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47章 大小姐,对不起了!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大小姐,对不起了!

卿涛在点头的那一刻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会像卿云一样成为影子。

那个本属于族长身边,充当着安保与灰色执行者的人,需要的情感也许是淡漠的,但执念与果断却是必须的,强烈的。

“族长如果知道今天云妹的抉择,不知道当年还会不会留下她在族地。”看着卿云转身离去,卿涛忍不住的低声呢喃,也许此时他才明白,在一场护卫自己手中权力的战斗中,他并非是真正的领导者。

卿涛明白了自己根本是一杆被人利用的枪,而这个时候,被否定了生存的秦芳却什么都不知道的熟睡着。

……

“大小姐!大小姐,您醒醒!”持续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困顿的秦芳奋力的睁开了粘黏的眼皮,睡眼惺忪的看着身边叫醒她的丫鬟银杏:“怎么了?天还没亮啊!”

屋内烛火摇曳,窗外是一片漆黑,秦芳感觉到自己的困顿根本没有得到缓解,便怀疑此刻是夜半三更。

“大小姐,二小姐那边的丫鬟蕊儿急着找您,说一定请您见见她,还说耽搁不得。”银杏一脸无奈之色,显然作为下人来说,谁也不愿意这个时候叫醒主子自找不痛快。

“哦?那让她进来吧!”秦芳张口打了个呵欠,强打起精神的披了一件外衣在肩头,刚趿拉上鞋子坐到桌边给自己到了一杯水润嗓子,银杏就带着一个矮个的小丫头进来了。

“奴婢见过大小姐!”蕊儿一进屋就跪去地上,但她的声音有些怪怪地。像是带着哭腔。

秦芳诧异的打量了她一下:“起来吧。大半夜的找我什么事?”

蕊儿闻言起了身。却是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银杏,秦芳当即摆了下手,银杏便知趣的退了下去。

“说吧,到底什么急事非要这个时候找我?”

“大小姐,你可得救救我们家小姐!”蕊儿说着伸手从怀里摸出了一团锦布来捧于秦芳,上面竟是写着两行娟秀的字。

“爱一个人有错吗?为何人人都阻止我?你呢,也阻止我吗?我在凤凰崖等你的答案,一个时辰内。你若支持,就来,若不支持,就不必来了,大不了我跳下去,身死以尽孝道,放一缕魂,恋着他去!”

“这……”秦芳很意外,她不明白卿宸好好地怎么会突然写出这么一个东西来?

卿家还没到要表态的时候啊?

三皇子和卿宸两人虽然已经私定终身多少伤及了卿家的脸面与礼节,可都城那边还未反馈出结果前。谁都不敢贸然动作,所以这个节骨眼上大家都只能是等。她料定卿宸也是明白的,可没想到好好地竟突然遭遇了一个无厘头的以死相逼。

“这是小姐半个时辰前写。”蕊儿说着抬手抹了一下眼睛:“小姐和夫人先前吵了一架,因为夫人不许她和三皇子在一起,可小姐坚持,夫人一怒之下就说,小姐若是一门心思的要追了三皇子去,她,她就当没小姐这个女儿,便气的离开,结果小姐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屋里,我们怎么劝都不应……”

“然后呢?”

“半个时辰前,小姐忽然叫了奴婢进去,然后把奴婢给点住,就把这个塞进了奴婢的怀里,说等奴婢穴道解开,便叫奴婢拿来给大小姐您,人就出去了,奴婢巴巴地看着小姐离开,却是什么都做不了,后来穴道一解,奴婢看到上面的字,只好赶紧来找您!大小姐,求您快去救救我家小姐吧!”

蕊儿说着再次跪到了地上,一面抽泣流泪是一面磕头。

可秦芳这会儿哪有时间听她哭求?她一听蕊儿说完这些立刻就意识到现在剩下的时间根本不足半个时辰,当即是抓了肩头披着的衣服就往身上套:“我这就去凤凰崖,你赶紧的去找二/奶奶还有老祖他们说了这事儿去!”

“大小姐,说不得啊!”蕊儿闻言却是摇头,眼中更有祈求之色:“若是让人知道我家小姐这般,她日后还,还怎么……”

丫头话没说完,就已然抽泣,秦芳一愣,忽而想起这个时代,名节对一个女人的重要,想卿宸好歹也是卿家的二小姐,竟然为了一个男人玩自/杀,这是多么的愚蠢,若这事传于众人知道,只怕日后也是一辈子要为这件事而抬不起头的。

所以秦芳当下说到:“你说的有道理,那走吧,我们赶紧去找二小姐!”

“是!”蕊儿立刻答应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摸着眼泪,就一边冲出去为秦芳带路了。

因为时间不足半个时辰,凤凰崖又在南边靠着仙女湖的地方,所以秦芳和蕊儿是直接骑马前往那边的。

大约一刻钟的工夫,两人的马匹狂奔已至,秦芳从马上跳下来,追着蕊儿的身影就急忙的顺着山道往上爬。

可谁料爬了一半的时候,蕊儿突然脚下一绊,整个人就趴在了地上,等秦芳扶起她来时,她却抱着自己的右脚一脸吃痛的表情。

“怎么?伤到了吗?”秦芳下意识的询问,因为这种事爬山钻林的很是常见。

“不,没事,我们得赶紧上去找小姐。”蕊儿一脸焦急的摇头,随即就要起身,可是脚一沾地,她却抱着脚跌坐在地,显然她脚受了伤。

“你这样不行,让我看看!”秦芳说着伸手要去捉蕊儿的脚,蕊儿却是急着摆手:“大小姐,你快别管我了,小姐还在崖上,你快上去劝她下来。”

蕊儿一说这话,秦芳也不好再耽误,毕竟时间的确很紧,她也不希望看到一出悲剧发生,所以秦芳嘱咐了一句蕊儿叫她别动,等着自己回来处理。人就赶紧地往上爬。

不过当她快爬到崖顶上时。她忽然发现。刚才她的医疗系统竟然没有发出警告音。

难道小米休眠了,医疗系统就不主动提示了吗?

想到在山洞里,敖卓和杜志宇受伤时,医疗系统的同步提示,秦芳自然不解为什么这一次系统不给她提示,脑袋里刚出现这么一个猜测时,她也登上了崖顶,立刻就看到前方大约十米的位置。一个女子披头散发的立在那里,背影充满了落寞。

看到了卿宸,秦芳立时也没心思去猜测为什么系统不给提示音,她当即快步朝着卿宸走过去的同时,口中也急忙言语着:“卿宸,你可别乱来啊!我来了,我支持你来了!”

这种时候,就是不支持也得说支持,她可不想看着卿宸犯糊涂的跳下去。

可是卿宸听到她的话,并未惊喜的回头。也未搭理她,反而直勾勾的站在崖边。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般。

秦芳看着卿宸完全不动的背影,意识到不妙,只得加快了脚步奔过去,口中言语着:“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我真的理解你也支持你!”她话音落时,人已经奔到了卿宸的身后,抬手就抓上了她的胳膊想往后扯,但谁料卿宸的身子猛然一转看向了她。

“你……啊……”秦芳被眼前的一张脸给惊到了,因为那根本不是卿宸的脸,而与此同时她也感觉到了腹部钻心的疼痛。

因为一把匕首在这人的转身同时,就直接刺入了她的身体,她根本猝不及防。

“大小姐,对不起了。”穿着卿宸衣服的卿云那双冰冷的眼眸直直地盯着惊诧的秦芳:“卿家不欢迎你的归来。”

她说完不等秦芳反应,身子一扭就把秦芳整个人向外甩了出去。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一切都是那么的出乎秦芳的意料。

她当整个被抛出去的那一秒,她才意识到自己不但被人给刺中还被抛下了凤凰崖……

小米……

那一瞬间,秦芳只来得及在脑中唤这个名字。

……

一袭黑影如鬼魅般的掠过了卿家族地外的那堵高墙,却陡然在空中来了个云踢脚的动作,又诡异的翻身回到了高墙之上。

苍蕴一脸无语的看着高墙下的悬崖,嘴角咧了咧。

好险!要不是他的内力霸道,凭空支撑自己折返,他差一点就被卿家族地的这堵高墙给阴了。

虽然掉下去凭自己的一身内力不至于会有什么损伤,但这辈子从来都是他阴别人的苍蕴,还是感觉到内心有一丝不快。

环视四周,他借着明亮的月光看到了连接内里的四条铁索,嘴角却泛起的是一抹充满嘲色的轻笑。

随即他身轻如燕的纵跃而起,几个轻跳就已经落在了铁索之上。

一脚踩着一根铁索,他换步向前如履平地,而最最难得是,铁索相近,若是发生碰撞在这夜晚难免会传出声音来,可偏偏在他的脚下,两条铁索却没碰撞在一起一次。

行至过半,苍蕴看了一眼身后那依然灯火通明的防线,心道卿家能有这样的精心设计,实在难得,毕竟他仗着的是自己一身的好功夫,而他人却是没得仰仗的。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没由来的心头一慌,就像是有人重重打了一拳在他的心口上一般,与此同时他体内的真气竟然蓬勃而动,差点逆脉上冲,骇的苍蕴赶紧稳住双足,运功平息引导真气顺脉,才没让自己在这铁索之上暴/露行迹,但即便稳住了,苍蕴的脸上却是充满着震惊之色。

流云这小子难道被人重伤了吗?为何我的真气如此不稳?

相生相克的真经功法,一方出现大的变化,另一方也自然会有感知,所以当苍蕴感觉到体内真气不受控制的蓬勃而出时,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姬流云出了事,但几秒之后,他就丢开了这个问题,因为他急匆匆的赶来卿家,就是想看看他的欢欢是否平安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