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08章 系统升级,亏大了!

第二百零八章 系统升级,亏大了!

黑,夜幕般的黑,没有明月,也没有星辰。

秦芳觉得她失去了所有的感官,不知冷热,不知黑白,不知痛楚。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她诧异着,想要抬手,却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想要说话,似乎连音从哪里发出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像是陷在一个深渊里。

而深渊的名字叫不知。

是的,不知。

这样什么都不能捕捉,什么都不能感受的一切,让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死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当她在一片不知的状态时,她依旧躺在地上,周围是堆早已不知在何时熄灭的小小篝火,此刻他们正冒着淡淡的青烟,而她的衣衫一片湿濡,就好像,她是被人从水里打捞出来的一般。

此刻,她的脸上紫气犹在,但是手上已经再无一点黑色。

至于她的口中,那块早已乌黑到发亮的玉蚕指,正在无声无息间,增长着细若发丝的裂纹。

一点点的,蔓延着,却不停歇。

慢慢地,那裂纹密布了整个玉蚕指,让它像是一堆粉末被小心翼翼的拼凑在一起一样,好似一点风,就能灰风烟灭。

“呼……”猛然间,秦芳的鼻翼一动,有了呼吸之力,霎时那口中的玉蚕指便被这小小的吸力那么一吸,整个玉蚕指像是便成了一条粉末的龙,又似一条如烟的蛇,竟在秦芳的口舌上盘旋而起。而后一个猛冲顺着她的嗓子就进入了她的体内。而与此同时。她的胸口也猛烈的有了起伏。

那无知深渊里,已经没有了五感的秦芳正在迷茫。

突然间,就仿若看到了一色花瓣从眼前略过,她还没弄明白,怎么自己忽然可以看到东西了,就听到如烈风般的咆哮直冲自己刮来,随即一条白色的骨龙,张着大口直接朝她吞下……

啊……

她张了口本能的想要叫。可是声音还出不来,但是那混沌的一切都已改变。

她发现自己逃离了那片黑暗,她立在一片寒风中,雪花大片的如鹅毛一般,而奇异的是她的脚下,却偏偏踩着一块似龟甲一样的东西。

她想要看得更清楚,可是却发现,她蹲不下去,也动不了自己,就是一座雕塑一样立在那片冰雪里。感受着一道道凌冽的风在刺骨。

忽而,一股如墨的黑色向她冲来。她眼睁睁看着它们再度靠近自己,就要包裹。

但那一瞬,似乎有什么声音响起,像是威严的龙吟一般,而随即,那条先前出现过的白色骨龙竟然从黑色的浓烟里冲了出来,盘旋着将她包裹在其中?

呃?

它,难道是在保护我?

那一瞬间秦芳觉得很意外,而眼前骨龙张开了它身上一道道的骨刺,竟然喷涌着的是寒气。

黑烟霎时被寒气压制下去,可是它似乎不甘心,不遗余力左突右进的想要冲破骨龙的包围将她吞噬。

可是骨龙却紧紧地包裹着她,似是不屈不挠的战士一般,将她如宝的护在正中,不让那黑烟沾染她一分一毫。

龙吟在啸,黑烟在潮,它们交战在一处,对抗着,拼斗着,秦芳能感觉到有一种痛正隐隐的从身体的各处传来。

难道,那些黑烟无孔不入,骨龙也保护不了我吗?

她脑袋里刚闪出这样的想法,一道紫色的光晕竟从骨龙的身体里汹涌的喷出。

似火,但不灼热,似水,却又毫不淋漓。

而与此同时,她似乎听到惨烈的叫声,而后,那股黑烟急速的缩小,越来越少,直到完全的在那团紫色的光焰里消失殆净。

骨龙垂下了头,像是筋疲力尽一般的放开了她的身子,倒在了她的脚边。

她好想伸手去摸它,可是她动不了。

想要说话,更出不了声,她只能看着它,满眼的感激,一直到那骨龙淡蓝的双眼慢慢合上。

它睡在了她的脚边,似是疲惫之极,而与此同时,她的脚下龟甲竟开始变色,不但从深沉内敛的灰黑变成了生机勃勃的阳绿,更似是有花香钻入了她的鼻翼。

花瓣,再度毫无预警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于这冰天雪地,于这寒风烈烈里,一点一点的变成星辰一般的光点,往她的身体里飞。

这是什么情况?

秦芳好奇,却只能被动的接受,但此时她发现身体里隐隐的痛感在加深,像是有人割裂了她的皮肤,又像是有人扯着她的筋脉。

啊……

好痛……

她痛苦的张着口,想要叫,可声音就是出不了口,她只能承受着那份痛楚,就好像,她的身体在被撕裂一般……

此刻,躺在地上的秦芳,周身的衣服已经被血水染红,但更多的黑色也在衣服上蔓延着。

毫无遮掩的左手,其上的皮肤已经溃烂,内力的血肉正已一种奇异的状态颤抖着,似是沸腾般的将一滴滴带着浓密黑色的血液滴出。

渐渐的,黑色的血水从血肉中消失干净,只有红色的血液在流淌,鲜嫩的肉在重新生成,就连粉嫩的皮肤,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的生长着。

半个时辰后,她的手已经粉嫩白皙,泛着如桃花般淡淡的柔色。

而她的脸上,青紫早已消失的干净,显露出一张干净又英气朝朝的脸来。

如果此刻的秦芳是醒着的,且能看到自己的脸,就会发现,她已经显露出了真正的容貌。

但此刻,她不是清醒的,她似乎还毫无意识的躺在这里,像个死人,但更像个沉睡着的女子。

而她右臂正闪着一道道银光。那正中的显示屏上。一大串的数据正在自动而频繁的闪现着……

花香醉人。

秦芳有种错觉。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棵树,能感受到风的轻拂,草的起舞,又觉得自己像一朵花,能看到蝴蝶就在自己的身边打转。

我?

难道转世投胎,变了植物吗?

她有点乱,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感觉到有一种让四肢百骸都舒泰的冰凉在体内开始攒动。

那些痛楚早已不见。那些难以言喻的奇异感觉,也慢慢的消失。

当那份淡淡的凉意让她开始想自己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陡然响起。

“系统更新完毕!”

刹那间,周边一切都是一黑,当她惊恐的眨眼想要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时,她看到了林地,看到了似曾相熟的地方。

本能的她撑身坐起,立刻发现周围的一切是她和曼罗曾待过的地方,至少那个火堆还在。

只是火不知何时熄灭的,木炭都泛了白。而那木炭边还有早被炭火烧成了黑焦的小鸟。

我……我没死吗?

她眨眨眼,低头瞧看自己。登时吓的身子一个抖动。

因为她身上的衣服混合着腥臭的血水不说,还似被墨给染了,总之又脏又臭就算了,还黑的跟擦地的抹布一样。

秦芳彻底糊涂了,她转头看了看周围。

没有曼罗,也没有别的什么存在。

这……

她眨眨眼,努力去回想之前的事,直接想起了那股黑烟笼罩了自己,她情急之下吃了那半拉起死回生丹,而后,而后似乎灵魂游弋了什么地方,感受了许许多多奇怪之后,就又醒来坐在这里。

我应该是没死吧?难道灵魂出窍又归位了?

秦芳想着下意识的抬起了右臂,登时发现自己的右臂竟然完**露出了所有的芯片,电路板以及结构体……

“不是吧?你可别坏了啊!”她吓得赶紧触摸显示屏。

这可是她赖以生存的右臂啊,如果出了问题,别说当医生了,她都要瞬间变残疾。

当她的指头一按在显示屏上,脑内立刻出现了小米的声音:“指纹吻合,系统启动,请输入指令。”

秦芳一愣。

系统什么时候关机了?难道,我死了一回?系统自动关机,然后,我被那个药丸给救了,所以就……

“请输入指令!”系统的提示音催促着她,她赶紧的输入自己的军号指令,立时显示屏上一圈数据闪过,脑里就是小米的声音。

“军医上将秦芳,收集元素任务中,请问是否覆盖目标体所有数据?”

秦芳一顿,下意识的摸了自己的脸一把,而后点击了显示屏上的通话系统,当下就看到了她自己久违的真颜。

“无法连接基站完成通话。”小米的提醒让秦芳叹了一口气,赶紧输入了覆盖指令,立时她的身体被一道莹光扫过,她再度恢复了卿欢的模样,包括一头长发。

“开启身体自检。”秦芳舒出一口气后,就把右手放在了自己的左指上,她想抽点血了解下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

可是……

“系统已升级,未能达到医疗系统开启条件,无法完成检测。”

脑袋里出现了小米非常机械式的回答,秦芳却是直接呆住了。

升级?医疗系统开启条件?

她赶紧的在显示屏上寻找授权和设置的按键,却发现这两个按键消失了。

“小米,怎么回事?系统怎么升级了?”

“——————”无情的一串符号出现显示屏上,脑袋里小米成了哑巴。

“医疗系统开启条件又是怎么回事?”

“——————”该死的符号再度出现。

“我需要答案,我需要答案小米!”秦芳有点抓狂。

“抱歉,无有答案可以提供。”小米的声音出现在脑海,秦芳却觉得这声音听起来叫人十分的沮丧。

上帝啊!谁来告诉她,这到底什么回事?她一个军医,竟然用不了自己的医疗系统,这算怎么回事啊?

她懊恼,她不解,她甚至有点慌乱。

当她下意识的伸手往自己脖子上摸时,赫然发现脖颈上只有一个细绳,那个玉蚕指不见了!

不是吧?这东西也没了?

秦芳直接瞪大了眼。

她急的那时拼人品把那东西叼嘴里来着,但现在没了,也不可能是被她给吞了啊?

秦芳眨眨眼,一脸无语。

靠!这也太亏了吧?

药丸用了,命差点丢了,系统不但重启不能用,解毒的宝贝也给丢了,她要不要这么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