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44章 你有意中人?

第二百四十四章 你有意中人?

秦芳从头到尾因为说不出话来,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的前后举动。

说实话,当杜志宇说出他是西梁的暗桩时,她是又惊又怕,惊的是卿家竟然被人安插了十年暗桩而不自知,怕的则是西梁的毒。

一个曼罗,就让她体会了一场近死的体验,如今又是什么毒尊弟子制的毒,她听来就内心畏惧,毕竟那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真的是不想再去体验。

卿欢啊卿欢,你说你这辈子怎么就这么命运坎坷呢?

你娘亲那么彪悍,生个你,大出血的挂了,你爹也算人中龙凤,一转头流放不说还遭人暗杀,要不是我接手你的身体,你根本就被人糟蹋杀害,可我接手了,也没占到半点便宜,不是被人算计,就是被人误会,一路毒都中了好几次,这次又来个西梁的毒,你上辈子和西梁有仇吗?

秦芳内心吐槽着不满,却没想到,杜志宇先是要跟她一起死,继而这个巧克力敖卓竟然要给自己玩那种内功逼毒,这让她又震惊不已。

杜志宇是自己救下来的,说要一起死,虽然她觉得夸张了些,但还觉得情有可原,可这敖卓,两人之前也算对手,且在出变故前,他更是打自己主意的,这会儿竟然出手救自己,这又是为何呢?

她不解,但没可能问,也更没时间去想答案,因为敖卓已然把内力送进了她的体内,她立刻就感觉到在脊柱的那片滚烫里,一股清凉而厚重的力道冲进了体内。

如果说。秦芳的身体之前是两路兵马的战场。现在立刻就变成了三国混战的局面。

虽然说一寒一凉前后包夹了那股炙热。让她感觉到好过了许多,但她也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种在被三种力量强撕的感觉。

痛,开始蔓延,从较量的三种力量之间直直上冲,不过片刻,秦芳就是一声大叫,随即整个人失去意识的倒在了地上。

这样的情况,让杜志宇一愣。当即就言:“这,这是死了吗?”

敖卓一头汗水的白他一眼:“少在那里乌鸦嘴,不过是我内力深厚,她承受不住而已。”他说着也倒在了地上,呼哧哧地喘着粗气,眼里则有着一抹迷惑。

迷惑着,为何他修的这世间独一脉的功法竟隐隐被她体内的寒力相吸,而更迷惑的是,在他的内力与那股寒气包夹着毒性想要往外逼的时候,它能感觉到自己的内力竟有些隐隐地不受自己的指挥。反而被那股寒力牵着走。

他明明是想把毒性强行给她逼出,可那股寒力却并非如此。反而是将所有的炙热包裹住,将其慢慢吞噬。

“那她会死吗?”杜志宇一脸不确定的看着敖卓,敖卓掩藏了自己的迷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到:“会,但肯定不是现在!”

就那片刻他所能感觉到的包裹吞噬,让他莫名的相信,这毒应该不会对秦芳构成威胁。

杜志宇闻言脸上显出了一抹缓和来,但随即又消失无踪,只双眼盯着秦芳,像是不相信敖卓的话,认为他不过是在哄骗自己。

片刻后,敖卓就闭着眼呼呼地睡着了,显然他的内力逼毒,让他也累极。

而杜志宇听着敖卓的呼噜声,有些茫然似的看了看他,随即便盯着秦芳瞧看着,一动不动。

林地静谧,敖卓的呼噜声规律的响着,时间在分分秒秒里过去。

大约一个时辰后,秦芳的嗓子里发出一声短促的哼音,随即人就睁开双眼蹭的一下坐了起来,她那动静不算太小,立刻把睡眠中的敖卓给惊醒,随即也赶紧的坐了起来,看着她。

三人目目相对,杜志宇是惊讶到一脸不能相信,敖卓则是一脸我就知道的得意,倒是秦芳她一脸莫名。

“你看,我说她死不了吧?”敖卓说着伸手就往秦芳的手腕上抓,拿平稳的脉象里,毫无一点先前那般的诡异。

“毒没了!”敖卓兴奋的言语,下巴抬着仿若他就是功臣,就是她的救命恩人一般。

秦芳看了看他,开了口:“你到底想要卿家什么东西?那东西是不是在藏书阁?”

敖卓一面把注意打到自己的身上,一面又下大把力气的救自己,秦芳肯定他必然对卿家有所求,而想到他当初曾要去藏书阁,她有种感觉,他要的是里面的什么东西。

秦芳的言语让敖卓一愣,随即看了一眼一旁的杜志宇:“你确定要在他的面前知道吗?”

“他刚才都愿意随我去死了,知道也无妨。”秦芳说着冲敖卓昂了下巴:“你到底要什么?”

敖卓看看秦芳,又看看杜志宇,唇纠结的扭了十七八遍才终于开了口:“一卷笔录,关于武学的。”

秦芳的眉一蹙:“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不外传之秘,你不该觊觎。”

“我不是要卿家的铁骑之术!”敖卓说着低了头:“我只是想拿回一卷曾属于海龙国的东西。”

“海龙国的东西?”秦芳有些意外,她以为卿家的藏书阁里都是卿家世代传承的东西。

“没错,百年前海龙国的一册笔录,记载着我们所信奉的海神留给我们的武学,是海龙国的不传之秘。”敖卓说着嘴巴一抿:“可是八十年前,海龙国旧王无能昏庸,以至于国民难以生存,国不似国,为了不崩国,旧王找卿家族长谈资助,最后献出了那卷笔录给卿家,国得到了资助,得以留存,虽后世王力图强盛,扭转了局面,却没了这相传之物,也引以为耻。”

“所以你要拿回去?”

“是。”敖卓点头:“用尽一切办法也得让它回去,不然海龙国的民众遗失了海神的武学,我们又怎么配做海龙国的人!”

秦芳盯着敖卓看了十几秒。而后说到:“我有一个提议。如果你答应的话。将来我身为族长可进藏书阁后,会帮你把他给偷出来还给你,但你不能对外传扬这件事,至少在我身为族长的日子里,你不能宣告你拿回了它,行吗?”

“你说真的?”敖卓有些不能相信的看着秦芳,毕竟海神的武学乃是至宝。

“当然是真的。”秦芳肯定的点头,敖卓立刻举手发誓:“我敖卓以海神之名起誓。只要卿家大小姐将海神武学的笔录带来给我,她为卿家族长一日,我就秘而不宣一日,若又违背,叫海神天罚于我,永世受苦!”

秦芳瞧他这么痛快,便知这人其实内心挺实在,当下说到:“我的提议是,即日起十年之内不得再骚扰我卿家族地。”

“行!只要你能拿给我笔录,我必然再不骚扰卿家。愿和卿家做个和睦相处的老邻居!”敖卓立刻肯定表态,秦芳却是看着他说到:“口说无凭。”

敖卓愣了愣。随即说到:“我回去后,立刻叫人送来和睦之协,这可以吧?”

秦芳点了头:“这还差不多。”

“可是你呢,你若诓骗了我……”

“一年之内,我必然将笔录真迹送至你手,若是我违约了,便叫我天打五雷轰!”古人重誓,所以秦芳选择了起誓,当她的话说出来后,敖卓就已兴奋的点了头:“好,我就期待着一年之内你的承诺兑现!”

秦芳当下一笑:“既如此,那我们就继续出发,赶天黑之前,各自回自己的地儿吧!”

“大小姐,你真的没事了吗?”杜志宇见两人已经协商完了,这才关切的询问,毕竟作为一个西梁人,他对本国的毒还是极其信奉的。

“我想,应该是没事了。”秦芳说着动了动胳膊,起身走了两步。

此刻她的体内已经并无三国交战的混乱,有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感。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切都已过去,所以她相信自己已经没有了危险,只是此刻小米在休眠,在这个地方她也不好启动医疗系统,而最关键的是,她得抓紧时间在天黑前回去,因为她不能让自己成为一个失踪者,那对自己之后要领导卿家不是一件好事。

“今天回去后,我会说去你的地盘上谈判去了,配合一下。”秦芳冲着敖卓言语一句,敖卓就点了头:“好说,只要能给我我要的东西,别说去我地盘上谈判了,就是要我上门提亲都成的。”

秦芳闻言瞥了她一眼:“我家二小姐已有意中人,你就放过她吧!”

“你家二小姐我压根就是拿来当幌子的。”敖卓说着冲秦芳眨眨眼:“其实我觉得你比她适合。”

“免了吧!”秦芳立刻摆手,转身扶上了杜志宇的胳膊,就架着他走。

杜志宇当即一脸惶恐,连步子都有些不会迈了,此时敖卓又凑上前来把杜志宇拉了过去:“男女授受不亲,还是我来吧!”

秦芳闻言白他一眼,眼见杜志宇的确一脸惶恐之色,便也不勉强,当下自己在前面迈步行走,时不时的问着杜志宇走的对不对。

“我说,为什么你就不考虑我呢?我长的可不差!”敖卓架着杜志宇走了没多久,就在秦芳身后发问。

秦芳头都不回:“不想自取其辱,就别问这种问题。”

敖卓的嘴角一撇:“莫非你是有了意中人?”

秦芳的身子顿了一下,脑海里立刻冒出了苍蕴那张妖孽的脸,但随即她立刻在脑中将他拍开,迈步行走:“我说过了,你太黑,我不喜欢!”

敖卓当下脸上就阴云密布,再不吱声了,甚至到三人在密林山下分手时,他都一脸阴霾似乎真的被伤到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