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49章 秦芳,是我!

第二百四十九章 秦芳,是我!

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撑着,但她的体能已经完全的消耗光了,被那无尽的痛,更被身体里汹涌而来的寒气给瞬间消耗的干干净净。

在倒下去的那一刻,秦芳不由的想:我竟就这么失败了吗?

她不甘心,但想要阻止这种可能,她偏偏有心无力,因为她连甩动自己的胳膊都办不到。

二十米的高度,不过眨眼之间,她那一瞬,已经觉得自己无力挽回,但就在她仰着倒下去的时候,她似乎看到了一团黑影急速的下落,笼罩了自己的视线……

“啪!”耳中传来碎裂之声,她觉得那像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她气若游丝的看着这个世界的最后一眼,有些微的恋恋不舍,却陡然感觉到自己身下的柔软与热度。

这地表怎么这样?难道,都是苔藓?

她下意识的想要去看,但没有体力的她就连扭头都变得奢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了身下的柔软有了一些蠕动,继而她就看到了一张妖孽的脸,充斥着忧色与关心的悬在她的视线上空冲她轻唤:“欢欢?你没事吧?”

欢欢……

这个世界,只有一个人这么喊她,喊的她总是觉得汗毛乍起的恶心,但此刻听来却是那么的悦耳与舒服。

这是幻觉吗?

这一刻,她很怀疑,因为那个家伙,此时此刻应该在东硕,而不是出现在卿家的族地,出现在她这个坠崖者的身边。

所以秦芳愣神片刻后。闭上了眼。一来是她真的疲惫无力眼皮往一起黏。二来是她怀疑这是自己将死前的情感幻相。

“欢欢,欢欢……”叫喊声在耳廓里模糊起来,她相信这是自己的幻觉,也惊讶于原来这个男人会在自己将死前这般执念的出现在脑海。

秦芳啊秦芳,原来你这么的在乎他……

她内心叹息着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让所有的痛去侵蚀自己,就像放弃了生命一般……

看着怀中的秦芳双眼闭上,气若游丝。苍蕴此刻的脸色已经泛白,他连叫了几声不见她回应,心中一个咯噔,不由的换了个名字:“秦芳,你听见我在喊了你吗?你睁开眼,醒醒啊!”

秦芳……

这个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我的名字,但是他只会唤我欢欢才对……

“秦芳,我知道你听的见,快睁开你的眼。你不可以睡,睡了你就会死了!”焦急的声音响在耳膜里。她能感觉到那声音近在咫尺,更能感觉热乎乎的气息喷溅在她的脸颊上……

热乎乎?不对!

秦芳陡然意识到不对,因为这种真实存在的感觉,不是幻相能给予的。

她使劲儿的去睁那往一起黏糊的眼皮,终于在一片模糊渐渐清晰的视界里再次看到了那张妖孽的脸。

“秦芳,看见我了吗?是我!”妖孽的脸上洋溢着一抹喜色,像是兴奋着她的睁眼。

“苍……蕴……”秦芳惊异,她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应该在东硕国的男人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还环抱着自己,而老天爷好像也不想让她多想,因为她刚喊出他的名字,就感觉到身体里那股子乱窜到要爆开的寒气竟然又冷了几分,让她有种自己会随时变成碎块的感觉,因为她发现她开始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了。

“对,是我……”苍蕴看到她认出自己,立时嘴角勾笑的伸手去摸她脸上的散着的乱发,可是他一碰倒她的脸,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因为她的脸冰凉的几乎就和冰块一样,而这种情况,他之前遇到过数次,那就是师妹陆婠儿在练功的时候。

“你……”他惊讶,但不及细想就连忙抓了她的胳膊要去把脉,可是他抓起的是她的右手,所以当她腕间毫无反应的时,他的眼都瞪直了。

“左……手……”秦芳此时看着苍蕴的表情费力的挤出这两个字,寒冷已经让她感觉到自己全身的僵硬与无感,就好像她在被渐渐冻住一般,昂丧失着对自己身体的感知。

苍蕴一愣,立刻听话的去抓了秦芳的左手,这次有了脉搏,但脉搏中霸道又熟悉的内力立时就让苍蕴傻了眼。

这不是……生决之力吗?怎么会,怎么会在她的身上?

苍蕴被这突然感知的熟悉力量彻底地惊懵了,而这个时候,秦芳似乎连说话都已经办不到了,她张着嘴看着苍蕴,唇却动都不动,只有一双眼充满着希冀瞧望着他,像是有无尽的言语。

陡然间,苍蕴意识到秦芳已经被寒冰内力给包裹,他二话不说,立刻是提气聚力,一掌按在了秦芳的腹部之上。

丹田,纳存内力之地。

苍蕴尽管不明白秦芳的体内为什么会有生决之力,但他知道如果自己再放任不管,秦芳就会因为承受不了这内力的霸道而被生生冻死。

熟悉的寒,熟悉的热,当冰与火相撞在秦芳的丹田之间时,秦芳竟然破天荒的叫出了一声痛音来。

只是“啊”的一声,却在崖下有些连绵,苍蕴立时看她一眼说到:“放松身体,让我帮你!”

只是八个字,秦芳却莫名的感觉到内心充斥着一种力量。

痛是必然的,但她却咬住了唇开始死死地承受,而苍蕴则闭上了眼,引导着他的内力直冲秦芳的四肢百骸。

可是一冲进他才发现,她的体内不仅仅有生决之力,竟还有两股力量,一股浅薄些,虽然霸道如海连绵不绝,但大约有些浮躁并不精纯扎实,他的内力一冲进去,竟是瞬间就把那些力量给冲散吞噬了。

而,还有一股力量却是截然相反的。

它厚重绵长,甚至还带着一种古旧的气息。虽然也是寒冷的。却不是他熟悉的那份冰。反而像是如骨般的沁凉。

这……

苍蕴的眼皮下,眼珠子左右游弋了一下后,面色沉了一些,随即他引导着自己的内力向着那份沁凉撞去,却不料,沁凉里竟夹杂着他熟悉的寒冰,而此时他的内视里竟陡然出现了一头浑身散发着寒气的骨龙。

这是什么情况?

苍蕴有些惊骇,惊骇的是为什么师弟的生决之力竟和这古旧的气息融合在了一起。

可是惊骇归惊骇。他该做的事还得做,当即朝着那头骨头猛冲而去。

苍蕴很清楚,秦芳的身体非天阴之体,所以她根本无法承载生决之力,如果只是蕴藏,或许可以平安无事,但如果她试图调动生决之力,那么生决之力带来的冲击,不是普通人的身体能承受的。

比如此刻,她就冻成了冰坨子。

想到秦芳此时的处境。苍蕴就有一丝后怕:如果他晚来片刻,就算秦芳好运的不摔死。只怕也会被内力的强劲之力给冻死的。

当然现在,他来了,他就要立刻把秦芳体内的这股生决之力给消耗掉,就算不能靠对招来解决,但总能帮她中和一下,不至于让她这么痛苦,更不会让她给冻死。

可是,当苍蕴把内力冲撞向那头冰龙时,冰龙却是犀利的向他撞击而来,一点也不似他每次和师弟交手时,双方之力的那种交融,而更像是力量的决斗。

古旧的气息,熟悉的寒冷,苍蕴等于同时面对两种力量,但他并不畏惧,他不断的调集周身的内力一点点的去融合,却中和对抗着他们。

烈焰一般的力量强盛的在她的体内燃烧而起,这一刻,冰与火,响起了战歌。

只是,此时的秦芳根本不知道,在她的体内,苍蕴是如何用内力去为她压制和缓解,她只知道,那种恼人的寒冷在逐渐的退却,她慢慢地被一片暖意包围,暖的她好似在大冬天钻进了热乎乎地被窝。

就这样,她躺在他的怀里,静静地睁眼打量着他,由着他按压着自己的腹部,传递着源源不断的热度。

他的眉眼亦如往常的妖孽,却又隐隐散着一抹慎重。

干净的衣服,虽不是他每次穿的白,但却彰显着他一贯的高贵之态。

可是,纵然发束的一丝不苟,但秦芳却能感觉到他的疲惫,她不由的张了口:“你专门来找我的?”

苍蕴闻言睁开一眼瞥了她一下,随即“嗯”了一声,又闭上了眼。

轻描淡写的回答,就只是一个嗯,可是秦芳却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甜。

于是她静静的看着他,再不多话,只专心的看着他。

只是每当苍蕴的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时,她都会抬手轻轻地碰触,随即为他抹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苍蕴的手终于离开了秦芳的腹部,但离开的那一瞬,秦芳似乎看到了他的身子一晃。

“你怎样?”下意识的,她出声询问,苍蕴却是摇了下头:“我没事,倒是你,怎么体内会有如此强劲的力量,我根本将它无法消除,只能把它逼进角落,令它沉睡。”

秦芳闻言一脸惊诧又茫然地摇摇头。

这是她也完全费解的事,如何回答的了呢?

不过,苍蕴并不纠结着立刻要她的答案,因为此刻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秦芳腹部的那把匕首之上。

秦芳顺着苍蕴的眼神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这才想起自己被刺中了腹部,也感觉到了那份痛,显然之前她全身痛的太厉害,竟让她自己都忘了腹部上的伤。

“你撑一下,我这就抱你出去找郎中!”苍蕴说着就要抱秦芳起来,秦芳却出声道:“别了,再耽搁下去,我可能真就有生命危险了。还是你来救我吧!”

“什么?”苍蕴闻言愣住:“可我不会医术!”

“我会!”秦芳无奈地冲着苍蕴露出一个笑容:“希望你的手不太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