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36章 惩罚,我娘干了什么?

第二百三十六章 惩罚,我娘干了什么?

秦芳说了这样的话,卿宸彻底的意识到,她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她沉默着没再言语一个字的离开了秦芳的房间,想是听明白了大小姐对于她的爱情是多么的不看好。

发自真心的爱?

每一个都在质疑着三皇子的爱,此刻连她自己都有些怀疑,难道她就真的分辨不出来吗?

出了秦芳的院落,她看向了那个立在院落外独自望月的身影,踌躇了一下,她走了过去。

“她说她很累,暂时没时间见你。”卿宸低着头,言语无奈中透着一股子挫败感。

那个身影扭头看她一眼,忽而抬手指天:“你有没看到月亮旁边不远处的那颗星?”

卿宸闻言抬头张望,很快点了头:“有,挺亮的。”

“月亮再亮,也掩不住它的光华,哪怕天空只有它一颗独自亮着,这天下也并非有月无星。”他说着就此抬手将身边的卿宸揽在怀中:“没事的,不见就不见吧!”

卿宸闻言咬了一下唇:“我再去和她说说。”她说着扭身要走,可那揽着她臂膀的手却将她硬生生的搂进了怀里:“不了,何必那么委屈呢?就算我此刻前途未知,但我也不想看着你低三下四的。”

“殿下……”

“叫我炔哥。”他轻声说着:“你又忘了吗?”

卿宸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潮,羞嗒嗒的低了头。

如此亲密的称呼,得是成亲之后才好叫的,可他竟然许她这么叫,她是羞地,可内心也是甜蜜蜜地。

“炔,炔哥……”犹如蚊蚋的声音,承载的是女子的娇羞。

他在这轻唤里,嘴角漾起一抹淡淡地笑:“宸儿。”

卿宸的头低得更加厉害,南宫炔的眼一眨将她猛然的彻底搂进了怀里,拥住了她。

刹那间,卿宸就僵住了似的窝在了他的怀中,而他的另一只手便轻轻地抚弄着她的发辫:“纵然我前途未卜,也不希望我心爱的人低三下四的,所以,你不必再去求人,也不必这般委屈求全,你只要记得,哪怕我在世上存活只有一天,这一天也必然想和你无忧无虑的看月望星。”

“嗯。”卿宸的手臂紧紧的搂住了南宫炔的腰身,南宫炔把唇印在了她的发际上,一双眼却偏偏盯着的是那亮着灯的院落。

“走吧,我送你回去吧!”他收了眼,轻声言语着,拉着早已睫毛润湿的卿宸一步步的离开了这海棠阁。

院外有人在谈情说爱,院内的秦芳此时却已经没有再继续在卿宸和三皇子的事情上多费心思。

因为就在卿宸出去后没一分钟,她的脑海里,医疗系统竟然反馈出了好评给的系数分。

听着一个个跳出来的好评分值,秦芳是又开心又疑惑。

开心的是分值越高,她自然涨的越高,疑惑的则是,这大半夜的,怎么突然的医疗系统开始给她算好评系数分了呢?

“医疗系统在十二小时内如果不能得到对方自身与亲属的亲口评价或者感谢言辞的话,就会自动的去感知目标者的情绪,从而判定是否达到好评系数分。”

小米第一时间给秦芳做了解答,秦芳听到这样的解答,倒觉得也挺好的,不然万一救个不能说话的孤儿什么的,她岂不是一辈子也别想收到好评分?

正当秦芳高兴时,她却陡然听到脑内传来了这样一句提示音:“救治目标杜志宇情绪起伏,好坏参半,系统评估分值为中评5……”

5?

秦芳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不是吧?先前几个最低都是7,高的连10都有,就连那个只是轻伤的蒋隆都给了她感谢分9,怎么那个差点就死掉的杜志宇,反而是好坏参半?才让她得了个5?

哎,能不能不这样啊,为了救你,我可是连吗啡都给自己用了,你怎么能这么回报我啊!

秦芳郁闷,虽然她本心是不求回报的,可遇上医疗系统非要拿好评来结算,她也自然会希望得个好评呗!

不过郁闷归郁闷,系统才不会理解她的委屈,当下一串话在脑海里响起,则是在告诉她,好评系数分取平均值,所以最后她得到的系数分是8分。

好在六个人有五个给力,一个五分没给她拉下太多,系统当即结算,她竟可以得分160分,秦芳立时嘴角勾笑。

但是……

“你此番救治最后可以获得积分总共为160分,但你在治疗过程中,提取了整个救治中不应需求的违禁药物,其药物自身本身兑换值为五十积分,而你虽未用在目标身上使用,但用在自身,更是对于药物有滥用行为,所以处罚性扣除同等兑换积分,五十分,也就是说,你此番救治任务最后得分为60分,计入总积分后,你的积分为863分,等级依然为d8等级。”

扣分,惩罚性扣分,这简直让秦芳始料未及。

她愣愣地站在那里好半天,只觉得心口憋着闷闷地火气!

吗/啡是怎样的危险,她身为医生自然懂的,可那种节骨眼上,她有的选吗?

结果自己冒着伤害自身的风险,注射了吗/啡完成手术,系统扣了她的分,对方还好坏参半的情绪,让她只得个五,她怎么可能心里舒服?

于是秦芳在屋里闷了片刻,终究是拖着疲惫的身子跑了出去。

她打算走走散散这口闷气,可出了屋,心思一动的,她就往铁匠铺那边走去。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炸炉,也许此时带着小米去做个检测,可能能发现点什么。

秦芳这么想着去了铁匠铺,当她赶到铁匠铺时却发现,铁匠铺的四壁挂着灯笼,胡老头正在残炉的位置立着,似乎想弄明白点什么。

“谁?”许是秦芳的脚步声引起了他的注意,轻问的回头,两人目光相对,胡老头很是诧异的看着秦芳:“大小姐?你,怎么来了?”

“哦,睡不着,就出来转转,结果不自觉的走到这里了。”秦芳自然不会说自己专程而来,她答了话便也顺势反问:“那你呢,怎么在这里?”

胡老头眨眨眼:“我怎么能不在这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虽说托大小姐的福,没闹出人命来,可到底是不该有的事,我不弄个明白,心里岂能踏实?”

“这样啊,那你想明白为什么炉子会炸掉了吗?是不是那炉子太旧不行了?”秦芳说着故意扫着四周,状似无意的开始乱转,实际上她已经在脑海里要求小米为她检测在此地存在的各项数据感应。

因为她相信,如果是有人蓄意制造的爆炸,那必然放进了引起爆炸的物质,而当爆炸发生后,这里也必然会存留那物质的残渣甚至是明显的痕迹。

“怎么可能呢?”胡老头一听到他的炉子被怀疑,登时反驳:“大小姐,虽然说我这铁匠铺开了也快二十年,那炉子也是用了十几年的老家伙,可那却是精钢所造,还是老族长千里迢迢为我寻来的好东西啊……”

“老族长?”秦芳抬了头:“你说的可是我爷爷?”

“当然!”胡老头说着挺胸抬头昂起了下巴:“我当年是追随在老族长身边的侍从,后来战事平定,老族长将族长之位传于大爷后,我才陪着老族长回了族地养老,也是他老人家想起我父亲乃铁匠,才希望我开个铁匠铺,以保证族内的铁器需要。”

“原来您是爷爷的侍从啊!”秦芳顿时觉得这老头亲切了许多:“那你岂不是在我父亲与母亲成亲后,才和爷爷回的族地了?”

胡老头当即一笑:“何止是成亲后?是你出生后一年了,老族长才带着我回的族地。”

秦芳立时张口:“那你可别说在我小时候你抱过过,还拿胡子扎过我什么的……”

“岂敢?”胡老头立刻摆手:“我虽得老族长信任,不离身边半步,但抱你可轮不到我,老族长疼爱你之极,就是奶母都难得抱上,怎么可能轮到我这么一个侍从?”

秦芳闻言笑了笑,忽而脑子里想起了关于姜氏知之甚少的事,她便两步走到胡老头的身边轻声言语到:“老爷子,既然你是跟在我爷爷身边不离半步的,那当初家里的事,你必然是知道的,能和我说说我娘吗?”

胡老头的身子一顿:“你是问故大夫人?”

秦芳点点头:“打我生下来,记事起,对于母亲,知道的也不过是为生我而害病亡故,之后的岁月里,几乎没人和我说起她,等我再知道她一点事的时候,就是太后发怒将我卿家视为仇人,而口口声声都说是我母亲的错……”

她说着看了一眼胡老头:“你能和我说下她吗?我不希望对自己的娘,这样的一无所知。”

胡老头抿了一下唇:“大小姐想知道什么?”

“我娘是什么样的人啊,她和我爹如何在一起的啊,哎呀,总之只要是她的事就好。”秦芳立刻兴奋的抓了一旁的条凳往上一座,还拍了拍旁边的座位,俨然是听故事的架势。

胡老头眨眨眼后,坐在了秦芳的身边:“故大夫人啊……她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女人。”

“厉害?她很凶吗?”

“何止是凶?”胡老头一脸崇敬,眼里却闪动着一抹有些无奈的笑色:“简直是嚣张至极呢!”

嚣张至极……一个老侍从敢于说这样四个字出来,秦芳一时都傻了眼:“嚣张?我娘她,干了什么啊,你会这么评价她?”

“她啊,干的事情多了!揪过老族长的胡子,撕掉过族长的婚书,不但天天和族长打架逼他低头,还跑到别人家里上房揭瓦,真正的是个叫人头疼又害怕的人呢!”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