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66章 阴影,请自重!

第二百六十六章 阴影,请自重!

“……孙悟空只要不听话,唐僧一念紧箍咒他就疼,最后只能屈服,老老实实的听话。”秦芳做着总结:“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捏着别人的痛处,他就是再厉害也得乖乖听话。”

苍蕴点了下头:“没错。”

师父就是师父,手里永远会捏有制住徒弟的东西,若是不然,岂不是,欺师灭祖?只是此刻,我不想欺师灭祖,我只是,只是想当初我没应下那个誓言,该多好?

“喂,我怎么觉得你,怪怪地?”秦芳不好说她又觉得他忧伤,只好换了个词询问,苍蕴看了她一眼:“当师父的都有一手,若我教你,等于我也是你的师父了,或许我留的一手也会让你和这个悟空一样,深受其害,不得自由呢?那你还要,学吗?”

秦芳一怔,随即一脸认真的思考状,大约一分钟的样子扭头看着苍蕴:“你会害我吗?”

“不会。”没有丝毫的犹豫,他做了回答--害她?他疼她都觉得来不及,怎么会害她。

“那不就完了!”秦芳一脸洒脱:“人生,有得就有失,怎么可能事事都完美?我不做那种不现实的梦。”

“可是……那内力很强,你学了之后,固然可以一时强大,但你也别忘了,你受过它的反噬,除了痛,你还会死。”

“不至于!”秦芳扭了下嘴巴:“我不是有你吗?难道你会见死不救?”

她可清楚的记得是苍蕴怎么把那股内力给压下去的,她相信他依然可以做到。

苍蕴闻言,眼里闪过一抹亮色。随即竟顶着那张假脸给她笑了一下:“虽然我不是药王,但我救人也是要好处的。”

秦芳当即白他一眼:“嘁,救死扶伤还要好处,那是趁火打劫好不好!”

苍蕴笑了起来。虽然假脸遮住了他的妖孽之容,但秦芳却能感觉到他的那种忧伤似乎淡掉了许多,只是……

“也不知道姬流云他怎样了?”秦芳因为提到了药王,一下就想起了这个微温的男人。

苍蕴看她一眼,笑收了起来:“我也不知道。”

两个时辰前,他一时内心纠结。选择了逃开来给自己一个僻静的地方去沉思。

想到秦芳体内的那股熟悉的生之力,想到素手汇报的秦芳曾遭遇陆婠儿的毒杀,他就有一种猜想,猜想是不是师弟找到了他们,用自己的内力强行推宫为秦芳祛毒,而后又未免陆婠儿的疯狂,而引人离开。

如果他猜想的是正确的,那么师弟就有可能可以遥控他的内力去感应,就想自己的杀之力,永远会对生之力做出回应一般。

于是他在海边的林地里悄然运功。希望靠自己的内力能感受到一点来自师弟的回应,哪怕是一丝都好。

但奇怪的是……

没有一点点的反应,他甚至一连运功三次,都是毫无半点感应。

而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难道师弟和陆婠儿已经去了很远的地方了吗?远到连一点感应都无法给自己了吗?可是,不应该啊……

他糊涂。他不解,但没有答案,最后只能悻悻而归,结果遇上了敖卓恭恭敬敬的喊自己为悟空大师,要不是他反应过来是秦芳给他起的名字,他一定会疑心自己的打扮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竟会被人当成个和尚。

只是,他万没想到,一个在她口中那么厉害的和尚,最终还是被他的师父拿捏在手。就好像自己,意气风发,俾睨天下的背后,也依然有一个存在的阴影,压着他。就好像他也带着个紧箍咒一样。

……

有了这些天的降解,吐根七代的威力其实一直在下降,只是人们因为感受过它的威力,所以刚刚靠近了界标处,一个个就心理暗示的开始神情不适,作呕痛苦起来。

“我说大小姐,你就不能把这个巫术给取消了吗?”敖卓内力虽然比不上苍蕴,但多少还是比这些兵勇高,眼看自己带的人一个个都开始如此难受,便叫停了队伍,自己打马到了最后两人的跟前,表达自己的诉求。

秦芳爱莫能助地摇摇头:“我先前说过了的,用出来,就收不回去,只能等,时限到。”

“那我们就只能这么受着?你弄个什么办法,让我们没这么受罪行不行?”敖卓一脸希冀的看着秦芳,秦芳扭了扭嘴巴后,叹了一口气,随即伸手到右胳膊袖子里翻了翻,而后摸出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满了一粒粒白色的小药丸。

“让每个人含一个在舌下,然后就快马冲过这片界标吧!”秦芳给的是她跟系统换得一点薄荷浓缩滴丸。

事实上,薄荷在脚下的这片草地里就有,但秦芳不想让他们知道,薄荷能暂解吐根的药效,未免下次这玩意就不好使了,所以她只能拿滴丸来当解药。

滴丸发出去,众人便打马狂奔,不多时冲过了界标,到达了卿十七带领的那些守界之人的地盘。

秦芳是跟卿十七照过面的,所以一看到他带人来迎,她就立刻低了头。

但兴许她在队伍的最后,又或者卿十七有些心不在焉,总之,他只是带人上前同敖卓说了两句话,竟就上马前引着带路,并未关注敖卓的随行,这倒让秦芳不知道是该道自己运气好呢?还是该问问这个卿十七今儿是怎么了?

毕竟,上次她跟着三爷爷来的时候,卿十七可是一派严明之色,不但带人相迎,更是把所有来的人都一一扫视过的。

“十七兄,今个儿怎么看起来那么兴致不高,莫非你还想和我们打个十来回的,所以不乐意我来?”敖卓是最常和这位打交道的。秦芳都发觉出卿十七与往日的不同,敖卓自然更加敏锐地察觉到了。

“没有。”卿十七一脸的郁色冷冷而言:“彼此之间,若能和睦相处,这是最好不过的。”

“既然你都觉得最好不过了。怎么还黑这个脸?”敖卓凑着一张笑脸:“莫非你还闹着之前的事……”

“与你无关!”卿十七说着打马往前了一些,全然是不打算和敖卓再言语的,敖卓撇了下嘴,心道:要不是为了和你家大小姐保持和睦状态,你当我愿意理你!

敖卓只是不想和卿欢这派的人结仇,可是他根本不知道。此刻的卿十七心情有多黑暗--他已经失去了自己奋斗的那股动力。

从小,他就是卿家的一份子,虽然他不是本族的高等族人,但旁支叶脉的他,依然可以感受到自身的骄傲,因为他姓卿。

卿家是贵族,是重礼的大世之家,他自然也是信奉着贵族的礼文化。

尽管他也是大少爷的忠实崇拜者,可是,当大小姐出现。当她用自己简单的行举就把困扰他们多时的海龙国给控制在外时,他意识到,宗主之位还是得遵循规矩。

可是现在,没有规矩可言,而他的信仰被颠覆了,他信奉的礼已变成了一片黑暗。他哪里还有什么精神动力去支撑自己的追求?如今引着敖卓等人去族中完成仪式也不过是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而已,他自然是没什么心情和敖卓再言语的。

卿十七没有心情,他的部下也被他传染了情绪。

小心翼翼掩藏自己的秦芳慢慢地抬了头,她看着一众人的背影全然的感受到的是一抹死气沉沉。

“难道他们知道今天是签约不成的?”终于她忍不住的小声和苍蕴嘀咕,苍蕴则是冲她说了一句话:“看来这些天,你还不是一事无成。”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秦芳很懵,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苍蕴的意思是说她这些时日多少也得到了大家一些肯定,否则……

“那看来,他们已经散布我死亡的消息了?”

苍蕴面对秦芳的猜测。迟疑了一下后摇了头:“聪明的人,不会说你死亡的,只会说你失踪。”

“如果只是失踪,那他们何以……”

“那说明我的捣乱成功了。”苍蕴说着下巴微抬,指着前方:“你很快就会看到。人性有多么的黑暗。”

秦芳抿了下唇,低下了头。

关于人性的黑暗,她没法告诉他,她早已看过太多太多。

……

敖卓的到来,是双方约定的结果,所以石屋之前的大院子里早已聚集了族中重要的人不说,就连通往的路上,也满是张望瞧看表情各异的族人。

秦芳始终低着头,由着马儿跟着队伍前行,终至大院后,下马顺着队伍同苍蕴一起列队在院中的角落处,毫无顾忌的看着他人,而不用担心他人会瞧看自己,因为这个时候,自然是敖卓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卓皇子,请!”作为主人家的卿海此刻出言相请,敖卓点头客气说请后,刚迈了一步,却又顿住,目光扫视着周遭众人,似在找着谁。

“卓皇子,请!”卿海再一次的出言相请,敖卓一面点头应声,一面依旧找寻,完全不挪步子,这让卿海的眉微微蹙在了一起,而这个时候卿海身边的胖胖妇人开了口。

“卓皇子,我家老爷已经请了您两次了,莫非你要我家老爷来个三顾不成?”

礼的文化,再一再二都是盛情,到了再三,可就是极致了,从此也多少会变味,所以三太太一句话等于是在提醒敖卓,拿乔也已经够本了,再过就是无礼。

敖卓闻言扭头一笑:“三太太客气了,我可没那心思,我只是想找个熟人,可我半天也没看到她!”

三太太一顿:“不知卓皇子的熟人是哪位?”

“还能哪位?自然是你们卿家人啊!”敖卓说着嘿嘿一笑,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不正经的意思,而此时一个女人从重重的队伍里忽然一步向前冲着敖卓面有厌恶之色的言语:“卓皇子,今日乃你与卿家兴和睦的好日子,还请自重!”

-那个……下周一到周五,我会双更。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