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12章 二/奶奶与二小姐

第二百一十二章 二/奶奶与二小姐

小六开了口,刀剑也指着秦芳,按理她只有迈步跟走的份儿。

可问题是,她脑袋里,小米就没停止过倒计时的报数,所以秦芳听着只剩下九十五钟的提醒后,焉能跟着他们一帮人这就去见族中的那位?

是以,她开了口:“请问,三爷爷他老人家是和受伤的少爷现在在一处吗?”

父亲的三叔,自然就是秦芳的三爷爷,是卿家家族严格意义上的二把手,也是这卿家族地多年来的实际掌控者。

秦芳这话一叫出去,都让大家愣了一下。

都城卿家,自得荣耀于京城安置下来护国后,三叔这一拨其实就算分支的留在了族地里,护卫根本。

多年来,只有族长卿岳偶尔接着途经的机会才会回族地一趟,之后忙于为国征战,鲜少归来,甚至打卿欢出生后,就没回过卿家了。

于是十几年下来,大家俨然把这位三叔当做了家主,就唤做老祖的,猛然听到一个三爷爷,年纪轻的几个竟完全就懵在了这里。

“说话啊,他们在一处儿吗?”秦芳是不知道这些内情的,更也没心思在上头,她只想抓紧时间先救人再说。

反正不管是不是什么任务,也不明白系统这是搞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她就知道,那位也姓卿,是卿家人,她要是不救,可不合适,所以本能的想抓紧时间先把人给救了。

“在,在一处!”小六终于反应过来的答了话,却是看着秦芳。很想问一句你为什么要喊老祖做三爷爷。

当然秦芳没给他机会。她非常积极地说到:“那就别愣着了啊。赶紧带路!嗨,还走什么啊,跑!”

她无视那些指着她的刀剑,步履急切,一旁跟着的男人诧异的打量着他。

“你怎么称呼?”秦芳感受到这人的目光,扭头看他一眼。

“张朝。”男人说着眉挤在一处:“你真的会救人?”

“当然!”秦芳说着肯定的挺直了胸脯:“我最会处理外伤!”

族地挺大,至少秦芳在急切的跑动里扫了下周围,就发现。这里的布局,俨然就是一个小镇的感觉。

房屋整齐的罗列,一派南地的青葱,完全没有冬日应有的萧条,反而看起来特别的生机勃勃。

急速奔跑了五分钟,一行人才赶到了族地正中高高地竹楼之下。

小六已经进去汇报,张朝则盯着她警惕防备,而秦芳无视身边这些刀剑和眼神,反而是打量着竹楼之下,屋内类似大厅的地方正中摆着的一个铁铸的马头。

细密的鬃毛可谓是根根分明。精致的做工以及其上擦出来的锃亮都证明着族人对它的尊敬。

家徽,一个家族的荣耀。也是一个家族的图腾,是这些追随并依附了卿家的人,共同的精神信仰。

“老祖请你入后堂。”很快,小六出来了招呼,秦芳闻言只得迈步,就在此时,却听到楼上传来了隐隐的哭声,依稀叫着“少爷……”

秦芳当即抬手往楼上一指:“少爷是在楼上吗?”

小六愣了下点了头:“是啊。”

“给三爷爷说,我治疗少爷要紧,等下再拜会他老人家。”秦芳说完依然转身就要往楼上去,立时两侧看守的护卫便是刀剑阻拦在了她的身前。

“族中重地,未得允许,不得入内!”两个护卫是义正言辞,秦芳却是听得眉头一皱。

“大老爷们房间又不是姑娘绣楼,哪里来的那么多规矩?人再不救若死了,你们就哭去吧!”秦芳说着一抬右臂抓了面前的刀剑就掀开,完全不管其刃是否会拉手,直直地就朝楼上而去。

被掀开的两个护卫当即怒目要再阻拦,那张朝倒是伸手一拦:“别,少爷现在的确需要救治,耽误不得!小六你去向老祖告罪一声,我先陪她进去给少爷看病。”他说完立刻追着秦芳上了楼,显然是要盯紧了她的。

秦芳反正右臂不怕损伤,手指上的皮层更是模拟的,所以她啥事都没有的上楼,直接进了屋。

她的突然进入,让屋里的人都是一愣,哭声与担忧声都是停顿下来,这倒让秦芳立刻有了机会发号施令。

“我是来给少爷治伤的,麻烦你们给我打些水来净手洁面,再给我寻件什么衣服套在身上,免得身上的尘土染了他的伤口!”她直接地说着就已经到了屋内床榻边上一米开外处瞧望。

屋内床边抹泪的一个中年妇女和一少女两人则都是惊讶的看向了秦芳身后的张朝,张朝当即身子一躬说到:“二/奶奶,二小姐,这位姑娘说她能救少爷,所以,小的斗胆……”

“你能救?”张朝话没说完,二/奶奶就立刻起了身,眼有希冀的看着秦芳。

“能,但时间紧张,差不多只有半个时辰的可救时间。”秦芳站在一米开外瞧望着**昏迷不醒的人即刻言语。

“来人!速速按照她要的准备东西!水,还有衣服!”二/奶奶立时扬声招呼,更伸手抹去了脸上的泪。

秦芳见状冲她点了下头,表示感谢,一旁的一个长胡子老头却是一脸质疑之色的打量着秦芳:“阁下说能救?”

“恩,能!”

“你可知他伤了何处?”老头子的眉蹙着,似乎认为像秦芳这样年岁的姑娘,根本不懂医术。

“我身上都是泥污,不能做细致的检查,但初步的判断,应该是喉管被割伤。”秦芳说的很中肯,毕竟如果气管被割伤的话,窒息就会让这家伙活不到三分钟,除非割裂的气管被缠住,封了伤口。

这位完全就躺在这里。血管又在侧面。应该只是隔断了喉管。伤及了较大的血管,所以最大的问题,反而是失血。

老头子听她说的自然流畅完全没有支吾之态,一时也有点懵,以为她说的的确没错。

此时丫鬟等人送了水来,秦芳赶紧的净手,把一双手刚洗干净,衣服也送了来。秦芳本意脱了外套穿上就能给这位少爷瞧病,岂料一脱自己的衣服,这才发现内力的衣服也脏到黑色与血水密布,当下只能悻悻的言到:“那个,我一身泥污,脏兮兮的可不能给他瞧病,所以是否容我先找个地方洗净自己?很快的。”

二/奶奶闻言愣了一下,当即就指了一旁的后堂:“正好那里有,你去洗吧!”

“娘!”此时那女孩子似是不乐意的哼了一声,但二/奶奶转过去看她一眼。她就闭上了嘴,秦芳也不客气。当下钻了进去,就看到内堂里果然有个大木桶,内里不但装满了水,还撒着许多的花瓣。

秦芳顾不上多想,立刻丢下了那小小的包袱,动手脱去了一身的脏衣这就钻进去擦洗了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要抓紧时间救治,她一定借着温温的水休憩放松一下,可是,时间不等人,她只能飞速的擦洗。

不过就是这样,她也发现,水是迅速的黑了,而自己倒是白净的有些透粉。

秦芳以前就注意过自己模拟的卿欢身体,那时她的肌肤也算白皙,但绝对不至于这么粉嘟嘟的,如今她看着自己皮肤这么莹润透粉,便猜想是不是这盆水里的花有特别作用。

不过想归想,她可没心情去问,擦洗的差不多时,先前那个被叫做二小姐的少女,抱着一包衣物走了进来:“这是我新作的衣服,还没穿,你凑活穿吧!”

她说着把衣服放在了一旁,结果一扫眼看到木桶里那黑黢黢的水,便是脸色登时难看,但她什么也没说的扭头跑了出去。

秦芳才顾不得这些,她快速的洗个差不多,就干净的出水擦干换衣后走了出去。

她一出去,屋内大大小小的人都看着她,那表情个个严肃,显然是你救的好,你是恩人,救不好,你就是恶人一般。

秦芳明白自己刚才的那身脏兮兮太不像样,所以也不计较这些眼神,就往卿岚歌的身边而去。

刚靠近他,还没来得及伸手去触及他的伤口,大脑里就出现了小米的提示音:“基础装备已到位。”

秦芳愣了一下,伸手摸进了自己的右臂袖带里,而后就直接拿出医用手套给带上了。

周围人对这拿出来的东西有些惊讶,但苦于这会儿救人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大家都沉默不言,倒是秦芳自己,眉眼里有了一些喜色。

为何?

因为此时的状态,才像她在2080的战场上那样,完全把医疗手臂的作用发挥起来。

秦芳戴上手套给卿岚歌做了检查,而后发现,果然和自己的判断一样是伤及了喉管,她在脑中试着要了几样东西,完全感觉到系统的超级配合后,就兴奋地转头冲身边的人说到:“我要给他缝合伤口,救治他,这屋里人太多了,留下两个人就好了,其他人先出去吧!”

这话一出来,大家就眼里有了疑虑之色,那二/奶奶则是狐疑的看着秦芳。

“这位妇人,救人为大,有什么疑惑,我等下再给你解释好吗?屋里只能留两个,愿意留谁,随便。”她说着看着那妇人,俨然一副等待的模样。

“你们都出去,华郎中和我留下。”终于妇人做出了决定,秦芳闻言看了下留在床边没动的长胡子,这才明白他就是那个郎中。

人很快退了出去,秦芳看了两人一眼说到:“现在我开始救治,看到什么,都请你们保持沉默与安静,并且发誓不要干扰我的救治好吗?”

郎中和二/奶奶对视一眼后,两人齐齐点了头,秦芳当即是转身就往内堂走:“等我一下,马上好。”

这让屋里两人都是一愣,当下静等了片刻后,仍不见人出来,便有追进去时,秦芳用那个屋内装了茶具的托盘,装着一些东西端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