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31章 大小姐亲了他!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大小姐亲了他!

秦芳的手登时停下。

怎么回事?

“你等我一下!”一秒后,她的手迅速出水,藏在衣袖里恢复皮层包裹的状态,人却直接奔到了杜志宇的跟前。

杜志宇是那个排在这两个极重病人之后的,他的伤是脖颈处被炸飞的炉片划出了血口。

虽然划到了血管,但并非主动脉,所以虽有大失血的危险,但还是排在了郑华和李二狗的后面,因为他们两个一个是脏器的受损,一个则是全身大面积的烫伤,轮生命威胁程度都是高于这杜志宇的。

秦芳先前看过他的状态,确认了系统的判断是正确的,所以叫人为他按压住出血口,每过十秒放开一下保证体内的血液循环避免出现缺氧坏死,却也极大程度的努力对其做到失血控制。

只是谁能料到,突然的,杜志宇就失去了心跳,这让秦芳始料未及,当她冲过去时,她立刻就挑了眉:“你怎么回事?我不是叫你一直让他的头前倾的吗?”

看到杜志宇仰向后的脑袋,秦芳立时一脸怒色,她赶紧地跪到杜志宇的身边,一把捏开了他的口腔。

哗,血水立时从他的口中涌出,秦芳的脸色登时极为难堪。

“我,我没,没注意……”帮着按压伤口的男人一脸惶恐,他用心数着数字,每次放开的那一下,杜志宇的口中都会淌出一些血水,这让他很害怕,害怕他会流血太多的死掉。不自觉的就忘了秦芳的交代。

当他发现杜志宇脑袋后仰着。就不会再流出那么多血时。他以为是好事,却不料大小姐突然冲过来,冲自己一脸怒色,那表情就好像他做了极大的错事,会害死人一样……”

“他的脖颈上有血口,只有保持头前倾,血水才不会堵塞在他的口腔或是气管处!”秦芳气恼的说着,赶紧的伸手感受杜志宇的颈血管脉动。此时那脉动已经淡到难以察觉。

她立时趴到他的胸口去听,也没有心跳,显然对方因为血液堵塞而发生了呼吸困难,窒息缺氧以至于心脏停跳。

这种危急关头,秦芳也顾不上多说,他迅速的把杜志宇放平,扒开他的眼皮看了下瞳孔后,立刻就赶紧的双手交叉压在了杜志宇的胸膛上为他做心脏按压。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再做了七次按压后,她趴在杜志宇的胸口上听了下并无反应。又赶紧的向上跪行一步,扯下了口罩。捏开了杜志宇的口,捏住了他的鼻子,无视他满嘴血腥的,深吸一口气下去往他口中吹气的做人工呼吸。

血腥气顺着鼻翼翻上来,秦芳能感觉到一丝恶心,可是她没有放弃,她继续的做着人工呼吸,因为她想要尽最大努力的救活这个人。

心脏按压,人工呼救,这一套救助手法是她常见与管用的,她用起来自然不会多想,几乎就是本能。

可是她的举止让这些举着白布围在周边的族人却都一个个瞪大了双眼。

这是干什么?不是救人的吗?

为什么要做这种奇怪的动作,为什么要亲他?

难道亲人是可以救人的吗?

众人不解,纷纷小声议论。

众人更觉得脸红,淳朴的他们好多人都不好意思看下去,低着头拿着眼角偷偷地瞧看。

秦芳完全不察觉周围的嗡嗡议论与炙热眼光,她此时内心有着一份焦躁,因为她觉得是自己的疏忽,如果她强调了这种危险,也许杜志宇此刻就不至于成为这样!

所以她内心一面自责着,一面努力的为他救治。

胸外按压,人工呼吸,她反复着全然不想放弃,当大脑内提示对方的心跳已经失去有五分钟时,秦芳不得不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直流电击复律。

直流电击复律是靠电击强行迫使心脏重启起搏的办法,这是抢救中当心脏按压不起作用时才做的选择,因为这种电击固然会复律,但电流对肌体还是会造成一定的伤害,且杜志宇现在还是失血的重伤状态,所以秦芳第一时间按程序选择的心脏外压。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秦芳也只有这个方法可选。

“你们都退开,举着白布的也闪开!”因为地上洒过酒水,她不想发生意外误伤他人,只能叫大家退开。

众人眼露迷惑,却还是听话的纷纷退开,当秦芳看到大家都离开那浇湿过酒水的地皮,一个个的都站在干燥之处后,这才在脑中下令:小米,准备直流电击复律。

“是,请问主人需要除颤器ex号还是ac号?”小米细问着型号,秦芳一听这问,却骤然发现一个问题。

直流电机的完成需要借助除颤器,而这个除颤器是由小米投射幻化所形成的,如果它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现出来的话,先不说会不会吓到人,只之后面对族人她就根本没办法解释。

她已经肆意拿出医疗器械让大家震惊无比了,想到之后要掩藏这个事找出合理的借口,就很头疼的,若暴/露了小米……

她严重怀疑自己可能会被族中人当妖怪的撵出去,更弄不好会把她绑火柱上烤。

所以她纠结了一下后,无奈的传令:“小米,不用除颤器,由你掌控电流利用我的双手为目标做直流电击复律。”

“主人,这么做你会承受同样的电击程度,这会对您的心脏造成同等刺激,导致肌体伤害。”小米立刻提示危害,可秦芳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明白,照我的指令做!”

秦芳说着深吸一口气,伸出自己的双手扯开了杜志宇身上破损的衣料,露出了他的胸膛,而后在身后一片惊诧的抽冷声里。把双手按在了杜志宇的胸膛上。

“我的天!”

“她这是干什么?”

众人的不解上升着议论的音调。在人群中里一个年轻姑娘的脸红得滴血。

而就在此时。她们看到大小姐和杜志宇的身子都出现了一个猛然的颤动,杜志宇的胸膛是起伏了一下,而大小姐则是一个后坐倒在地上,哇的一口吐出了血来……

顿时所有的议论戛然而止,大家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大小姐,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此刻的秦芳只觉得自己头晕眼花,满嘴腥甜。

她感受过电击,不是一次两次。但是那种电流只是惩戒性的一种导电行为。

而直流电击是有针对性的一次强击,秦芳用自己的双手做了除颤器电板的同时,也等于是让自己的心脏接受了同等的强击。

所以这一瞬间,强击对她完好的心脏形成了一次重击,结果导致她涌出了一口血来。

“怎样?”尽管她的状态很糟糕,但她更关心结果。

“目标无有心脏起搏。”小米机械的表达着残酷的事实。

“加大,再来。”秦芳咬了咬槽牙,一面下令,一面再度跪在了杜志宇的身边,把双手再一次的放在了他的胸膛上。

“警告。电击强度可能造成主人的您的心室紊乱。”

“来吧!”秦芳闭上了眼,她不能放弃。她不允许在自己的手上轻易葬送任何一个还有救治希望的人。

电流更加凶猛的涌出,那一刻秦芳在被弹飞的同时,似乎都能听到自己身体里发出了什么细微的啪啪声。

当她再一次摔倒在地,觉得口鼻一片焦燥时,小米在她的脑海里传来了好的消息。

“目标心脏已有复苏搏起。”

秦芳赶紧地爬起来,哆嗦着自己的左手摸进右臂里,而后取出药剂……

她必须赶紧给他注射以保证他的心脏复律维持下去,因为如果不能掌控住血压的话,也可能他的心脏会再一次停跳。

啪嗒,殷虹的血水滴在了她的手上,她愣了一下,意识到是自己在流鼻血,显然第二次的电击让她脆弱的鼻粘膜破损了。

捏了捏自己的鼻子,秦芳看了眼自己依然在抖动的右手,努力的深呼吸让自己尽快的平复下来。

你不能这样,秦芳,你是医生,你得救人,你这样缠着双手,如何打针给药,如何清创缝针?

你必须控制住自己,你必须忘记所有的痛苦,你必须做到,也必然能做到!

她在心中对自己强调着,想用心理暗示的方式让自己尽快恢复最佳的工作状态,然而此时她的腹腔内,一股寒气骤然从体内汹涌而出,秦芳甚至有一秒的恍惚,她像是看到了那头骨龙闪动了一下翅膀。

只是一秒的恍惚,一秒之后,她的视界里还是老样子,周遭还是那些人在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而此时秦芳陡然发现,自己的双臂不颤动了,口鼻也没有那种焦燥感了,整个人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似的,一下子好像所有的糟糕状态全消失了一般。

秦芳大喜过望,一下就想到了姬流云当初留在自己体内的些许奇异的什么功法,但,她只草草的想了一下,就赶紧的给杜志宇注射去了,毕竟救人是迫在眉睫的事情,由不得她此时分心乱想的耽搁。

当药物注射进杜志宇体内后,秦芳也本能的去观察一下他脖颈处的伤口,生怕刚才的救治里,那处血口被污染,可是当她的手碰触到杜志宇的伤口时,她体内的寒气骤然而出,一团蓝光歪歪斜斜的冒出来,竟直接附着在了杜志宇脖颈的血口处。

蓝光闪烁,秦芳能清晰的看到杜志宇脖颈上的血口在蓝光的包裹下一点点的变小减少,这让她很是惊喜,但下一秒她却感觉到了不对,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腹腔里,一股更加寒冷的冷气直冲而起不说,更似刀子一样的扎着她的四肢百骸。

该死的,那种钻心的疼痛,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