来到秦芳身边一把扶住了她。

秦芳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咬着牙捏了捏自己的手:“瑜叔,说,我爹,他是,何种……地步……”

“老爷他,身中一刀摔进了河中,我追行寻找了足足十日,也只是在,在河边的树杈上,拾到了一缕老爷身上带血的残衣。”

瑜叔说着,伸手从自己的怀中摸出了一块几乎都成了灰色的亵衣料子,那上面不禁有陈旧的血迹,也有许多的尘污泥印。

“素手,谢谢你护卫我,瑜叔是我卿王府的老人,能否,请你先去打些水来?”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更有些飘,素手看在眼里,也觉得心疼,但她也明白为何秦芳此时要支开自己。

“素手先告退。”她说着小心的把秦芳的手放在桌上让她能撑住自己,而后才无声的退了出去,并且离开的时候。非常细心的将门给掩上了。

“瑜叔。起来吧!”

“小姐。我……”

“起来!”秦芳轻喝了一声:“人的一生有顺境便有逆境!我爹他不是一般人,只要没见着尸,他就还活着,你不需要哭丧!”

听着自家小姐如此话语,瑜叔的脑袋也抬了起来,他抬手蹭了一把含泪的眼,咬着牙,哽咽的应声:“是。老爷一定还活着!”

他找寻了十天,却没有结果,这一路他也不想掐断希望,但十日的无果,加之老爷掉进河中时,又中了一刀,且身上还有铁制的脚镣,可以说活下来得几率只有一成而已。

所以他才回来报信,艰难地说出噩耗,却不想。小姐,这个一辈子就没上过沙场的女人。却比他还心有硬气,更比他还能坚强,甚至如此的相信还有希望。

“起来,喝点水,缓一缓,我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秦芳说着,已然提壶倒茶,虽然她的手是抖的,眼眶是红的,但怎么看,都让郑瑜觉得,有一种久违的熟悉。

仿若他回到了十几年前,看到那个在老爷身边言语爽快的女人,眉眼里永远都是灿烂,而举手投足间,从不见半分怯懦,永远是那么的明媚与坚强。

到底有着北武的皇家血脉啊!也不亏是卿家的人!

他心里念着,撑身而起,一杯茶送到了他的面前,他结果喝下,而后坐在了桌边,开始娓娓讲述事情的始末。

郑瑜受秦芳之命,追了被押解的王爷而去。

一路上,他时而错着半里,时而相隔不过十丈,远远近近的跟着,完全按照秦芳的意思,远远追随,相互。

这一路上,实际上,并无什么暗害的行为,只是有些下人的刁难。

但好在王爷是沙场上拼出来的,一来有些能耐受的住,二来,他自身也有些威慑力,以至于那些人也不敢做的太过。

而每每歇在驿站或是客栈里时,郑瑜都会放些迷香出来,让押送的五人都呼呼大睡,自己则趁机到王爷身边,把买来的肉菜食物乃至清水送上,让王爷可以保持体力,并且也处理一些脚链,木枷造成的损伤。

所以这一路,都还算是不错。

而郑瑜也多次提及了小姐授意他劫走老爷的想法。

但是王爷全都回绝了,他一直强调,卿家不能给皇室借口发难族地,所以一意孤行要到流放之地去,郑瑜在王爷和小姐当中,自是还是听老王爷的,所以也就陪着他一路前往。

甚至打算陪他一起扎根流放之地,陪着老爷熬过去。

但岂料,就在还有十天脚程就能到流放之地时,四个黑衣蒙面的人突然出现在了队伍的前方。

面对这样打扮的人,衙差们自然大感意外,大家警惕之余,也有人问及来路,显然是想沟通一下,避免误伤。

毕竟在他们眼中,有人来杀忠义王是正常的,而这一方面的人,也该是自己人才是。

郑瑜当时就跟在十丈之距的地方,眼看他们出现,心道不妙,赶紧的往前冲,可还没等到他凑近,就看到衙差们看了眼什么东西,极为默契的转身就走,留下了带着镣铐与木枷的忠义王。

郑瑜当时心头急怒,为怕王爷出事,他果断的嘶吼出声,让对方知道还有人盯着他们,以免被约束的王爷就此遭了毒手。

他发出了声音,引起了黑衣人的注意,也引起了衙差的注意,他们对视一眼后,便是提着朴刀向他冲来,与之对战在一处,而那四个黑衣人却是将老王爷围住,既不动手杀他,也不上前与他交手。

郑瑜当下和衙差们战在了一处。

虽然他们人多势众,但到底只是缉凶拿贼的衙差,哪个能比的上在沙场上拼杀过的侍卫长?

所以没有多大会工夫,五个衙差都被郑瑜统统放倒,而后那四个人对视一眼后,两个人冲向了郑瑜,两个人则对老王爷亮出了刀。

郑瑜和冲来的两人对战在一起,霎时间就感觉到了吃力。

这两个人可和先前那五个衙差既然不同,出手不但狠戾。且招招都是致命之处。显然都是狠辣的角色。

而在他对招寻破间。却看到老王爷靠着身上的木枷和脚链也在奋力抵抗,并且口中更是大骂着盛家恶妇。

为何这般骂?

因为那两个人中的一个拿着的可是盛家著名的斩马刀,而另一个一直在攻击老王爷给对方制造机会,好让他拿那把刀砍上老王爷的脑袋!

不过,也得亏是这样,老王爷一时之间尚能自保。

郑瑜见状当即是心口盛怒,他拼出了吃奶的劲儿与两人搏杀,好不容易击退两人抓到机会冲到了老王爷的跟前。挥剑阻拦,才险险地避免了老王爷被那斩马刀砍中。

郑瑜一面应对,一面抓紧间隙,砍掉了老王爷身上的木枷,但此时他也已经有些吃力,难以对敌。

于是老王爷和他是边打边跑,希冀着能遇上帮手,可这荒郊野外,哪里会有帮手?

不过这种战术总算让他们寻着山边找到了一处攀爬之地。

不得以,郑瑜靠着在军中以一敌十的强大战力和耐力。守着那低下攀爬的窄道口,与这四人拉开了持久战。只求老王爷自己能跑出危险范围。

狭窄的道口,可以一人当关万夫莫开,虽然这四人实力强大,但好在郑瑜也不差,虽然他也在不断的受些伤,但总是能扛着一会儿,所以老王爷还是得以上了山。

可是到底,体力有限,他再是强盛,对方却有四个,终究他被人刺中了大腿,挡不住关口,眼看对方刀剑刺来,他本能的向着山下坡道一滚,他出了刀剑,却逃不出林地里的山石。

一路磕磕绊绊的几乎滚到了山下。

那四个人没有追他,显然去追老王爷去了。

郑瑜担心老王爷,咬着牙,忍着疼,将就着伤腿还想往上爬,但山顶上传来了怒骂之音,因为隔着有些距离,郑瑜根本听不大清楚,但知道是老王爷在怒吼着什么。

他焦急的想赶紧往上冲,却在抬头时,看到了老爷纵身从山顶上跳下直入河中,而他的背上,赫然扎着那把斩马刀!

“老爷!”

他嘶声怒吼,连滚带爬的往河道冲,而河水翻滚着,他根本看不见老爷的身影。

艰难的奔到河边,他顾不上腿伤,就扎进了河中。

艰难的游弋,艰难的寻找,他迫切的需要找到老爷。

可是河水是浑浊的,翻滚的,强劲的,他一个精疲力尽又受伤了的人,对抗不了多久,就失去了意识。

他以为他陪着老爷一道去了。

可等到在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狼狈的半身在河水里,半身挂在枯枝倒树上,而前方一丈开外,就是一个下跌的瀑头。

他没死,他被汹涌的河水冲到了此处,且极其好运的上半身挂在了这倒树上,要不然就算不被淹死,也会从那高高的瀑头上摔下去,摔死。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生也感觉到了死,他想一闭眼的追随老爷去了,可又想自己能侥幸活着,也许老爷也会。

于是他艰难的顺着倒树到了岸边,处理了一下自己泡涨了的伤口,便开始寻找老爷。

河道上源,河道下源,就连瀑头下,他都一一寻找了,可除了枯枝挂下一缕衣衫布条外,他什么都寻不到。

最后,他决定回来告诉小姐发生了什么,他必须让小姐知道,是太后盛岚珠那个恶妇,非要加害的老爷。

“小姐,盛家一直就想找卿家麻烦,如今卿家被她已经找借口抄家破败,她还不满足,这样的恶妇做了太后,您在她治下,岂有安稳的日子?你还是快快收拾行囊,速速逃离都城去往卿家族地吧!老王爷如今都不在了,你何苦还在这里熬着!”

郑瑜一脸痛色的言语,让秦芳攥紧了拳头。

她忍辱负重的留在都城,为的就是卿岳的安全,可现在,卿岳已经被害的生死未卜,不,是死远大于生,她又怎么会还留在此地陪着这帮混蛋过家家?

所以她点了点头说到:“没错,我不需要在这里熬着了,可是就算要走,也不能是这样偷偷摸摸的走。”

“小姐,你……”

“盛岚珠不是要和我爹死耗吗?好啊,我爹生死未卜,我得让她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