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30章 和死神赛跑

第二百三十章 和死神赛跑

秦芳的大脑里是医疗系统自动检索出的信息,它们连串的涌出来,一个都没陈述完另一个就接上,听得秦芳脑袋都有点发胀。

炸炉的气浪冲了她摔出来,身前还有打铁师傅的相护,所以她只是摔疼了而已,但脑袋里充斥了一堆的警示音,她这一瞬间也有点受不了,不由的捂着脑袋晃了晃。

“你怎么样?”先前还对秦芳保持客气实则冷淡的师傅此时一脸惊慌,显然要是大小姐在这炸炉的意外中受伤了的话,他们的罪过可不小。

“我没事!”秦芳说着瞧望了一眼这位大约五十来岁的老人:“你有没伤到?”

炸炉的那一刻,是老人护在了她的身前,那气浪炸的他们都飞出去了,自然老人的受创的可能性更大。

老者却是摇了头:“打铁的身子结实着呢,没事,倒是你……”

他还想关心地说点什么,可秦芳一听他没事,也顾不上和他多说,蹭的一下爬起身来,直接从他的身边冲过,往被炸开,四处飘着黑灰与残物的铺子里冲。

她要救人,她脑袋里的警示音最后报到了目标f,也就是说,她有六个人要救!而此刻那些呻/吟声以让她立刻投入了救治的状态里。

她的举动让老者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她会冲进去,随即他也赶紧的冲了进去,想要救人,而此时爆炸引来了更多的人,大家纷纷都涌过来帮忙。

“你们别乱动!我叫你们做什么才许做什么!”有人来帮忙固然是好事,可是秦芳却知道。这种时候。不当的救援只会好心帮倒忙。不但可能会造成第二次伤害,甚至会加剧生命的流失。

她的言语让纷纷涌来帮忙的人都是一愣,毕竟她们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救人都要听令的事,一时不免诧异的你看我,我看你。

有些人本着遵从宗主的意见生生住手,但眼里不免不满,可是还有些人却不会听她的。

因为看到自己的亲人,熟人被炸炉弄的是一身血色。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呻吟或是不省人事的,岂能听得进去她的话?

当即一面哭号着往里冲,一面就往那些人身上扑!

“我叫你们别动!”秦芳的声音几乎是暴烈一般的怒吼而起,音域都是拉高到了尖锐:“你们这样会害死他们的!”

“害死?”亲属们茫然要反驳,而此时那个老者一声大喝:“听大小姐的!”

亲属们脸色狰狞与纠结,手倒是停在了那些人的身边。

秦芳见状立刻冲向系统给出的预判时间最短的那个二十分钟的人。

“郑华,能不能听见我的声音?”她大声询问着,却是迅速的观察他的状况,而她叫出他的名字。也是小米在此时为她提供了伤者的名讳。

“嗯……”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瞳孔却开始有些发散。秦芳看他一眼,直接伸手摸进了右臂,在众目睽睽之下,便戏法一样的摸出了一支尖锐的细针,在大家嗔目结舌里,以最快的速度扎进了郑华的脖颈血管里。

“你干什么?”亲属厉色而问,焦躁的情绪已经让她忘记了对秦芳必须的尊重与恭敬。

她身边的人当即拉了她一把,示意她的闯祸,但秦芳根本不在乎她的不敬,只赶紧的给她解释道:“我打的是强心针,是为了救他,他很快会有一些抽搐,但没有关系,我可以救他,请相信我,但是你们请千万不要动他!”

她说完不管亲属的反应,立刻起身冲着头脑里第二危机的人奔了过去。

六个目标,有两个极度重伤,都是一小时下的预判生命;三个重伤,救治时间则是三小时内,还有一个最轻的没有生命危险。

所以秦芳必须立刻把六个目标都观察一下先给出急救控制的手段,如此才能合理安排,抢时间的救人。

“你们赶紧抬起他到水槽下,放清水冲泡,在水里用最轻柔的动作为他除去腿上的衣裤!”

“你,来帮我压住他的脖颈,这样数,一,二,三,用这个速度数,每数到十下,放开这么一下,直到我叫你停下为止!还要,一定要让他的头前倾,知道吗?”

“张强,不要叫,再叫你的喉咙会坏掉,相信我,我救的了你,但你要配合!来,你们帮我一把,按住他这里,一样的,也是数十下松一下。”

“……”

秦芳一个个的迅速观察,判定交代。

被铁水烫伤的,她指挥着按照烫伤处理,减少伤害程度;被炸开的铁片划破肚腹的,她叫着按压住血口,好等待她的排序救援。

如果这是未来社会,她可以立刻安排着送医救助,可现在,这里只有她一个,她只能就地医治,减少时间的浪费减少不必要的移动去造成新的伤害。

“我要酒和水,我还要白布,我需要你们给我围出一个圈来!”秦芳急匆匆的交代着,能得到的东西,她可以从自己的右臂里取,可有些东西她也需要大家的帮助。

好在,族人虽然惊奇,但这样的事故惨烈的场面,让大家更为揪心,大家纷纷按她的意思弄来白布和酒水,秦芳二话不说,叫着人先把水冲倒在地上,清理掉残渣与降温,而后又酒水洒在四周进行消毒,最后又把那些白布叫人举着把六个人围在当中,叫另外的人把一坛坛的酒水打破浇在白布之上,努力的把周围糟糕的环境病菌去降到最低。

族人们听话的照做,秦芳则迅速的从右臂的衣袖里摸出一样又一样的东西。

罩帽,口罩,显放镜。消毒液。医用手套……

她一样一样的拿出并迅速的穿戴。而后便蹲在极度重伤的郑华跟前。

些许的耽误,时间就耗费了六分钟过去,按照系统的预判,郑华只有十四分钟的救治时间,但秦芳为了增大救治的可能性,已经在第一时间为他注射了强心剂,以增加他活下来的可能。

“你要干什么?”看到秦芳从右臂里源源不断的摸出东西来,这已经让最近的亲属们茫然无措。而当秦芳抓着几把止血钳从右臂的衣袖里摸出来时,那器械的寒光让郑华身边的女人本能的抗拒。

“我只有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救他!我没时间和你解释!”秦芳说着将止血钳摆在铺好的急救布上,动手抓上了插在郑华腹腔上的铁炉炸片。

抽出,没有预料冲的血涌,因为铁炉的高温已经把血管壁都烫住了。

可是虽然不会大出血,但脏器的血液若不流通,脏器衰竭就会开始,生的几率就更小。

于是秦芳立刻又摸出了一把手术刀,在已有的伤口上做了一次划刀。

血水涌出,啥那间家属的情绪激动:“血。你,你这是杀人!”她惊吼着就要抓秦芳手里的刀。秦芳心中焦急,本能的说着:“别碰我的刀!”并做了一个挡护的姿势。

女人撞上了她的臂膀,却飞了出去,撞在了众人牵着的白布之上,当她“啪”的一下摔在地上时,她的身上一抹寒霜骤然成形,而她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就想被点了穴一样,只能待在那里一动不动。

族人们都是惊诧的,因为他们看到的只是大小姐的一挡,却想不到人竟然就飞了出去,一时间她们都鸦雀无声着,似乎都想起了那个关于大小姐的神秘故事,也开始疑心她真的,懂巫术。

可是秦芳并未察觉这女人的状态,也没察觉大家的状态。

她此刻全心就在救治中,眼看手边没人打扰,她赶紧的用止血钳夹住每一个全新的血管伤口,开始迅速的对接缝合以及消毒清创。

大脑内,医疗系统机械的为她倒数着时间,当时间进入倒计时的一分钟时,秦芳终于缝合完了全部的血管,她立刻松开了最后一对止血钳,为他做皮肤的缝合。

“目标郑华,肝外血管供血恢复,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脏器受损不可避免,机能下降百分之三十,可得治疗积分为二。”

小米通知着医疗系统的评判,秦芳此时哪里顾得上什么积分啊,她迅速的从右臂里摸出一支破伤风为他注射到体内后,又赶紧的取出一套不需要皮试的头孢十一代为他挂水。

“来个人帮我举着!”秦芳大声的喊着,立时有人听话的跑进来按照她的意思举着,而秦芳匆匆交代后,又奔向了那个排第二的重伤号。

第二重伤号叫李二狗,他伤的真的有些重,因为铁水的迸溅几乎包裹了他的一条腿,所以秦芳根本不敢贸然去扯他的衣裤,只能让他先冲水,并在水里脱下衣裳。

“我们,我们脱不下来……”身边帮手的两个人一脸汗水与眼泪,秦芳一愣登时明白了。

淳朴的族人何曾见识过那种血肉烫灼的惨状?而且铁液与水一凉下来,就成了一件铁衣,他们怎么可能脱得下来。

“我来吧!”秦芳说着迅速地蹲到那人身边,伸出了自己的右臂摸上那人的腿。

她深吸一口气,她让自己无视脑袋里系统对于时间的警告,伸着自己的手指慢慢的顺着李二狗的脚踝开始点点向上。

水是流动的,所以在小小的水花里,人们看到的是大小姐的手一点一点的顺着李二狗的腿往上摸,而事实上,秦芳的右手手指在水下已经变了样。

撤下了指尖的仿真皮层,她的食指和无名指手指变成了细长如镊的模样在铁衣之下小心的分离着肌肉与铁皮加布料的包裹,而中指的指腹变成了刀,小心的切割开这层铁衣。

一点点的向前一点点的分离,时间紧迫却也不能蛮横的为他取下,然而就在这争分夺秒的时刻,忽然秦芳大脑内一声警报响起。

“警告,目标c杜志宇,心率骤失,怀疑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