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60章 乱心,我需要你……

第二百六十章 乱心,我需要你……

“报告主人,您的胃部创伤已经完全愈合,功能也已恢复,腹部的缝合处也长出新的肉芽……”

小米在秦芳的脑袋里汇报着它最新的自检结果,而这个结果让已有准备的秦芳还是感到了惊讶。

苍蕴离开后,她因为考虑到避免肠粘黏而下地走动,结果却发现伤口竟然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痛了,就好像,已经到了术后七八天时的那种状态。

想到苍蕴的血具备的神奇愈合能力,她立时就让小米操控医疗系统为自己自检,结果胃部竟然已经完全愈合,这怎能不让她惊讶?

这也好的太快了吧!

“自我治愈能力?这简直就是金刚不坏之身啊!”秦芳嘟囔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不由的猜想他为什么会有这异能。

嘶,米勒好像说过,异能大多都是后天形成的,只有极少是先天的,但不管怎样都是基因受到了影响而发生的异变,难道,他是异变了?

“等等,他说过天火……天火应该就是陨石了吧?难道是陨石上的元素能量对他造成了辐射影响,而后引起了基因异……”

“你在嘟嘟囔囔的说什么呢?”一声温柔的言语打断了秦芳的自言自语,她回头刚想说没什么,却是一愣:“你,你怎么这个样子?难道你受伤了?”

苍蕴离开的时候可好好的,至少那发束得整整齐齐,中衣上也干干净净。

而现在……

他披头散发的不说,中衣上竟还有大团大团的血迹。这让秦芳瞬间就有点怀疑是不是苍蕴的实力没自己想象的那么高。

“不是我的血。”苍蕴说着走到秦芳身边。往她身边一坐。伸手把自己的头发拨了拨后才把一个铜片丢进了她的怀里。

看着熟悉的族令,秦芳的唇扭了一下:“你杀人了?”

苍蕴扫她一眼,摇摇头,继而扯了下自己带血的中衣:“这是鸡血。”

“鸡,鸡血?”秦芳眨巴着眼睛:“你,你干什么了啊,怎么会弄一身鸡血?”

苍蕴笑着看了看天空中那越发清晰的月,声音幽幽:“没什么。不过是在你回去前,先让他们自乱阵脚罢了。”

秦芳一脸求详情的模样望着他,苍蕴无奈只好轻声讲了一下。

原来,他按照秦芳描述的方位去拿那族令时,就发现卿家的人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像是要吃饭,竟是无人关心秦芳,这让他心头很不舒服。

而后他潜到石屋附近时,立刻出手点了侍卫穴位进屋拿族令,却不想看到一个少妇跪在屋中塑像面前口中低喃着祈求族中大小姐能投胎转世再为人之类的,他立时就有了个主意。

他想让这个有些良知的女人变成一个道出事实的人。所以他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捞了一只火鸡宰杀。弄了血涂在身上,然后散了发再回石屋。

以很突然的方式出现在那少妇面前之时,他也把准备好的血帕子罩在了少妇的脑袋上,只让她来得及那么惊鸿一瞥一下而已。

他故意的以轻功让自己保持鬼魅姿态绕着她尖着嗓子轻言,他告诉她,他会让害他的人付出代价,而后他拿了族令便离开了。

“亏你能想出这种冒充我的法子!”秦芳闻听之后不由的轻叹:“你就确定人家会上当的自乱阵脚吗?”。

“她有良心。”苍蕴说着看了秦芳一眼:“这个世界,无情无心之人,你捏不住他,而她有。”

秦芳闻言扭了下嘴巴:“你这话听着真别扭,就好像她有良心还成了弱点似的。”

“算是吧,不过,她这样起码还是个人,那些无情无心的,你觉得能算人吗?”。

秦芳看着苍蕴的眼,眨巴了眨巴:“你这话,我认同,但,你好像也很无情,无心……”

“我或许无情,但心,还是有的。”苍蕴说着伸手往秦芳的脑门上一点:“不然你觉得我现在会在这里吗?”。

秦芳身子一顿:“有道理……不过,我可记得你需要我救人来着,若是我死了,帮你要救一个人的约可就要失效了,所以你出现在这里,是为你自己。”

苍蕴盯了秦芳一眼,而后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为我自己,也的确,需要你。”

秦芳闻言立时丢出一个,我就知道的表情,苍蕴看着那表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此刻他很清楚,自己需要的不仅仅是她的医术,她需要的是她平安,因为他真的在乎她的安危,她的一切……

“对了!你回去这趟有没听到关于海龙国的什么消息?”秦芳突然想起出事之前,自己可是和敖卓约好,第二日他就送和睦协议来的,如今她出了事,也不清楚这家伙到底办没办。

苍蕴立时把自己路过时听到的说了一下,当秦芳听到敖卓明日要亲自来族中签约时,她伸手就拍了大腿!

“太好了!他还没签!”秦芳很兴奋,因为至少她没给他人做了嫁衣裳。

“要那么兴奋吗?他明天可要签的……”苍蕴瞥了她一眼:“卿家造一个假的族令出来,哄他这个外人,那可一点都不难。”

秦芳闻言眼珠子一转:“那就让他知道那是假的,不就好了?”

“怎么让他知道?难道修书一封过去给他解释吗?”。

“修书一封多麻烦,而且他未必会信,还是我们亲自去告诉他比较好!”

秦芳的话让苍蕴惊讶地盯了她一眼:“你不会是要去海龙国吧?”

“没错,我就是要去!”

“可你伤还没好,怎能……”苍蕴的话才说了一半,秦芳就已经站起了身来。还伸手摸了摸伤处:“有你那神奇的血帮忙。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这么快?”秦芳好的速度让苍蕴也很意外。毕竟他只是过血给她而已,那么重的伤,他可是估算要个两三天的,结果这还一日未到,竟就……

“对啊!就是这么快。”秦芳说着冲他一笑:“而且照我现在的感觉,可能明天我肚子上的线,也能拆了。”

苍蕴闻言一愣,随即很认真的说到:“是得拆。要不然,留下一个丑陋的疤痕可不好……”

“喂,那可是你缝的!”秦芳习惯了某人自恋到自负的态度,如今听到他竟然承认自己缝的丑,不免觉得喜感而出言提醒,可没想到苍蕴扭了下嘴巴说到:“等那疤消了以后,就不会有人知道,我这么失败过。”

“噗……”秦芳忍不出的噗嗤一下笑出声来,但随即因为这个笑,她腹部上的伤口又被牵扯到。立时又疼的呲牙咧嘴,苍蕴当下就皱着眉头地白了她一眼:“笑啊?这下痛了吧!”

秦芳闻言“恨恨”地白他一眼。但眼看到他那披散着的发和身上的血衣,又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一丝说不出的触动感。

他明明就是一个站在高处的人,可是现在却为了帮她,什么形象都不要的装鬼,还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这实在让她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

而这个时候,苍蕴却是起了身而后身子往她身前一侧一蹲,随即他拍了拍自己的肩头:“上来吧!”

秦芳的脸微红:“不用,我已经好了,我可以自己走!”

苍蕴侧了脸:“崖下无路过去。”

崖下无路,那就只有从崖底下爬上去,显然她这个连轻功都不会的家伙是没这个能力的。

秦芳闻言扭了下嘴巴,抬头看了看那高耸而陡峭的崖壁,最终还是乖乖地趴上了苍蕴的背。

她其实不是没有能力上去,她的右臂是可以给她提供最佳帮助的,只是——她有这个必要自己爬吗?

且不说,等她千辛万苦的爬上去,是不是天都要亮了,只说眼下,有人愿意提供便捷的“电梯”服务,她自然乐得省事,毕竟,爬山崖那是绝对的技术型体力活儿,而最关键的是,她其实还是很想趴到某人的背上去的。

秦芳一趴到苍蕴的背上,苍蕴便是直了身子,就朝着崖壁而去。

他运气聚内力于掌,随即便是手脚并用的如一只灵敏的猴儿迅速地向上攀爬。

秦芳趴伏在他的背上,搂着他的脖子,动都不敢动,她生怕自己会给他带来麻烦,而后两人就此落下去。

当她发现不过一分钟的时间,苍蕴就背着她爬到了崖中央时,她就明白是自己多虑了,人家的功夫好的,就跟壁虎似的,完全没把这崖壁放在眼里。

她心中的担忧一松,人就彻底放松下来,而一放松,她便感觉到他散着的发黏在自己的脖颈乃至胸膛,而他那淡淡地松柏香气混着那腥腥地鸡血味,竟莫名的让她的心扑腾腾了。

心一扑腾,这人就不自在。

秦芳一发现自己心里跟装了只乱蹦的小鹿后,就不由自主的扭动了双肩,乃至自己的腰身,想要排解那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

可她这一动,聚力爬崖的苍蕴脑门上立刻就沁出了几滴汗来。

背着一个人爬山崖,对他来说,这根本不是个事。

可问题是,背着秦芳爬山崖,这就是个事了。

鼻翼里充斥着一抹淡淡地女子体香,脖颈处是一双紧紧搂着他的纤纤素手,而背上是软软地柔柔地身体,腰上更还蜷着两条散着热度的**……

他是一个男人啊,一个正常的男人啊!

所以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往上腾腾窜起的内火……

他努力的压着,告诫自己不可以心猿意马,不可以胡思乱想,只能眼观鼻,鼻守心的往上爬……

可是……

某个人却忽然不安分的扭动起了身子,虽然只是很轻柔很小幅度的举动,可那份柔软在他的背上那么一蹭一柔,却如同在他体内的火上浇了一桶油,一下就让他给乱了心,乱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