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22章 香闺夜客

第二百二十二章 香闺夜客

右臂内,系统莫名其妙的升级固然给秦芳带来了一定的麻烦,但此刻对于她来说,好处是绝对大于麻烦的。

因为她不会再因为没有药,而觉得自己能力低下,不像个医生,反而可以依靠它来兑换自己想要的东西去救人或是做事。

比如刚才,她一路撒抹在界标附近的吐根七代,就是她消耗积分换来的。

吐根,就是吐根碱,是从茜草这种植物里提取而出的催吐物质。

它具备催吐的作用,但也有一定的毒性,因而不断被科技提纯,用于治疗中的急性催吐。

但在科研的发展中,军备也在提升发展,所以人们最终研制出来的吐根七代,却是变了性质,它不再用于医疗,反而用来降低敌方军中的作战能力。

所以当秦芳想到用什么来让海龙国乖乖听话时,她自然就想到了吐根七代。

她将吐根七代洒抹在地面,草叶,木桩,甚至山石上。

自然的降解挥发,促使沿线的五十米内都充斥了这种生物碱,当人们呼吸到体内时,就会引发出恶心呕吐的反应,导致人们战力下降。

你可千万别以为逃离了挥发地带就会没事,这种生物碱的作用时间可是两小时,也就是说,只要呼吸了这样的空气……

一个时辰内都会难受呕吐,所以秦芳才不担心海龙国的士兵强行冲过边界来骚扰,要知道,还没等他们走到半里地。就得一个个吐得前俯后仰。体力全无。那,还能打什么?又何足为惧?

虽然这东西不是常规治疗物,拿出来是要积分兑换的,但好在这个吐根七代换起来很便宜,1积分就能得10个,所以她还是换的起。

但布置完整个边界沿线,也消耗掉了秦芳足足三十七分,也就是说。现在的她还有803分,差一点,可就要降级成d7这个级别了。

“可以消停个十来天了……”秦芳轻声嘟囔着,因为这批吐根七代的挥发降解期,就是十五天左右,如果遇上大风的天气,那挥发的更快,也许只有十天。

秦芳骑着马儿慢悠悠的晃回一里地后的大部队面前时,大家正个个用匪夷所思的表情看着她。

因为负责守卫的卿十三实在不放心的派了两个斥候去前方远远监控,当发现成批的海龙国人冲过界标。真是没多久就一个个状态诡异的跑回去后,自然是急急的跑回来报告。而他们可比秦芳那个慢悠悠晃回来的人快多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啊?大小姐?”

“是啊,你是用什么法子逼得他们进来又跑了的?”

面对好奇探寻的目光和问题,秦芳淡淡的笑着,她依然不可能给出答案,只柔声强调着,他们就算过来,也很快会自己回去的话,就这么不给答案的离开了族地边境地带。

刚来的大小姐,一到就立刻把滋扰不堪的海龙国兵勇就这么挡在了界标外,甚至不用一兵一卒,这自然成了神奇的话题。

而这种话题的传播速度也是极快的。

在秦芳回去和大家一起用午饭时,这个神奇的话题就已经传变了整个族地,也包括了在族地一间铁匠铺里正在收拾铁料的学徒。

他擦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拖着铁料跑进了料房里,不多时,一只红嘴的小黄鹂就从铁匠铺的后窗处,飞了出去,直入云霄,飞向了北方。

……

中午自然是丰盛的餐宴,大家或许因为海龙国被这么挡在外面的缘故而内心兴奋,整个用餐的气氛都是十分好的。

更对秦芳态度上亲和了许多,不少人还邀请着秦芳有空就去自己的地头上看看。

秦芳笑着一个劲的点头,扫视众人后发现,二/奶奶不但缺席,卿宸也不在了。

餐饭过后,秦芳没太大兴致和一帮人凑在一起喝酒,更没体力耗费在一群人的好奇探问中,自然说着酒力不胜的借口逃回了自己的海棠阁,打算偷个半日闲,结果在房里还没待上十分钟,就有客人来。

来的是卿宸,她带着两个丫鬟,送上了昨日拉在她房里的东西:那个脏兮兮的包袱,以及她用过的所有手术器械。

秦芳看到这些东西,这才想起,自己竟还有东西忘了拿。

一一收检核对后,发现没有少一件器械,她才放了心,当下把东西收到一边,丫鬟就自行退离,屋内的卿宸倒是还立在一边。

秦芳没有说话,她等着卿宸开口,因为她猜想卿宸来此,应该是为了那个皇子卓的事,而这种事,她要先开口,怕又不大好,干脆就默不作声等她说。

岂料,卿宸却也不急着开口,反而是一直打量着她,足足有三分钟的时间了,才问出了一句话来。

“你想给族长报仇吗?”

这不废话吗?

秦芳的嘴角一抽:“自然,卿家可不是好被欺负的。”

一句话把私仇变成了一个族的仇,秦芳很是抓住机会的利用了宗主文化的信仰。

“那你想怎么报仇?”

秦芳眨眨眼,没吭声。

她想要让南宫瑞和盛岚珠用南昭的王朝来做代价,可这话,是说不得,只能一步步的就势而成。

眼见秦芳不说话,卿宸忽而一笑,随即竟两步走到秦芳面前,弯下了身子低声说到:“大小姐,我会支持你的,如果,你想让盛岚珠那个女人万劫不复的话。”

她丢下一句话,便转身离开,秦芳却是看着她的背影,更加疑惑。

“为什么?”她忍不住开口询问,可是卿宸的身子顿了一下后,就转头看了她一眼:“现在。我支持你。希望有一天。我的选择上,你能支持我。”她说完,不等回答就快步的走了出去,像是害怕秦芳会拒绝一般。

秦芳从窗户里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院口,随即哑然失笑。

她问的为何,是为什么她那么记恨着盛岚珠,可她的回答,却是答的她为什么要支持自己。

答非所问。却也让秦芳有些不解,她所说的那个选择,又是指的什么。

愣了片刻,她想不到头绪,干脆,收拣起自己的那些医疗器械,去了一旁的灶房里清洁消毒。

下人帮着她生火烧水,但洗烫蒸煮的她都选择了自己来,结果弄了没一会,就不免想起了姬流云。

毕竟以前她没这个系统的时候。器械都是放在姬流云那里的,以至于到了后面。消毒清洁的事,姬流云都帮她做了,她都习惯成自然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找到他的师父弄清楚情况了吗?

如果他见到曼罗那个女人,从她口中得知自己被她给毒死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为她有一些伤悲呢?

她想着,不由的轻叹了一口气,至于是为那个微温的暖男遭遇这样的事而叹息,还是为自己和这样一个朋友就此两散而遗憾,她有点分不清。

花费了两个时辰,终于完成了消毒后,秦芳把器械抱进了屋内,一一归还进右臂,就打算去三爷爷所在的住所楼上去看看二少爷,也就是卿逸她的恢复状况。

结果她就要出去的时候,看到了那个被丢在屋里的破布包袱,一时想起了内里的那一卷断了编绳的竹简和那个陶印来,当下走过去伸手打开。

一丝淡淡的香气窜入了鼻息,秦芳蓦然想起了昨天自己把卿宸那一桶花瓣水洗成了黑泥的情形,便是嘴角不由的勾起了笑,手也摸上了那散开的几篇竹简。

“卿家的藏书流落在外,还是应该拿给三爷爷才对……”她低声嘟囔着把竹简放回破布里,打算屋里寻块像样的布包裹了东西给拎过去,岂料在屋里才翻找了两下,忽然的她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脚莫名发凉发冰起来。

这种诡异的感觉,来的太过突然,但并不陌生,秦芳甚至不由的想起了之前那次寒冷的体验。

那是她触碰了姬流云后,无意进入了姬流云的什么功法世界。

而现在,沁凉见寒的感觉,让她的身子都有种要结冰的感觉,甚至比那次感受的更加凶猛。

于是本能的秦芳伸手搓了搓胳膊,而后一把抓起了**的被褥把自己包裹起来,心想着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她发现自己的思维变的迟钝起来,甚至她能听见她的牙齿不断碰撞在一起发出的得得声。

我这是……怎么……了……

没有答案,因为很快,她的双眼已是一片木色的空洞,整个人就好像失去了意识般的倒在了**。

而秦芳的视界里,似乎只有一座雪峰,而雪峰中有个冰潭就在面前。

……

冷,很冷。

秦芳觉得自己立在那个冰潭前,冻得全身都不由的缩在一起。

而凌冽的寒风呼啸着,却似一个人在不停的和她说着:进去吧,进去吧!

她看着那冰坛死命的摇头。

她才不想进去,她才不想冻死在里面。

可是风依然呼啸着,催促着她进去。

她低着头,伸手捂着耳朵,死命的对抗着。

但突然的,她感觉到寒风里,似乎有一个人的脚步在向她靠近,一步步的踩的那身后的积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是谁?

她抬头去看。

啥那间,雪没了,寒风没了,整个雪原都没了,只有海棠阁里陈列的一切,但夜色已暮。

她愣了一下,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而就在这时,她听到嘎吱嘎吱踩雪的声音,她疑惑的本能的顺着那声音来的方向去看,就看到一个黑影正鬼祟而又悄然的朝着她这房间走来。

这……

秦芳挑眉,因为那个人的脚步明明看起来轻盈无比,可是偏偏她就是能听到与他东西非常贴合的脚步声,甚至在他从自己的窗户里爬进来时,她还能听到类似触碰冰凌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