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92章 亲密,高贵冷艳范儿

第一百九十二章 亲密,高贵冷艳范儿

苍蕴这四个字,让秦芳立时呼吸就窒了。

人怕什么就来什么,她头脑一热的言语,结果招来了这样的答案,这叫她当即就愣在了那里。

他怎么能这么回答呢?

秦芳有点慌乱:怎么办?

逃也不是,躲也不是,最后她只能厚着脸皮的傻笑了一下,赶紧低头。

马车内,一时气氛静谧到尴尬。

暖暖的一切似乎也在微妙的升温。

忽而,他的手抓上了她的手:“你信缘分吗?”

秦芳微微转了脑袋,看了一眼他包裹着自己手的那只手,轻声言语:“我不知道。”

她其实相信缘分,也相信人这一生很多事,冥冥中注定。

可是,她无法说出口,因为她不是卿欢,她是秦芳,她是来自未来世界的一个人,一个来此完成任务的人。

于是,她把手抽了出来。

“假戏真做的话,我们负担不起。”她说着把双膝抱紧,下巴抵在了膝头上,一时间充满了无助。

苍蕴听着这话,看着她这般孤独的样儿,很想张开双臂将她搂进怀里。

可是他的手只是抬起了一下,又收了回去,因为,她那句话没有说错,如果假戏真做,他要负担的,会很重很重,很可能会……连命都……

马车在此时停下了,外面的仆从言语着已到了皇宫。

“我们下去吧!”不等苍蕴开口,秦芳言语着就要下车,身后一只手猛然的抓上了她的臂膀。

“走我后面。”又是四个字。虽然不同。却让秦芳不由自主的想到曾经他许诺的言语。

而在愣神间。他已经猫身从她身边走过,先下了马车,而后才将车帘子撩起,对她伸了手。

“来,下车了!”轻柔的言语,微微的淡笑,一如既往的表情到位。

但秦芳的心里却有一丝酸涩。

酸涩的不是她知道彼此的距离,酸涩的也不是这份虚情假意。酸涩的是,他将那份不开心,藏在心底里。

执手,她慢条斯理的下了车。

当素手看到秦芳脸上所有的妆容都被擦去,人淡如菊时,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苍蕴,看到了主人眼里的安然与脸上的轻笑后,她低下了头。

“苍公子,惠郡主到!”宫门口,有人唱音一声。理所当然的苍蕴就牵着秦芳的手往宫门处去。

秦芳本想挣出自己的手,毕竟古人这种行为暴漏在众目睽睽之下。也算失态的。

可是她错在他身后半步,忽然又觉得没那个必要了。

算了,由他牵着吧,反正我都声名狼藉,赖他护着了,多一分少一分的,都是摘不干净的,且这么着吧!

她心里念着,跟在他身后半步,如一个孩童般,由他一路牵引入了宫门,步去大殿。

一路上,锦衣华服的百官都投来关注的目光。

她看着苍蕴一派正色无视那些眼光的前行,便理所当然的也抬着头,嘴角挂着一抹淡淡地笑容,半步而跟。

“苍公子!”一声女人的惊喜之音响起,秦芳的唇微抿了一下就看到了那位娴郡主盛芸儿,而此时那位也看到了她。

盛芸儿一看到了苍蕴身后半步还坠着个人,且是卿欢时,立时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随即她清了下嗓子说到:“呦,惠郡主也到了啊!”

秦芳不屑理她,直接扭头看向旁处,全然不搭理,那娴郡主眼里闪过一抹恼色,却是急速压下,转头冲着苍蕴一笑:“芸儿有礼了。”

她冲着苍蕴来了一个福身,距离很近,逼着苍蕴没有地方与之平礼,似乎唯有出手去扶她起身才是可行的,可苍蕴却是忽然后退了两步,如此一来,不但让出了距离,还让秦芳立在了他的前面,好似这一礼完全是行给秦芳的一般。

“娴郡主,咱们是平辈,这礼大了。”秦芳见状当下自然是伸手扶了盛芸儿一把,并如此客气的言语,那盛芸儿一抬头看见场面成了这样,顿时脸有羞色,再看到他们两人之间还拉着的手,便是蹙着眉的瞪了一眼秦芳转身就避开了。

“不是说好,你在我前面护着吗?”秦芳见人走了,扭头看向苍蕴,轻声言语。

“我以为你会乐意享受她那一礼。”苍蕴一脸你不领我情的表情,看起来倒是诉说着自己好心没好报似的,惹得秦芳噗嗤一笑轻言:“行了吧,收起你那无辜之色吧,少得了便宜还卖乖!”

苍蕴笑着上前一步再次超越她半步,而此时又太监唱喏着,皇上太后还有公主驾到了。

三位大咖到场,自然百官跪迎,于是两人之间相牵的手也不得不松开,毕竟秦芳身为南昭的郡主可得跪,实在没苍蕴有一副好膝盖,不用跪啊。

“众卿平身!”南宫瑞一声言语之后,众人起身,秦芳刚一站起来,苍蕴的手依然伸到了她的面前。

她无奈的眨了一下眼,伸手抓上,让他继续牵着,而后才抬头偷瞧了一下殿正,这才发现,原来,不是三位大咖,是四位,那位叶芳菲已然一身华贵的打扮立在南宫瑞的身后,当然,这会儿她已经是淑妃之称了。

只不过,因为先帝驾崩尚未足一年,所以册封的仪式还得三年孝期满了才能补,故而严格地说,她现在其实只能算淑妃预备役而已。

但这样的结果,对方似乎也很满意,至少秦芳这一眼扫过去时,看到的是叶芳菲眼里透着的喜悦,仿若当初那个为了生存而挣扎的落魄之人根本不是她。

“各位,入席吧!”苍蕴和秦芳牵手的动作,在大殿中毫不避讳。身为皇上的南宫瑞身在正位自然也瞧看的清楚。可是。他发作不了,只能选择无视,因而开口令众人入席,只是说话的语气,倒有了些生硬,没先前平身时的神清气爽了。

苍蕴自然坐的位置挺好,虽不在百官之列,却也在武将之前。而他自然是拉着秦芳坐在了他的身边,百官互相对视了一眼,都选择了沉默。

苍蕴的身份,大家心中有数,坐在武将之前,也不算折煞了武将,至于惠郡主,到底是忠义王的女儿,如是卿家没出事的话,苍蕴现在所坐之位也该是忠义王的位置。所以秦芳坐在那里,大家也都没说什么。

南宫瑞刻意的把头扭转了一些。不去理会那两个黏在一起的身影,免得自己心里充斥着那抹烦躁。

他清了下嗓子说到:“今日请诸位来共享席筵,乃是东硕国圣女出使我朝,朕素闻东硕圣女芳华绝代,才情高华,故而设宴,令众卿和朕一起宴迎宾客,已尽地主之谊,更期许各位不要输我南昭之名,诸位可明?”

“喏!”群臣当即出声言语,秦芳随大流的低头躬身,心里却明白,南宫瑞这话说的好听,说白了就是组团看美女再pk美女的,当下便偷眼瞧看了一眼苍蕴。

苍蕴偏头冲她轻声言语,仿若蚊蚋:“她很厉害,才情之名,只堪堪在我之下。”

秦芳撇了下嘴,没说什么,心里却是冒了三个字:自恋狂。

“报!东硕圣女已率朝团宫外等候觐见。”太监出声言语,南宫瑞高扬一声:“宣!”

立时,层层叠叠的传话之音此起彼伏,昭示着皇家的威严与等级。

于是,迭声扬处里,一身白纱绸裙的女子,在二十来人的簇拥下,款款而来,不过才走上阶梯,那些跪坐在两侧席筵后的百官就已经开始伸着脖子张望了。

秦芳也偷眼瞧看:因着距离,她能看到的是这个女子身子曼妙,步履盈盈,更能看到其高挑的身子竖得笔直,便料想着女子内心应该极其骄傲,遇上皇权也好不畏惧,便想圣女这样的存在,是不是如她今日打扮这样的冰清玉洁。

遥远而来渐渐清晰的一抹白,在身后跟随的淡绿色纱裙朝团的簇拥下,如一朵碧水中圣洁的白莲,秦芳瞧看着,不由嘴角挂了笑,偏头冲苍蕴低声言语:“是不是不穿白,就证明不了自己的骄傲?”

苍蕴一愣,冲秦芳眨眨眼:“你这么想?”

“不然呢?一个白还算仙人之态,这几个白,顿觉得不稀罕了。”她说着转头过去看着那女子走完了台阶,而苍蕴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无奈的一笑,轻声道:“心有神,而信者膜之。”

秦芳闻言眨眨眼,嘴角笑意更胜,回头嗔他一眼:“没见过你这么给自己脸上贴金的,难不成天下穿白衣者,都是你的崇拜者?”

“自然。”苍蕴肯定的点头,秦芳白他一眼,便要扭头,忽而感觉到一股炙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下意识的扫了一眼,就看到了南宫瑞的眼神,立时她扭了过去,装作没看见的避开。

南宫瑞的唇咬了一下,随即也扭了头,努力让自己忘掉刚才看到的那一处亲密。

打情骂俏,他知道那非刻意,因为更加的心里不是滋味。

而此时苍蕴扫了一眼南宫瑞,眼里闪过了一抹清冷之色,与此同时,秦芳此时也瞪大了眼,因为那位圣女已经步入了殿中,而她那张脸一被秦芳看清楚,秦芳就咬了槽牙。

不得不说,这女人真的很美,比她们2080年当红的著名女星罗娜小姐还要美艳几分,更让秦芳想到了王昭君啊,西施之内的古典美人。

不过,此刻她为何咬了槽牙?只因为她认得这个女人的那一双眼。

这位圣女根本就是昨天她在苍蕴府邸遇到的那个嘴毒之女!

面纱遮盖了她的面容,却遮不住那一双寒烟般清冷的美眸,以及眸中高高在上的鄙夷之色。

“东硕圣女玉瑶华见过南昭之皇!”她声音清冷着略折了身,一派高贵冷艳的范儿,秦芳看着周围大都被美色所迷的脸,撇了下嘴。

嘁,“白莲花”还真是,高贵冷艳的范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