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91章 要不,我以身相许?

第一百九十一章 要不,我以身相许?

什么叫做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秦芳算是见识了。

“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吃亏的永远都是女人!”秦芳说着扭了头,一副不陪他胡沁的样子,但实际上心里这会儿却有那么一点小窃喜。

他竟然也是初吻?这倒算公平了。

就是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呵呵。”苍蕴轻笑着抬手摸了下秦芳的发辫,秦芳一愣回头,就看到苍蕴笑嘻嘻的脸:“既然你觉得吃亏,那我负责怎样?”

秦芳的嘴角一咧:“怎么负责?八抬大轿吗?”

苍蕴的眼眨了眨:“八抬大轿这个,的确难了点,要不,我以身相许,怎样?”

“我可没钱娶!”秦芳说着冲他一笑:“难道你要贴钱嫁我吗?”

苍蕴笑着,一脸如仙的美,可是却又一字不发。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衣女子出现在了厅外,她一言不发只跪在地上,苍蕴看到她时,脸上的笑一敛,看了一眼秦芳。

“我先走了。”秦芳又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人家有事要处理,当下自然开口告辞。

果然,苍蕴没有挽留,只是冲她轻声说到:“两日之内,必给你办好。”

秦芳知道他说的是自己所托的事,当下点点头,退了出去。

离开了苍家宅院,秦芳回往自己的卿王府。

没有车马,习惯性的自己走回家,路上也会不由自主的去想苍蕴和自己说的话。以及。那如仙的笑。

他是开玩笑的吧?毕竟我们是假戏而已。

可是……为什么又觉得是真得呢?

秦芳歪着脖子。扭着嘴巴,走着走着,又突然笑了。

秦芳啊秦芳,你怎么就二了呢?

一个大男人,一个七国赫赫有名的强者,怎么可能低头被自己娶?

别说没钱了,就是卿王府未倒,有大把的钱财。怕也是……娶不来的!

跟何况自己不但没钱,还声名狼藉,他,不过调笑而已,你还去想,真是……没出息!

她笑着摇摇头,迈步就进了卿王府所在的胡同,结果就看到卿王府的门口,停着一辆青布罩着的马车。

独一辆,无奢华的装饰。也无很多的侍者长随,只有两个人一左一右的立在马车旁。恰是秦芳早先在苍府门房里见过的那一对双胞胎女子。

秦芳眨眨眼,想到了先前在苍府院里遇到的那个高冷女子,心里有了数后,便走了过去。

“惠郡主请留步!”果然秦芳刚走到大门口,其中一个就快步来到她的面前,伸手相拦:“我家主人有话要和你说。”

“你家主人谁啊?”秦芳身子不动,甚至眼都不往马车那里瞟一下。

“惠郡主过去,自然知晓。”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秦芳说完避开那女子的手,转身就往府门里进。

“你没兴趣是最好!”身后,传来女子的声音,秦芳一听,果然是先前那位,当下嘴一撇一边迈步向府中走,一边言语到:“卿家没人,恕不招待,慢走!”

“卿欢!聪明的,需得记住,你之前不曾见过我!”就在秦芳迈步进了门槛时,身后女子气呼呼的嚷出一句来。

秦芳笑着转身关门,顺势看了那女子一眼说到:“我对路人甲想来没记忆。”话音落下,府门,也“嘭”的一声关上了。

“路人甲是什么?”女子不解的问着身边的两个丫头,两个丫头对视一眼,一起摇头。

面纱下,女子的唇轻轻一咬:“我们出城吧!”说完她就回到了马车里,当即两个丫头是驾着马车迅速地离开了这里。

府门内,秦芳完全无视其的直奔自己的屋,她是真把这位没当回事的,不过她却并不知道,第二天她们就会换一种方式相见。

……

“进宫?”秦芳看着面前的黄门太监一脸诧异:“什么时候?”

“午时,今日有贵客自东硕国来,皇上有令,百官以及得分封者于大殿之上共享喜筵,以待宾客。”黄门说着冲秦芳微微一折身:“还请惠郡主不要去迟了。”

秦芳点头应声,一旁的沈二娘立刻送了黄门出去,素手就赶紧地凑了过来:“素手这就给郡主您准备衣服头面。”

她说着进了屋准备,秦芳则是站在院落里,盘算着这些日子南宫瑞压着消息一句不提,今日虽说是迎什么贵客的筵席,但少不得彼此相见,彼时他会是什么态度,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思想了一会儿,入屋换了衣服,由着素手给打扮,等到素手往她嘴上抹朱砂时,她才从自己的思绪里清醒过来,一看镜中的自己,那张过于精心打扮,而美轮美奂的脸,秦芳就愣了一下,立刻抬手抓了一旁的帕子就去擦嘴。

“把我化成这样干吗?今日又不是我大婚。”

“郡主,别擦啊!今日来的可是东硕国的圣女!”素手赶紧地拽着秦芳的手,生怕她不领自己的情。

“这是怎么个意思?”秦芳听不明白这因果关系,不解的看着素手,素手不得不给她解释。

“听说东硕国的圣女是这天下第一的美人,七国之中,无人可比!今日里她来南昭做客,百官之中得封可临席的女子,不过公主,郡主你们几位女子,人家金枝玉叶的还能拿身份压人,您现在可……不把自己打扮的漂亮点,贵气些,岂不是送上去让人家笑话?”

看着素手眼中的真诚,秦芳眨巴眨巴眼:“你不是挺讨厌我的吗?怎么这么费劲的为我上心了?”

素手一愣,随即低头:“素手是主人忠实之仆。”

简单的一句话,明明白白的告诉了秦芳。人家对她好。那是全赖苍蕴。当下秦芳笑了一下,再看看镜中的自己,有些无奈:“可这,也画的太过了吧!”

“郡主……”

“好好,我尊重你的苦心与好意,不过我真的觉得太重了些,能不能改淡点?”

看着秦芳一脸不接受这精致妆容的样子,素手叹了口气。只好动手为她擦抹去一些,往自然上收拾去了。

其实要秦芳自己,她才懒得给自己打扮的那么光鲜,因为长的好看不好看的和她有什么关系?

但素手这么费劲,秦芳想到,自己现在和苍蕴的传言,变猜想素手一定是怕自己给苍蕴丢脸,才如此的用心打扮,所以她多少还是照顾了人家的立场,妥协了许多。

再一次收拾之后。秦芳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点了头。

脂粉略施,唇红齿白。这妆容倒也算恰到好处了。

收拾得当,眼瞅着时辰也差不多,秦芳立刻出府,准备叫素手驾马车送她到宫门处,岂料一出府,就看到一顶奢华的马车停在府门口,马车四角上坠着的苍字牌,倒是不打折扣的炫耀着它的好出身。

只此一辆马车,再无别的准备,秦芳当即偏头看了一眼素手。

怪不得那会儿把我打扮的都快成妖精了,敢情你早知道我和你家主人一路啊!

秦芳用眼神揶揄着她,素手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便往马车跟前跑去:“主人,郡主来了。”

“嗯,上车吧!”懒懒的声音从车内飘了出来,秦芳白了一眼素手,提着裙边走了过去,在素手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入了其内。

一进马车内,暖意便是罩了身。

白色的皮毛铺在车板上,一侧竹简书卷,一侧果茶飘香,而苍蕴一身白衣胜雪的斜躺在那白色皮毛上,手里把玩着一朵白中见紫的玉莲花耍件。

他眼神半眯着,似睡非睡的样儿,端的是,佳人美,公子俏,做仙当神的写意。

秦芳瞧着他那样子,也不由的多看了两眼--毕竟人皆爱美嘛!

马车此时晃动着跑了起来,苍蕴依旧半眯着眼,但把玩着玉件的手却往身边轻轻一点:“坐过来吧,坐在口子上做什么。”

他的声音还是轻而柔的,可是,却没往日调/情般的腔调,秦芳眨眨眼,凑了过去坐在了他的身边,看着他那似睡非睡的样子轻声言语:“怎么了?你好像……很不开心。”

把玩着玉件的手指当即顿住,苍蕴也睁开了眼,他似乎有些惊讶,但一睁开眼,看到涂脂抹粉打扮的人比花娇的秦芳,那眼里更是闪过一抹亮色与忧色。

“你怎么知道我不开心?”他轻声问着,人倒撑身坐了起来。

“感觉。”她实打实地说着,总之她就是没由来的觉得他不开心。

苍蕴眨眨眼,忽而伸手摸上了她的脸:“怎么画成这样?听到天下第一美的名头,不自信了吗?”

秦芳当即抬手打开了他的手。

“我不自信?嘁,我又不是靠脸吃饭的,需要吗?”秦芳说着白他一眼:“我画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你家的丫头可生怕我丢了你的脸!”

苍蕴笑了笑,从袖袋里拿出了帕子:“那她可真是暴殄天物了。”

他话音落下,帕子就蹭上了秦芳的脸,力道是温柔的,轻轻点点,但擦掉的意志却是坚决的,至少秦芳从苍蕴的眼里看到了他对于自己妆容的不容。

至于嘛,这还是改良版呢!要是第一道走秀般的浓妆,他是不是会把自己从车上给踹下去?

秦芳心里腹诽着,眼瞧望着他,当她看到擦了一半后,他眼里似乎有了一丝安然,不自觉的就张口说到:“你这么紧张,该不会是怕我太好看,你会爱上我?”

话是脱口而出的,完全就是脑袋一热,所以话出来后,秦芳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可是话已然说出了口,她就得撑住,所以她昂着脑袋看着他,掩盖着自己此刻内心的惶惶鹿跳。

苍蕴捏着帕子的手微微一顿,又继续为她擦拭,他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一个劲儿的擦着,直到他心满意足的放下了帕子时,才幽幽似的作答。

“对啊,我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