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64章 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第二百六十四章 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苍蕴想让秦芳转过来看着自己,他喜欢她脸颊上的那抹娇羞,可是手差一丝就要触及她的臂膀时,他又顿住了。

因为他忽然间发现,如果他把她拨转了过来,他该对她说什么呢?

说自己喜欢她吗?

他,说不出口。

说自己喜欢她脸上的娇羞吗?

如此直白的话,她就算不认为自己是在言语轻薄,他也会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手慢慢地放下,他有些困惑。

困惑自己那个时候,并不是全心与真意时,可以不厌其烦无所顾忌的说着,要收了她,要她为妾之类的话,而如此,他真的想要和她在一起了,却发现,这些话好难启齿。

因为他知道,秦芳不同与别的女人,她不肯做妾,而是要做妻的,然而做妻的话,他却偏偏给不了她这个身份,只因为当年拜在师父门下时,他的未来妻子之位,就已经被许了出去……

眼里涌上一抹暗色,他静谧而痴痴地看着她的背,内心已从一片火热变成了冰凉。

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明明伸手可揽的佳人就在一臂之内,可是却如隔着万千重的沟壑,让他内心充满着一种前所未有的惆怅与痛。

我该如何才能拥有你?

我该如何才能让我们的心,走到一起?

海浪声声,他的内心也同着海浪一起在浪拍着浪,一波波的情感叠加……

就在这时,他忽然惊觉屋顶有人。眼神一眯,他抬手运气后朝着屋顶一挥,屋顶轻轻一震,有了一些烟尘下来。

“怎么了?”秦芳听着动静转了身看他。此刻红红地脸上毫无困倦之色。

“没什么,一只黑猫而已。”苍蕴轻描淡写的说到:“你赶紧睡吧!”

“哦。”秦芳应了声转头,再次把背给了他,而他却是看了一眼屋顶,而后也就闭上了眼。

你呀,又因她乱心了……

苍蕴在内心提醒着自己。这一次他又乱心,以至于让某人都到了屋顶他才发现……

而这样的状态可是他不希望出现的,只是现在,他再一次的为了她而走神到险些无察。

……

“你说殿下他一直蹲在顶上做什么?”搏统领站在灯塔低下,看着属于塔顶上那抹完全不动的身影,有些疑惑的问着身边的副手。

“不知道。”副手摇摇头,也是一脸不解。

他们的皇子从海上一回来,就是一脸阴郁之色的立在塔下死死地盯着上面。

那表情让他们谁都不敢多话,以至于后面看到皇子如贼似的小心翼翼地攀去灯塔之尖,上了塔顶时。他们也不明白皇子这是要干嘛。

他们好奇的偷眼瞧望,想看看皇子要做什么,只是莫名的皇子就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了。

而且一蹲就是一个时辰,那纹丝不动的架势,让他们除了不解和疑惑外,内心只有对皇子定力的无限钦佩。

而灯塔顶上的敖卓。人虽然是纹丝不动的,但是那双眼则是充满了尴尬,烦躁以及震撼。

他让了自己三招,然后只是一招,自己就被拿住了咽喉,快的连自己都没能看清楚他是怎么做到的。

敖卓其实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武功高深的人,是自己望尘莫及的。

可是,面对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甚至年龄和自己无差的人,他竟然在海域上被人一招制住。他实在心有不甘。

所以他已经用尽了全力,小心翼翼的想要试验一下,自己可不可以悄悄的近身于这个家伙,岂料自己只是因为看到了主仆两人竟然睡在一张**而呼吸就重了那么一点,结果就被人家发现不说。还用内力直接给震懵了经脉,封住了穴……

我的天!她的巫术就已经够吓人的了,而她的亲随竟然也有如此妖孽的深厚内力,这实在是太可怕了,这对主仆我可惹不起,他们这是什么来路啊!

不过……怎么主仆会睡在一张**呢?就算他保护她,也应该是坐在跟前或是躺在脚踏上才对啊?

被内力封穴到动不了,也出不了声的敖卓,一脸的糊涂。

……

“啊……”张着嘴打了一个哈欠后,秦芳醒了。

这一夜,前半夜都拿来兀自心慌意乱,以至于到了后半夜人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这会儿睡醒了,愣了一下,扭头看向身边,才发现身边空空,根本没有苍蕴的身影。

下意识的,她伸手摸了摸一旁,凉凉地,并无温暖,便知道他起来已经有一阵了。

起床,刚准备去洗漱,屋内的门一推,苍蕴走了进来,此刻他已换了一身青色的武服,配上他束着的马尾,看起来很有江湖的气息,只是那张假面的脸,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无名的侍从,尤其是他还一手端着个托盘。

“醒了?这是给你准备的衣服,换上吧!”苍蕴说着将托盘放到了秦芳跟前,继而是转身就走了出去。

秦芳看着那门关上后,看了一眼托盘里同样青色的衣裳挑了一下眉。

换好了衣裳,洗漱捯饬完后,秦芳走了出去。

一出去,海风便拂面,那昨夜藏在夜色里的海岸线就漂亮的呈现在眼前。

“好美……”她轻声喃语了一句,听到了下方的一些声音,居高临下的向下张望,这才看到一片青衣的兵勇正在持着矛叉绕着灯塔巡逻,而敖卓竟然和苍蕴两人立在海边说着什么,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挺近。

此时,海边的苍蕴一看到她出来,和敖卓说了两句话后,便离开了海边往灯塔上来。

“你们关系变好了?”看着苍蕴到了跟前。秦芳微笑而问,毕竟昨晚敖卓可是和他打架来着。

“人们从来都敬畏强者。”苍蕴轻声说着,眼里闪着他一贯的傲色。

“那你们聊什么呢?不会是他在向你表达敬仰之情吧?”

苍蕴眨眨眼:“今早刚刚得到的消息,昨天半夜。卿家大少爷已赶回族地。”

秦芳闻言眉一蹙:“这时机赶的还真好。”

苍蕴看了秦芳一眼:“卿枫在卿家族地威望很高,你和他对上,胜算并不大。”

“我知道。”秦芳说着昂起下巴看着海面上那轮升起的太阳,一脸毅色。

“不要担心,我会帮你。”苍蕴轻声言语,秦芳却扭头看他:“怎么帮?”

“我现在是你的亲随。”苍蕴说着微昂下巴:“替你放倒他便是。”

卿枫虽然厉害。但要和他比,显然还不够格。

秦芳闻言嘴角勾笑:“没错,强者就是赢家,但,要想让卿家族地的人认我,奉我为族长,必须是,我,亲手赢他。”

“可你……”苍蕴的眉立刻就皱在了一起,话没说完。却将对她的疑虑完全显现了出来。

“怎么,对我没信心?”

“卿枫很强。”苍蕴实打实地言语:“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能打败卿枫,这毋庸置疑,可是就秦芳那点花架子根本连人家三招都撑不过的,他不明白她怎么会忽然信心满满。

“我有小米”秦芳很老实地说出了自己的仰仗:“你感受过小米的电击的。”

强悍到妖孽的苍蕴也是被小米的电击给“收拾”过的,所以秦芳很有信心。凭这个,自己就能让卿枫败在手里。

可是苍蕴听见这话,却并不是了然之色,也没半点欣然之态,这让秦芳眨巴了下眼睛盯了他:“怎么?你不会告诉我,小米的电击放不倒他吧?”

开玩笑!小米的电伏提高的话,别说放倒,把一个人电成渣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

“放的倒,但你放不倒他的傲气,他的心。以及他的威信。”苍蕴说着盯了秦芳:“你必须让他输在他最擅长的东西上,只有瓦解掉他所有的自信,他才会真正的溃败,而你,也会得到族人的信奉。”

秦芳当下就明白苍蕴说的很对。可问题是……

“可我不会武功啊。”秦芳摊手。

“所以我说我来。现在我是你的亲随,我代表的是你。”苍蕴坚持了自己的初衷,他宁可自己出手为她夺下她想要的,也不想看着她被人欺负。

秦芳沉默了,她骨子里还是想靠自己。

“要是我也有你这样的绝世武功就好了!”一分钟后她叹气而言,说完这话却猛然想起自己那时被诡异的寒气给冻住,而彼时苍蕴解救她时,却说那股内力很强,他也只能把它逼在一角……

“等下,我体内是不是有很强的内力?”秦芳眼有期待的看着苍蕴。

苍蕴顿了一下点了头:“有。”

“那你教我什么法门什么心法呗?总之你让我把内力用出来,不就行了?”秦芳的脸上有了兴奋之色。

她是练过的,只是练过的都是擒拿什么的招式,没有内力,所以和人对招,遇上高手自然是被人打的份,可如果能把体内莫名出现的内力为己所用,那她岂不是一名会武功的人?

苍蕴闻言却是摇头:“不行的,你想法虽然是对的,可你的身体承受不了那股内力,那股寒气的反噬会要你的命。”

秦芳却是一把抓了他的胳膊:“不会的,我有你啊!到时候不行,你就跟那天救我一样,帮我化解不就完了?”

“这……”

“别这了那了……”秦芳说着摇晃了苍蕴的手臂:“帮我吧,好不好?你把我教会了,以后万一有人欺负我,我至少当时也能应付的过来啊!”

“你有我保护,谁能欺负你?”苍蕴的眼里全然是肯定之色,秦芳却是心腾了一下后说到:“我知道你会保护我,可你又不是神仙,你能一天到晚时时刻刻不离开我?你这辈子难道就跟在我身边寸步不离,连自己的事都不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