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53章 进化,天天做梦

第二百五十三章 进化,天天做梦

“你说大小姐不见了?”卿海盯着丫鬟银杏一脸惊讶之色:“她不是昨晚回来了吗?”

“她是回来了,可半夜里,她又出去了……”银杏低着的头微微抬了一下,看向了卿海身后的那个黑影。

昨夜,大小姐随着蕊儿出去后,她就一直在等大小姐回来,结果天都蒙蒙亮了,大小姐还不见踪影。

想到蕊儿彼时哭泣的样子,她只好奔去二小姐的跟前打听,看看是不是大小姐宿在了二小姐那里。

岂料,二小姐却是一派见鬼的表情,至于蕊儿,竟然口口声声说着她一直伺候着二小姐从未离开过,何来什么上门求见大小姐的事。

银杏被这样的情况吓懵了。

她乱乱地奔出二小姐的院落,只能去找老祖言语,岂料才到门口,就遇上了卿家的刑堂掌事云姑。

云姑问她怎么一派莽撞的样子,她把大小姐失踪的事说了出来。

本期望着云姑会明白发生了什么,岂料云姑竟然拉着她到了一边,问她到底认谁为主。

一刻钟后,银杏彻底的明白了。

大小姐是被设计而消失不见的,而她若要坚持说出真相,只会让大家难堪,然后她更成为陷害二小姐的罪人而被处死,因为她没有证据证明这里有圈套。

所以最后,她妥协了,毕竟她还不想死,更不想是背上陷害二小姐的罪名死掉,因为她的家人会因此而抬不起头。

“半夜出去了?她干嘛去了?”

“不知道,大小姐不许奴婢跟着她。自己牵着马儿出去了。结果到现在都还没回来。”银杏说着云姑教她的话。一派担忧之色。

卿海盯着银杏看了几眼,目光终落在了她身前紧紧捏在一起的指头上。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大小姐若是回来了,就过来说一声。”卿海说完亮了嗓子:“来人,叫族中巡部的出几队,在族地里找找看。看看,她是不是人又去哪儿瞧看去了,兴许迷了路。”

银杏闻言退下,外面也有人应声答应而去。

一切归宁,卿海扶着椅把起了身,声音低低地:“你跟我来。”

他不说这话,其实卿云身为刑堂的掌事,又是他的影子自会跟着,而他说了这话,其实也等于是宣告他看出了这个谎言。

入了内堂。卿云顺手就把门给关上了。

“你做的?”卿海背对着她,轻声询问。

“三叔何必问呢?您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不就好了嘛……”

卿海回头看了她一眼:“你把她怎么了?”

卿云没说话。卿海转身过来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她是族中人,你不能伤害她!囚禁她!”

卿云伸手抠上了卿海的手:“成王败寇,这是没办法的事。”

“可是她带了族令回来……”

“哪有怎样?你难道想大少爷向她低头吗?”

“……”卿海沉默,而卿云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衣领上扳下:“三叔,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你这一脉!你就安安稳稳的当你的老祖,等着大少爷回来当族长吧!”

“族长?”

“没错1现在族令已经在族地里了,过些日子,大小姐的噩耗会传出,那时就只有大少爷可以众望所归……”

“你说什么?噩耗?你,你难道要杀了她不成?”卿海瞪了眼:“我不许你这样做!你可以把她送走,但绝不能伤害……”

“晚了!”卿云一脸冷色:“我已经杀了她了!”

卿海闻言彻底僵住,三秒后却是抬手狠狠地甩了一巴掌抽在了卿云的脸上:“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毒辣!”

“毒辣?”卿云伸手摸了下自己发疼的脸:“不过是无情罢了。”

“你……”

“我从决定做影子的那天起,就放弃了我生命中所有珍贵的东西,只为一个使命!可结果呢?我却被嫌弃。这些年,我一直守着的人是你,现在大少爷这么优秀,我也只认这一脉,其他的,我管她是谁?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知道,动我所护卫的,就是我的敌人!”

卿海看着卿云一脸怨怼之色,口动了动,随即低了头。

她的怨,她的恨,他看了十几年,岂会不懂?

只是他从未想到,她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爆发出来,而且还是用那样的方式来成全自己那实际存在的私心。

“三叔,所有的事情,你就当不知道,将来也是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就随着去!族长之位,必将属于你这一脉!”卿云说完转身而出,卿海凝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手指一搓再搓。

此时卿云却突然又折了回来:“对了三叔,你最好还是先见下海龙国的使者,那边昨晚已经送了和睦的协议来!”

“什么?”卿海立时瞪大了眼:“海龙国那边真给了?”

卿云点了头,说了昨晚使者到来,以及后来安排人家歇在客院里的事。

“她与敖卓立了约,人家真的送来了,我不想露出消息来,让人知道是她的功劳,所以刻意说你歇着了,如今她现在人不知去了何处,所以只能是你先接着。待到拿了协议了,它在你的手上,到时我们再报出大小姐意外丧命的事……”

“海龙国自然会来人和咱们谈……”卿海立刻就懂了卿云的意思。

“没错,虽然不知道她当初许了什么愿给人家,可彼时咱们谈条件,就是咱们的事了。”卿云说着昂起了下巴:“更何况那个时候大少爷已经回来了,谈成就是大少爷的功劳,谈不成。也是海龙国出尔反尔。”

卿海抿着唇沉思了片刻点了头:“去叫人传话。请那位使者来见我吧!”

……

眼皮动了两下。秦芳终于睁开了眼,一抹明媚照射下来,让她眼不由地微眯着。

七八秒后,适应了光线,她才知此时已是新的一天,而入眼的是散着不少落石的四周以及再往上如刀鞘一般的崖面和那密密地水雾云层。

秦芳愣了两秒,才找寻苍蕴的身影,可是周边空空地。除了小米的虚拟体不知疲倦的浮在空中,根本没有苍蕴的身影。

这……难道那些都是幻觉?

秦芳皱眉,但随即她发现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衣袍,黑黑地夜行衣上有些干涸的泥水印子。

小米,我的状况如何?

不敢贸然动作的秦芳,第一时间选择了向小米了解自己的情况。

“主人,您昨天劳累过度失去意识后,苍公子已经在小米的辅助下完成了伤口的缝合,虽然您的各项指标都曾出现过下跌,但在苍公子为您输血后不久。它们就全部恢复安全值,而您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小米的声音隐隐让秦芳感觉到一种愉快地情绪。但此时秦芳的注意力却在那些词句里。

缝合,输血……

他倒是不赖……

她笑着嘴角轻勾。

“是的主人,苍公子很不错呢,他一直护卫着您到早晨,五分钟前才离开。”小米赞同着秦芳的想法,秦芳却忽然觉出点不对来,她偏头看着小米:“你叫他什么?”

“苍公子啊!”小米很认真的回答,可秦芳却觉得别扭:“嘶,你是应该称呼他为苍蕴的吧?”

小米在她身边这些年,如果涉及到别人,总是直称别人的姓名,就连它的研制者之一的米勒,都是喊的米勒,没有多余的称词,如今却突然喊苍蕴为苍公子,这让秦芳觉得怪怪地。

“这个……”小米竟然出现了停顿,然后才回答到:“报告主人,小米发现苍公子的血液内含有未知的能量粒子,他给您输血时,小米也获得了早期小米获得的那种未知能量源,系统敏感度反应度都有一定的增长。”

“什么?”秦芳傻了眼:“能量源?还增长?”

“没错,小米能感觉到自己的处理能力有一点程度的提升。”

“难道你进化了?”秦芳彻底的被震惊到了。

未来时间的光脑是有等级之分的,一般的低级光脑,就是最基础的机器人,只接受单一指令;中级的则是有一定智能,能够独立完成某项工作要求,并且在设定内自主处理;高级的则是像小米这样的光脑,已经具备一定的思维和预判能力。

但三种光脑,都是没有情绪的,没有感情的,因为它们根本就是高科技的产品。

不过随着未来的科技发展,高级光脑都是仆从型的助手,所以设定的从属关系,好让它们完全和主人共享感情波段,已做到第一时间的有效防御和辅助配合。

于是高级光脑也有了一个特别点,就是进化功能--主要是为了保持和主人的步调一致。

也就是说,当主人的体能上涨,反应力增强时,光脑也会相应的提高,好完成配合,免得因为跟不上而被淘汰。

所以这种进化,其实就是自主更新。

秦芳此时听到小米表达如同自主更新后的状况,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进化,这本意味着她的体能有了上涨。

可是她现在这个状况吗,像是上涨了吗?

而且,小米的回答里更强调了是苍蕴给她输血后,它获得了未能能量,这等于是告诉她,苍蕴的血很不一般。

否则小米怎会对苍蕴采取极其少见,甚至是至今还没出现过的尊称。

“我想是的。”小米给了答案,秦芳则完全的安静了下来,她在想,到底苍蕴的血怎么个不一般法,小米所有的能量源又是什么?难道是内力?

她正想着,忽闻一声柔音:“你醒了?”

她立刻转头,就看到只着着中衣的苍蕴手里拎着一只野兔已然来到她的身边。

“嗯。”她收起了自己乱乱地思绪冲他一笑:“我还以为你的出现,不过是我的幻想,是梦呢。”

苍蕴将晕掉的野兔往边上一丢,蹲在她的身边:“那你以后,你怕是天天要做梦了。”

-我只能说太可怕了,下着大雨折腾了一早上,才排到了号,下午登记,第二更我弄完了回家才能写,或许会晚些,但肯定有哈!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