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41章 挖坑

第二百四十一章 挖坑,脸红了

“嗯?”南宫炔愣了一下,回头不解的看向秦芳。

“这个颜色并不适合你。”秦芳说着已然转身回屋。

南宫炔诧异的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眨眨眼后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离开了海棠阁,显然在这之前,还从未有人对他的衣着有过意见。

回到屋里的秦芳,有些无力的趴在了**。

或许她该为三皇子言谈的卿家未来烦忧,但此时此刻她却想着的是那白色的身影,那个属于苍蕴的,看起来高洁的白。

也不知他在东硕如何……哎,我想他做什么?

秦芳烦躁的一把抓起枕头揉了起来。

“何必烦忧呢?”忽而一声言语响在身后,秦芳闻言惊诧回头,与此同时她也感觉到身上连续被点了几下,当即就无法动弹了。

她被点穴了!

“卿家如果真的这么烦忧未来的话,其实大可加入我们海龙国的!”包着黑布头巾,穿着一身夜行衣的敖卓一脸笑容的立在秦芳的身边:“我们向来喜欢朋友!”

秦芳眨眨眼:“是吗?就冲你这待友之道,我可没看出来你喜欢朋友!”

敖卓一愣,笑了一下:“别这么说啊,我点了你的穴,也不过是不想你使用巫术再伤了我。”

他说着像是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下嘴角。

“大半夜的又来找我干嘛?”秦芳盯着他轻声询问。

“本来是想看看你再干嘛,结果听到了一场对话,也留意到你并未注意到我的存在,所以我觉得,可以延续上次的想法,请你去我们海龙国的地盘上做做客。”

“要拿我当人质吗?”秦芳的唇一撇:“那你可真笨,刚才我和三皇子的对话可说的清清楚楚。在卿家我根本就是一个不被欢迎的,被认定是回来抢夺权利的人,你拿我当人质。你以为你还能要到什么吗?”

敖卓看着秦芳沉默了几秒随即言语:“也许卿家真的会希望你消失,但他们是绝对不会乐意你在我手上消失的。何况。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什么?”

他的话让秦芳的眉微蹙,而此时敖卓已经上前一步伸了手点在了秦芳的身上,登时秦芳就发现自己说不了话了,而此时敖卓的身后却有一团白光急速凝结,在敖卓就要抓到秦芳手的那一刻,银白色的电流直接打在了敖卓的身上。

“嗯嗯嗯”的一串颤抖音后,敖卓再一次散着焦臭味道倒在了地上。甚至秦芳都看到他张开的嘴里冒出一股淡淡地青烟。

小米,你又多了50伏吗?

秦芳脑中无奈询问,小米非常正经的给予了回答:“报告主人,时间太短。小米来不及校准,所以保留了上次的伏压。”

秦芳闻言看着敖卓眼露同情,但随即又翻了个白眼,因为她自己被点穴是根本改变不了的。

当下她无奈地解散了小米的虚拟体,希冀它能给自己找出一个解穴的办法。要不然她岂不是要这样坐等到穴位散开的时候,谁知下达命令才几秒,她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丝凉风,她心中一惊刚要做出反应,却是脖子上一痛。失去了意识。

……

“啪嗒”“啪嗒”持续的声音极其有规律的响在耳边,如同闹铃一般的将秦芳从一片昏沉中唤醒。

她迷糊着睁开了眼,便发现自己手脚被捆着歪斜在一片岩壁上,而岩壁的前方便是山石中的渗水在一滴滴的落下击打着地上的石头,溅出水花。

山洞?

秦芳的眉一挑,此时她听到了一丝痛苦的呻/吟,下意识的寻声低头,这才看到在自己的这片岩壁之下的右侧,躺在同样被捆住的敖卓,当然这个时候他也醒了。

四目相对的一瞬,两人都是一片惊讶之色,敖卓更是张口询问:“怎么回事?”

他的记忆停顿在自己被秦芳电昏那里,醒来看见自己被捆着自然不觉得什么,但看到秦芳也被捆着,就意识到不对了。

秦芳摇了下头:“不知道,你刚倒下我也昏了,醒来就在这里。”

这是哪里?

秦芳在脑中询问小米,很快小米检索了方位给出了答案,他们竟然在卿家族地最南边一个很偏的犄角旮旯的密林之中,而这个位置再往东南大约五里地就能进入海龙国的地界。

“你不是会巫术吗?赶紧使出来让咱们脱困啊!”敖卓还真是没有一点敌我的概念,扫了一圈周围发现这里是个山洞后,竟立刻使唤起秦芳来。

秦芳抿了下唇没搭理他。

她也想脱困,但小米只是辅助她的光脑系统,弄点定位啊,扫描啊,数据支持它行,救人还是算了吧!

毕竟它唯一的敌对能力,就是作为防御系统的电击了,可他们两个现在的困境则是被绳索捆住了手脚,就是电击她十次八次也不能解决问题。

“喂,这个时候了还清高什么啊?”眼看秦芳不搭理自己,敖卓竟然扯着嗓门大喊:“别藏着掖着了,你把我放倒那么容易,还用巫术让我的人过不了界标,救出咱们自己还不快着些?”

秦芳白了一眼这个过分自来熟的家伙,无奈的开口:“你能不喊了吗?你是生怕抓咱们的人不出来收拾咱们吗?”

敖卓一愣随即喊的更加来劲儿:“喂,我们醒了!我们口渴要喝水!”

秦芳一见这位的劲儿头,当即翻过去一个白眼,但随即也明白,这样不明不白的被捆在这里,还真不如弄清楚状况的好。

敖卓的大喊大叫立时有了成效,也就十几秒的功夫,外面有了一些竜傅亩玻婕匆桓鋈缢愕哪腥嗣ㄑ杲松蕉础?br/>

野人?

秦芳看到这人的第一瞬间,就想到了自己小时候在课本上看到过的野人图片。

因为这家伙满身泥污就算了,那头发披散在身后已经锈成了脏辫,更和下巴处的胡子苒在了一起,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模样,再加上这生猛的身形,活脱脱一个野人样。

“是你?”几乎这野人刚一出现。敖卓的嘴巴里就冒出了惊喜的声音:“嗨,你捆着我干嘛?快把我放开!”

敖卓说着还似兴奋的往前挪了一下。示意那人快点,可那人却没动,反而是盯着秦芳看了片刻,又转身走了出去。

“喂!”敖卓似乎没想到这人会丢下他不理,一时一脸不能相信的又连喊了几声,可是外面竜干螅橛谀病2还馨阶吭趺春埃歉鲆叭硕荚诿怀鱿至恕?br/>

“别叫了,他已经走了。”秦芳出声言语:“你认识他?他谁啊?”

敖卓起先点了头,随即一顿又摇头:“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在今天之前,只见过他一次。”

秦芳挑眉:“哦?”

“就是上次你把我莫名弄晕的那次。”敖卓说着不舒服似的扭了一下脖子:“当时我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他拎着,而后他把我丢在偏僻的地方。就和我说了两个字‘走吧!’然后,他就走了。”

秦芳的唇抿了一下。

上一次,她莫名其妙的可以听到别人的动静,但那时可未曾察觉这人半点行踪,而如今她没那种状态去听到什么。自己却被他给拎到此处捆成了粽子,她不由的想,这人到底要干嘛?

“有人来了。”敖卓忽而偏了下脑袋,像是竖着耳朵一般:“功夫挺烂的,脚步也很重。”

秦芳一愣,刚想问这你都听的出来,却忽而一下想到了自己那天莫名其妙的听到别人的动静,当即愣住。

奇怪,我怎么会办得到呢?我又不会功夫啊?

“挖坑?”此时敖卓一脸惊诧的喃语:“他挖坑干嘛?”

“你说什么?”秦芳听到敖卓的话赶紧收住自己的惊诧。

“我听到那个人问他干嘛挖坑……”敖卓说着蠕动着身子又往那边挪了挪。

“他怎么回答的?”

敖卓伸着脖子听了半天一脸莫名:“他说埋人。”说着他看了秦芳一眼:“他不是要埋了你吧?”

秦芳的心咯噔一下,凉悠悠的。

“能埋我也就能埋你。”秦芳看他一眼,咬了唇。

“他应该不会埋我,要埋上次就动手了……”

“那可不一定,上次你什么都没看到,这次如果你看到他埋了我呢?”

“杀人灭口?”敖卓蹭的一下身子就坐直了些,要不是手脚被捆着,秦芳怀疑他都能一个鲤鱼打挺的站起来。

两个人再一次四目相对,三秒之后就同时开了口。

“联手吧!”

“合作吧!”

不同的话语却是同一个意思,两人一顿后,彼此点了头。

“你会功夫,挣脱的了这绳索吗?”秦芳当即询问,敖卓摇头:“我一醒来就试过了,这东西不是绳草布缕,我挣不断。诶,你呢?快用你的巫术啊?”

秦芳扭了下嘴巴:“我那巫术解不了绳索。”

小米是帮不上忙,右臂虽然是可以使用的机械手臂,但问题是这人绑的是她的脚和臂膀,她的右手虽然可以当剪刀用,但问题是根本够不到这绳索。

“那怎么弄?”敖卓挑了眉。

他说联手,期望的就是她的巫术,如今她竟然说解不了,实在让他大失所望。

秦芳抿着唇眨眨眼,然后说到:“我们配合一下,就能解开绳子。”她说着看了看两人的距离,脚往旁边的岩壁上一蹬,整个人就想个瓷瓶一样直接摔了下去,继而就势一滚,不但滚到了敖卓的身边,更直接滚到了他的身上,而与此同时敖卓的脸呈现了扭曲之态,一种压抑的痛叫声带着无尽的尴尬从他的嗓子眼里溢了出来……

那一瞬间,秦芳的脸也红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