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63章 一张床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张床,两个人

考虑到秦芳说的手下留情,苍蕴很好心的让了对方三招后,才以一招直指敖卓要害。

“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丢下这句话,苍蕴便转身踏海而去,留下一脸惊骇之色的敖卓坐在船板上两眼呆滞。

在自己最有把握的地方输给了一个亲随,这让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失败,而对方甚至连让他翻盘的机会都不给,就这么走了,还是蹋海而去,他立刻明白,自己真的很……弱。

因为身为海龙国的皇子,未来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人,在这片属于他的海域里,他也做不到如此潇洒的离开,他至多可以--游回去。

苍蕴轻松的归来,借着夜色,依然无扰的到了灯塔之顶。

为了不惹来喧哗与麻烦,他点了门口几人的穴,悄然进了内力,一进来,就发现秦芳睡得呼呼地,为怕她着凉,他为她去拉盖毯子,却不由的看着那烛光下那张脸泛着的淡淡莹光如珠而痴。

他得承认,她不是他见过的女子中最美的,比如瑶华,就胜过她许多。

可是,偏偏这个女人就是让他的心起了涟漪,难以平静,而看着此刻她恬静入睡的模样,他却觉得这样的时光是美好的,因为他可以静静地欣赏她,看着她,感受自己内心洋溢着的一抹幸福感。

就好像,他看到了一汪美玉……

也不知是怎么的,他毫无意识的就低头亲吻了她,却在触及她脸颊的那刻。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而与此同时他发觉到她的身子一颤要醒。虽然他闪的快,没被她给发现抓到,可是……

可是他的内心却是一片慌乱……

而这种慌乱,他似乎还是第一次感受到,那种惴惴里喜悦的惶恐和一点点满足的窃喜,让他此刻有种脸在发烫的感觉,他相信藏在面具底下的脸,应该已经是红了……

“你。不睡吗?”此时,惊骇劲儿缓过气的秦芳忽然想起苍蕴不睡的守着自己,顿觉不大合适,又睁眼询问:“这两天你也没好好休息过啊!”

“没事,我,可以坐着睡。”苍蕴说着闭上了眼,一副就这么休憩的架势,秦芳愣愣地看了他一眼后,身子往边上一挪,伸手拍了身边的床铺:“这床这么大。你睡这边好了!坐着睡,多难受啊!”

野外拉练的时候。睡大通铺是常有的事,赶上演习,一帮子男男女女更是挤在一起互相靠着休憩过,所以秦芳思想很正的拍了床。

因为她觉得地方够大,够两人好好休憩的,就直接喊他一块休息,免得他为自己累坏了身体。

只是……

她一时体谅加好心,全然忘了这个时代的男女大防,如此的举动邀请之后,自然就看到了苍蕴错愕的眼神。

“你让我,和你一起睡?”苍蕴瞪直了眼,因为她没想到秦芳会这么向他发出邀请,虽然他明白她的习惯她的世界都异于常人,可是这个时候,他慌乱的心才好不容易压制下去,却被这一句话又给腾的一下点燃了。

“我,我,我只是觉得,你,不能和我一起,累坏了……”秦芳也不是傻子,苍蕴这样错愕的状态与问句,她也忽然意识到她的言语在这种情况下的孟浪与会被误解的情况,所以急急忙忙地解释:“我的意思只是,这,这靠海,地上潮,所以得睡床,而这床够大……”

“我明白。”苍蕴的声音无比的温柔,一双眼里更似乎漾着一抹笑意,秦芳听着看着刹那间就觉得心头有点乱。

“你,你真的明白?”她不确定,他是不是理解自己的一番好意。

“明白。”苍蕴肯定的言语着,并且动作迅速地往**一趟,秦芳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把眼给闭上了--她有些莫名的害羞与尴尬,而之前她叫他睡床的时候,可完全没这两种情绪的。

躺下的苍蕴扭头看了一眼秦芳,看到的就是她微颤的睫毛以及发红的脸颊,顿时他眼里的笑意又多了几分。

她,真是既大胆又可爱,如此的担心我挂心我,相比之下,我倒没她这么洒脱……

他想着干脆侧身朝着她睡,只是眼根本不闭上,就那么一直看着她,看着那张脸是越来越红,看着她的呼吸是越来越浮……

秦芳这会儿,是真心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她不明白,她只是好心的,再平常不过的,和一个搭档和衣同床而眠罢了,这应该是纯洁地,应该是坦荡荡地,可怎么这会儿,会把自己弄得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燥热感呢?

而更加糟糕的是,她心跳的好快不说,脊背上还窜着一种说不出的热痒,以至于让小米毫不客气的在她的脑袋里发出警告:“警告,主人,您的托巴胺指数已经高于情绪线,且还有上涨趋势,请注意!”

智能光脑就是智能光脑,它能敏锐的感觉到秦芳体内的所有数值变化,但永远分不出具体的差别。

每一个高级光脑因为都是配备给高层使用的,所以都有一个情绪保障的设定,旨在当发现本体的情绪明显上升,会影响正常判断时而做出提醒,以避免情绪化的指令,因为不理智而导致巨大的损失。

秦芳这个光脑本是父亲的配备,之后给她,米勒还给做了升级以及添加,让它更好的能和她结合,并服务于她。

而这个情绪监控也因此保留在光脑之中,米勒其实可以取消它,或者关闭,但他没有这么做,因为秦芳毕竟是军医,是活跃在前线上的人物,面对各种突**况,她是更需要保持冷静的人,所以这个功能他给予了保留。只是希望她能保持冷静。给予自己最大的生存可能。也给予更多人理智的,不影响结果的判断。

这些年,秦芳和光脑和谐统一,几乎就没让小米报告此类的次数超过五次,然而今日它突然就提醒起她来不说,还糟糕的提示是托巴胺的指数上升……

为什么不是肾上腺素,为什么要是托巴胺?你,你是在开玩笑吗?

秦芳这会儿。欲哭无泪……

托巴胺,这算是人体自我激素里的一种,与肾上腺素不同,它不是肌体的自我潜能爆发,也无关生存,它关联的只有情绪,甚至准确地说是,它关联的是感情,是爱恨,而此刻她怎么竟然突然地就在这块指数上升了……

爱。恨?

她躺在这里,就只是叫搭档休憩而已。不过是睡同一张超大的床罢了,她恨谁去?爱谁去?怎么就……

“报告主人,小米没有开玩笑,您的身体激素里,现在同期上涨的就是托巴胺与荷尔蒙,托巴胺已经超过警戒线,至于荷尔蒙,离预警线也只有一格了。”

小米在秦芳脑中的回答,让秦芳的身子直接就僵化了。

好嘛!托巴胺一类过线还不够,连荷尔蒙都跟着上升?

秦芳啊秦芳,你,你到底再搞什么啊?你难道空虚寂寞到,有个男人和你同睡一张床,你就,你就不争气的想那啥了吗?

丢人!没出息!

秦芳在内心斥骂着自己,不明白自己一个好好地洁身自好的好姑娘,怎么这会儿竟然有了不该有的身体反应?

而最最关键的是……

人家只是和她同睡了一张床而已,既没亲吻,又无爱抚的,甚至连小手都没拉,她竟然就有了不该有的念头,这实在是让她很窘迫……

“报告主人……”小米在秦芳脑袋里再一次出声,只是它还没汇报出来呢,秦芳就已经大窘的在脑袋里下了指令:噤声!我命令你现在进入休眠状态,再多嘴,我就让你永远睡下去!

“……”小米很无奈的照着指令进入了休眠状态,但它还是不明白,它只是按照系统要求做出了实时的监控警告而已,主人为什么会要求它噤声休眠呢?难道它的监控惹她不快了吗?以至于,它本来是想告诉主人,那个苍公子其实是亲吻了主人的事实都说不了呢!

没了小米的汇报声,秦芳也并没从窘迫里解脱出来。

“托巴胺”加“荷尔蒙”这六个字,简直就像一个魔咒似的,搅合的她内心越来越慌乱,越来越觉得怪异与燥热。

突然一只手摸上了她的脸,秦芳的身子一顿,睁开眼刚要言语,苍蕴的声音就响在耳中:“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热了?”

秦芳此时眼已经睁开,她看到了苍蕴眼里的一抹关心,嘴角轻抽了一下:“没,我就是有点热。”

她说着迅速地转了个身,躲开了苍蕴的手,背对了他。

逃开了他的目光,秦芳手扯着毯子,将脸上的五官懊恼似的挤在一起……

啊啊啊!好丢人!

如果这个时候她跟前有个地缝,她一定毫不犹豫的滚进去……

而在秦芳窘迫的想要逃开的此时,她背后的苍蕴却是眼里翻腾着一抹情动的波澜。

他这辈子虽然顶着风流的名头,但事实上,他根本是洁身自好的。

身边莺燕美人无数,更有各色佳丽对他趋之若鹜,他没与人谈过恋爱,却看过了太多女子的情愫萌动,所以秦芳脸上的红,他已完全读懂了羞涩。

他故意说着是不是病了的话,伸手抚摸了那如雨后海棠明艳的红晕,感受着属于她的娇羞与心动。

他以为她会娇羞的低头不语,又或者否认的丢给他一个白眼,可没想到,她却是笨瓜一样的反驳后,竟把后背就这么亮给了他,这让他相信她此刻的心,已乱,乱地就如自己。

看着她的背,他的眼眨了眨后,再一次抬起了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