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51章 自己给自己手术的她

第二百五十一章 自己给自己手术的她

“可是我要说呢?”苍蕴偏着脑袋,脸上的怒色收的极快,俨然已是一副吃定了的表情。

秦芳咬了下唇:“你就这么想娶我?”

“我是个负责的人,看了你的身子若不负责的话,会是我失礼,就算不说出去,也会内心有这么一个结的。”苍蕴说得一腔温柔,秦芳听的却是嘴角一抽:“看了就要负责?”

“没错!”

“可是我看了很多人的身体,那我是不是得先对他们负责?”秦芳说着冲他一扬下巴:“比如瑜叔,我可是把他看光光了。”

苍蕴的表情一顿,随即摇头:“不行,他不算!他是男的……”

“嘿,男的怎么了,非得是女人被看了就要嫁啊,我告诉你,在我眼里,男女是平等的,一样的,所以要说负责,也是我先对他负责。”秦芳立时甩给他一个白眼:“且轮不到你呢!”

“谁说的!”苍蕴梗了脖子:“先来后到懂不懂,最先看了你的人是我!”

“啊?”秦芳一脸意外,苍蕴却是清了下嗓子说到:“花灯宴那晚,某人在河中把自己脱的一干二净,是我一件件的给她穿上的!”

“那个不算。”秦芳立时就红了脸:“那晚的事情我根本记不起来,还不是由着你说什么是什么!”

“君子不妄言,不诳语!”苍蕴一脸正色。

“出家人才不诳语呢!”秦芳一个白眼。

“你……”苍蕴看着某人完全不给面子的举动,有些无语,而这个时候。一直安静的小米忽然开口了:“警告:主人。您的血压在持续升高。请合理自检,控制。”

“……”秦芳的嘴角咧了咧,脸上的红更加的深了。

死小米,你害我丢人!

“报告主人,小米只是实时监控,您的血压确实在持续升高。”小米的声音充满了委屈,秦芳看了眼听见这话一脸紧张的苍蕴,忽而又觉得丢人之外。心里有那么点痒。

“血压持续升高是什么意思?你现在状态不好吗?”他只是想她转移注意力,不那么疼,可现在怪物小米冒出了一句他根本听不懂的话,而前缀又是警告两个字,他本能的就紧张了。

“就是,我得马上手术的意思。”秦芳不可能去和他讲自己的血压升高是因为他的那些话,所以她赶紧顺势往手术上引,立刻苍蕴就不说那些了,而是一本正经地询问:“我现在要做什么?”

“帮我注射局部麻醉药。”秦芳说着看了一眼小米:“计算好量,我必须保持大脑清醒。所以,可以微痛一点。”

虽说局部麻醉的药剂可以保持受体的神智清醒。但这个清醒度,可不是百分百的,他没有那个前俄罗斯医生好运,身边还有几个专业的助手帮助,她有的除了小米就是苍蕴,所以给自己做手术的秦芳只能选择麻醉度低一点。

小米是服从命令的,秦芳下了令,它立刻动作起来,片刻后,一支针管递到了苍蕴的面前,而与此同时,还有一把剪刀。

针管,苍蕴见过,不足为奇,他也听过姬流云讲过秦芳那些古怪的麻醉之法,所以看到针剂时,他尚能理解,可是剪刀,这是什么情况?

他不解的扭头看了眼那个银蓝色的怪物,心道它是不是给错了,而此时秦芳说到:“拿上剪刀,到我背后来,剪开背后的衣服,往这里。”

秦芳说着摸了摸自己的背后脊柱腰丛部位。

苍蕴虽然疑惑,但这个时候,因为害怕秦芳出事,也没多问,叫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到了秦芳的背后,按照她按的部位把那一圈的衣服剪开。

“消毒。”秦芳指挥,他照做,等到弄好了,秦芳立刻对小米下令,要它给自己标出腰骶丛的神经束麻醉点。

一个蓝色的光点细细的照射在了麻醉点上,秦芳开口道:“我知道你没打过针,但是你用剑很好,可以拿捏分毫,那你听好了,我要你扎到那个点里,针要入……”她比划着长度,角度,在确认苍蕴明白后,便最大限度的侧身为他提供了注射的可能。

“只要你做到我说的,就没问题。只需成功,不需失败!”她轻声说着闭上了眼。

她没敢告诉他,如果有偏差的话,也许,她会站不起来,她不想给他过大的压力,但更相信他对剑的掌握都精细到那种程度,给她打个麻醉针,还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只需成功不需失败,苍蕴就明白这是不可儿戏,他仔细的在脑中回味了一下秦芳的种种交代后,终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拿着那支长长地麻醉针扎进了那个点。

“开始慢慢推药。”针刺入的时候很疼,但秦芳受的了,她指导着,苍蕴则按照她的意思,慢慢地推药。

当针剂注射完毕拔出时,苍蕴发现自己的背竟然一片凉悠悠的,登时有些错愕,毕竟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种紧张到冷汗连连的感觉了。

“把我扶正吧!”秦芳交代着,苍蕴立刻丢下自己的错愕,将她扶正,而后秦芳就对他说到:“等一下,我会自己手术,小米是辅助系统,他等于就是一个助手,它可以为你准确的提供你需要的器械,来帮助我,但是,它做不了手术,完成不了清创,消毒,乃至缝合等等,所以等下这些,你得帮着我一起做!”

“好。”苍蕴一个劲儿的点头。

秦芳便在等着麻药起效的空荡里,先告诉他,当那把匕首拔出时,会大量出血,得怎样动作快的止血,找出血管夹住等等。

大约5分钟后,秦芳已经感觉不到腹部的疼痛了,她让小米给两人重新换了手套。包了头发带上口罩后。便让苍蕴带上了高显镜。而后才冲着苍蕴说到:“你来拔刀,用你最快的速度。”

拔的越利落干脆,创口的二次伤害就越小,且血液喷溅的反应度会有所迟缓,也利于救治以及降低失血。

苍蕴看了眼秦芳,手顿在了匕首把一厘米的地方,口中轻数:“一二三。”

三的声音刚响出来,匕首已被苍蕴一把拔出。那速度快的秦芳都没看轻,只知道自己的胃部有了一次**。

果然伤到胃了……

她立时内心有了一个肯定,但手脚还是利落的动了起来,苍蕴更是一把丢掉了那个匕首,在接受了小米的消毒液冲洗后,将高显镜拉下,蹲在秦芳身边把按照她的指点在血肉里把那些破裂的血管找到,并一一夹在了上面。

“清创。”秦芳有些费力的言语,麻醉的确可以让她降低疼痛,但那种肠胃被翻动的感觉还是依稀有的。这让她有些恶心。

小米立时递交了抽血的管子,苍蕴只能现学现卖的为秦芳抽出淤血。趁着那点空荡,不断的把创口面清理。

“能看到最底端的伤口吗?它对我的胃造成了多大的创口……”秦芳看着镜面的反射,是无法看清创口点的。

“指甲盖大小”苍蕴回答后,立刻抬头看向秦芳:“现在我要干什么?”

“帮我把伤口撑开,让我来缝合我的胃部创口。”秦芳说着看了眼小米,小米就立刻配合的动作。

它一面递给苍蕴拉杆用来扩张伤口上的皮层,一面把苍蕴脑袋上的高显镜摘下来带在秦芳的脑袋上。

然后秦芳便勾着身子自己低着脑袋,为自己的胃部做缝合。

对接,穿针,降低了麻醉度的结果,就是当针穿上胃部组织时,她感觉到了痛,也感觉到了晕。

可是,此刻她没办法救助他人,只能是自己硬挺着来!

你可以的秦芳!别人能办到的事,你也能办到,何况你还有这么先进的光脑,这么先进的器械和药物,你,没道理完不成!

她在心中对自己言语着,用心理暗示激发着自己体内的潜能,更使劲的咬着槽牙,忍受每一下穿针过去时的疼痛与晕眩。

手术结,她完美的打着,在每一个结落下时,都会费力的言语一声“剪”

苍蕴便赶紧地上去剪断那细细的晶莹之线,而后再眼睁睁的看着她喘息两口气,再一次的埋头下去为自己缝合胃部的创口。

所幸,创口不算太大,秦芳在缝合了三针后,就完成了最关键的部分,接下来,便是血管的缝合,以及大网膜的消毒与缝合。

这是很耗体力和精力的事,但只能苍蕴来,所以秦芳一面要忍着那痛与恶心,还要一面在每一次的新结时喘息片刻,以保证自己能继续的缝合下去。

一根根的对接,一根根的缝合,一次次的清创,一次次的喘息……

苍蕴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心中翻腾着数种滋味。

有心疼,心疼她如此的受罪,有钦佩,钦佩她如此的坚韧,有歉疚,歉疚着自己的无力相帮,有恍惚,恍惚着这样的女子,天下间可否再有第二人?

秦芳,你到底是来自何处?你有这样令人惊讶的怪物,你有这样让人费解的右臂,而你更有让我无法收去眼神的吸引。

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我轩辕云藏又是几世修来的福气,竟会遇上你!

若林中不曾于你相见,你怎会拔出我的剑?不因你拔剑,我又怎么会借你为点,引起南昭内乱,想一箭双雕的顺势废了你。

结果,你让我看到了一个坚韧不拔的女子,是怎样的不卑不亢,你更让我在随后的日子里对你不由的心心念念。

而在这一刻,我才忽然发现,我错了……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遇上我,是你的福气,而现在我才知道,是我遇上你,才是我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