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32章 流云,是你帮了我吗?

第二百三十二章 流云,是你帮了我吗?

上一次这样的疼莫名出现,就疼的她不得不昏死过去,自求保护。

这一次疼痛又来,可她就是想昏都不能昏,因为还有人等着她救治,她脑中的警报声更是一直在提醒着她关于时间地紧迫。

咬着牙,秦芳死死地忍着这诡异的疼,右手按在了自己的腹腔上。

她算是发现了,这医疗系统把别人的安危总放在第一位,总是第一时间就搜索出它能感受到的病痛伤患,可是却根本像感觉不到她的痛苦似的,连个她的状态都不提示,她只能自己把手按在冷气直冲的位置,希望系统能给点面子给她一个检测答案。

可是系统像是不治自身似的,依然是半点反应都没,她不得不在脑中追问小米:“你就不能通过系统看看我到底怎么回事吗?我得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才好用药啊?”

她还要给别人手术,这么疼着,可不是个事儿。

光脑介入后大约五秒钟,小米就给她了一个哭笑不得的答案。

“主人,系统并未检测到您有任何病灶与伤患,故而没有计入任务状态。”

好嘛!因为没病所以就是痛死都不管吗?这系统未免也太差了吧!

秦芳在脑中无奈的苦笑:“既然我没有任何病灶,那我怎么这么痛?”

“是未知能量。”小米老实的回答:“但您的身体可能承受不了这种能量爆发出来的力量,所以,会痛。”

秦芳咧了下嘴。彻底不知道能说什么。而此时医疗系统还在提示她时间的缩小。她立时下令要一剂吗/啡,结果小米的警告音就响起。

“警告,吗/啡是成瘾性A级药物,医疗中请慎用。”

“我知道。”秦芳依然坚持了命令,很快右臂内就提供给她了一支吗/啡。

秦芳哆嗦着从右臂内摸出针剂来,犹豫了一秒后就扎进了自己的臂膀里。

她是医生,她比谁都明白,这种镇痛剂是怎样的双刃刀。

如果可以不用。她是绝对会咬牙挺住的,可是她还要救人,还要做精细的手术,那些都容不得一点闪失,而这份痛,痛得她可不是汗流浃背那么简单,而是痛得她一直哆嗦,她如何做手术?

而现在,她也没有任何的帮手,她只能先镇痛下去救人再说。

药物注射下去。不过一分钟就起效了。

痛感逐渐简单,乃至消失。秦芳的痛觉神经已经进入了麻痹状态。

感受到身体的暂时恢复,秦芳看了一眼脖颈上都看不出伤口的杜志宇后,也还是给他取了抗生素的吊瓶挂起避免术后炎症出现造成感染不治,就起身跑回去又给李二狗剪开剩下的裤子。

当铁衣一样的裤料彻底从李二狗身上离开时,男人的私/处自然也暴露出来——没办法,古代的男人可不像女子还有亵裤,他们都是挂着空挡穿着衣裳的。

秦芳不觉得有什么,因为在烫伤烧伤里,大腿受伤的人都是这样要敞晾着的,所以秦芳完全没意识到这点,只赶紧的瞧看他的伤口想怎么处理。

可是身后一帮人就没办法和她一样淡定了。

不少妇人女子当即尖叫起来,继而扭头掩面的跑开,而留下的男人们则也不免脸红尴尬,瞧看着那个完全就蹲在李二狗身边,几乎脑袋就埋在男人胯间的大小姐……

她,她怎么就,就这么,无动于衷呢?

他们不解,他们各自表情尴尬,可秦芳此时一点都不尴尬,她甚至是忧心忡忡。

因为李二狗的左腿从大腿根到小腿肚的整个片区已经不是烫伤那么简单,而是出现了大面积的炭化,并且皮下组织已经呈现了蜂窝状。

这意味着这条腿基本上是保不住了。

如果在未来世界,这种情况的治疗无非是两种,一种是立刻拆除所有的受损肌肉,重新打造复制肌肉,做出一条全新的腿;一个则是迅速截肢,而后通过安装科技义肢来实现肢体的完整,就像秦芳自己的右臂。

可是现在这个状况,两个无论选哪一个都不现实。

前者,她一个人要完成一条腿的复制再造,不说手术有多么难,只时间和精力就要花费十二小时以上,那点吗/啡镇痛怎么撑的下来?而她如果给自己再注射吗/啡的话,很可能会出现上瘾状态,所以她本能的拒绝,而且,最主要的是,她一个人也完成不了这样的手术,并且对方也没足够的时间给她去慢慢再造。

至于后者,更不必说了,哪里来的科技义肢给他呢?

“系统可以兑换定制,但低级义肢需要等级C5,中等义肢需要等级A6,智能型义肢需要等级S9。”小米立刻给予了信息提示,可这让秦芳更明白此刻的境况是有多糟糕。

怎么办?难道放弃这条腿吗?

保住性命而截肢,这是所有医生在不得以的情况下,都会选择的路径,她也是不例外的。

可是明明知道这是正确的选择,她却并不愿下这个决定,只因为她感受过那种失去。

当时的她没了右臂,就已经觉得自己的世界被颠覆,自己的人生是灰色的。

可她那时已是功臣,国家会有一笔优渥的资金给她供养保证她的衣食无忧,家人和朋友也会给她关心与爱护,且还有高科技的智能就在身边,就这,她都觉得日子晦涩的没法过,而李二狗在这样一个时代环境下,没了一条腿,他的生活可以说连希望都看不到的。

所以此时的秦芳真心不愿意给他截肢,她看着他整个被毁掉的腿,不免想到了刚才杜志宇脖子上的创口在蓝光下莫名痊愈的画面。

那蓝光应该也可以治疗他的腿伤吧?

秦芳想着下意识的把自己的手按在了李二狗的腿上。

她希冀着寒气出现。希冀着蓝光出现。希冀着奇迹出现。

可是。一切都没发生,那种寒冷涌身的感觉,似乎在她用了吗/啡之后就消失了。

“警告,目标李二狗的预判救治时间还有八分钟。”小米提醒着李二狗的有效救治时间,先前杜志宇出现状况就额外耽误了她的时间,现在她只有八分钟,如果要保住这人的性命,就得赶紧的截肢。

她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早已疼到昏厥过去的李二狗,无奈地下令准备麻醉剂以及骨锯好给李二狗实施截肢,而就在这个时候,有女人惊慌的声音由远及近:“二狗,二狗……”

秦芳扭头寻声看去,就发现围着的男人们无声的散出一条路来,继而背上背着一个竹篓的女子已经冲了进来,当她看到李二狗的模样惊恐的发出惨叫时,她身后竹篓里也传出来小孩子哇哇地哭声。

那一刻,秦芳的心立时就是一抽。她似乎看到了一个家就此倾倒。

痛从心底漫开,她看着女子的哭号。听着奶娃的哭闹,不由的在心中祈求:蓝光啊,你就快出来吧,我不想给他截肢,我想救他!我不能让这个家就这么破碎,求你出现你的神奇,快让我救他吧!姬流云不是说,他的功法就是为了救人吗?你既然存在我的体内,哪怕就是只有一点也请你快出来让我救救它……不管之后会多痛,我都受着,行吗?

也许是祈求有了用,又或者是内息的那份渴求触动了什么。

秦芳感觉到自己的心猛然间一窒,就想是被冻住了一秒似的,在她一愣之后,寒冰的感觉再次涌出,这次却不是从腹部,而是从心口奔涌出来。

那寒冷比之之前更盛,但她的掌心也涌出了寸长的幽幽蓝光,像极了姬流云以前用出的那抹幽焰。

她想都不想,立时转身将蓝光幽焰按在了李二狗的腿上。

“你干什么?”妇人正在痛哭,忽的看到身边的大小姐竟然拿蓝色火焰往丈夫那条几乎黑掉的腿上烧,自是本能的反应,可是,她只是问出了话来,人却没动,因为一种寒冷的感觉迅速的包裹了她也包裹了她身后的孩子。

哭声戛然而止,一切被眼前一幕惊得发出声音的人们也都瞬间僵直不动了。

此刻,自秦芳为中心的十米之内,一切事物都被冰凌包裹,像是哪个大法师做出了急冻冰封一般,把周遭的一切都给冻住了。

但,幽幽蓝光附着在李二狗的伤腿上,那蓝色的寒冰火焰一点点的吞噬着焦炭状的皮肤与肌肉。

秦芳的眼睁着,她看着那蓝光,整个人也是一动不动,虽然她的身上并无半点冰凌,但此时此刻,她却发现自己再度出现在了那个雪峰里,寒潭前。

只是这一次,骨龙不是沉睡的,它焦躁不安的在寒潭前转来转去,一双幽兰的眼却一直看着她,似在责怪她又似担忧她。

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秦芳不解,却又感觉到骨龙似乎传递给她一种情绪,下意识的她开口询问,声音飘了出来,却充满着回音的那种飘渺。

我只是想要救人……

她轻声的解释着,连自己为什么要解释,都不明白。

骨龙的头摇了摇,迈着步子来到了她的身边,竟用那骨头颈子蹭了蹭她。

秦芳刹那间觉得自己感受到了一丝温暖,虽然那温暖淡的如一缕丝线的轻拂,可是她的脑海里却不由的出现了姬流云那张淡淡载笑的脸。

下意识的,她抬手拥抱了它,并如抚摸宠物一般的摸了摸它的骨翅,而那一瞬间骨龙消失了,化成了无数冰凌冲入了她的身躯。

她能感觉到疼痛的汹涌,但奇妙的是,她却感受不到一点伤害,反而感觉到伴随着那些疼痛,自己已经感受不到这片雪峰里刺骨的寒冷。

“哇……”

奶娃的啼哭声冲入耳膜,秦芳骤然发现她看到的又是这混乱的救治现场,什么雪峰骨龙又没了,只有众人一张张吃惊的面孔与他们此起彼伏的惊呼。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李二狗的腿,此刻那条腿哪里还有半点焦黑?

她一怔之后,不由的笑了,因为她知道,这个小家没有倒塌。

流云,是,是你帮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