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56章 他没伤害我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他没伤害我

“友邦仪式?”卿海看着贝书上面的几个字,一脸惊诧。

站在下方的海龙国使者在歇过一夜后,终于告别了恼人的恶心,此刻一派他国来使的派头昂着下巴言语。

“没错,我们的皇子殿下认为,大家的和睦有必要举行一个友邦仪式,希望由他和卿家的族长共同签下合约,共约十年相安。”

这是皇子出发时交代的,也在贝书的下方写明了的。

“可我卿家族长常年不在族中,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如今海龙国却要我族长出来,这不是刁难吗?”卿海皱了眉。

“这怎么是刁难呢?卿家族中近日灯火通明,明明就是族长归来了,又何必不认呢!”到底是老邻居,对卿家这点规矩门清儿,当即噎的卿海不好回答。

他总不能和一个敌人解释,族长其实流放且生死未卜,族中灯火通明,也不过是大小姐带回了族令而已。

此时他身后的卿云伏在他耳边言语了几句,卿海沉吟了一下点了头,随即冲使者说到:“你回去给你家皇子传话,族长未归,只有族令在此,若他认可的是族令的话,这友邦仪式可办,若非要我家族长出面,那我可无能为力。”

使者当下应声告辞而去,卿海回头看了卿云一眼:“你去催催大少爷,叫他务必在三天之内回到族地,若那海龙国接受了持族令者,就由他来持令与其签约好了。”

“是。”卿云答应着立刻奔了出去,卿海低头看看手里的贝书。眉微微的蹙着。低声轻喃:“你还真是本事。真的就让对方愿意停手,只是,你许了他什么呢?”

……

秘密,是拉近彼此的一个点,也是彼此互相信任的基石。

当初,她们交换了秘密,就成为了搭档,不管秦芳的内心是多么的不情不愿。也不管当时的苍蕴是盘算着几何。

他们总算是彼此相连着。

而现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倾诉了出来,苍蕴释放之余,看着秦芳对自己充满疼惜的表情,心里反倒觉得这样的痛受了也值了,因为她至少在心疼着自己。

秦芳真的在心疼他。

因为一想到一个六岁的孩子,竟然被自己的亲手父母这样残忍的对待,她就觉得心很痛很痛,连眼泪都无法压制的在眼眶里转了圈。

“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有这么痛苦的过去。”秦芳低声言语着:“在我眼里。你总是骄傲自负的……而今看来,你一定吃了太多的苦……”

泪。终从她的眼角溢出,只是还未滑下脸庞,就被苍蕴的手指给轻轻地抹去,而后他看着她,竟是嘴角勾出了一抹笑来:“你哭的样子,真难看。”

秦芳一愣,随即嘴巴一撇,哭得反而厉害起来。

这个男人,明明自己内心是痛得,却反而来安抚她,这让她只觉得更加心疼。

苍蕴没料到自己刻意的一句话却换来的是秦芳大哭。

看着她的嚎啕,他有些茫然似的手足无措,终在愣愣地看了她几秒后,身子向前一倾,想要将她搂进怀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电流猛然的打在了他的身上,苍蕴的身子一抖之后,人就倒在了地上兀自抽搐,而秦芳则挂着一脸的眼泪傻了眼。

“小米!你干嘛!”秦芳泪眼朦胧又诧异的盯着小米,不明白这家伙怎么会对苍蕴出手电击。

“报告主人,小米在保护您!”小米充满正义的回答让秦芳错愕:“保护?可他没,没伤害我啊?”

“主人,小米能感受到您所有的情绪,是他的语言攻击让主人情绪低落,痛苦,而且他刚才还试图靠近你,小米为怕主人痛苦加深,所以才出手的!而且是最低的电量。”此刻的小米完全一副忠于主人的模样,没有半点先前对苍蕴那种狗腿的样子。

秦芳伸手扶额。

也许她该感激小米的绝对忠诚,可是她又该怎么和一个不懂感情的光脑去解释什么叫做心疼,以及他刚才那句话,根本就不是什么语言攻击。

“小米,他没伤害我!”秦芳无奈的说着:“下次,没有我的命令,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许你主动攻击他!”

“主人,您的意思是要把他列入信任者名单吗?”

信任者名单,这是光脑里设置的保护措施,以免被光脑误解而形成不必要的伤害,才特意添加的一道程序,以规避小米的防御攻击性能。

添加这个程序的人是米勒,因为曾经小米电击过米勒,而事因是,当时的米勒和秦芳亲昵打闹时,秦芳哎呦的叫了一声,小米就判定了米勒是伤害行为,所以……它一点没客气的电击了它的创造者之一……

“对,加入!”秦芳看着苍蕴那**的模样,使劲地点了头,她可不想再造成这样不必要的伤害。

毕竟这一次小米没有释放出过量的电流,下一次谁又能保证?

就算苍蕴有那奇特的血,不怕电死,可问题是,这男人他是友不是敌啊……

“明白,主人。”小米答应着,自主的添加了某人进入了信任者名单,而秦芳则慢慢地移动了身子到苍蕴的脑袋跟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脸:“喂,你没事吧?”

苍蕴躺在地上,大喘气着。

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尝试到这种被电击的疼痛与酥麻,那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完全丧失了还手的能力。

不过,也还好,如小米所言,它释放的电量是最低的,所以也就这么七八秒,苍蕴就完全缓和了过去,他蹭的一下坐起,盯着对面的小米瞧看。

“你别生气。它不是故意的。它不是人类。判断敌我的模式比较固化,所以它刚才误会了……”秦芳迅速地给苍蕴解释:“不过它以后都不会再伤害你了……”

“你能不能把它给,收回去。”苍蕴看着面前的小米,沉默了几秒后,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说出来自己内心压抑的痛给一个不是人的怪物听到他并不介意,他介意的是这家伙竟然把他列为伤害者,还电击他,让他在秦芳的面前出丑……

如果对方是个人。他现在立刻一剑让它变成两半,但显然它不是,而且它还是秦芳的什么光脑,他根本不能伤害它。

秦芳看了苍蕴一眼,点了头,随即下令小米解除虚拟体,小米虽然不会反抗,但在它身影消散的时候,秦芳却感觉到小米的不情不愿--因为它消失的太慢,慢的就跟慢速播放似的。

干什么?就这么不想解除虚拟体吗?

秦芳在脑中质问着小米为何如此慢吞吞。小米却给了她一个哭笑不得的答案:“不是的主人,小米只是想修复和信任者的关系。”

秦芳嘴角抽了一下。想想光脑的刷好感意图,她转头冲苍蕴说到:“其实,小米很喜欢你,你不要和它生气。”

苍蕴扭了下脖子:“我会生一个怪物的气吗?我只是,不习惯它老盯着我看!”

秦芳的眉微微挑了一下,嘴角勾起了笑。

此刻的苍蕴,一点都不像她认识的那样高冷,完全就像个闹别扭还嘴硬的小孩儿。

伸手抹去了脸上的泪痕,两人之前先前的伤感与痛心,也被这小小的误伤给击散。

秦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伤口处,柔声言语:“说实在的,你的血这么厉害,不知道我会不会提前好。”

苍蕴看了她一眼:“你应该不用饿十天。”

“那最好!”秦芳应着抬头看了看天色:“我要是在这里养伤十天,只怕顶上的人,都会当我失踪了呢!”

苍蕴闻言眉略是一簇,随即说到:“你不是挺聪明的吗?怎么会这么笨的中了别人的圈套?”

“关心则乱呗。”秦芳说着低了头:“而且也的确很笨,笨的竟以为,到底一家人,不管怎么争,他们都不会下杀手。结果,要不是你赶来,我这会儿,都被人家给玩死了……”

苍蕴盯着秦芳看了几秒:“为什么要做卿欢?卿家,是你所求吗?”

秦芳笑着摇摇头:“卿家不是我所求,不过是我成为了卿欢后,必须担负的责任。卿岳如今生死未卜,出事的时候,他又把卿家族令给了我,告诉我,一旦发生什么事,我必须为卿家打算!而现在,南宫瑞也好,盛岚珠也好,她们都是不会放过卿家的,所以我只能回来,做好我该做的。”

“该做的……那你是想要当卿家的族长了?”

“对!我想要当族长,因为要领导卿家对抗南宫瑞,要保住卿家,就必须得让卿家人奉我为主,要不然,谁会在乎我的话语?”秦芳说着看向苍蕴:“可是,我高估了自己的本事,也低估了对手的无情,结果……”

“当了卿家的族长,你还会去东硕吗?”苍蕴忽然话锋一转,秦芳一愣,随即点头:“去,必须得去,那才是我秦芳真正要去的地方,当卿家的族长,不过是为了完成卿岳的嘱咐。”

“可是你当了族长,就丢不下卿家了。”

“没有什么丢不下的,只要把南宫瑞拉下马,让盛岚珠没有能力再为难卿家,我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至于谁是卿家的族长,爱谁谁去!反正作为卿欢,我该做的都做了。”

秦芳实打实地说着真心话,对于卿家,她不过是背负了责任,但她并没忘记自己是谁,更没忘记自己的使命。

“既然这样,那我晚上走一趟吧!”

“啊?去干嘛?”秦芳不解,苍蕴冲她一笑:“自然是先保住你当族长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