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07章 是,我喜欢她!

第二百零七章 是,我喜欢她!

不是吧……

难道,我要死在这毒烟之中吗?

秦芳瞪直了双眼,她不能相信,自己真就要死在这里,死在这该死的浓烟里。

她想要活,想要对抗着可怕的毒烟可是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感觉到自己无法呼吸的事实,只能感觉到她的生命岌岌可危。

“警告,缺氧危险……”

大脑里,光脑已经发出了警示的声音,可是她真的无法对抗。

“一分钟内不能缓解的话,缺氧致死率预估将达到20%,23%,25%……”

小米在有效的做出评判,可是这样紧迫的提示音,让秦芳除了抓狂,也无能为力。

这不是2080年的战场,她手边还有武器,而刚刚才施展过电击术的光脑,连模拟体都无法聚集,又如何能攻击的了曼罗?

“28%,35%,40%……”越来越高的数值,越来越急的数字,想催命符一样的让秦芳感觉到自己的生命走向黑暗。

她忽然闭上了眼,告诉自己:冷静!你必须冷静!

一定有办法的!你是秦芳,你是带着任务来的秦芳,祖国还等着你完成任务回家!你,绝不可以死在这里!

你要活下来,用尽一切办法也要活下来!

她想着下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右臂,陡然间,她想到了一样东西,起死回生丹,那个牛半仙手里买来的半拉药丸。

小米!我要那颗药!

秦芳立刻在脑中下达了命令,右臂开了匣口。秦芳费劲的伸手摸到那颗药丸。孤注一掷的把它塞进了口中。

牛半仙。但愿你这个东西,别是个假货!

她想着,已经感觉到她的视界在天旋地转,她知道,缺氧的状态已经让她达到了极限。

“55%,63%,74%……”小米的预警声还在耳中,她本能的抓起了漆黑无比的玉蚕指。将它塞进了口中,希冀着它能发挥那怕一丁点的力量……

她倒了下去,毫无意识的融入一片黑暗。

那一瞬间浓烟也消散开来,迅速的缩回了小小的木盒里。

看着秦芳倒在地上已经昏死的模样,曼罗的嗓子里发出了低低地笑声。

“哈哈,哈哈……嗯,哇……”

一口黑色的血从她的口中吐了出来,随即她的身子颤抖了起来,继而她倒在了地上,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

黑色的罩帽在她的翻滚中掉落蹭开。露出了她那张可怕的脸。

鱼鳞般的黄痂正在偏偏脱落,一滴滴夹杂着黑色的血液从那些破损处。流淌出来,有些附着在脸上,有些则滴落进泥土。

细细的白烟眨眼便逝,却宣告着血液里可怕的腐蚀。

曼罗痛苦的叫嚷着,在火堆旁不住的翻滚,直到她的脸上重新结出一片鱼鳞般层叠的黄痂,才整个人喘着粗气瘫软在地上。

休息了大约一刻,她总算感觉到了一些力气。

她爬起来小心翼翼的收起了那木盒,又恨又爱的将它收进了怀里,而后才看向了那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秦芳。

此刻的秦芳,脸是青紫的,指甲是乌黑的,她咬着那块玉蚕指,双眼合着,就像是一具死尸。

“哼,你终究还是死在了我手里……”曼罗说着摇晃着撑身而起:“就是害我用了它,害我又痛苦得更深……可是,一切,都值得!”

她说着捡起了黑纱罩帽带上遮住了她可怕的脸,踉跄着来到了秦芳的身边,伸手摸上了她的鼻息。

没有鼻息。

她的唇角满意的一弯,又伸手摸上了她的右腕。

完全没有脉搏,这让她眼里绽发出一丝笑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有惊鸟飞起,她向那边看了一眼,便浑不在意的伸手从后腰里拿出了尖锐的锥刺,准备对着秦芳的脖颈刺下去。

但一股寒气朝她袭来,她本能的抬头,就看到一到冰刺朝着她刺来。

她立刻运气向后避开,有些狼狈的倒地,那冰刺直接扎在了一旁的树干之中。

“师弟……”她口中喃出了两个字,只因为她知道这天下能御寒气的人,就只有他一个!

一到青影如魅从林地里冲了出来,他直直地停在了秦芳的身边。

“这……”一头汗水的姬流云瞪大眼睛的看着地上整个紫黑掉的秦芳,傻了眼。

“你把我给你的绳链给了她,她,得死!”曼罗“看”着姬流云,言语充满着胜利者般的宣告,却听起来又那么的悲怆。

“你,毒死了她?”姬流云难以置信的言语着,跪在了秦芳的身边是伸手就抓上了她的左腕。

“对啊!她以为带着玉蚕指,就能抗下天下的毒了吗?哼!我陆婠儿是谁?我是曼罗夫人,是毒尊的妻子,毒死她又有何难?”

曼罗叫嚣着,声音越来越高,可是姬流云却仿若听不见,他正努力的把自己的内力往秦芳的体内送。

看着极寒内力聚集的白烟被姬流云逼出沿着秦芳的左手往里钻,曼罗发出了森森的笑容。

“呵呵,没用的,她已经死了,她体内有天下最可怕的毒,更有我的毒血做引,你就是把一身的内力给她,她也活不了的。”

“不!我会救活她!我一定可以!”姬流云的声音哽咽着,更多的极寒内力往秦芳的体内涌,那一瞬间,仿若寒冰都包裹住了秦芳的身体。

曼罗此时忽然大叫了起来:“你在干什么?难道你要把你所有的功力都给她吗?”

“只要能救她,别说所有的功力,就是我的命。给她也可以!”姬流云的声音充满了坚定。但这话让曼罗的身子有了剧烈的起伏。

“你喜欢她?你果然喜欢她……”

“是。我喜欢她!”姬流云看着秦芳眼里已经聚集了泪水:“可是那又怎样呢?她是师兄的女人,我根本就不打算让她知道,也不想改变什么!你何苦要毒杀了她!”

“她,她怎么可能和师兄……”

“她动了师兄的剑!”姬流云说着扭头看着曼罗:“你知道师兄的誓言的,难道你以为我会和师兄去争吗?”

“我……”

“师姐,你走后,我就对自己说,我要把你的那一份活下去。做好师兄的功法炼炉,助力他达到顶峰,不能让你白白受苦……我不知道你离开谷里活得如此艰难,我以为,我以为你早已做了别人的妻子,或是一个村妇,或是一个自由的江湖妇人,总之我从未想过你活得这么苦……”

“师弟……”

“我不知道那绳链是你给我的,师父给我的时候,真的没提。我给了她。我承认是因为我喜欢她,怕她被毒死。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出手的人是你!如果我知道,你变成了这样,不管我多么喜欢她,我都会丢下她,留在你的身边,因为是你,给了我生命,给了我一切!”

姬流云说着泪已流满面:“可是,你不给我机会知道这些,更在我从师父那里知道真相后,寻来时,却让我看到你加害了她!你可知道,这样的行为让我有多恨你!”

“我,我……”曼罗摇摇头:“不,我不是要你恨我的,我……流云你在干什么!”

当曼罗看到一股近乎于紫的幽兰之色从姬流云的掌心升腾而起时,她一面大吼着,一面急忙的爬了起来,朝着姬流云的身子就扑了过去。

“不可以,你这样,师父知道了,会杀了你的!”她惊恐着冲向他,可是离他还有半步之时,一道冰层陡然出现在他们之间,阻隔了她的靠近。

“杀就杀吧!”姬流云的眼里已经没了一色生意:“当初活下来是为了你,而后是为了师兄。是她让我看到了,活着可以给别人带来的欢乐,可你,却让我看到,我给她带来的痛苦……”

“师弟……”

“她死了,我活着也无趣,若能倾其一切救活她,死了,倒也值得了呢……”他说着眼一闭,那发紫的幽兰之色,直接从左手腕钻入了秦芳的体内。

“不要!师弟你不可以!”曼罗急得伸手去打那冰层,可是却打不碎,她运气于掌,升腾出黑色的浓烟,一下一下的撞击着那冰层。

慢慢地,冰层有了裂痕,可是跪在秦芳身边的姬流云,身子也有了摇晃。

“师弟,求你了,你不要!你欠着我的命!我不许你这样!你得还我!你不能就这样死了!我不答应!”曼罗激动的大喊:“你把我害成这样!你现在竟然想给别的女人赔命?我不允许!你给我听着,你如果这么做!我,我就把她的尸体大卸八块!”

她话音落下时,冰层也尽数碎裂,她立时扑上了姬流云的身体,一把将他给扯开。

姬流云无力的倒在了她的怀里,他的脸上泪水都成了冰。

“师弟,师弟……”

“师姐……”姬流云十分的虚弱:“我欠你的,我还!”

“你……”曼罗刚要言语,姬流云却抓上了她的手腕:“师姐,你不是,想,想和我在一起吗?好,你带我走,我以后,会永远的在你身边。”

“师弟……”

“带我走吧!我,我来还!”他说着死死的抓着她的手腕。

曼罗低头“看”着他的手,几息之后点了头:“你怕我碎了她的尸吗?我不会,你都说了要和我走了,我不会再,难为一具尸体……走吧,我带你走,我们,我们去西梁,我带你去,我的家。”

“好!”姬流云应着,由着曼罗将自己搀扶而起,架着他一步步的离开。

秦芳静静地躺在地上,依然似一具尸体,而姬流云脸上那凝结成冰的泪水,跌落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