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23章 来了,就别走了呗!

第二百二十三章 来了,就别走了呗!

这样奇异的状况,秦芳始料未及。

但她也没有时间去惊异与细想这是怎么回事,因为那个黑影已经爬了进来,在月色下,窸窣的摸了什么,随即一颗发着光的珠子,从他手上亮起,如烛火一般的,将这未点烛火的房间照亮了。

不甚明亮,但却也足够让彼此看得清楚。

秦芳看到了一个黑黢黢的男人以及他一双明亮的眼,不过此刻那男人的眼里却闪过一抹惊讶。

似乎惊讶着,房间内的女人,竟然不是睡着,而是醒着的坐在**看着他。

当然这个女人似乎也有点奇怪。

身上包裹着被褥,偏偏头发和显露出来的衣衫,都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就像是刚从水里被捞出来的一般。

而最重要的是,她竟然一点也不慌,反而盯着他看,似乎他脸上写着字一般。

“身为皇子,却跟贼一样半夜闯入他人房间,还是个女孩子的房间,啧啧,海龙国的国风原来如此粗犷!我今日倒是见识了!”

秦芳开了口,她再确认对方是真黑后,才肯定了他的身份,别看她说的轻描淡写,一副淡然的样子,其实内心是很惊诧的,因为从边界线上窜过来的人,没道理精神和体力会好成这样。

吐根七代,那可不是开玩笑的,而这位竟然好好地,只怕一开始,就没在对面的海龙国地头上。

“呵呵,姑娘见识了,敖卓也见识了姑娘的风采。怎么。半夜游湖去了吗?”

敖卓的声音挺好听的。不慌不忙的言语,看似亲近的问话,就好像他们两个是熟稔的老友一般。

只是秦芳明白,对方夜中前来,是没按好心的。

“我做什么不必与你多言吧?说吧,闯入我房中,是来干什么?是讨价还价呢?还是另有打算?”秦芳说着笑吟吟的看着他,依旧一脸的淡定。

“听闻卿家回来了个大小姐。会使什么巫术让人不适,敖卓好奇,就想来看看,这个大小姐是个什么样……”

“还不是一个鼻子一张嘴。”秦芳说着伸手拨弄了下自己的头发:“我说,你们海龙国的人,都这么黑吗?”

敖卓那双明亮的眼微微一瞪,随即好看的脸上现出一抹不快来:“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可不黑!”

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对方却似乎被踩到了尾巴。

敖卓反应过大的竟把手里的珠子一捏,立时那抹光强盛了些许。秦芳也看得更加清楚。

他的确不算是黑的,一身古铜色的肌肤有些靠近巧克力色。倒是她熟悉的那种军旅肤色。

但对于南昭这些皮肤白皙的人来说,他还是黑了些,而且他的反应让秦芳很意外,当下心头一念闪过,竟是从被褥里伸出了自己的手,一把捞开湿漉漉的衣袖,显露了自己如嫩藕般的臂膀。

“难道你不黑吗?”秦芳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这位巧克力男。

她是故意的。

一个男人,一个国家的皇室,竟然如此介意自己的外表评判,这让秦芳真的觉得很有意思,所以直接就想逗逗他。

男人咬了咬唇:“我已经是我们海龙国里最白的了!”

“好吧,你可真白。”秦芳笑得睫毛弯弯。

“你,哼,好男不与女斗!”

秦芳一放下袖子,抬眼盯着他:“好男也不欺女!”她收了脸上淡淡的笑,盯着敖卓。

敖卓一愣,随即脸上先前的激动都没了,反而是一种得意的笑:“没见过你之前,我以为卿家的二小姐就是人间美色了,值得娶回去当个美眷,现在看到你嘛……”

秦芳沉默不言,敖卓见秦芳都不接茬,只能清了下嗓子,自顾自言:“觉得你比她漂亮,不如,你跟我回去当个宠妃如何?”

秦芳眨眨眼:“宠妃?你也真好意思说出口!”

敖卓没看到想象中的秦芳的变脸--要知道,南昭国的女子,礼仪教化之下,可是绝对承受不住这样的言语轻薄,会怒不可遏的与他交手,那他也好再来一次对卿家名誉的压迫,但这位的反应却……

他略微愣了一下,笑嘻嘻道:“那正妻如何?好歹将来也是王妃呢!”

“诶,如果你将来是太子的话,那你的妻子不是会变成太子妃?”秦芳一本正经的看着敖卓。

敖卓眨了下眼,点了头:“对啊!嫁给我,你可吃香喝辣,享不尽的……”

“是天天吃海鱼海草吧?”秦芳白他一眼:“我卿家不缺你那点所谓的锦衣玉食,不稀罕。”

“是,你卿家是不缺,可你一个女孩子总要嫁人的,彼时做了她人妇,一切全杖着夫家,卿家与你,还有什么关系?”敖卓说着昂了下巴:“倘若你跟了我,好歹也是我海龙国的皇室,虽然我海龙国比不上南昭大,但一方天地为王,岂不妙哉?”

秦芳眨眨眼,盯着明明说着粗话,却不时还要玩点文艺腔的男人正经的摆了自己的手:“没兴趣。”

敖卓的嘴巴一撇:“为什么?嫁给我做妻子,不好吗?”

“关于拒绝的理由,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秦芳笑着冲他眨巴了眼睛。

“都想听。”敖卓笑着上前凑了一步。

秦芳扫他一眼,依然淡定:“假话呢,就是你这个未来可能存在的海龙国太子妃之位,不入本姑娘的眼,这真话嘛……”

“什么?”

“你、太、黑。”秦芳非常清楚,有力并慢吞吞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敖卓一愣后,脸上的笑容再度消失,眼里也再次充斥了不悦:“哼。既然姑娘不懂敖卓的心。看来敖卓也没必要和姑娘多费口舌。还是身体力行,让姑娘明白我的好才是正经!”

他话音一落,人就朝着秦芳伸手抓来。

实际上他的动作迅猛无比,但就是这么奇异,他一动,秦芳不但感觉到他的举动慢而清晰的在自己眼前如进度条缓放不说,她甚至还能感觉出,他是打算直接伸手抓上自己喉咙的。

秦芳下意识的一个侧身闪开。就把敖卓伸来的手往一边扭,想来个擒拿里的缠拿。

可是,她才把这个男人的胳膊架开,自己的掌心里一股白腾腾的寒气就陡然冲出,直接喷在了敖卓的脸上。

敖卓惨叫一声,在秦芳自己的惊诧中,迅速的后退逃开,而后一抹脸上的冰霜渣子惊诧的看着秦芳:“你,你这是什么巫术?”

其实秦芳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但是这个节骨眼上她怎么可能表示自己的不知,她当下嘿嘿一笑的掩盖了自己内心的慌张。反而冲对方说到:“我会的巫术很多,还想试试别的吗?”

敖卓闻言。眼眸骤然收紧了一些,整个面色充满了警惕的神情:“不用客气,敖卓来的匆忙,想起还有些事没办,所以,得先告辞了,他日再来登门拜访!”

他说完手中的珠子彻底捏碎,散成了一些流光般的散碎纷落于地,人倒是转身就想从窗户里爬出去。

可是秦芳怎么可能让他就这么溜了?

她是没有功夫可以和对方交手,也不能保证还有诡异的什么寒冰之气给自己用出来,但是她有小米,有已经更新并恢复状态的小米。

所以她脑中当即想到一个词汇后,立时就在敖卓的身后,一个虚拟的光体乍现,而与此同时,一道白中见蓝的光从光体中直接炸了出去,打在了那个刚跃过了窗户出去的身影上。

随后,秦芳就听见了一个“噗通”的声音,像是有一吨重物重重地砸在了冰凌上一般,发出了嘭的巨响。

秦芳本能的抬手揉了下自己的耳朵,而此时虚拟的光体也消散了。

她的嘴角一勾:“来了,就别走了呗!”

院落外,两边耳房里的烛光闻声亮起,随即听到了动静的丫鬟们跑了出来张望,继而发出了惊叫声。

秦芳伸手捂着自己的耳朵,忍耐着可怕的尖叫声对耳朵的刺激,无力的言语着:“好了,别叫了,找绳子找人的把他捆起来就是。”

她只是让小米放电,电晕了那家伙而已,又不是杀人,至于叫的那么大声,那么刺耳吗?

她使劲的按压着耳廓,好降低两个耳朵被这种强声的刺激,但她也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就对声音敏感成这样。

不过,她依然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想明白这个问题,也没时间去考虑为什么自己会冒出那样的寒气,因为丫鬟们已经动作利落的用了汗巾捆带的把人给捆住抓了进来。

当屋内点燃了烛火,秦芳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被捆住的家伙时,也是不由的愣了一下。

不是吧?怎么电成这样了?

她内心惊讶不已,因为这家伙的身上已经散发出了些许的毛发焦臭味。

“对不起主人,能量太过充沛,小米负荷预估错误,多释放了五十伏。”光脑小米诚恳的给予了回答与歉意。

秦芳眨眨眼,看着地上那个被电的彻底昏厥过的男人,悻悻一笑:

光脑难道出次错,你就给赶上了,看来你人品挺黑啊!

就是秦芳内心吐槽时,她的耳中传来了更多的嘎吱嘎吱的声音,像是许许多多的人纷纷踩踏上了厚厚的积雪,朝着她冲过来一般。

秦芳诧异的向着门口看去,院门口却并无什么人影。

正当她愣神间,院门被猛然踢开,十来个举着马刀武器的人警惕的冲了进来,为首的人张口就喊:“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