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21章 不能说的手段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不能说的手段

卿家的人到底是武将的根基。

礼战的文化也许是她们的束缚,但如果有人把话都说到这么直白的份上,他们还是很清楚自己应该选择什么。

毕竟,武将之家,最后要的结果,就是保家卫国,就是要把觊觎者全部拍飞,打痛。

所以,秦芳的话音落下不久后,她就感觉到了那些看着她的目光,不在是轻视的,而是复杂的。

她的嘴角轻轻地勾起。

她在笑。

因为她知道,挑战这个时代的礼战文化,是有些背弃贵族之礼的行为,所以他们会对自己有些质疑与不满。

但,他们又没有能力反驳,因为他们已经遭遇了一个不守礼的敖卓,整个卿家正在被这种打破常规的战法而消耗着自身的精神。

她相信,如果此刻,说出这话的人是卿岳,是卿家的族长,那么这些族人立刻会赞许的看着卿父,哪怕这言论对于礼战文化是个冲击,但谁都不会希望被欺辱,谁都希望是赢家,谁都更愿意把欺负自己的人,打成猪头!

所以,她唇角轻轻上勾的笑,是因为她明白,让那些人眼神复杂的根本是在于,她年轻,她是女子,她还没有得到大家足够的信任,没有最根本的号召力!

“你说的有道理!”就在此时,卿海看着她点了头:“我们是铁骑,是陆地上的王,但在水域,我们没有优势,我们只能被不断骚扰……”

“三爷爷……”秦芳眼有希冀的看着他。他冲着秦芳一笑:“到底是大小姐。是族长的女儿。饱读诗书,眼界开阔,竟比我们这些人都看得清楚,我支持!”

不管这话是由衷的赞许,还是刻意的捧高挖坑,之后的那三个字,却是秦芳需要的。

于是,当卿海说出“我支持”这三个字后。立时有一大半的人都欣然点头。

当下,就不用秦芳再多说什么,卿海立刻着人前去回话,传话的俨然就是秦芳最初所喊的价码,鱼加珍珠,只不过二十颗珍珠被修正到了三十颗。

“这才是合适的价码,想打一次,就得让他小子心痛!”卿海说着捋了一把胡子,倒是很有些心情大好的意思。

“可是,爷爷……”卿宸皱着眉头:“那混蛋。可能给鱼给珍珠的来打吗?他若不接招,还是想这样骚扰呢?”

卿海没说话而是直接看向了秦芳。秦芳眨眨眼一笑说到:“二小姐现在已经住在三爷爷的楼上了,还怕什么呢?他若不给咱们好处,咱们卿家闭门谢客,他能怎样?”

“闭门谢客?”卿宸的眼里闪过一丝鄙夷:“现在不就在闭门谢客吗?可拦得住吗?”

秦芳笑了笑,看向卿海:“三爷爷,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在咱们与海龙国的界标之处走上一走行吗?”

秦芳自然有自己的盘算,但这盘算可是没法说的。

卿海不知她有什么计较,但去看看界标之处,也是应该,自是答应。

当下仪式反正都成了,秦芳干脆和大家闲聊一下,记清楚这些人的身份排行后,也就在大家的陪同下出了石屋,往界标处去了。

与卿海并肩而行在主道上,身后率领着一帮族中骨干,秦芳自然得到族中人的注目礼。

不过她倒不在乎这些眼光,因为她知道,时间和结果终究会证明她的实力,也迟早会为她赢得信任。

所以她倒是和卿海一路走,一路闲聊。

“对了,今天怎么没看到二/奶奶啊?”秦芳挺好奇的,毕竟今日族中有些身份的都来了,连卿宸这样的二小姐都在列,身为她母亲的二/奶奶自然是更有身份到场才是。

卿海的唇不易察觉的抿了一下,随即说到:“你知道的,逸儿受了伤,她自是守在一旁不离半步,是以……”

这个理由很到位,但秦芳却感觉到这是一个堂皇的借口。

古人的礼仪之道摆在那里的,连二小姐都知道过来行礼的,二/奶奶能不知道吗?

加之,那不易察觉的抿唇,并没有逃过秦芳的眼,所以她当下感觉到有点什么不对。

可是回想昨日与二/奶奶的交道里,她倒似乎是个挺识大局,也有些气魄的女子。

至少在自己动手救治的上面,没想一些亲人激动的帮倒忙。

秦芳心里有了一些想法,但要理清楚这个想法,则还需要时间。

她眨眨眼同卿海说到:“三爷爷,我到底是个晚辈,这些年也是头一次回来,族里的人和事,都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所以,能否让我看看族谱,做个了解呢?”

卿海看了秦芳一眼点了头:“应该的,只要你有空,我就安排。”

“麻烦三爷爷了。”秦芳笑着搀扶了卿海的胳膊:“父亲一直都说,族地这边有你,卿家族地便有一片安宁的天,您可得多帮帮我。”

卿海的目光里闪过一抹亮色,随即点头:“放心吧,我不会坏了规矩的。”

……

一行人走下了主道之后,立刻就有人牵了数匹的战马过来。

所有的人把目光都投在她的身上,显然是等她先上马,秦芳转头和三爷爷客气了一下,这才上马。

战马雄壮,骑上去就让秦芳感觉到了舒服,当下一行人打马前往族地与海龙国的界标处,大家倒是马儿跑的很是欢腾,不少年轻些的,更是骑着马儿飞奔,不但超越了她和卿海的坐骑,更是在马背上做出一些类似杂技的动作,彰显着马技。

秦芳明白这些人心里的骄傲,以及希望和她较劲儿的情绪。

但她开的了战机,玩的了坦克铁骑。偏偏马术上是没什么杂技技能可以拿出手的。而卿欢本主的记忆更是偏太子妃的教养。无甚帮助。

所以她干脆装不知道,只微笑着纵马和卿海跑个并肩而已。

“这是枫儿的备马。”此时卿海突然转头冲秦芳说到:“你骑个两天倒无妨,但总得去马场上自己驯服两匹烈马才好。”

秦芳一愣,随即点点头。

卿家是战马的王者,身为族长预备役,要是连烈马都收服不了,的确不大合适,而且也是应该这么做去立威的。

卿海看她如此淡然点头。眼里的亮色又多了一些,而后什么都没说的打马前行,似乎很满意她的表现。

秦芳一脸淡定,却是心里有苦说不出。

给个说明书和驾驶手册,她能把xcc-521战机开上天去战斗,可驯马岂是搜索个手册出来,就能照本宣科完成的吗?

……

走过吊桥,出了伪门,跑了差不多半个时辰,这才到了界标之处。

这里原本应该是一片漂亮的草地。中间竖着用木头桩子插地排列而出的界标,蜿蜒又松散的划分这两边。

此刻。草地被这段时间的战事骚扰,已经踩踏的不成模样,而界标桩子,大多倒在地上,破破烂烂不说,还挂着些许的残布,在烈风里散着上面的一些干涸血迹。

“呜呜呜……”许是她们的到来,引起了对面的注意,一道像起贝壳被吹响的声音响起后,对面那减退的丛林里,冒出了不少人。

这些人,有男有女,肤色泛黑,穿着有些类似简单的衣料遮住身体的躯干,露出胳膊和脚踝来,而且许多人还都是光着脚,没有草鞋可穿的。

秦芳乍眼这么一看,不由的想到了海盗,但这些人自然不是那样的身份,它们是海龙国界标处的防兵。

号角的响起,卿家这边也一个个立刻提刀捉剑的,大有一副要交战的模样。

可这不是秦芳的本意,于是她勒住马匹,转身同卿海说到:“三爷爷,叫大家退远一点,守界标的兄弟和马匹都退到一里之外,不要靠近这块。”

“什么?”听到让人退后一里的话,卿海当即瞪眼:“不让人守着此处,岂不是由着他们进来?”

“三爷爷,相信我,他们进来也会很快退出去,而后至少半个月内,只要东西不给够,咱们不和他们打,他们也灭办法的。”秦芳说着冲卿海一笑:“请您务必相信我。”

卿海一脸要求答案的表情看着秦芳,秦芳却是什么也不说。

两人对望了差不多一分钟后,卿海点了头:“好,你是大小姐,你说了算。”

当下他转头去吩咐所有的守备者后退一里。

令一传,队伍里自是嗡嗡声不断,秦芳当听不见,只和卿海说到:“你们也退,并且不想生病的话,叫大家在半个月里,不管是谁都最好别靠近这里。”

卿海沉默片刻后照样宣布下去,大家开始嘟嘟囔囔的退,卿宸更是瞪着秦芳,似乎要一个解释。

“退吧,你们会看到我这么做的理由,更何况,你要是真不想嫁给对面的那个皇子卓的话,就请相信我。”秦芳声音柔柔的,脸上是不变的微笑。

终于卿宸也转了马头退去,众人向后离开,只她一人独留再次,自是叫对面的人一个个不解。

秦芳静默着,偶尔回头看看,在看到大家都远远退去后,这才翻身下马,一手往自己的右臂袖子里摸。

于是在对面守备不解的目光里,这么一个纤弱的女子,一步步的走到界标前,时而摸摸地皮,时而摸摸木头桩子,一直把整个界标线走了一个来回,而后竟是抓了一把野草,骑着马,悠悠哉哉的走了。

海龙国的守备看不懂,一两个人狐疑着凑到了界标线上张望,想要看出个子丑寅卯来。

结果,子丑寅卯的没看出来,倒是一个个开始恶心,难受,不多时都远离了那界标线,而后急匆匆的跑回去禀报了。

而在马上悠哉哉的秦芳此刻已经趴伏在了马背上,别误会,她可不是晕倒,而是把一个药片捏成粉后,揉在了手里的野草上,喂进了马儿的嘴里。

---以后第一更是早7点,第二更是下午1点,就这样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