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37章 嚣张,她娘的彪悍史

第二百三十七章 嚣张,她娘的彪悍史

胡老头的话让秦芳傻了眼,她惊诧的看着胡老头的嘴唇翕张,随着他的话语仿若回到了十几年前。

十几年前,和北武国一连比斗三场都赢了的卿家,获得了当时谈判里最大的决定权。

争议的土地,成为了南昭的国土,卿家也自然是南昭的大功臣。

从边境归国,卿家得了极大的封赏,损失惨重的盛家则得了抚恤与恩典--盛岚珠成为了太子妃的人选,婚书已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布衣女子纵马来到了当时的卿王府门前,她没有下马递拜帖,更没有差人去通传,反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后背上取弓搭箭,将箭矢直射在了府门之上。

一个孤身的女子,如此行径自然让卿家感受到羞辱的同时也琢磨出不寻常来。

于是家丁将女子围住,门房拿着箭矢以及箭矢上的布条进去汇报。

老族长接过布条一看,才知道,上门来的女子乃北武国一个平民,她认为卿家根本没可能赢过北武,所以前来叫嚣比试。

这样的邀约,卿家自然不看在眼里,老族长虽然错愕,但更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他关注的事,大手一摆表示:姑娘家家的路途遥远奔来不易,且给些钱银打发了去就是。

于是一个打发就是门房出去给了五两银子,示意姑娘你还是回去吧!

结果那姑娘拿了碎银转身离开,当大家都以为这是一个笑话谈资时,那姑娘又回来了。却是手里拎着一个挺大的布袋。而后在大家错愕时。她从布袋里面抓出了一把铜板来,二话不说朝着卿家的府门就开扔。

她不是一把一把的扔,而是一个个的扔,且还骑在她那匹看起来十分劣质的马上,这让卿家人感觉到了羞辱。

家丁们再次愤慨而上的将她围住一面制止她的行为,一面差人回去汇报,结果等当时的卿岳听见这么回事,跟着人出来时。就发现府门口的地上躺着七八位家丁,个个抱着身子在那里呻/吟不止。

而马匹上,一个模样极为漂亮却眉眼里充满鄙夷的女子手持一条马鞭的冷冷看着他:“这就是卿家的人吗?本事太差了吧!”

卿岳一脸不悦,他盯着女子:“姑娘,你为何出手伤我府上家丁?”

卿家有卿家的规矩,他很肯定,绝不是家丁先出手,因为卿家从不仗势欺人。

“他们不让我丢铜板。”女子说着手中的鞭子往马背上一放,竟又抓了铜板出来往卿家的府门上丢。

“铛铛”的音一下接一下,女人把每一个铜板都砸在了府门之上的铜疙瘩上。这样的准度和力度让卿岳明白对方是个练家子。

“我卿家从不仗势欺人,姑娘何苦寻事挑衅?”卿岳的眉蹙着。因为这姑娘的行为真的很让人窝火!

而秦芳听到此处却是哭笑不得。

她这个娘到底怎么想的,这不等于骑个破自行车跑人家跨国企业总裁家门口拿一毛的铜板一枚一枚砸人家豪宅防盗门吗?

“想要我不挑事可以!那就叫你家那个叫卿岳的出来和我打一场,赢了我,我转头就走,再不叨扰,可要是输给了我,就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没想好,倒时候再说,反正不会伤天害理。”女人说着瞥他一眼:“去给那卿岳传话去吧!”

“我就是卿岳!”卿岳撇了下嘴后开了口:“既然姑娘真要打,那就打一场,但刀剑无眼未免受伤,咱们点到为止如何?”

跟在卿岳身后的胡老头眼看大爷应下这种事,就想拦着,卿岳却回头看他一眼道:“一劳永逸,免得这么弄着惹人非议。”

因为这话,当时的胡老头没拦着了,他也实在觉得门口丢铜板这事太让人无语。

可是让他们更无语的是,想要一劳永逸却根本做不到,因为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弱。

卿岳和她对战了整整两个时辰,从日在当中打到了日暮时分还未分出高下,结果两人许是打出脾气来了,约定第二日继续。

到了第二日,依然没有分出胜负,这又有了第三日。

可依旧没有胜负之分,卿岳提出平局和了算了,女子却是不干。

卿岳身有公务,总不可能一天到晚啥事不干的陪她打架比武不是?就没再和她续约,自己回军部上工,可女人却是个死心眼。

眼见卿岳不和她比了,又搬出一堆铜板来,骑着那头褪毛的劣马在卿家门口砸铜板耍。

第一天,卿岳忍了,第二天,卿岳还忍,第三天,卿岳还死要牙准备再忍一天,老族长发话了。

“叫一个丫头总留在府门上这般,成何体统,输赢速速分出!”老族长撂了话,卿岳应诺却是头疼。

他没有半点放水,但他也的确赢不了对方。

于是他出去后表示,要继续比试,可以,但只能挑他不忙公务的时候,并且不要在卿府上骚扰,他会陪她比出个胜负做出了断。

女子答应了,但死心眼的状态让卿岳更加头疼,因为他走哪里她跟到哪里,完全是抓紧一切非公务时间就要和他打。

于是两人的交手在断断续续里打个不停,半个月下来,全都城都知道卿岳的身旁有个天天和他打架的女子。

流言蜚语总是可怕的,更多的人怀疑卿岳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因为他们相信卿岳是不会输给一个女子的。

于是有更加不好的语言出来,猜测着这个女人怎样的居心叵测,怎样的不知礼仪。

可女子却像听不到这些话一样,终日跟在他的身边,还是空了。就要和他打。

最后。在很突然的一天。卿岳输了,他败下了一招在这个女子的手上,然后他询问她要自己做什么。

女子却一言不发的看了他片刻,骑马离去。

他们以为这个女子就此离开,这事也告一段落,但三天后,女子再次骑着劣马前来丢铜钱砸门。

“你到底要怎样?”卿岳一脸无奈的立在府门口,胡老头受命陪着他出来看看。

“你欠我一件事。做到了才算完。”女人昂着头一脸收账的模样。

“你说!”

“娶我为妻。”

“什么?”卿岳一脸惊骇,胡老头也是诧异不已。

“你输给了我,现在我要求你必须娶我为妻。”女人说着依然一脸收账的神色。

卿岳愣了片刻后,双手抱拳:“对不起,我有婚约,恕难从命,还是换个别的事吧!”

女子再次沉默,片刻后,她转了马头,刚行两步却又驻马。

“她美吗?美过了我吗?”

卿岳一愣。摇了头:“不知,我从未见过她。”

从小定下的婚约。他只知道是葛家的大小姐,却从不曾见过,如何能比的了。

女子回了头看着他:“娃娃亲?”

“是。”卿岳老实的点头,女子却是笑了一下驾马离开,让卿岳都不明白,她那一笑是什么意思。

“这女人真是疯了!竟敢自谈婚事。”胡老头当即喃语,毕竟这样的行为,于理不合。

可是卿岳却看着那离去的背影轻声言语:“她其实挺可爱的。”而后便转身回了府。

那夜,卿府里,很少喝酒的卿岳喝的酩酊大醉。

那夜,葛家的府邸里却遭了贼。

不过这贼似乎不是来偷钱财的,因为葛家所有珍贵的东西一样没丢,甚至翻出来的金银珠宝就丢在外面,但一两都没少。

葛家人不免猜疑这行举背后的意思,葛家老太爷更是跑来和老族长提及了这事。

胡老头在旁听着觉得奇怪,稍晚些碰上在院子里宿醉的卿岳也不免提及了两句,卿岳的脸却瞬间黑了,当他询问大爷怎么了时,卿岳却又摇头喃喃说着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三天后,这位砸铜板的姑娘又上门了,这一次,她甚至还带来了一样东西,卿岳与葛家大小姐的婚书。

“你真去偷了婚书?”看到婚书的卿岳一脸怒色,女子却是摆了手:“谁偷了,这是我赢来的!”

“赢?”卿岳不解,女子慢条斯理的言语着。

原来,女子去了葛家,那夜上房揭瓦翻箱倒柜的真是她,不过她不是偷,而是去找婚书,从婚书上知道了和卿岳定下婚约的人是葛家大小姐后,她就立刻找这位葛家大小姐麻烦了。

“我和她比武,谁赢了谁才能嫁给你,结果我赢了,这婚书自然到我手了。”女人一脸的笑容,彰显着她的愉快,但就是跟在一边的胡老头也知道这话中藏匿了多少故事。

葛家是什么人?和卿家多年一起征战的家族,虽不列四大家族,却也是武将世家,颇有些本事,两位千金更也是习武的。

但到底是大家闺秀,怎么可能人来疯的跟别人随便动手,还拿婚约说事,可想而知,这位不知又做了什么,把人家也激恼了,这才答应了比试。

连卿岳这样沙场上混迹的男人都没能赢了这位姑娘,葛家大小姐那种没上过沙场的,又能有什么胜算?

与其说是她答应的,还不如说是她强取豪夺的。

卿岳当即一脸黑色,一字不发只看着她,女的却也悠哉不着急。

两人就这么对望了小半个时辰后,卿岳开了口:“你嫁不了我的,你一个乡野村妇,还是北武的女子,我爹不会允许我们的婚事。”

“我让他允许就是!”女人一句话撂下,踩着马背跃进了府中,卿岳立在门口没动,胡老头却听出味来赶紧跑回了老族长身边,结果进得府院,就看见女子冲着老族长言语:“我要的是揪得掉你的胡子,你就得让你儿子卿岳明媒正娶的娶我!”

“我要是摘得下你头上的发钗,你就给我滚蛋!”老族长一脸阴霾,显然让葛家难堪,他很生气。

“一言为定!”女人说着已然出手,胡老头就只有和其他侍从一起观战的份。

而结果……不用说了,卿欢都在这里了,女子自然是揪到了老族长的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