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67章 劲敌,完美大少爷

第二百六十七章 劲敌,完美大少爷

说出这话的女子,是卿宸。

作为卿家饱受敖卓在精神和名誉双重破坏的她,又看到那种不正经的表情时,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他对自己造成的不良影响,当下心气一上来便是上前直斥。

她希望卿家的人都明白,她对这个敖卓是绝无好感的,更像让身旁的那个人相信,她和他之间很清白。

“自重?”敖卓一脸惊诧的看着卿宸:“我和卿家有人相熟,就不自重了吗?二小姐这话,听着怎么那么见外啊!”

见外?

好嘛,和见外相反的,不就是亲近嘛,敖卓这么一说话,很多人便下意识的会想着他们两个之前是不见外的,是亲近的,立时便是你看我,我看你,有些窃窃起来。

“你!”卿宸立时脸色涨红,一脸羞怒之色:“你本来就是外人!”

人最怕遇上的就是不要脸的人,她知道敖卓是个不要脸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拿她来当幌子,弄得自己都快崩溃。

可是,不要脸的人通常在众目睽睽之下都是要脸的,是冠冕堂皇的,可这位今天显然不是这个情况,这让卿宸很有些措手不及,她可不想她心中的那个人误会了自己和敖卓之间有什么!

“啧啧,二小姐,你这话说的可真不中听,我知道我不姓卿,也不打算姓卿,但今日可是我海龙国与卿家称友的日子,你这一句外人,莫非是想把我往外赶吗?你若觉得海龙国和卿家没必要和睦相处的话。我是现在就可以走的!”

敖卓说完这话,便是转身要走的架势,那卿宸闻言已经瞪着眼就要争执,而此时三太太却是上前一步抬手按在了自己孙女的手上。制止她的言语,人则冲着敖卓的背影一笑,高声道:“卓皇子,找人归找人。可你把方向走反了!”

在她爽朗而大气的声音里,三太太已经箭步上前捉了敖卓的手:“来来来,这边坐,坐下了,你想找谁说来听听,只要他在,我一准叫他出来见你!”

和煦亲近的笑容,大气爽朗的笑声,还有那看起来十分自然的举止言语。一下子就把本来隐隐煽起的火儿给压了下去!

站在队列末尾的秦芳看着个圆滚滚胖乎乎的女士。莫名的就想到了郑瑜当初对自己说的话。叫她千万别惹三太太,便意识到,这个很会交际的胖妇人就是三爷爷的妻子三太太。

三太太一派和气之态。敖卓也不能继续登梯子发作,当下只得顺着她走。只不过他不忘扭头冲那卿宸言语:“瞧见没,看看你祖母多把我当自己人,我找的熟人又不是你,也不知道你在哪里瞎激动什么!”

瞎激动……

三个字,就等于强调了卿宸的自作多情,卿宸立时瞪眼张口要反驳,蓦的,旁边一只手扯了一下她的衣袖,她赶紧地回头看过去,就看到她在意的那人对她微微地摇头,于是她低下了头,一派不予计较的乖巧模样,而身边的男人则是看了一眼敖卓,微微蹙眉。

“卿家竟然还敢留着他在此?”苍蕴一看到那人,就认出来他是南昭的三皇子南宫炔,当即同身旁的秦芳小声言语:“这不是给南宫瑞送机会吗?”

秦芳看了眼低头乖巧状的卿宸轻撇了下嘴巴:“他哄得了卿家二小姐的心,郎情妾意的,卿家想脱清干系,就唯有伤二小姐的心。”

“伤大小姐的命都不在话下,一个二小姐的心,又算得了什么!”苍蕴当即冷哼而言,秦芳听来看他一眼:“这是为我打抱不平?”

苍蕴没说话,只扫着眼前那一众和敖卓在客客气气的人。

秦芳盯了他两秒,眼珠子一转说到:“其实怕伤二小姐的心,也不过是大家说在嘴上的幌子,卿家已是盛家的眼中钉,卿家留着他,也不过想给自己找个安身立命的护身符。”

“你看好他?”苍蕴的眼里闪着一抹惊讶之色,秦芳却是微微摇头:“我从不把鸡蛋放在别人的篮子里。”

她才不会相信这个三皇子,她只相信她自己。

苍蕴闻言点了下头,随即沉吟了一下低声说到:“其实,你可以把这个鸡蛋,放在我的篮子里。”

秦芳当即扫他一眼,而后正经的点了头:“我明白,就冲你的盘算,它迟早也是你的囊中物,但,你得赢得它,用你必须付出的代价。”

“你就不能给我节约点?”

“不能。”秦芳很实在的言语:“你能付出的代价,决定着你对它的在乎程度,如果你轻而易举的得到,你就不会珍惜它,也许在未来,你将会毫不犹豫的丢弃它。”

苍蕴听见这话,下意识的看了秦芳一眼,他看到的是她一脸真诚不作伪的表情,便明白她说的是真心话,他张口刚想要说点什么,却又闭上了嘴,而此时石屋里一个高大的身影披着一玄色披风,迎着风大步而出直冲着坐在一起的说话的几人走来。

“卓兄弟,对不住,大哥我刚才在给祖先祭拜,以至于没能亲去界标处相迎,还请卓兄弟不要见外啊!”卿枫一脸亲近的笑容言语着是直接奔到了敖卓的面前,把敖卓的手一拉……

“哎哟哟……”敖卓呲着牙叫了一嗓子,把众人都是一惊,更把卿枫也给吓的一愣,而此刻敖卓是一脸痛色的叫着:“轻点,枫哥,我这胳膊有伤,架不住你这一拽!”

“啊?兄弟,快给我看看,你这胳膊是怎么伤了?”卿枫一脸关切的姿态,竟要查看敖卓的胳膊,敖卓忙是挥手:“不用了不用了,小伤,小伤。那个,先前练功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而已。”

他不可能说这是和那个野人交战留下的伤处,自然是轻描淡写,卿枫见他有所回避。自也不会硬要察看,当下说了几句关切的话,还叫人拿了两瓶子药膏来,说着是自己这趟出去时。顺便给他这个兄弟带的。

总之,一时间,就看见两人亲近的真有兄友弟恭的份儿,全然没了之前两方敌对的状态,更是没一个人去提及先前,海龙国的这位皇子是怎样趁他这个大哥不在,拿卿家当陪练,还在卿家当梁上君子的事。

秦芳默默地看着敖卓与卿枫之前亲近的对话姿态,细细地打量着卿家这个若无自己出现。将会被众人扶上位的未来族长。

他的个头不低。这一眼看过去。就高出别人一些来,约莫着有一米八五的个头。

肩宽腰细,倒三角的身形肌肉块藏在衣服下隐隐彰显。看得出,这人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刻苦练功。是个练家子,否则也不会有这么一身漂亮的肌肉。

而他的相貌,没有苍蕴的妖孽,没有姬流云的俊美,也没有韩文佩的纯净与侯子楚的亲和,他有的是一种阳光灿烂,就好像把所有的青春与美好都集中在了身上一样。

什么都有一点,却不为过,不会让你感到特别的突出,但,有什么都有……

完美……

一瞬间,这个词出现在了秦芳的脑海里,再看卿枫,她发觉这个词,就这么看过去,是完全符合的。

不做作的亲近,不张扬的洒脱,不假空的行举……总之,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既不攻击别人,也不会低贱自己一分,不欺压的展现着属于他的魅力,完美的就好像他没有一丝瑕疵一般。

下意识的,秦芳的肩头就绷直了,因为她知道,这样一个看起来完美的男人会比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小姐,更容易得到别人的信任,更何况,他在族地里本就生活了多年,这里的人更容易被他散发出来的完美给吸引。

“怎么?紧张了?”苍蕴注意到了秦芳的变化,压低声音轻问。

秦芳咬了一下唇:“他太完美。”

她说出了自己必须面对的事实,然而这个事实,让她的确压力倍增。

“你怎么看?”下意识的她问了身边的他。

苍蕴的眼微微眯了一下:“劲敌。”

秦芳立时瞥他一眼,苍蕴很好心得给她了一个解释:“一个能把自己控制到如此地步的男人,绝对是我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强之人。”

秦芳的嘴角抽了一下。

连他这样的妖孽也觉得大少爷是劲敌,那我……

“把他打败吧!”苍蕴此时却是轻声言语道:“把这样的人打败了,你无疑会是最大的赢家。”

“你对我还有信心?”秦芳有些疑惑,要知道,她这会儿都有点心怯了。

“你面对我,都不会低头,面对他,会吗?”苍蕴说着冲她眨了一下眼,秦芳莫名的就觉得心头一痒,仿若自己被他给电了一下似的,打了个颤。

但随即,那种心怯的感觉还真就淡了,她反而看着这个怎么看都完美的男人开始构想着,自己要怎么才能从他手里获得那些人的信任。

“说了这么久,光顾着和卓兄弟你讲着一路的见闻了,差点忘了今日的大事!”此刻,卿枫忽然话锋一转冲着敖卓说到:“要不,咱们现在把和睦的协议给签了吧?以后我也好常去你那船上,和你打个痛快!”

敖卓一听这话,心头顿时发痒,下意识的就点了头,当两方协议之书拿出来的时候,他却冷静下来,想起了秦芳的交代,当下四周装模作样的扫了一下后,冲着卿枫说到:“既然要签了,是不是请大小姐她出来呢?”

卿枫一愣:“你说的大小姐,可是我大伯家的那位嫡长女?”

“对啊,就是带了族令回来的那个。”敖卓立刻点头,卿枫则是一脸抱歉的神色:“这个,卓兄弟,真不巧啊,大哥我今早回来,就听人说大小姐她带着族令离开族中,已去找我那被流放的大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