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35章 她的希望

第二百三十五章 她的希望

月影照着梢头花枝稀疏的映在窗影上,影影绰绰间,静谧悠然。

秦芳睁着两只眼有些迷茫的看着那影儿的晃动,有些木色。

当她一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身在一张罗汉榻上,周围围着卿海等人,皆是表情有些安定的意味。

于是,七嘴八舌的关怀声起,秦芳一面说着自己没事,只是累到了而已,一面暗自吩咐小米结合医疗系统再给自己自查一次,毕竟那份糟糕的痛楚真的让她不愿意再承受第三次。

然后小米给她的回答和上次没有太大的差别,她不是生病,而是那份疼痛来源于她的身体无法承受那份未知能量。

“主人,能量所属依旧不能有效判断,但您的身体疲劳值很高,需要非常好的休息。”小米诚恳的建议着,秦芳却看着一双双关注自己的眼里拿好奇之色,就明白想要好好休息有些难。

“大小姐,我听族人们说,你从衣袖里拿出了许多这样稀奇的东西,你是怎么办到的?”

“对啊,这些东西,工艺精致,器形少见,就连材质,我们也不曾见过,不知你是哪里弄来的,又平时收藏在何处?”

“大小姐您这奇异的医术到底是哪里学来的?”

“……”

一句句疑问叠加着汹涌而来,秦芳却没办法回答。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竟被捞起的衣袖,立时意识到他们在自己昏着的时候,已经翻了她的袖子。

没有什么纰漏吧?

她无心责怪他们的不敬。只赶紧问着小米。生怕出现什么差错。

“没有纰漏。小米在他们请了医生来时,为主人伪造了脉搏,成功骗过了那个医生。”

听小米如此说,秦芳安定了些许,而后抬头看着那些纷纷等待答案的人,故作神秘地说到:“你们别问了,我答应了教我的人,什么都不能说的。”

“难道连我们也不能知道吗?”脖子上缠着白布的二少爷卿逸好奇的看着秦芳。口气里却难免有些不满。

“我发誓了的,用我们族人的未来。”秦芳只好把架子拉大一点,她相信没人敢拿卿家的未来不敬。

果然,屋内的人都悻悻的闭上了嘴,秦芳见状未免大家尴尬,赶紧的伸手扶了下头说到:“我好累啊,我想回去休息了,三爷爷,能让人送我回去吗?”

除了最开始问她一句是否有事外,卿海一直再没开口。听到秦芳这么说,点了点头。立刻下令叫人送她回去,秦芳这才得以逃离了众人探究的目光,回到海棠阁躲清静。

可是清静有了,她却躺在**睡不着了,甚至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疲惫,但她一闭眼,就会想起奇怪的种种。

比如为什么炉子在不具条件下会炸开,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她没想到的可能?

比如自己为什么使用了姬流云残留在体内的一点内心功法,就会浑身疼痛?

比如……

她有很多的不解,很多的疑惑,它们混在一起,乱糟糟的充斥在她的脑袋里,让她半点困意都无,只能是躺在那里,看着窗影上晃动的树影,东想一下,西想一下。

就在这乱糟糟的时候,外面却忽然传来了隐约的对话声,当秦芳坐起来时,屋外已有了卿宸的声音:“大小姐,我可以进来吗?”

秦芳眨眨眼,应了一声,随即房门吱呀推开,几声轻轻脚步之后,卿宸已经到了内室里。

“先前大家围着你,也不知道你到底如何?只听人说你多么神勇的救下了不少人,怎样,累坏了吗?”卿宸一派熟稔的态度坐到了秦芳的床边,几乎挨着她,好似大家真的很亲似的。

看着卿宸一脸关切,秦芳的心里却并不会有多少感激。

毕竟若真是在乎她辛劳的,怎么可能这个时候上门叨扰?

“嗯,是很累。”她轻声说着看她一眼:“找我什么事?”

卿宸的唇抿了一下,忽而凑得更近了些,几乎是咬着耳朵同秦芳言语:“三皇子想见你。”

秦芳的眉微微一蹙,随即张口打了个哈欠:“不合适吧,天色已晚。”

卿宸眨眨眼:“没说是这个时候,明天。”

秦芳抬头看着卿宸:“是他要你来的吗?”

“不,是我……”卿宸当即言语,但看到秦芳那不信的眼神,她又缩了下脖子,闭嘴不言。

秦芳见状自然心里明白自己猜准了,但显然卿宸是很乐意来为别人当说客的。

她想了一下,伸手抓上了卿宸的手:“我知道你心里装着他,愿意为他奔波,可是你真的有想过他的身份,他此时的光景吗?倘若,他对你的心意根本比不上他所说的那些词藻呢?”

卿宸咬了一下唇:“我见到他的第一眼,就止不住的心跳,而后日见夜想,就此便挂着他,想来,这便是一见钟情了吧!”

“我不知道他什么模样与风采,也不知他何处让你一见倾心,但我想说,选一个对的人很重要,毕竟那是你一生的幸福。”

古人都是求的从一而终,一旦倾心许了终身,便几乎就是没有反转的余地。

遇上好的,便是一生如求了上上签,事事顺心,平安自得;若遇上差的,便是下下签,苦水进肚流眼泪,再悔也难改。

毕竟离合二字,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我知道你们都担心他是骗我,利用我,可是在他身边,我真的感觉不到半分假意。”卿宸说着倒抓了秦芳的手:“我选了他,也许了誓言,这辈子我都跟定他了,好也罢。坏也罢。都是我自己选的。我认!”

秦芳闻言唇微微抽了一下,什么也说不了了,毕竟人家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

“你明天去见见他好吗?”卿宸再一次开口,秦芳却没有犹豫的摇了头:“不!”

“为什么,难道……”

“我还不是卿家的族长,有什么资格和一个皇子相见……”

“你是大小姐,你是族长的女儿,你带了族令来。依照规矩,你就是未来的族长!”

“你也说了是未来,在族人不能相信我有足够能力领导这个家族前,他们,不,不说他们,就是你们,也不会认我当族长的不是吗?”秦芳说着一个苦笑。

卿宸闻言却是使劲摇了头:“不,不!你是族长的嫡出女儿,你还带回来了族令。依照规矩,上任族长指了谁。就是谁,除非他背族弃义,做出对卿家有伤之事,否则谁都不能撼动你的族长身份,就是,就是,就是我爷爷都不行的!”

秦芳的眉挑了一下,有些意外三爷爷的孙女竟然会向着自己这方说这些话,她不由的想,这个三皇子只怕很不简单。

“大小姐,今日话说到这里了,我不妨也说明白点,我那日不是说,将来若有一事求你还请你支持我吗?”卿宸说着已盯着秦芳的眼。

秦芳顿了一下点了头:“我记得。”

“噗通”此时卿宸一个滑身就跪到了地上:“这一事,就是希望大小姐能支持我和三皇子的婚事。”

“婚事?”秦芳更加诧异了。

世家的千金,大都在及笄前说了人家,就算没有说了人家的,也还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有几个能自己做主?

秦芳作为未来人,自然支持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可是她本身就认为这个三皇子可能只是利用之举,怎么会贸然的就支持卿宸和三皇子的婚事呢?

更何况,三皇子是皇家之人,娶妻纳妾都不是随心所欲的事,她来支持?以一个大小姐的身份,实在是有些搞笑--三爷爷还建在呢,轮的到她置喙吗?

许是看到了秦芳的惊讶态度,卿宸急急地言语:“我与三皇子已经私定终身,只要得族人支持,他愿与我就在族中完婚,到时候,生米成了熟饭,皇家认了便罢,不认,他也当我为妻,且那时,反了那不正的皇上又如何?”

“不正?”秦芳一愣,卿宸却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愣了一下后,突兀的解释着:“我的意思是那个,嗯,先皇崩的不明不白,卿家莫名背罪,他连遗诏都无,不过凭借近水楼台上位,还心虚的不许皇子们回去尽孝,怎么看,都有问题,其行不正!”

秦芳闻言撇了一下嘴:“皇权事,我不想多言。”

卿宸见状自是不在这上多说,只拉着秦芳的手:“你不喜欢,我也不多说了,总之,我支持你,认你做族长,将来你要为大伯父复仇夺权,我也必然会助力的!我只求你此时支持着我,将来,我爷爷出来阻挠时,你只要肯为我说一句就好!”

一句?

一句就等于是她的表态,以她大小姐的身份来压,若真如卿宸所言有这么一个规矩的话,那她等于就是支持着卿宸和三皇子在一起的了。

“你真当我是族长吗?”秦芳歪了脑袋。

“当然!”卿宸肯定的点头,秦芳双手发力,将她给扶了起来:“那你说族长,该是怎样的?”

“啊?什么?”卿宸一时有点懵,秦芳却不说话,只看着她,卿宸眼珠子转了转说到:“引领我们卿家立于不败之地,不被人欺负。”

秦芳点点头:“你说的对,保护卿家的人,这是族长的指责,但既然如此,我就更不能贸贸然的表态,尤其是在这种局势未明的时候。”

卿宸一愣,张口想要说什么,秦芳却先她一步的开了口:“而且,我不妨告诉你,如果我是族长,比起所谓利益互惠下的支持,我更希望看到的是,每一个族人得到发自真心的爱,得到可以时常展露笑容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