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86章 来,一起看LUO男

第一百八十六章 来,一起看LUO男

秦芳从一开始,就一直是忍耐的状态。

南宫瑞也好,盛岚珠也好,找茬栽赃的事,可以说就没断过,她苦苦忍着,就是希望等到她爹安全了,自己再毫无顾忌的动手,反正卿家族地,虽说是南昭疆土。

但自古山高皇帝远,那边还临着海龙国,她还真不怵。

“小姐,我知道您生气,属下也气,可是这个节骨眼上,不是逞能的时候,还是能先安全撤离才行!”到底是侍卫长,什么时候,都还是想着安全第一,所以自然不会支持秦芳这种挑战上层的想法。

毕竟在他看来,这样的行为还是十分大胆以及愚蠢的。

其实秦芳也知道,这样不算是明智。

可是,人总有脾气。

她一忍再忍,最后爹还下落不明,落得那般结果,她心里的火怎么可能压的住?

泥菩萨都还有三分火气呢!何况她一个未来的军医上将,就这样被白白欺负了再忍气吞声的走人?

哼,她秦芳可不干!

只是这话她不会再说,毕竟瑜叔是这个时代的人,皇权欺压,也只会躲,不太会反,所以当下秦芳点点头:“瑜叔说的有道理,但要走,也得安排一下,何况,你还有伤。”

“属下伤是小事,倒是小姐你快快离去的好,万一太后哪天变了卦,又对你动手,可就来不及了,未免夜长梦多,还是……”

“瑜叔,有句老话。磨刀不误砍柴工。要走。可不是我一个人,得您和明仔一起不是?你们当初一个掉了队,咱们就是三个一起要滞留,您要真想不让咱们被太后与皇上的人马给围上,那就得先把自己的伤治好对不对?”

秦芳这么说,郑瑜自然不好反对,毕竟她说的是事实,也很有道理。

“要不。小姐您一个人先走?我和明仔这里给您守着,也能拖延……”

“瑜叔,明仔才多大,你一心向着卿家我知道,可卿家不能因此就负了你和你的孩子啊!”

“那你带明仔一起,我……”

“瑜叔,我是卿家小姐没错,可在我眼里,您也不是一个奴仆,而是家人啊!你觉得我会丢下忠心耿耿的你。独自跑吗?”秦芳说着表情严肃:“我要那么做了,父亲若知道。一定会骂我不配做卿家的女儿的!”

郑瑜看着秦芳咬了咬唇后,终于点了头:“好吧,小姐您说什么,属下就听什么,老爷早交代过,以后卿家的事,为你马首是瞻!”

“那就好,我叫人给你打水,你先清洗一下,所有的伤口都不要乱碰,剩下的交给我来处理!”

“这……”

“不要不好意思,我相信,你也不希望别人知道,你已经偷偷回来通知我要逃走吧!”

秦芳话说的如此明白了,郑瑜自然也不在多言,当下秦芳召来素手帮忙,准备了水给郑瑜清洗,而后又叫着素手帮忙,弄了一些烈酒浸泡了煮过的棉花和布头。

等到这些准备好?,郑瑜也洗净了出来,为了便于处理伤口,她要瑜叔只裹了一件长袍遮身。

由于古人是没有内/裤的,只有亵裤而已,而秦芳听见他是大腿上受了伤,为了好处理,直接就要求他里面什么都不穿的,就光着。

起初郑瑜是不答应的。

倒不是他害臊,毕竟大老爷们长都是光溜溜睡觉的,可让他光着身子给自家小姐看,他怎么可能做到?

所以他反对,结果人刚从屋里出来,让秦芳看到了他还穿着亵裤,登时就板着脸说到:“你可以不信我的医术,但不应该对自己的伤口不慎重。现在,脱了亵裤躺**去,若你不配合,大不了,我亲自动手给你脱,到时候你可别害臊!”

郑瑜看着自家小姐一本正经的表情,挣扎片刻后,只能无奈的妥协,所以当秦芳端着东西进去时,就看到郑瑜听话的按照她的要求躺在**。

外袍已经解开,人也是光溜溜的,不过,在关键部位,还是自己寻了一块帕子给盖着。

秦芳扫了一眼郑瑜那红红的脸和紧闭的眼,无声的笑了一下。

反正她是不会告诉瑜叔,她因为手术而看到过的关键部位,是不下百个的。

给手做了基础消毒后,秦芳就来到了瑜叔的身边,这一看,才发现,这位忠义王身边的侍卫长,果然是身经百战的老手,那身上的疤痕多的都可以用密密麻麻来形容了。

“怪不得你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伤口,看来都习惯了。”秦芳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给郑瑜检查身上相对新的伤口,发现,一共是七处。

其中四处,在上身,伤口很轻浅,都是一些肌肉边缘的割伤,这段时间里,它们已经自行结痂愈合,情况还算好。

而剩下三处,比较麻烦,因为是在下身,且都泡过了河水,受了一定的泥沙和污物的污染,在加上相对又是捂在衣服里的,所以伤口都已经有了腐烂,化脓,而最为严重的,就是郑瑜大腿根部的那一刀刀伤了。

伤口的口子足有一寸多长,进深就秦芳初步判断也有四厘米,而因为刀口的深度几乎是差一点就要切到大腿的主动脉上,所以有好有坏。

好的,自不用说,切上了,瑜叔就不会在她面前了。

而坏处则是,现在边缘的肌肉都已经腐烂,再不赶紧做抗感染的治疗,血管壁一破裂,瑜叔说拜拜就会拜拜。

而且这些腐肉里包裹的神经虽然是完好的,但清创后,这些肌肉一旦不存在,少了这块肉,瑜叔也会废掉这条腿。

所以秦芳现在要做的,不仅仅是给他清腐。抗感染治疗。还得给他再造肌肉以保证他腿部和以前一样完好有力。丝毫不影响他的战斗力!

而这需要她的3d打印技术,更需要做一场充填再造肌体的手术。

秦芳很有信息做这个手术,可是,除了技术上她将要面对的难度外,还有两个难题摆在她的面前。

第一,怎么麻醉。

第二,怎么一个人完成这个手术。

以前她可以直接抓姬流云来帮忙,可是现在。姬流云半个月前说着要找师父就跑掉了,而后她就没了手术的搭档。

她想过要不要去找那个义庄里的寇老狗来帮忙,可是,韩文佩事件过后,他就被甄大夫给要走了,而更重要的是,这个手术需要高度的精密配合程度,寇老狗一不会扎针,二也不是什么能精密配合的人,这让她真的有点发愁。

其实她也不是没备选的人。苍蕴这种和她合作过手术,也会点穴的人。当然是很合适的。

可是对于她来说,她总是觉得对于姬流云的信任是要高于苍蕴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她给自己找了个还说的过去的理由。

那就是好歹姬流云也算同行。

不过犹豫归犹豫,考虑到这个关系到郑瑜日后的生活以及自主能力,她最后还是决定请苍蕴来帮忙,于是她出去让素手速速去请苍公子来帮忙后,自己就对郑瑜说先休息片刻,而后人去了一边的耳房里。

洗净消毒出一个成器后,秦芳就启动光脑,开启了肌肉纤维的复制打印功能。

作为医疗型的手臂,本身就存有一定的各种元素材料,便于紧急打造,尤其像是再造器官,所以秦芳还是通过光脑接驳上了储存库,而后打造等下手术用来替换和包裹神经的肌肉束。

其实郑瑜伤的那一刀,所占的面积并不算大,但是感染化脓导致了许多部分的坏死,因而,复制再造,就是很消耗的事情,看着这几个月,自己不曾手术而慢慢攒够的电能被耗的差不多时,秦芳越发的感觉到再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她继续找到新的路子才行。

小米,你试试发出本源信号接驳吧!

犹豫了片刻后,她做了个决定。

警告,本源信号开启后,可能会接驳上其他敌对信号,暴漏自身。

光脑发来警告信息,秦芳翻了个白眼。

这里是异时空,又不是她的未来世界,她怕什么暴漏自身?

她现在只希望,本源信号,可以借靠异空间的传播,而接受到来自星空站的电子磁波,又或者接受到这个时间万物所能提供的一切能量,能让她保证自己还不至于成为一个废物。

小米,我知道风险,但现在为保证战斗力,别无选择,所以,授权开启,密码……

接受命令,请确认是周期接驳,还是长期接驳?

长期。

命令开始执行。

小米在她脑波中做了回复后,理解就开启了本源信号的接驳,看着右臂屏上多出一个扩散的表示,她内心摸摸祈祷,自己可以有新的机会。

很快,肌肉束的打印结束,秦芳仔细的按照它们在大腿部分的位置细细摆了一遍,并由光脑复检不会错误后,这才小心的盖好,端着去了正屋。

又做了一些基础准备后,苍蕴终于来了。

“怎么来的这么慢?”秦芳知道这位有飞纵的本事,所以决定他来的太慢。

“有些事必须要先处理了,所以耽搁了一下,我已经尽最快的速度了。”苍蕴说着看了她一眼:“这些天你都缩在卿王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想见你一面都难,怎么终于舍得见我了?”

“苍公子,我请你来,是我马上要做一个手术,但这个手术,我一个人没法完成,我需要你来帮我。”秦芳没心情和他闲话聊天,所以正经而严肃的和他直说。

苍蕴听她这么说,也收起了玩笑的神情,认真地抽出了宝剑:“需要我帮你开颅?”

“手术可不只是开颅。”

“那就是剖腹?”

“不!”秦芳摇摇头:“是,清创加修补。”她说着指指手边准备的手术服:“老规矩,清洗之后换上,整个过程中,什么都别问。”

苍蕴明了的点点头,拿过东西就去清洗准备,而当他什么都准备好的进到内里的屏风后面时,他看到了一个身上连一块布片都没有的裸/男。

而裸男的身边,秦芳淡定的拿掉了一块帕子,正冲他正经地说到:“先帮我给他点穴吧,除了让他一动不动外,最好是感觉不到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