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198章 漂亮医护苍某人

第一百九十八章 漂亮医护苍某人

“你好像很不给皇上面子啊?”秦芳挂在苍蕴的身上,由着他抱着离开了皇宫后,轻声言语:“你就不怕他找你麻烦?”

“怕?我需要吗?”苍蕴一脸世外高人的表情:“要知道,当你成为了他必须仰仗的,他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没有用,何况只不过是一个南昭之皇而已!”

看着某人如此嚣张,秦芳扭了下嘴巴,随即轻声言语道:“谢谢。”

苍蕴一愣,脚步未停,却是低头看她:“谢我什么?谢我步行送你回府?”

为怕马车的颠簸震得她疼,更怕伤及她的五脏六腑,他直接把人从偏殿抱出来后,就这么抱着她一路轻功浮地而行。

何为轻功浮地?

就是将内力逼出包裹双脚,使其离地约半寸之距,不但无有踩地之声,更无半点力的回馈,可谓是尽最大可能的平稳到不让她感觉到一丝的痛楚。

如此用心,秦芳自然心有感激,但她说的谢谢可不是这个,而是……

“谢谢你让我狭私报复。”她说着冲他眨眨眼,笑得有点如偷腥的猫儿。

看着秦芳脸上扬起的笑,苍蕴的嘴角也轻勾了起来,但话却说的有些不客气:“你想多了,选择加重痛感的药混进解药之中,只是满足我个人脾性而已,这可不是为你。”

秦芳扭扭嘴巴:“看来你也是个不甘被欺负的人。”

“不,我只是比较小心眼罢了。”他说着冲她一笑,眼眨了那么一下。

莫名的心头涌起一抹异样。就仿若被小小的电流给电了一把似的。

秦芳迅速的扭头看向前方。但脸。到底还是红了。

看着本来因为疼痛而泛白的脸,突然涌上了红霞,苍蕴感觉到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他轻笑着抱着她继续前行,两人之间到时又进入了那种怪异的静谧。

一刻之后,他终于抱着她回到了卿王府,当素手看到自家主人这样抱着郡主进到院落时,一时有些愣神。不明白两人大白天怎么也亲昵成了这样。

“九龙膏!”苍蕴看到素手只丢出三个字,就熟门熟路的抱着秦芳进了屋。

素手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有人受了伤,且伤者还是主人怀里抱的那个,当即是立刻去往自己的耳房,取了药瓶进屋送到了苍蕴的手上。

苍蕴接过,没有说话,只看了素手一眼,素手就立刻心领神会的去准备了一盆热水和两张帕子。

做完这些,素手乖巧的退出了房间不说。还动手拉上了门,而后快步的直接退到了院门口。

继而自己脸红红的看着下午的太阳。一脸少女羞涩的笑。

而屋内。

秦芳躺在**一脸不解:“她把门关上干嘛?”

苍蕴扫她一眼:“怕你等下吹风着凉。”

“啊?”秦芳不解,但此时苍蕴已经把药瓶冲她扬起:“你得上药护骨,所以,我得给你上药。”

秦芳闻言点点头:“哦”又眼盯着那小小瓷瓶:“这东西能治疗骨折?”

她是外科医生,这接骨正骨到了最后都是上夹板石膏什么的慢慢矫正将养,军队里为了战事方便有特定的护板套,只要固定在骨折处就好。

可是肋骨和胸骨以及颅骨都是无法上夹板的,所以秦芳本能的想着只有静养,怎料对方竟拿出个小瓷瓶来,立刻是好奇与关注的。

“能,但需要配合强劲的内力,迫使药效发出。”苍蕴说着放下了瓷瓶,而后起身去水盆里净了手,继而坐回了秦芳的床边,眼瞧着秦芳。

秦芳眨巴眨巴眼睛:“你看着我干嘛啊?”

苍蕴抿了下唇,随即无奈言语:“能干嘛?等你脱下衣裳,好给你敷药治疗啊!”

秦芳嘴巴一撇:“那你早说啊!”说完她就抬手去解自己的衣衫。

苍蕴瞧着她如此利落爽快,自己倒是有些愣了。

其实不是秦芳不懂的羞涩,也不是她不知道这个时代男女之间的防线,而是她到底是个未来的军医,在她的眼里,治疗本身就是神圣与纯洁的,所以一听对方是给她治疗,她想都没想,就自己去解衣衫了。

只是到底古人的衣衫缠带束腰的,解起来药挥动胳膊的程度不小,如今里三层外三层,她费劲的脱下一层,就疼的额头已有汗珠。

苍蕴虽然惊异于她毫无矜持与羞涩,但眼见她额头沁汗,还是出声言到:“要不?我帮你?”

秦芳点了下头,双手就撑在了**,一副你动手吧的样子。

苍蕴眨眨眼,抬手摸上了她的腰带,开始为她褪去内里的罗袍,中衣。

很轻柔干净的动作,并无半分多余的停留,身有痛楚的秦芳,完全能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温柔与细心,便不由的看了他一眼,冲他一个微笑。

她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表达着她的感谢,像是对每一个尽心于护理的医护给予尊重和感激一般。

可是,如此近的距离,如此自然随意又真诚的一个笑容,却绽放在了苍蕴的眼眸前。

他顿了一下,脸上似乎有了一丝红。

继而在褪去她中衣时,呼吸都比之前略重了一点。

秦芳根本不知道她一个感激的笑容对于苍蕴来说,构成了怎样的影响,她只知道,当衣服褪去,她的上身只剩下一件红布肚/兜时,苍蕴的脸红得跟三月里盛开的桃花一样,粉嘟嘟的特别好看。

“我总算明白了,那些家伙为什么喜欢漂亮医护了……”她轻声嘟囔着,赞叹着眼前这漂亮的脸蛋养眼程度,可这话听在某人耳中却是乱七八糟。

“什么?什么漂亮医护?那些家伙又是……”

“没啥!”对于自己的失误之言,秦芳迅速的摆手。结果动作大了点。扯的她当即抽了一口冷。苍蕴也没心情去追问那些乱七八糟了。

“别乱动了,你自己动作就不能轻点吗?”他不满似的责怪着:“告诉我,具体是哪个位置?”

秦芳翻了个白眼,隔着衣料按在了自己右胁之下。

她选的出手之地与力道,她很清楚,事实上她的骨折只比骨裂严重一点。

她虽然是不得以自己伤了自己,但她可不想弄断肋骨,让自己的肝脏有被刺破的风险。

苍蕴见秦芳告知了位置。当下说了一句“得罪”便捉开了秦芳的手,略略掀起了她的肚兜露出胁下边缘,而后就把自己的手覆盖在了上面。

热乎乎的手掌传递着这个男人的温度,那长年浸/**武学而留下的老茧有些粗糙的刮着她的肌肤,让她多少有那么一点点异样之感。

苍蕴小心的逼出体内的内力探查了内力骨头伤到的情况后,舒出了一口气:“还好,不是很严重。”

说完他转身打开了那个瓷瓶往自己的手掌上倒了一些药膏。

黑色的药膏黏糊糊的倒在了他的掌心,浓烈的药物气息也随之散开来,却夹杂着一些香气。

“或许会有一些灼烫,但。忍着点,实在受不住。叫也好,抓我胳膊也好都行,但千万不要碰我的手,明白吗?”他看着她,认真强调,秦芳眨眨眼后,点了头:“好。”

苍蕴的眼眸垂视他的掌心,但见其上黏糊糊的黑色**如釜中汤水一般开始了滋滋作响。

这样奇异的场面,秦芳还是觉得新奇。

毕竟之前她见过姬流云的掌心寒冰,想不到,如今看到的竟然是相反的沸腾。

是的,是沸腾,不过转瞬间的工夫,那些**就似沸腾了一般,在翻滚冒泡里,迅速的气化,只留下一些黑色的残渣,但在苍蕴的掌心之上却聚集着一股明显的气团。

“我来了。”他说了三个字,在秦芳点头的瞬间,掌心便是向上一抬,一把抓上了那个气团就按在了秦芳的右胁之处。

立时,秦芳就感觉到一股灼热从那里直冲了进来。

“啊……”尽管有了准备和心理认知,但她还是叫了出来,因为那份炙热真的很烫,让她甚至有种错觉,觉得自己会被这灼热给烫伤。

她本能的抬手就想打开他的手,逃离这股滚烫,但抬手的瞬间她想起了他的交代。

于是抓不到泄力点的她,只能一把抓上了苍蕴的肩头,一面去死死地咬住槽牙忍住不让自己再叫,一面又本能的紧抓了苍蕴的肩头,似乎要把所有的痛楚都给转移掉似的。

灼热依然在她的右胁下聚集,灼烫,但,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那份灼烫已在不断减低着灼烫的温度。

这让她从痛苦中得到了舒缓,甚至,慢慢的感觉到的是一种难以言语的舒适。

“嗯……”无法言语的舒坦,让秦芳不自觉的从嗓子里溢出了愉悦之音,这让为她升腾药力的苍蕴扫了她一眼,就看到秦芳那张布满红霞的脸洋溢着一抹惬意的笑。

他的眼直了一些,目光凝在她的脸颊上,有了片刻的失神,而这却导致了秦芳感觉到那份舒适的热度再度汹涌着灼烧而来。

“痛……”下意识的,她轻/吟了一声,眉头蹙起,苍蕴也像是回魂一般,迅速地垂眸闭眼。

爬升的灼热再度降了下去,回到了那种特别舒服的暖。

秦芳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缩在暖暖的被窝里听着妈妈哼着一手模模糊糊的曲子。

温暖如家,也温暖如初。

她的眼迷糊着合上了,继而整个人睡着了似的,直接倒在了苍蕴的怀里。

苍蕴的手从秦芳的右胁下离开,长吐了一口气,继而睁开眼便是伸手温柔的将秦芳拦住,慢慢的将其放倒在了**,并伸手为她捞上了被子盖好。

红红的脸颊,扬着一抹甜甜地笑,他看着她,手抚摸了上去,不自觉的头越来越低,最终将唇轻轻地印在了她的唇上……

而屋外,两个人此刻正红着脸尴尬对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