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48章 你要是能抱我下去,该多好?

第二百四十八章 你要是能抱我下去,该多好?

苍蕴对姬流云是非常自信的,即便这家伙又可能重伤,但他相信姬流云是绝对不会有事的,所以他惊讶之后暂时丢开了这个问题,直奔卿家最亮的主楼而去,猜想卿欢回来,以她的血统自然应该是住在那边。

如一抹魅影,他轻盈自得的落脚在主楼的各个层檐倾听寻找。

有许多的夜,他曾坐在卿王府那个宅院的主屋顶上,一面望月看星,一面听着屋中平和的呼吸抑或迷糊不清的梦中呓语。

他知道她不是卿欢,但他不知道她是谁,也不明白她如何会做出那些看起来恐怖之极又的确能救人性命的手术。

所以他曾一次次的在她的屋檐之上悄然观察,希望能发现点什么,可是他没能发现什么,却习惯了听着她的呼吸寻找内心的宁静。

此时,他在这片竹楼里静耳倾听,希望听到的是久违的熟悉呼吸,可是听来听去,却是没有,这让他一愣。

难道她没回卿家族地来?难道她真被婠儿给毒伤带走了?

他不相信秦芳会被毒死,因为他知道秦芳的脖子上挂着克毒的至宝,所以当他听完素手的描述时,他想到的就是秦芳借着死遁回到卿家族地,所以他立刻朝着这边飞奔而来。

可现在……

不行,我得去找个人问问。

苍蕴的眉眼一眯,随即翻身跳下主楼,如影一般的略向一侧直奔着前面大片的民宅而去,他想抓个族人询问,毕竟族中长房的人回来。身为族人自该是知晓的。

当他飞纵的刚到一处民宅准备动手时。忽而听到两骑马蹄声散乱奔来。他便藏匿在身旁的一棵大树的树冠上,打算等它们过去了再动手,但随着两骑的相近,他反而听到了马上两人的对话之声。

“……放心吧,二小姐屋里点了熏香,她不会知道我离开过。”

“嗯,但你最好还是歇在她屋里,免得银杏咬出你来时。你没个人证。”

“好的,但是大小姐那边我们真的不需要确认她死了吗?”

“不需要,她中了我一刺,又被我丢下崖去,难道你还以为她能活吗?”

“可是那匕首留在她身上,数日之后谷中万一找到她的尸体,那时……”

“那时我们也不会有事,那匕首可不是我们的……”

话语至此,两骑已经从苍蕴所在的树下跑过,并跑出了苍蕴可以听到的范围。但就是这几句对话,却让苍蕴心惊肉跳。

大小姐?卿欢乃是卿岳的嫡长女。卿岳又是卿家的大房,该不会这个大小姐就是她吧?

崖?崖在哪里?

苍蕴立刻四处瞧望,随即朝着两骑奔来的方向是纵跃飞奔而去。

……

“嗯……”呼啸的崖下山风吹拂着秦芳的发,几乎遮挡了她的全部视线,让她无法在身后的强光照射下的看清自己脚边可有踩踏的突起山石。

二十分钟前,她被抛下山崖的时候,只来得及喊一声小米,希冀着光脑辅助给她生成翼服。

但小米之前接受了命令进入了休眠状态,一声呼唤虽然能够唤醒它,但要它能完全恢复工作状态却需要时间。

所以呈现下坠状态的秦芳只能赌命的甩动了自己的右臂,立时右臂感应到她的需求,弹出了一条钢筋爪锁直扎崖下的山石。

也许她运气不错,爪锁抓到了山石,让整个下坠的秦芳避免了血肉模糊的成为崖下一团烂肉。

可是,到底爪锁是一根绳,当它承载了全部的下坠之力时,重力已经分解成圆周方向上的加速动力以及半径方向上的拉力,结果秦芳不但被斜着弹了起来些许,更无可避免的转了个圈后重重地向着崖下的山石撞去……

秦芳一看山石撞击难以避免,急忙的扯着绳索扭了个身,刚刚勉强转过,就啪的一下撞了上去,那猛烈的撞击让秦芳整个后背都痛的发颤,但内心却是一片庆幸的后怕,因为她如果没能避开的来个正面撞击的话,不说她会不会摔死在崖下,只肚子上插着的匕首就能完全没入她的体内。

而这样的时间损耗过后,小米也终于进入了辅助状态,立时就接收到了之前的脑波命令,哗啦一下,秦芳就感觉到自己的四肢被穿戴了翼服,但,这个时候还有用吗?

而与此同时,小米也已经发觉了秦芳的糟糕处境。

“主人,你腹部受伤了!”

“主人,你背部肌肉有大片挫伤!”

“主人,你单臂承载的力量已经达到……”

“小米!”秦芳已经没有耐心去听小米对她的状态做废话般的陈词描述,她忍着痛即刻下达命令:“我现在需要的是降落到安全地带。”

“是主人。”小米不过三秒就给出了答案:“抱歉主人,翼服方案,高度不够,死亡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三,您确定要执行吗?”

秦芳的嘴角咧了一下:“我现在离地面还有多高?”

“三十三米。”

“我有没其他办法到达安全地带?”

“有,徒手攀岩下降,死亡率预估百分之三十二。”

“底下的崖面状况不好吗?”这么高的死亡率,秦芳感觉崖面一定很糟糕。

“是的,但重要的是,主人您腹部受伤,全身多处挫伤,可能在下降过程中牵扯而失手掉下山崖。”

小米中肯的答案让秦芳使劲儿的咬了咬槽牙,下了命令:“小米,立刻结体为我照明并标出最佳下降路线。”

“是,主人。”

有了主人的命令,小米很快就在秦芳的身后形成了虚拟体,随即它不但放出一柱强光为秦芳照面向下的崖面。更用红外线在崖下勾画出一条适合秦芳下行的路线来。

秦芳慢慢转了身子。忍住了疼痛。伸左手扒住了岩石,在确认完全牢靠时,才收回了右臂的爪锁,让它们回归手臂的状态,并暴/露出机械的指尖,用来插进山石的缝隙之间,好让自己慢慢下降。

她有这样的机械手臂和光脑,无疑是幸运的。可是她每一次的动作,又都是艰难无比的,因为她的每一个动作都会扯动她的伤口,而更糟糕的时,为了避免腹部的匕首更加深入造成更大伤害,秦芳始终都得弓起身子以免碰撞。

但在攀岩的动作里,平衡和转移重心的技巧大多来源于身体的贴靠与弯弓,这等于是让秦芳的每一次下降都巨大的消耗着她的体能和精神力。

一步步的下降,不过才三次动作,她全身就已经痛到被冷汗打湿。而此刻山风呼啸又让长发遮住了自己的眼。

“回归本体形态。”无奈之下,她只能取消模拟状态。立时长发消失,短发显现,同时她的右臂也泛着金属的光泽。

没了头发挡眼,秦芳咬着牙再一次的步步下降,可是越往下,她越是艰难,因为每一次的疼痛都是一次挑战,她已经发现这种疼痛开始让她越来越无力下降。

“主人,还有二十一米!”感觉到秦芳脑内充斥的无力情绪,小米积极的汇报着监控。

二十一米?原来她满身汗水,忍痛数次,下降的才不过十二米,这个效率,实在有够低下,但这已是她最大的努力。

小米,你要是能抱我下去,该多好?

秦芳无奈的想着,此刻她真的希冀着有一个人出现,让她从这该死的困境里解脱出来,但显然这是痴人之梦。

“抱歉,主人……”小米机械的声音响在秦芳脑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自己好像听出了一些悲伤,但随即她觉得这是自己的幻觉,因为光脑是智能体,它并不会有真正的感情。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期望着一个光脑会变成人呢?

秦芳苦笑了一下,向下看了一眼,随即再度咬了槽牙:不能放弃,秦芳,还有二十一米了,你得继续!

尽管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尽,但秦芳还是选择了继续下降,只因为她知道自己不能停在那里,因为停顿的时间越久,她生存的可能性就越低--毕竟当她体力消耗干净的时候,她就会从崖上坠下去,那时就真的一切都只是糟糕了。

哎,要是我这个时候身上没伤就好了……

疼痛让秦芳在下降时,不由的希冀,然而只是这一念,她的体内寒气骤然汹涌而起,那一刻痛的毫无预兆的秦芳不由的叫出了声。

“啊……”一声不大的声音在夜空里散过,寻到崖边的苍蕴立时竖耳倾听,片刻后他迈步走到崖边探头向下张望,就看到崖下氤氲的雾气之中竟似有一轮明月在下,发出亮眼的白光。

苍蕴惊诧的挑了眉,他抬头看了看天上被云彩遮住一般的月,又看了看低下的亮光,在确认那不是月的倒影后,他伸手从腰上抽出了剑,便是一个纵身从崖下跳下,靠着内力与剑的接替在崖面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印记,一点点的下降。

“主人,有人靠近!是否要小米放出信号弹呼救!”小米感觉到了来自崖顶的动静,立刻向秦芳请示,可这个时候的秦芳,却是被体内汹涌的寒气充斥的浑身颤抖--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爆开了一样的难受。

有人……

但小米的话,她还是听到了,她下意识的下令让小米给自己覆盖皮层,于是只是十来秒,她的短发再次变成了长发,她的面容也再次变成了卿欢的样貌,右臂的金属光泽也被掩盖。

解体……

身体的极度难受已经让秦芳撑不住了,可是她没忘记小米是她的秘密,不能轻易的暴/露,所以她下令解体。

小米听话的服从命令,解散了虚拟体,但就在这个时候,秦芳的腿却一软,整个人无力的向着崖底倒去……

-让各位亲久等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