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190 吃亏初吻没了

190 吃亏?初吻没了!

秦芳的话把郑瑜直接吓愣了。

皇家送他们回族地,还八抬大轿,这可能吗?

看着郑瑜那一脸错愕的表情,秦芳笑着收了帛卷:“放心吧,五日之内,必见眉目,十日之内,咱们就能开路!”

郑瑜看着秦芳一脸的肯定之色,眨眨眼:“小姐,您这是已经有主意了?”

秦芳点点头,随即也不和郑瑜详说,只丢下一句:“你等着吧!”人就离开了郑瑜养伤的屋子,直奔了自己的屋。

她的话可不是空话,她是真有了一个主意。

而这个主意则是她刚才忽然灵机一动想到的。

回到院落,她叫着素手,想喊她把苍蕴请来,可素手竟然不在院落里,不知去了何处忙活。

秦芳想了想自己的盘算,一转身朝着府外而去,是直奔了苍蕴的宅院。

她不是路痴,所以去了一次,就有了印象,因而倒也没怎么绕路就来到了苍蕴在南昭都城临时租住的宅院。

“卿王府卿欢求见你家苍公子。”秦芳依着规矩,从门房上打了招呼。

门口立着的中年人看了一眼秦芳后,立刻面色恭敬:“这不是惠郡主吗?您请门房上坐,我这就叫人去通传。”

秦芳点头进了门房,就看到门房里还立着两个人,是一对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妙龄女子。

这两个女孩子,相貌也算上等,但她们的衣服倒穿得很是低调,衣料虽然是绸缎的,却是灰麻色,叫秦芳看着觉得有些别扭。

同屋遇见,秦芳自然客气地冲两人点了一下头,可这一对女子,却是冷冷地看她一眼,再无表情。

这让秦芳微微撇了下嘴。自己扭头扫看门房里的摆设去了。

“惠郡主,您坐,先喝两口茶。”中年人客气的端茶倒水招呼,秦芳就只能那里等着。

一盏茶喝了半杯下去,总算通传的人折了回来:“惠郡主,我家主人请您小花厅里等他,他正在见客,说马上就过去!”

秦芳见状点头放茶起身就要迈步,那人又冲那对女子说到:“两位姑娘,可以备车马了。”

此时两个姑娘异口同声的“嗯”了一下。便是从门房里走了出去。秦芳眨眨眼。没说什么的跟着那人进了宅院。

来过一次,所以也没什么好再打量的,因而秦芳低着脑袋只管跟着人走。

刚到了正院的主路上,突然前面带路的人身子一顿。竟是往一边避让,秦芳自然是抬头瞧望,以为是苍蕴,可是她看到了另外一个人。

这是一个女人,脸上蒙着半截白色面纱,只露出一双眉眼彰显着一抹清冷。

秦芳下意识的让了一步,料想着也许是苍蕴江湖路上的朋友,毕竟那一身打扮很像江湖人士。

可是,她让了路。对方却是走到她身边时,站住了脚步,继而偏头打量她。

秦芳对卿欢的长相还是很有信心的,所以她淡定的看着对方,心想我又没多一只眼的。你要这么盯着我看吗?

而就在这是,女子竟然冲她说了一句话。

“你就是那个女人啊!”非常清冷的一句话,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不说,女子的眼神里也立时充盈着不屑与厌恶。

秦芳知道自己名声现在有多渣,她扭了下嘴巴,随即转身从这位身边走过,不打算搭理这位。

就算她声名狼藉,也轮不到谁都来鄙视她吧?

所以秦芳选择是不应对的处理,谁让自己现在是客人,而对方应该也是苍蕴的客人。

可是……

她不想和人计较,对方却偏偏不识好歹。

“站住!”那女人立时不满的出声喝言:“我和你说话呢!你竟然转身就走,哼,怪不得你会被南昭的皇帝给弃之不娶,原来竟是个不懂礼仪之人!”

秦芳闻言翻了个白眼,随即扭头看向了对方:“妄自评判他人,姑娘,你的礼仪也没见好到哪里去!”

“你!你少牙尖嘴利,似你这等不洁之人,脏体污身的怎能踏入苍公子府邸?”女人说着一转头冲那引路的人说到:“你们这些门子都是怎么做事的?怎么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那引路的门子当即抬头想要言语,可秦芳的话比她还快。

“我说你谁啊,进门出门的你走你的路,管的也太宽了吧?”

秦芳很不爽。

这女人第一见,说话就那么的不客气,这会儿听她那样言语,秦芳真的很想给她一个嘴巴子,让她以后都不会张口就那么呛人。

“我是谁,你没资格知道!”女人果然很高傲,扬着下巴的看向那门子,似乎要一个交代。

“那个……”门子一脸的为难:“惠郡主是主人的客人,主人请她花厅相见呢。”

话说的委婉客气,已经说明了,自家主人是乐意见的,所以那女人眼里立时闪过一色不悦。

“哼!”她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秦芳看着她趾高气扬的背影张了口:“姑娘,你最好去找个郎中给你瞧瞧。”

女子闻言站定回头:“什么?”

秦芳眨眨眼,一脸正经地说到:“姑娘口舌生疮,齿有酸臭之气,只怕五脏六腑有了毒损,还是早点去看看的好,免得日后五脏六腑都烂完了,想救也来不及了。”

秦芳说完是转身就走,嘴角勾着一抹笑。

那女子愣愣地站在原地,伸手隔着面纱捂嘴,几息之后才陡然反应过来:“你,你骂我?”

可是这个时候,秦芳已经拐进了去小花厅的道上了。

女子见状要追,但外面响起了铃铛声,女子忿忿地跺了下脚:“贱/人!”她喝骂了一句转身出府。

“她是谁啊?”此时的秦芳已经问着身边引路的人。

“我家主人游历时,结识的朋友。”门子倒是会说话,敷衍了一句,就把她引进了小花厅里,而后奉上了茶,人就退了出去。

他前脚走,后脚花厅内里的门就开了,苍蕴穿着一身白底罩软烟罗的长袍。披着湿漉漉的发走了出来:“你可真是稀客呢!”

秦芳被那女人弄得心情正不爽呢,所以看到苍蕴这样,便是一愣:“你不是见客的吗?怎么一副刚从澡堂子里爬出来的样子?”

“澡堂子?”苍蕴眨眨眼:“你说的是汤泉吗?”

“差不多吧!”秦芳不耐的摆手。

“先前练了一气功夫,出了一身的汗,刚洗泡着,就听你来了,这不赶紧儿来迎了嘛……”

“那刚才那女人,不是你客人啊?”秦芳立刻问话,苍蕴一笑:“哦,她啊。是客人。东边来的客人。”

“谁啊?一副眼高于顶的架势。”

苍蕴眨眨眼:“我不好回答你。但你很快就会知道的。”他说着上前两步来到了秦芳身边:“别管她了,说吧,你找我什么事啊?”

提及了正事,秦芳也赶紧地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低声说了。

“你要离开都城?”苍蕴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对啊。我爹都这样了,我还在这里呆着受气,我有病吗?”秦芳说着看了苍蕴一眼。

“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我记得,将来你带人来卿家族地找我,又或者接我给那个人看病,我都不会推辞的。”

她一脸肯定的保证,苍蕴则是唇抿了一下点了下头:“也好。我正愁过几日要离开南昭一些时日,你的安危还想要怎么处置才好,你就想离开,倒也凑巧儿。”

“你要离开南昭了?准备去哪儿啊?”秦芳有些好奇。

“下个月月中,江湖三年一度的盛会将在东硕国举行。身为天下第一剑的我,又怎能不去参加呢?”

“东硕?你要去东硕啊!”秦芳一听到这个国家,立刻兴奋起来。

她要的元素,她要的那棵植物可就在东硕,她真的很想说,带上我一起。

可是,这只能是想。

她现在是卿欢,她得把卿家族地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所以她必须先回去那边,让族中人明白,眼下卿家是怎样的岌岌可危。

“你对东硕很感兴趣?”苍蕴看到了她眼中的兴奋,好奇的挑了眉眼。

“对啊,如果说除开南昭,我最想去的国度是哪里,大概就是东硕了吧。”秦芳说着冲他一笑:“听说那个国家很强。”

“七国之内,它不算差而已。”苍蕴说着偏了头:“而事实上,强盛的应该是北武,我以为你对那个国家更感兴趣。”

听了苍蕴的话,秦芳悻悻一笑。

是啊,如果是真的卿欢,除开南昭,应该愿意去的地方就是北武吧,好歹她娘是北武的长公主不是吗?

不过,她到底不是原装货啊!

“北武也好,东硕也好,我都想不成。”秦芳撇了下嘴巴:“我现在,必须得回我家族地。不过,我要是处理完了卿家的事,去东硕找你怎样?你不会很快就离开那里吧?”

苍蕴笑了笑:“不会,我喜欢每个国家都待上一阵子,如果你打算卿家的事处理完就来东硕的话,我可以等你。”

“那说定了,到时候我去找你!”秦芳说着冲苍蕴一抬手,习惯性的比划出了一个击掌的动作。

苍蕴看她一眼后,倒是抬了手和她对了一掌。

“那给那位下药的事,就拜托你了哦!”秦芳当下轻声言语,苍蕴则是眨了下眼:“为什么是我?”

“只有你能有办法让那位中招啊!”秦芳说得一脸理所当然:“再说了,你难道就不想把咱们被她设计吃亏的气给撒出来吗?”

苍蕴伸手捋了一下头发:“我的亏,只吃在了你这里。”

秦芳一愣,当即白眼:“你还要不要脸啊?那可是我的初吻,你吃什么亏了啊?吃亏的是我好不好!”

苍蕴当即一脸无辜:“可是我的初吻也在那时候被人给强行拿走了,难道我真不吃亏吗?”

--今天更的晚,大家见谅哈,明天,恢复双更!然后因为才回来,所以明天不是早上8点更新,请给我一天时间调整,29号开始,更新时间恢复到早上7点和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