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06章 他就是个人!

第二百零六章 他就是个人!

一股气浪直直地撞在了秦芳的胸口,猝不及防的她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便觉得嗓子有些腥甜。

“你不必在我面前逞能,我知道他给了你!”曼罗的声音阴森着彰显着怒意:“但你别得意!今天我会让你肠穿肚烂……”

“行了!你误会了!”秦芳强行压下那口腥甜:“我不是逞能,也不是得意,我只是想,想告诉你,他给我的时候,说,那是他师父给他的东西,而且,也只是借我用用罢了。”

“什么?”曼罗的声音立时没了那种阴森。

秦芳伸手揉了揉胸口,蹙着眉看着曼罗:“你这么想我死掉,应该是误会他和我有什么吧?其实我们只是朋友而已,或者严格地说,我是学医的,他又是药王,大家一个专业有些相互的照应好不好?”

“真这样吗?”

“不然呢?”秦芳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你既然接了别人的单子来毒杀我,就该知道我是招惹了谁?我家门一夜颠覆,家人流散,生死未卜,我更背着一身的骂名,你觉得,想我这样的人,还有几个没长眼的会喜欢我?”

“可是,那珠子带走你的手上……”

“这还不是因为你!”秦芳打断了她的话:“是你让我在大殿上出丑中毒对不对?结果我真的出了丑,非礼了人家苍公子,而后苍公子只好找药王出手救我,这才会把那绳链带在我手上,借我一用。免得我被人毒死。”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毒你。他就不会把绳链给你?”

“对!”秦芳使劲点头:“所以根本就是你误会了嘛!”

曼罗的脑袋歪了歪。身子更退后了一步,秦芳一看她猜中了这位的怒意之源,当下自然是言语着想把自己撇清,免得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挡了靶子。

可是,她才说了没两句,曼罗却忽然抬手制止了她的言语:“不对!”

“什么不对?”

“他之前也说过,是因为你的医术,因为一个人需要你。可是那天他挡在了你的身前!”

“他是药王嘛,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不,他在乎你,在乎到为了救你,竟然抢在那人之前出了手……”曼罗说着两步冲到秦芳跟前一把抓上了她的衣领:“我不要慢慢地毒死你,我现在就要杀了你!”

曼罗的陡然逆转反应超乎了秦芳的想象,眼看曼罗一句话后,另一只手已聚集着黑气就朝自己抓来,秦芳只能伸出右手抓上她的胳膊再来了一次电击。

无声的静默,电流在两人的身体里急窜。痛,灼烧一起袭来。让神经有种爆裂的感觉。

光脑适时地停止了电流输送,以避免严重伤害,于是,两具肌体都遭到损伤的身体,一起倒在了地上,更无可避免的紧紧地挨在一起。

轻微的焦臭里,肌肉的**让两人不时的抽搐。

秦芳看不到对方的脸,但就凭自己糟糕的感觉,也能想到对方不会好到哪里去,毕竟,相对于电流过身,她也算有些抗力了。

只是先前她身体里还有毒的反应,所以整个状态都不算好,这会儿的电击了之后,一时想爬开保持安全距离,似乎有些难。

“我要……杀了……你!”有些嘶竭的声音从一旁传来,秦芳费力的呼吸了两下后,才说到:“都,说了,我们,没什么啊!你怎么就,就这么听不懂,人话呢!”

她真的很郁闷。

都说的清清楚楚,她和姬流云之间没什么,甚至还刻意的说是借用,她就不明白了,这个女人的占有欲已经疯狂到这种地步了吗?

借用下东西都不行吗?何况姬流云似乎也不知道那东西其实是她给的吧!

“我不信……”曼罗的声音充满着嘶哑,但更充满着痛苦:“没有人,能超过,那个人的,速度……既然,你对那个人,那么,重要,他,他自会出手,可,可是……可是他竟,竟抢在了,那个人,之前……”

曼罗费力的解释着自己不可饶恕的根源,而这话秦芳再一次听,才听明白,她愤怒着什么。

“等,等等……你,你的意思,是……是姬流云,他,他很在乎,我吗?”

秦芳很惊讶。

一直以来她和姬流云相处的很融洽,也的确和他亲近。

但是那种感觉,就好像姬流云是一团温情的水一样,干净着,透明着,不染杂质,让她感觉到舒服。

她觉得他是朋友,助手,甚至同事,当然有些时候,又觉得他就是她的闺蜜。

她不知一次的想着这个男人挺懒散的,挺没生活目标的,像一只会在脚边找依靠感的小狗,就是没想到还有一种可能是……是,他喜欢自己……

“难道……不是吗?”曼罗的声音,咬牙切齿,秦芳却觉得太突然。

“应该不是吧?”她否认着:“我怎么不觉得呢?”

说了不觉得,可脑海中,却莫名的回想到姬流云陪在自己身边的画面。

好像,从一次手术之后,他就在她的身边了,护卫也好,帮忙也好,甚至为了她安全,还非常不厚道的过度治疗……

她把对方的行为当成了对医术的执着与爱好,但现在想来,那天他把毒经拿给自己看,又把绳链给自己带上……

等等,毒经!

秦芳忽然想起了他给自己看过的东西,立时想起了毒经里的一句话。

毒如药,能生能死,毒如锁,拘魂夺命,毒如匙,留魂求生。

这意思不就是以毒攻毒吗?我现在能感觉到毒在身体里的感觉,如果,我留下一些毒素。是不是可以成为对抗其他毒素的药呢?

秦芳想到这里。立刻给光脑输入指令。要它从自己的血液内提取毒素留存,想着万一遇上毒经里记载的能互相压制中和的毒,或许也能减轻下玉蚕指的负担。

毕竟脖子的玉蚕指,已经黑的让她很是担忧了。

光脑是忠诚的执行者,当下就自动开启过滤系统,抽取血液内的毒素,并自行收纳储存。

但这样一来,秦芳体内就多少损失了一点血液。当然这个量在平时,实在不足为提,可是现在,她的身体状况,却不大好,所以她能想到,如果等下自己尝试的毒类越多,那也许她会被抽样搞到失血也不是不可能啊……

“觉得?我们能觉得什么?”就在这个时候,秦芳身边的曼罗开了口:“当年我还觉得,终有一日他会找到我……可结果呢。再相逢,他却心里记挂着别的女人……”

“不过是你单方面的猜测罢了。”秦芳说着费劲的撑身起来。一点点的往一边爬,试图和曼罗保持距离:“你应该知道,我,我和你口中的,那个人,正在一起……”

她不是傻子,那日里,苍蕴就在跟前,却的的确确比姬流云出来的晚。

当时她以为他才赶到,但曼罗的话让她意识到,苍蕴应该是和姬流云一起到的。

而曼罗所有对他的描述,都让她相信,那个人就是苍蕴。

没人能比的过他的速度,对于那个人来说,他需要你的医术,那不就是苍蕴吗?

“你当我是,傻子吗?”曼罗说着竟也摇晃着身子艰难的坐起。

虽然她没秦芳饱尝过数次的电流过身,但她到底有武功内力,何况到底先前挨过一次,这次竟也不输秦芳的在恢复着行动力。

“他会喜欢你?呵,笑话!剑盟也好,还是别的,你都和他,差的太多,你至多不过,是他手边的,一颗棋。”曼罗说着伸手往怀中摸,随即一个盒子被她颤抖着摸了出来。

秦芳听着这话,咬了咬唇:“为什么,每次,你们都是这样的口吻……到底是,你们太,看不起我,还是,他真的,就是,天上的星?”

她问着,但依然在往前爬行,而身后传来的是曼罗充满嘲意的笑声:“自然他是那颗天上的星……”

“我呸!”秦芳忽而扭了头,看着曼罗:“他就是个人!”

在她眼里,出身再高,也是一个人,未来世界,身份也许可以决定很多事情,但终归到底,生老病死,谁也逃不掉自然的法则,又何来谁是星?

何况天上的星又是什么?不就是块石头吗?

“我喜欢你这说话的口气,但,我更讨厌你的存在!”曼罗说着打开了手中的盒子“看”了秦芳一眼:“你身上的毒是不是抽不净了?看来,你的玉蚕指,已经帮不了你了……”

秦芳闻言皱了一下眉。

曼罗说中了,虽然那种糟糕的缺氧状态在减低,但真的减低的太慢了,似乎真的玉蚕指已经达到了饱和的状态有些无能为了。

“杀死你,根本不用十二个时辰,只要这一个小盒,就够了。”曼罗说着抬手伸进了自己的嘴里,一咬之后,指尖破碎涌出了带着一些黑色的血液。

她将手上的血递进了盒子里,冲着秦芳声音幽幽:“一个装满了毒的玉蚕指,是无法让你扛过我这毒的,去吧,到奈何桥上去吧,下辈子你可千万别做我的敌人。”

曼罗话音一落,手中的盒子里就升腾起了一股黑色的浓烟。

在秦芳大惊之时,曼罗的手指一挥,那股子浓烟直接朝着秦芳涌来,瞬间就把她裹在了其中……

浓烟如墨,直接就把秦芳包裹在里内里,她本能的想要抗争,可是,这是烟,她抓不住,摆不散,而那股浓烟带着腥臭之气将她完全包裹在其中,就似一个茧一样把她死死包裹在里面,她不但看不见四周,更能感觉到自己想要呼吸都已做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