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25章 再会,诡异的升级

第二百二十五章 再会,诡异的升级

想到了这些的秦芳,焉能不内心震惊与后怕,毕竟她已经名声很糟糕了,若在卿家的地头上出了这样的事,她要想领着卿家打回南宫瑞的老窝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要知道,她可是卿家的大小姐,若是名声受损,那可比二小姐更具备对卿家名誉的伤害啊!

秦芳因此是又惊又怒,但好在她诡异的逃开了这种算计,倒是值得庆幸,但这话她说了出来,听得卿宸一脸怒色是咬牙切齿,听得卿海则是握着拳头再砸了桌子。

“好你个敖卓,竟敢如此算计我卿家女子!老夫这就去好好教训他一顿,敢羞辱卿家,我先让他无颜苟活!”怒气上涌的卿海当即转身而出,直奔回海棠阁,想要找敖卓算账。

敖卓是海龙国皇子的身份,凭着这一点,卿海其实之前并未全力与他计较。

毕竟他们不是一个国,卿家固然脸面重要,但也肯定不想兴出事端来变成两国之间的矛盾。

但,人总有底线,敖卓竟然玩真格儿的要偷人,这就让卿海动了怒,加之先前又听了秦芳讲述卿岳如何被皇上与太后算计陷害,对朝廷也大失所望,于是此时是心头火气,不再压着自己,不但快步冲出屋子直奔向海棠阁,更是下楼时,还从他屋里拿了一副镶着铁钉的鞭子来。

瞧那架势,是要把这个敖卓非给抽个皮开肉绽,体无完肤的。

秦芳跟着卿海出了楼时,那帮家丁才追了过来,话还没说上呢,就见老祖是依然回冲,大小姐更神速的跟着跑去,一帮子家丁你看我,我看你之后,都调了头,又追着往回跑。

他们乱糟糟的离开后,卿宸则是眼里闪着不安之色的咬了下唇,随即发话叫下人都下去说要自己待上片刻。

丫鬟婆子对视一眼后,应声退下。

卿宸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身上的衣物和发饰后,这才推开了楼宇的后窗,悄然的从后窗里跳了下去,在夜色里直奔族地一处楼阁而去。

……

卿海前脚冲进海棠阁,秦芳后脚就追了进去,一进去却是冷不防的撞在了卿海的背上--她完全没想到卿海会突然站住,一时跑的太快也没收住。

“怎么了?”秦芳诧异的揉着脑门错开身子,立时就看到院落里的丫鬟家丁仆从的皆倒在地上,整个院落安静的不像话。

这一瞬间,她的心骤然提起,卿海则是立刻冲进了屋内。

秦芳当即跟着跑了进去。

屋内,两个丫鬟倒在地上,两个家丁则倒在门口。

地上散着先前捆着敖卓的汗巾布带,敖卓已经不知跑去了那里,而屋里则弥散着一股子香气,与先前的味道不同,但卿海已然皱眉怒喝:“是昏睡散!”

秦芳转头去查看到底的丫鬟和仆从,她们似乎并不严重,至少秦芳触摸到她们时,并没有那种奇异的寒气外冲,而卿海的言语似乎惊醒了昏睡的人,到底的家丁竟是哼唧着醒来,一个个都是茫然之态。

“老祖!”

“人呢?”

几秒之后,家丁就已明白发生了什么,纷纷歉疚下跪,而屋内屋外更多的人也醒了过来,并在知道发生什么事后,面色难堪的全部跪地不言。

“立刻传令下去,族内严查,所有犄角旮旯都不放过!”卿海的脸色难看的几乎发黑。

这是卿家的族地啊,在卿家的地盘上,竟然出了内鬼照应着异国之贼逃窜,这简直就是一巴掌抽在了卿海的脸上,是他和卿家人的耻辱。

秦芳没去计较老人家不问自己就发令的行为,她很清楚,此时动怒的卿海已经顾不上给自己面子。

而她,这会儿也很不舒服,因为她原本以为只是敖卓藏匿的好,现在看来,卿家族地里,至少不是敖卓一个外人,也的的确确需要好好的查一查。

卿海下了令,大家都应声后动了起来,卿海更是提着那鞭子怒气冲冲的奔了出去。

这次,秦芳不追了。

她明白执掌着卿家族地多年的卿海,此刻迫切的需要洗刷这样的耻辱---在卿家的地头上竟出现这样的事,等于是彰显着他的管理无能。

所以她理所当然的留在了屋里,一来给这位三爷爷处理整治的空间,二来,她也想好好理一理。

理理自己怎么这么好运气的躲过了一场险些变轨的算计。

她坐在了桌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此刻她依然能听到那种嘎吱的杂乱脚步声,但因为正在远去而声音减弱。

她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转了下眼珠子,在脑内下了命令。

“小米,我需要体内自查,看看,我可有什么状况!”

“是,自查开始!”小米接受指令后,秦芳的体内自行的检索查验便开启,三分钟后,脑内就有了小米的回应。

“主人,您体内机能良好,且比原先体能有明显上涨,体测由原来的B+已经上升为A+,身体状态目前除体温略低外,无有负面状态,但周身有不明能量存在,数据库无对应数据,无法判断。”

不明能量?

秦芳诧异的眨巴着眼睛。

这什么情况啊?自己体内竟还有不明能量了?还什么体能上涨?等等……

B+变A+?

秦芳的眼瞬间亮了许多,随即有些激动的跳了起来!

这不是真的吧?

她很兴奋!她真的很兴奋!

在军队里摸爬滚打那么些年,她的考核都是达标的没错,但体能却是她所有科目里最弱的项。

她也下了苦功夫,跑步,马步,拳击,搏击,一项项的技能加强中,她从最糟糕的体能D慢慢上升到了B+后,就再也没能进步了。

她以前还不甘心这个数值,还找米勒讨论过自己的增长空间,结果米勒告诉她,每个人的身体虽然有无限的潜能,但有些方面却也有极限,很容易就一辈子卡在瓶颈状态无法上升。

米勒说的也算委婉,但她不是傻子,完全明白自己的体能B+就是瓶颈,就是她冲破不了的顶。

那时她也伤心过,但好在她是军医,能跟的上部队,能做的了手术,能不成为后腿累赘就行。

毕竟部队需要的是她的医术,而不是她的冲锋陷阵和单兵作战。

所以B加倒也够用了。

她已经接受这个事实很久,却不想,陡然的她竟然成了A+的体质,虽然达不到那种S乃至SSS的牛X体能,但这跨阶的成长让她还是大喜过望。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鬼门关上走一遭,我被曼罗的毒给打通传说中的任督二脉,进化升级了不成?

秦芳胡乱猜想着,嘴角扬着喜色。

但忽然的,她想到了那时曼罗毒杀自己时,自己看到的诡异画面。

那只骨龙,那只煽动着寒风可以凝冰的骨龙。

眨眨眼,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眉微蹙。

这种寒冰的状态,之前姬流云有用过,给人治病时,他更是毫不避讳的在她面前一用在用。

回想之前自己诡异的感觉与状态,还有抓上卿宸手时,不自觉的反应,她不禁有了一种猜想。

难道那次我无意进了姬流云的什么功法里时,偶的了点他的功法?

而后再曼罗的毒杀之后,机缘巧合的触发了它冒出来保护我吗?

一分钟后没有评判标准的秦芳,笃定了这个就是答案,否则她根本解释不了今天连串的诡异事件。

内心有了答案后,她顿觉自己浑身冷的发颤,低头看了看粘着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裳,她赶忙招呼了下人帮她准备热乎乎的水洗澡泡泡,免得感冒着凉。

半个时辰后,一桶散满花瓣的热水已备好,秦芳赶紧地钻进去泡澡。

可是更奇异的事发生了,热乎乎的水,在她进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由微烫变成了冰凉,这让秦芳觉得太过匪夷所思,但更让她始料未及的是,肚腹处有一股说不出的气团似在横冲直撞。

她很难受,伸手揉着肚子,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而此时那股气团却似一把刀似的搅得她肚腹骤然疼痛了起来,就像是谁扯断了她的神经一般。

秦芳很疼,疼的想要大叫,可是,她叫不出声音,甚至诡异的连动都动不了。

整个人就这样坐在浴桶里,于已经冰冷的水里,面色痛苦的待着,体会着那种疼痛从肚腹蔓延至全身。

疼,再不断的上升,如冰冷的刀锥穿刺着她的四肢百骸。

她的脸色越来越白,终于双眼一翻的失去了意识。

人有自我的保护,当疼痛达到一定的界限时,昏迷是人体自主的保护。

所以秦芳疼的昏死了过去,也因而她没有看到,浴桶里的水在凝结成冰后,又慢慢的再化为水。

……

“阿嚏!”一个响亮的喷嚏后,秦芳睁着茫然的双眼紧了紧身上的被褥。

昨晚她莫名其妙的痛昏了过去,等到再冷醒过来时,天色已经隐隐泛白。

她从冰冷的水里窜了出来,逃回**,立刻裹住了自己取暖,以安慰有些冻僵的身体,不明白这算怎么回事。

但半个时辰后,她就发现,她悲剧的感冒了。

本想给自己弄点感冒药吃,结果发现这种很普通的药物也是要兑换的,且比吐根七代还贵点,竟是一积分才能换两片药,她看看自己只剩下803的积分,最后还是放弃了换药给自己吃。

不就是感冒嘛,抗两天算了。

她想着,把自己裹得更紧,屋门却被砰砰敲响,随即一个丫头出声询问:“大小姐,起来了吗?老祖那边传了话来,说请您过去一趟!”

“哦。”秦芳应了一声,无奈地离开了热乎乎的被窝,从一旁的柜子里翻出了一身衣服穿套上,便是下床准备洗漱。

这时屋内被敲响,外面的丫头询问着是否进来伺候,秦芳感冒身体也没什么力气,自然允了,就坐在窗台前由着丫鬟给自己梳头。

等到丫头基本都要梳好了,她才陡然发现,自己的耳朵里没有那种嘎吱的踩雪声音了,更甚至,她不能像先前那样可以先听到周围的什么动静了。

“咦?”就在此时,给她梳头的丫头发出了一声惊讶之音,随即从她拉开的妆台盒子里拿出了一块贝壳出来。

秦芳当下扫眼看见,一把抓过,就看到上面竟刻着两个字:再会!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