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26章 三皇子,贵客还是麻烦?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三皇子,贵客还是麻烦?

贝书这东西能谁留?

肯定敖卓呗!

秦芳捏着贝书愣了愣,料想应该是这位逃离时给她留下的,要不然就她昨晚疼昏过去的状态,被这位遇上还不立刻打包扛走?

当然秦芳之所以这么肯定也是因为她知道,敖卓被自己电击之后,恢复也需要时间,可没道理这么快的再来pk。

丢下贝书,她淡定的叫丫鬟继续梳头,根本不在乎他所谓再会两字中的较量之意。

梳妆完工后,秦芳洗漱用餐,弄完这些才去了卿海那边报道。

一入屋,就看到屋里坐着不少人,昨日未见的二/奶奶也终于难得的现身了。

许是这一夜大家都没怎么休息,卿海的脸色有些泛灰,其他等人则是目色忧心与焦躁,看起来有那么点手举无措似的,唯有卿宸一个倒是双眼有些红肿,似乎是哭过的。

秦芳眨眨眼,猜想昨夜里一定有些她不知道的事发生,但她总不好主动提及,是以冲着大家客气行礼后,才看向了卿海言语。

“三爷爷一夜不曾休憩吗?您可是上了年纪的,再是身子骨好,也不能这么熬。”她说着自顾自的坐在了卿海对应的位子上,微笑轻漾,好似并不为昨夜的事而上心。

“族中藏匿了贼人已是耻辱,竟还有内鬼照应,这简直让老夫羞愧!”卿海说着握拳砸桌:“我如何能休憩的了?”

“三爷爷,您可别这样!这世间想要十全十美本身就很难,遇上不好的事。咱们想法子解决就是。生气又有何用呢?何况你要气坏了或累坏了身子。那可就不值了!”秦芳说着扭头看向了卿宸:“你说是吧,二小姐!”

红肿着眼眶的卿宸听到秦芳忽然点到自己,她顿了一下赶紧开口:“是啊,爷爷,气坏了身子可就……”

“你给我闭嘴!”不料她话没说完,卿海竟猛然低喝了一声,立时卿宸缩了一下脖子,低头不语。而屋内其他人则撇嘴的撇嘴,缩肩的缩肩,个个都是寒蝉若惊的模样。

秦芳被这突然的变化弄了个懵,她只是想到有事,却没想到事会弄得卿海竟然当自己的面呵斥卿宸。

这样完全不给他自己的孙女留面子,使得秦芳立刻警惕的看了一眼卿海,却没发问。

屋内静静地,气氛却是尴尬地。

大约半分钟后,卿海忽然看着秦芳说到:“你是大小姐,是卿家族长首肯的继任者。依照规矩,族里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能瞒着你,所以……有装桩事,我得让你知道。”

“三爷爷请说。”秦芳收了微笑,一脸正色的看着卿海。

“公爹!”卿海刚张了口还没出声,一声突然的轻唤就非常失礼的响起,秦芳顺声回头,就看到二/奶奶竟然站了起来,冲着卿海笑得有些悻悻地言语道:“还是让我来和大小姐说吧?”

卿海的嗓子里沉吟出一声沉闷的嗯声,终是点了头:“好,你说吧!”

二/奶奶应了声,这才慢慢坐下身去,冲着秦芳言语:“是这样的,大小姐,卿家实际上半个月前有位贵客上门,我们接待了,并因着一些原因没有声张,按理,你前日里来,我们就该说的,可那会儿手忙脚乱也没顾上,昨个更是族中人都在,怕声张出去了不大好,是以这会儿才,和你说。”

二/奶奶一脸谨慎的表情里并无半点歉意,但秦芳却不免好奇这位贵客是谁,如何的声张不得。

“这位贵客是……”

“三皇子南宫炔。”二/奶奶声音不大的说了出来,秦芳当即眉是一挑:“什么?三皇子不是在西边……”

卿欢的记忆里,这位三皇子一直是散养在西边的,当然美其名曰是戍边,但实际上根本轮不到他指挥带兵,沙场染血的,其实等于就是养在那里的一个富贵闲人。

先帝在时,他自是安然,先帝驾崩,南宫瑞继位,皇子们自然都成了威胁,哪怕他是个富贵闲人也依然是不安定的因素。

秦芳依稀记得南宫瑞好像下旨给两个皇子封了王爷的爵位,可是……眼下这位竟然没在西边待着,反而是在卿家族地,这自是让她震惊。

震惊的不是他的逃离,也不是他聪明的没选择坐以待毙,毕竟这样的封爵,只要是皇家出来的,智商没问题的,都知道那不过是一个漂亮的圈套---拴住你之后,就等着猝死,等着从此消失于世吧。

她震惊的是,一个在西边的皇子,千里迢迢的竟然跑到了卿家族地里来,只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卿家要被卷进更直观的政治风暴中。

“他是应该在西边的。”此时卿海开了口:“先帝驾崩后,皇子照例应回宫祭拜出殡,就算送葬赶不上,也得回来拜陵……可是,他才走出了一百里的路,就收到了东宫与中宫双印的圣旨,着他留守西边疆土,他可不傻,自然是跑了出来……”

“他是不傻,知道找个安身立命之所,可我们接纳他,就等于是引火上身。”秦芳的眉蹙着。

南宫瑞和盛岚珠把卿家视为仇人,变着法儿的想把卿家变成盛家的祭品,卿家族地千百年的传承,他们轻易撼动不得,只能拿都城的卿王府来开刀。

如今卿家收留了这位三皇子,那等于就是自己沾上了麻烦,若被南宫瑞和盛岚珠抓到,整个卿家就有可能被牵连进去。

“我知道你所担忧的,事实上,我们也曾担忧过。”卿海说着看了众人一眼:“但我们之所以接纳他,因为两个原因,第一他是皇子,不管现在谁是皇上。他都得封已是王爷。再没出事之前。他们就是君,我们就是臣,如何拒之门外?”

秦芳抿了下唇,没有说话。

“第二,都城卿家遭遇变革,在你来之前,我们真的以为,是你惹出了事端酿出了大祸。因为所有的说法都是你的错!因而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我们也得有个计较,若是当今圣上想要连根拔起……我们总得师出有名的与之对抗吧?”

师出有名,这意思说白了,就是把三皇子奉为正统,与南宫瑞一脉对抗,显然,都城卿家遭遇变革之后,卿家族地的人已经开始计划着要如何自保。

秦芳听完了卿海的两个理由,手指轻轻地搓了一下才说到:“太后已派了人暗自要两位皇子的命。如果那个人找不到三皇子,太后和皇上只怕会寝食难安。倒时候若被他们知道三皇子再咱们卿家……只怕不是我们师出有名,而是对方可以指责我们一个意欲勾结,毕竟没有得到旨意准许离开封地的他现在应该还在西边才对。”

“你确定太后已经……叫人动手?”卿海有些诧异,毕竟按正理,太后和皇上为了避嫌,是会多等一些时日才动两位皇子的,最起码也是一年之后去了,可是大小姐却说的已经动手,这让卿海有些难以置信。

“我确定。”秦芳肯定的点头:“而且毒杀他们的人,还差点毒杀了我,要不然我也不会趁机假死溜回来了。”

话到这个份上,秦芳自然实话实说。

她的言语让屋中人个个目色惊讶,卿海更是意外似的看了她几眼:“毒杀?”

“恩。”秦芳抬了头:“人家请的可是,曼罗夫人。”

曼罗夫人四字说了出来,屋内不少人都是一脸茫然,只有卿海和他身后那个秦芳根本看不清楚样貌的人,双肩倒是明显的一个上提。

屋内再度归于宁静,气氛虽不在尴尬,却有些怪怪的。

秦芳一面等着卿海的反应,一面扫视众人,便看到,二/奶奶的眉微蹙着,脸色充满着担忧,而她身后的卿宸则是咬着唇,一双眼里闪动着的却是隐怒之色,像是替谁在不平。

秦芳的心陡然一窒,扫了一眼她红肿的眼,又看了一眼卿海,想起先前他那么不给卿宸面子的呵斥,又想起早先时候,卿宸口口声声指责着盛岚珠,忽然间有了一个猜测。

难道……三皇子和卿宸……

“大小姐!照这么说来,皇上很快会发现三皇子离境,那,那你的意思,咱们要如何待这位三皇子?”

秦芳抿了下唇:“自然是向当今皇上表明卿家无反意喽。”

她话刚说出来,卿宸就抬头盯着她:“不!”

她说着从母亲的身后急急跑出,直奔到秦芳的身边:“你不能打发他离开卿家,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安身之处,他需要我们的帮……”

“宸儿!”卿海对于卿宸的反应很是不满,他呵斥着一把拉开了卿宸:“不许放肆!”

“爷爷!”

“宸儿,大小姐是族长选定的继承者,你不可如此无礼!”卿海瞪了卿宸一眼:“还不赶紧下去!”

“不,我不下去!”卿宸此时却忽然硬气起来,昂着脑袋说到:“爷爷,三皇子长途跋涉求到咱们卿家,你不能这个时候把他请出族地!他是三皇子,是皇上的正统血脉,也是为君者!和咱们卿家过不去的,是太后,是姓盛的和他的儿子,不是南宫家,不是三皇子,所以爷爷你不能……”

“不能什么?不能撵他出去吗?”卿海怒目的瞪着她。

卿宸咬了下牙,豁出去般地说到:“您,您不能乱来,您不能叛国欺君,那是不对的!”

“啪”响亮的耳光声在屋内响起,那一瞬间,倔强的卿宸身子一转摔倒在地。

“你这丫头,竟敢对我说这样的话?”卿海一脸恼色:“你当真迷上了他,信了他的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