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42章 能量裂变

第二百四十二章 能量裂变,小米休眠

当敖卓发出那种扭曲的惨叫声时,秦芳也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肘撞到了这男人的某一处,熟悉人体结构的她,当下就知道自己撞到某个尴尬部位。

嘴巴张了一下,她红着脸不好意思的嘟囔出了一句话:“我不是故意的。”

敖卓嘴里进进出出的抽着冷气,吭哧了半天才冒出一句话来:“废,废话!”

若是故意的,他自然会感觉到气劲儿而有所防备,偏偏就是这不是故意的巧合,撞的他,疼的眼泪花都溢出了眼角。

秦芳心中再次肯定了这人一定rp黑到极点,不然怎么就这么不偏不倚的撞上,而这个时候,窸窣声杂乱的响起,随后一个人出现在了洞口,不过不是刚才那个野人,反而是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

“杜志宇?”秦芳虽然躺在敖卓的身上,但视线并不受阻碍,所以当她看清楚这个冒出来的人时,尽管他缠着绷带,但她立刻就认出了对方。

杜志宇的脸上呈现一抹惊讶之色,随即竟是立刻转身就奔了出去。

“你认识?”敖卓咧着嘴咬牙询问。

秦芳咬了下唇:“嗯,我昨天,救了他。”

“救?”敖卓诧异,但秦芳可没时间和他说这些。

她见到杜志宇其实也很惊诧,但毕竟昨天她已经把对方列为了嫌疑者,所以惊诧归惊诧,在这个节骨眼上,她立刻意识到逃才是重点。

所以她立刻双臂双脚同时蹭地,让自己蠕动向上一些,当自己的右手够到了敖卓身上的绳索时,右手手指往上一剪,那绳索当即就断了。

敖卓感觉到身上的绳索一松,立刻动手解开绳子。看了一眼还等着她的秦芳后,又赶紧的把她身子一翻,为她解开了绳索。

整个动作倒是流畅自然。没有一丝停顿,秦芳的心里便明白。这个人对自己并无恶意。

而这个时候,外面窸窣声已响起,敖卓几乎是一个闪身,人就已经冲到了山洞的边沿立住,当那个野人猫腰从洞口进来时,他便朝着这人出手点穴,可是野人似乎知道他的存在。看都不看一个反手打了过来。

秦芳只觉得眼前一花,就看到敖卓缩成一团的倒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她的脑袋里竟然出现了医疗系统的提示音:“目标敖卓右臂骨折。没有生命危险,但需要治疗。”

秦芳的嘴角一抽,迅速地摆脱掉身上的绳索往洞壁内靠去。

治疗?这会儿她得能先自救,才是正经。

这个时候,缠着绷带的杜志宇竟然也跟着进了山洞。不过他在看到秦芳已经退到了洞壁上时,眉蹙了起来。

“根叔,等一下。”当野人一般的大汉朝着秦芳走来时,杜志宇突然出声,这让秦芳也在脑海里迅速下令:等等。

自保的招数。自然是小米的电击,她已经决定靠这个来给自己确保安全,但杜志宇突然出现并出言阻止,她也自然叫着小米等等,毕竟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想小米暴露在人前。

野人回头看了杜志宇一眼:“你心软了吗?”

“怎么可能?”杜志宇当即反驳:“我,我只是没能完成主人交代的任务,想要在你活埋她之前给我一个机会动手。”

野人将信将疑的盯着杜志宇,三秒后他摇了头:“你还是算了吧!”说完他就转头向着秦芳迈步,那杜志宇见状一愣,忽然就从腰后抽出一只半尺长的匕首朝着身前的野人后腰就刺了过去……

但是,野人似乎从一开始就已不信任他,所以当杜志宇刚要刺时,野人的身子一闪,杜志宇向前直冲就扑了个空,而与此同时野人一脚就踹在了他的后腰上,杜志宇惨叫了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目标杜志宇胫骨断裂,暂无生命危险。”医疗系统立时给了秦芳提示音,而这个时候野人一脸不屑的盯着杜志宇说到:“臭小子,主人交代的事办不好就算了,竟然敢背叛主子!”

“我,我也不想……”杜志宇一脸痛楚的趴在地上,他手里的匕首也已掉落在地上:“可是,是她救了我……”

“救了你,你就要救她吗?不自量力!”野人说着两步走到杜志宇的面前一把将他提起,在他的惨叫声里将他一下撞击到了洞壁上:“你这么感激她,我把你一起埋了如何?”

“不,不要……”杜志宇挣扎乞求着,可是野人却不为所动,甚至他的手捏上了杜志宇的脖颈。

“你为什么要杀我?”眼看野人要捏上杜志宇的伤口,秦芳尽管已经明白制造炸炉事件的人就是杜志宇,但这个时候她还是本能的开了口吸引野人的注意力。

野人回头看了秦芳一眼,丢开了杜志宇,由着他像一滩烂泥那样倒在地上,而后他看着秦芳一边迈步朝她走来一边说到:“这是主人的命令。”

“你的主人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野人说着已到秦芳近前,向她抓来,而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闪电从野人的脑袋顶上直打下来。

只听得噼啪一声,野人就像被激光打散了一般,变成了碎块,而与此同时整个山洞里都是一股焦灼的恶臭。

小米,你……

秦芳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她下令了电击没错,但只是要放倒这个人而已,就算小米时间紧急来不及校准,依照先前电击敖卓的状况,也不至于会把这人直接电到解体状态,这是绝对的高压,甚至是在两万伏以上。

“报告主人,小米的能量出现裂变状态,校准数值正确,但能量已出现百倍差距。”小米立刻给自己刚才的行为做出了检测回答,而这个回答让秦芳傻了眼。

能量裂变?百倍差距?这是什么情况?

就在秦芳傻眼的时候,洞内的另外两个人更是傻了眼。

塔一样的男人啊,只这么一下就变成了一堆焦臭的黑粉末四散在洞内,这让他们完全被镇住了。

“警告警告,自检能量波动较大,可能会出现线路烧灼,是否进入休眠状态进行冷处理?”此时,秦芳的脑内小米发出了紧急警报的声音,秦芳在使用小米这么长的时间里,还是第二次听到这个级别的提示。

曾经的一次是她接近了一座实验室时,小米对于内里的能量紊乱做出了感应,也出现了这样的提示,而彼时米勒就在线上,所以立刻提示她得关闭光脑令起休眠,以免能量干扰太大会烧坏芯片。

所以秦芳一听到这个警报声,当即选择了休眠,那已在外部形成的虚拟体此时竟已有了一些隐隐的实体光泽。

不过,随着休眠的命令下去后,虚拟体开始解散,当整个形状都消失在空中时,秦芳就听到敖卓有些发抖的声音:“那像乌贼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乌贼?

秦芳抽了下嘴角:明明是漂亮的水母好不好!

“你觉得我会回答你吗?”秦芳撇了一眼敖卓,迈步走向杜志宇,杜志宇却是在震惊里急忙地向后爬,显然是怕自己也会在大小姐的手上变成这么一堆黑渣滓。

“我不会杀你。”秦芳看他那样子,就意识到了他的惧怕,当即言语:“我只想看看你的腿伤到什么程度。”

杜志宇的身子顿了一下,随即冲秦芳抬手:“别过来,我,我没事。”

秦芳明白先前的事,太过震惊,更何况这洞中依然残存着身体被焦化后的恶臭。

“好吧。”秦芳站住了脚步,她看着面色略有缓和的杜志宇说到:“告诉我,你的主人是谁,可以吗?”

杜志宇的唇此时骤然禁闭,那目光充满了痛苦。

秦芳见状叹了口气,转身向着敖卓走了过去,她明白杜志宇根本不愿意说。

敖卓没向杜志宇那样吓得开爬,但看到秦芳走向自己时,脸上也是充满了畏惧之色。

但很快,他发现秦芳只是把手放在自己疼痛的伤处摸了摸,而后便转身走了出去,片刻回来时,竟然拿着几节树枝。

“你这是,干嘛?”敖卓看着秦芳把树枝捆在自己胳膊上,一脸警惕之色。

“这是帮你固定伤处,免得你这条胳膊以后废了。”秦芳说着用绷带小心的给他固定住自己对接过的位置,让他挂在了脖子上后,才看向了杜志宇:“如果你要离开这里的话,你的腿也得做这样的处理。”

杜志宇看了看敖卓,又看了看自己,低头不言,等于沉默的接受了。

于是秦芳又给他做了同样的治疗,等到将两个断胳膊断腿的人都固定好伤处后,她刚一起身,就陡然发现从自己的脊柱处开始充斥一种麻麻的感觉,就像是被打了麻药一样,而与此同时她的腹部却是涌出一股寒气来,吃冲她的背部。

秦芳愣了愣,看了看这山洞,意识到自己不能在这里久留,她当即忍着这种怪怪的感觉说到:“我们得离开这里。”

“当然。”敖卓应声站了起来,他伤的是胳膊,问题不算太大,但是杜志宇就很恼火了。

他之前伤的就不轻,虽然秦芳救了他让他没有生命危险,可是到底身体状态不算好,先前又那么一折腾,这会又断了腿,别说起来了,就是整个人似乎都有些精神萎靡。

“来吧,我扶你走!”秦芳向他伸出了手,他惊诧的看她一眼:“是我往炉子里丢的东西……”

“我知道。”秦芳出言打断了他:“可你刚才想阻止他加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