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11章 系统开启,救人变任务

第二百一十一章 系统开启,救人变任务

秦芳为什么呆立在哪里?

她不是好奇着门房后面到底是什么路线,以至于又是升桥,又是这般众人下马穿门的。

而是因为,就在她惊鸿一瞥的扫到壮汉怀中的那人时,她突然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右臂一热,而与此同时,那个不知道要重启到猴年马月的光脑小米,竟然在脑袋里给她发出了一串提示音。

“光脑辅助系统重启完成”

“已即时检索到目标,任务开启。”

“医疗系统开启。”

“首要目标锁定,卿岚歌,生命预估二小时十二分,开始倒计时。”

“数值预判积分:三十分钟内解除生命危险,可得积分五,六十分钟内解除生命危险,可得积分三,九十分钟内解除解除生命危险,可得积分一,一百二十分钟后积分为零。”

“警告:目标救治不成功,任务将失败,医疗系统会进入降级程序,若等级低于f1级别,会永久失去医疗系统开启权。”

“上将秦芳,医疗系统等级d8,核准积分数值为832分,距离下一等级d9,还有68分差距。”

……

这一连串的信息,排队一般的在秦芳脑袋里一个接一个的响起,秦芳怎能不呆若木鸡?

什么叫降级程序?什么叫任务失败?什么叫d8,d9?

这突如其来的提示音,彻底的让她变成了个呆瓜,而她想要从小米那里得到一点更加清晰的答案。可小米却来来回回只发一个时间给她。

“130分钟11秒”

“130分钟1秒”

“129分钟51秒”

倒计时那十秒一提示的节奏让秦芳能感觉到时间的紧迫。可问题是。她还对现在的情况一头雾水。

这是什么意思?说什么任务的,难道是让我去救什么目标吗?

难道系统升级,就升级了这个玩意出来?

可这能干嘛呢?

还有,刚才说的谁来着?哦,卿岚歌?那是谁?、

等等,姓卿,就是卿家的人啊,难道是刚才那个壮汉怀里。半拉身子见血的那个?

一连串的疑问也在秦芳的脑海里蹦跶,她不由的想找人问问刚才那个少爷是不是叫这个名字,正在犹豫这样合适不,门房里忽而冲出先前那个叫殷牛的壮汉,他正扯着一匹马急急而出。

“殷牛,你干嘛去?”姓张的守门人见他立刻出声询问,那雄壮的汉子一脸急色:“我再去找个郎中!”

“再去?华郎中难道……”

“他说少爷没救了,看着只能等死……”殷牛说着已经翻身上马:“我不信,我再别处寻人来看!”

话音落下时,他已打马飞奔而去,而那姓张的守门人和身后的两人都是立刻脸色难看起来。

“张哥。少爷他,他不会真的就……”

“别胡说!少爷他肯定不会有事的!”

“可是。华郎中都说,说没救了……”

听到这话,那姓张的守门人立刻就低头不语,随即慢慢地整个人竟就蹲在了地上,如丧考妣般的呜咽起来。

牌坊下,所列之人不过三人,却个个悲伤不已,很快竟也痛哭成群。

脑袋里乱七八糟的秦芳终被这痛哭声给吸引,她看了看这三个人眨眨眼后,凑了过去:“那个……请问刚才受伤的那位,是叫,卿岚歌吗?”

话一问出来,三个人的哭声都是一顿,那个张哥当即红着眼睛的盯着她:“这不废话吗?我家少爷的名字,人人知,你这时凑过来,消遣什么?快走!走!”

他许是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一面说着一面蹭的站起来伸手就把秦芳往外推,想要撵她离开。

“我能救你家少爷!”被推的后退了两步的秦芳一站稳身子立刻言语,这话其实也没夸大,因为就刚才那惊鸿一瞥,她已经看到卿家少爷是脖颈上有个血口,按照她的经验判断,救治可能性是极大的。

当然得是在有效时间内,而按照现在脑袋里不断提示的倒计时声音来看,她应该还有100分钟零11秒。

“你?”张姓男子难以置信的扫她一眼后,立刻脸上怒色大盛:“你这姑娘好没道理!千万百计要入我卿家,竟不惜各种谎言诳语!”

“我没说假话,我真的能救他!但前提是,必须在半个时辰内!”100分钟的时间,她说1个时辰,可不合适,而且这个时间也是系统给得预判值,它的准还是不准,她都有点吃不定,毕竟,刚才只是个交错的时间。

她这个多年战场上手术的老手也只不过看清楚了创伤的部位而已,毕竟时间太短,距离又不算近。

“滚开!”此时张姓守门人身后的一个人却猛然拔出了手中的剑:“我家少爷此时有难,你竟然以他扯谎,如此不敬,真是可恶至极!你快快给我滚开!要不然,我,我不客气了!”

他说话间,手中的剑已直至秦芳,而他一带头,另外一个也是如此的拔剑指向了她。

秦芳咬了下唇,摊开双手:“两位不要激动!我真没不敬的意思,相反我真的是想要救……”

她话还没说完,那小子叫了一声“看剑!”就朝她刺来。

许是这人真挡她是个流民避难的,剑看势来的不客气,可秦芳看到却发现根本不快,角度也不刁钻,她当下只是一个闪身就轻松避过的言语:“有话好好说不行吗?我真的能救人啊!”

她想好好说,可人家就不和她好好说,这小子一剑见躲过,折身再来。与此同时另一个拿剑的也奔了过来。大有包夹挟持的意思。

只是。秦芳觉得他们两个的动作都很慢,慢都她完全能感觉到两人是多么的装腔作势,所以她一眼盯出两人剑势的落空之处,一个跨步朝前避过急声言语:“你们两个人好没道理!明明自家少爷都命在旦夕,侍从都急的另寻郎中了,你们却阻挠我的救治,难道你们想你家少爷不治而亡?”

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两个人的脸色有些青白。而此时那张姓守门人却是眉头紧蹙:“姑娘如此好的身手,先冒充我卿家之人,又冒充郎中,这是打的什么主意?”

他说话间竟也抽出了腰中的长刀,冲向了秦芳:“说,你到底是何人?入我卿家是何居心?”

秦芳从来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好身手,听到对方的言语也自然当客套,尤其是后面一句定夺她乃居心者,当下真是又气又无奈。

“我说了我是卿欢,我没什么居心。我就是回自己家的族地!”她说着依然伸手入了右臂的袖袋,而此时那男子冷哼一声。拿刀就朝她砍了过来。

秦芳本能的是一边拿东西一边就躲,可这一躲,她发现不对了。

因为她明明看到了这人愤怒的眼神,以及出刀的气势,认为应该是很快很猛的。

可是她发现,自己还是感觉到这人的动作很慢,就好像一个人叫的气势汹汹说要砍死她,却是拿把刀,以一种慢节奏的状态慢慢的把刀朝着自己脖颈上扫来……

两个小弟或许装腔作势,她觉得还可能,现在连这位都装腔作势了,就显然是不可能。

不过发现这种奇怪的情况,她也不可能和人家要求你砍的快点,所以她动作迅速的命令小米取出了那枚族令,而后从右臂里赶紧的取了出来。

将族令亮出来给对方瞧见的时候,对方的刀依然砍到了她脖颈旁的一寸之地。

“这……”男人的刀瞬间顿住,双眼圆睁,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

“我再说一次,我叫卿欢,来自都城,是忠义王的女儿。”秦芳很客气的没提及自己拿着族令,已然是父亲把族长之位给了自己,毕竟她明白自己到底年轻,还是个女孩子,如果她这么说了,可能对方会更加的不能接受。

一个族令让三个人都傻了眼,为首的男人都是呆呆的看着秦芳,似乎不明白这东西怎么会在秦芳的手上。

“你们能不能不呆着了?”眼看三人完全没一点进入流程的觉悟,秦芳只好出言提醒:“该去汇报的去汇报,该带我去救人的就赶紧带我去救人,你们这一耽搁,十分钟又过去了,你们当真不想救你们家少爷了吗?”

秦芳的话或许给对面的三个人提了醒,张姓守门人顿了一下后,开口说到:“小五,你守着门,小六去大堂知会老爷,我,我先带她进去!”

“是,张哥。”叫小六的立刻收了手中剑,先他们一步的跑回了门房里。

“你,跟我来!”姓张的男人警惕的看了一眼秦芳后,提着刀在前带路,竟完全没把刀收起来的意思。

秦芳看他内心质疑如此的防范自己,倒也理解,因而什么也不说的迈步跟在他身后。

当她跟着他走进门房后,这才发现,这门房竟然是个障眼法。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她进去后才知道,门房后面竟然是一个天然的峡谷横沟,其上架着一座铁索铺板的桥,用来通行,而她先前看到的几乎看不到尽头的高墙,围住的并非是卿家的内宅大院,而是这条天然沟壑!

也就是说,那些高墙根本就是依着边沿而建造的,如果有人不知道而傻傻的翻墙的话……

必然会掉进那峡谷里,摔个粉身碎骨。

“铛铛”此时,张姓守门人不知在门房里动了哪个机关,铁索桥的尽头依然发出了铁片被敲击的声音。

秦芳当下转头看了一眼身边这位,男人倒是盯着她说到:“如果你真是卿家的人,自然不会怕我卿家护卫盯着你吧?”

秦芳点了下头:“明白,走吧!”

族地戒备森严,这是好事,她自然没抱怨的份儿,当下跟着那男人走上了铁索桥,踏着厚厚的木板去了对岸。

只是她刚从铁索桥上下来,四把利刃就指上了她的脖子,而先前来通报的小六已经冲着她说到:“姑娘,我们老祖要见你,咱们这边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