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52章 失去她?不!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失去她?不!

苍蕴看着秦芳,一时间内心百感交集。

骄傲的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自己原来也有对人打心眼里钦佩和敬重的时候。

“警告,主人您体力下降到临界点,建议休息。”此时小米机械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他的感慨,他不安的看着秦芳:“你还撑得住吗?”

手术他不会,治病也是一窍不通,也就打下手尚且能够,可别的他根本帮不上忙,所以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能靠秦芳自己。

秦芳其实此刻状态非常的糟糕,在麻醉剂的影响下,人是有些晕的,可痛觉又是敏感的,两者的对抗让她本来就需要付出极大的体力去承受,而手术还得她自己来,这样糟糕状态下的每一次对接与缝合,无疑都是挑战。

所以她这会儿真的已经感觉到自己到达了边缘,可是手术没有完,她根本不能停下,否则她就会死,所以她只能硬挺着来。

于是她死死地咬住唇,稳住手来完成最后一个覆盖点的缝合,已经连回答苍蕴的力气都没有了。

当最后一个结拉住,苍蕴那一剪刀下去时,秦芳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手一抖,继而胳膊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太累了,她已经连手中的钳子都觉得有千斤重。

“怎么了?”苍蕴瞧着不对着急询问,秦芳看他一眼,喘息了好几下,才费力的挤出两个字:“我累……”

“累?”苍蕴闻言焦躁的回头看了一眼小米,小米竟然看懂了他的眼神:“主人体力已经完全透支,如果再强行损耗体力。伤害的将是身体机能。”

苍蕴不知道什么是伤害机能。但他听的出严重性。他看了眼秦芳那还开着口的肚子,咬了下牙:“接下来要怎么弄?”

秦芳没有体能来回答她的问题,只能在脑海中靠意识去指挥小米,立时小米的一条触手变成了一个显示屏,出现了几双手在如何缝针的画面。

“主人需要你完成缝合,这是教学视频,请你参照。”小米尽责的表达着秦芳的意思。

苍蕴当下凝重的瞧看了那两分钟的教学视频,然后看了看秦芳的肚子。咬下了牙准备动手,就在这个时候,小米忽然又发出了警报:“警告警告,主人血压急速降低,心跳也在下降,生命体征出现危险走向。”

苍蕴一听立刻冲着秦芳招呼:“秦芳!你,你怎样了?啊?”

秦芳不但说不出来,更回答不了她,因为事实上,体力完全透支的她。这会儿连自己的意识都有些弱,只觉得自己累的就想睡觉。就想一双眼紧紧地闭上。

眼看着秦芳的一双眼逐渐失去清明,苍蕴的心里充满了恐惧。

这一生,他惧怕的事极少,更无畏的一直在前冲。

可是当他看到秦芳受伤,乃至此时已经无有生命的华彩时,他怕了,从内心到整个身体都有一种恐惧充斥着,让他感觉到可怖。

“警告,警告……”小米实时的汇报着秦芳生命体征的逐渐下降,他听着那警告声,只觉得内心的恐惧在无限的膨胀。

我会失去她?

我会失去她是吗?

不!不可以!

我决不允许!

苍蕴想着忽然的一把扯掉了手上的手套,抬手抓了腰上的剑出来直接朝着自己的手腕子就是一拉……

血,如泉水流潺顺着那口子向外涌。

他把自己的腕子,放在了秦芳伤口的上空,此刻他只希望凭借自己那诡异地血,能带给她生的希望。

血水啪啪的滴入了秦芳创口处的大网膜上,如蜜汁渗透一般的向下渗透而去。

“输血应该是进入血管中!你这样不但是无效的,可能还会造成主人伤口处有淤血!”小米二十秒后似乎才读懂了苍蕴的行为,他积极的提醒着他的错误,不希望这位主人的朋友好心办坏事。

苍蕴闻言愣了一下,慌张地把手拿开:“血管?”

“没错!”小米说着立刻自动在秦芳的手肘上标示出了血管最佳的连接位置,还非常配合的送上了输血的器材。

可是苍蕴一看那些器材就头大,什么是什么,他根本搞不清楚。

但是,输血他还是会的,他一把抓起了秦芳的胳膊,就在小米标示的点上一划……

“恶意伤害!目标敌对!”刹那间小米所有提供的器材就远离了苍蕴,而与此同时两个触手已经朝向苍蕴,触手之上已经开始泛起电流的蓝光。

小米是智能光脑,更是防御体系,所以看到苍蕴划破了主人的血管,第一时间就把苍蕴列成了敌对目标,当即就要蓄能电击他。

而这个时候,苍蕴已经把自己流血的手腕按在了秦芳的血管创口处,这才回头看了一眼蓝光滋滋的小米:“我这就是救她,不是伤害!”

蓄能刚刚完成的小米本来要电击的,但是它也看到了苍蕴的行为,作为靠对正常数据的检索而做出判定的它,那一秒是完全懵掉了,因为它看不懂苍蕴在做什么。

所以它并没有攻击出来,而苍蕴说了这话后,它更加狐疑。

不过苍蕴并不在乎它的反应,说完了那句话之后,他就闭上眼,靠着自己的内力开始引导自己的血液进入她的内体,顺着那血管的走向,流向她的心脏,再流向全身的各处。

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做。

所以对于秦芳的身体他是熟悉的。

不过当他第三次做同样的事儿时,他却隐隐地发现秦芳的体内,血管已经有了一些变化,比如,它们都泛着一色紫光,虽然很淡。却是忽视不了的。

于是。苍蕴立刻想起了他在为秦芳压制体内的内力时。感觉到的那股力量的强大,以及秦芳的身体充斥的一种强韧性。

他开始意识到,秦芳的身体有了一些变化,只不过,这些也就是一念的事,因为此刻比起这些他更关心的是她是否可以得到生命的保障。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米的数据表上,各项数据竟然有了神奇的回升。小米却是一声不发,连汇报的职责都像是懈怠了一般,直到……

“您可以停手了,主人身体的各项机能已经恢复到安全数值内,而您的献血量已经超出了400毫升。”小米终于开口了,一直专注与过血的苍蕴听到了“安全”两个字,一直悬着的心,也总算放下。

却没注意到小米对他的言语,已经用上了恭敬的“您”。

他挪开了自己的手腕,抬手准备扯自己身上的衣料时。小米就送上的止血绷,还特别贴心的在显示屏上演示了如何用。

苍蕴照着给秦芳贴上止血后。小米殷勤的再送上一个:“您给自己也止血吧。”

苍蕴却是看了眼自己的创口,伸手在腕上点了两下,很快,血就不流,结成了一个疤。

“……”小米发出一声失落的声音,收起了止血绷,像是失望于自己的殷勤不被接受,而苍蕴根本没理会他,他的心思只在秦芳的创口之处,他看了看那还开着的创口,出声询问。

“你说我让她这样有淤血,是不是不好?”苍蕴还记得先前小米的言语,此刻他的脸上有一丝忧色。

小米闻言立刻为秦芳检测状况,但结果却是……

“没有淤血,您的血液已经完全变成了能量粒子渗入了创口……等等,您的血液里有一种未知的能量粒子,小米的数据库里没有与之相配的资料,所以小米不知道那是什么,您能告诉小米吗?”

苍蕴的眼皮一垂:“不能。”

“……”小米再次发出失望之音,苍蕴终于回头看了它一眼:“因为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而且,我们现在是不是得先给她缝合这个伤口?”

“是的,您得先给主人缝合伤口。”事关主人,小米的从属设定立刻让它进入了救主人为先的状态。

它不但把所有的器械再度放在了苍蕴的身边,还非常自主的为苍蕴消毒双手,带上了手套,而后又一次的放出了教学视频。

苍蕴是个完全的新手,不过他天资聪慧,对着教学视频,照猫画虎还是可以的,所以视频上走一下,他也照着走一下,就这样艰难地完成了第一个结,剪断之后再去缝合第二个。

片刻之后,他终于完成了创口的缝合。

虽然只有五针,却累得他满头汗水。

小米异常体贴的用触手抓着纱布为他沾去额头上的汗水,苍蕴面对这样的服务却有点不习惯。

他自己抓过了纱布抹了一下额头,就看着秦芳上腹上那个异常难看的疤痕,脸上渐渐有了郁色。

“主人的手术已经完成,各项体内都在正常值内,所以您不用不开心。”小米此刻的状态,完全一个贴心的侍者说着安慰之词,但如果秦芳此刻是完全清醒的话,她一定会觉得小米有些狗腿。

苍蕴没有出声,他不会告诉一个不是人的家伙,他的不开心是因为自己缝的太难看。

他慢慢地褪去了手套,包布之类的东西后,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轻柔小心地盖在了秦芳的身上,而后自己往她身边一坐,靠在了那块山石上,再把秦芳轻轻一移,让她枕上了自己的大腿,好躺得舒服些。

伸手轻轻地摸了下她的脸,苍蕴的眼里闪过一色歉意,随即便靠着山石闭上了眼。

此刻,匆忙赶来不曾休息的他,再耗费了巨大内力和气血后,其实也很疲惫。

所以他选择了和她一起休息,完全不去管面前还有个怪物一样的小米,而这个时候的小米却直勾勾地“盯”着苍蕴,像是看到了珍宝一般。

--昨天家里莫名停电,无法上传文章,今早换了个电表,供电才正常,所以此时传文,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