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68章 爱慕,一见倾心

第二百六十八章 爱慕,一见倾心

“什么?”敖卓一脸不能相信的表情:“枫哥你别开玩笑了!快请大小姐出来吧!”

“卓兄弟,这事我怎能开玩笑,大小姐她真的不在。”卿枫认真中肯的表情,十分的实实在在,敖卓当即摇头:“不可能,我当时和大小姐说好的,这合约必然由我们两个亲自来签,她不可能不在!”

卿枫一愣,此时在一旁的卿涛开了口:“卓皇子,我家大小姐真与你有此约定吗?”

“有啊!”

“嘶,这样啊!”卿涛一脸不满与不解的表情嘀咕起来:“奇怪,大小姐既然有此约定,怎能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呢!这不但是失信于他人,更是连族中大事都不上心啊!”

他做的是自言自语的嘀咕状,可那声音不大,却恰好能让周边的人都听清楚,等于一瞬间就是卿欢这位大小姐,忘约离开,怎么看都是不但重任之人--毕竟,一族之长当以族事为先,人连签约都顾不上的就跑了,自然是没责任心的表现。

听到这样的栽赃,秦芳的嘴角抿了一下,轻晃了下肩头在内心嗤笑,身旁的苍蕴却以为她生气于这样的陷害有些不耐,而担心的看她一眼。

结果发现秦芳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仿若未听见一般,他眼皮垂了一下,又看着那边了。

“涛儿!不许胡说!”卿海出声了,他板着脸,用轻斥地声音“教训”着卿涛:“大小姐或许是一时情急顾不上,毕竟出事的……是她父亲。”

卿海这样说了。卿涛自然一副老爷子训话不敢逆的表情,可苍蕴的眼里却出现了一抹嘲色,秦芳更是盯了三爷爷一眼。

姜是老的辣,自小这话。她就听了几十次了,没成想,今日倒见识了一次。

卿海在秦芳的分析里,虽然也曾被她想过有没可能是虚伪的面上亲。底下恶,但她或许是心底的期望,又或者是初见时,他对她的误会而有的疏离,反而让秦芳相信这人其实很遵规守据。

所以她总是留一线期望,去相信三爷爷是好的,哪怕是在被三爷爷身边的那个黑影姑姑给刺了自己之后,她也猜想着,会不会老人家并不知情--毕竟自相残杀。她真的认为是三爷爷做不出来的事。

可是。这看似为她开脱的一句话却实打实的让秦芳失望了。

什么叫情急顾不上?哪个当族长的可以这么不冷静的意气用事?

而最重要的是。他说的是,出事的是她父亲!

她父亲是谁?不就是卿家的现任族长吗?他不提其身份,看起来似乎是保护卿家出事的不利情况不暴露。可问题是谁不知道大小姐的爹就是卿家的族长呢!这个时候他说这样的话出来,不就是在淡漠大小姐可以仰仗和凭借的势力吗?

而且出事的是族长。他都出事了,如今这族地里自然是实际掌控者说了算了!

所以说,卿海的一句话,其实就表露了太多的信息,这一刻别说秦芳和苍蕴听懂了,就是敖卓也听得出这画外音。

当下他看了卿海一眼,却是一脸狐疑之色:“她真的走了吗?”

“嗯,真的。”此时卿海回头同他言语,卿枫完全是一声不吭,只一副我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呢!”敖卓说着站了起来:“她都不在,我还签什么啊!”

“诶!”卿涛立刻上前一步:“卓皇子这话可不大合适吧?大小姐虽然不在,可我卿家也并非无人啊!你看,大少爷不就在你身边吗?”

敖卓闻言扭头看了眼身边的卿枫,卿枫淡淡地笑着,不多一分谄媚亲近,也不少一分自信安然,他就那么看着敖卓,好似静观其变,但那份淡定的存在感则结结实实地彰显在那里。

下意识的,秦芳看了一眼苍蕴,毕竟这种淡然的姿态,她从某人身上看过太多。

只是属于某人的那份淡然里更多的是不屑,而大少爷,却更像是“一切就该如此”的不慌不忙,不急不躁。

“这个……”敖卓冲着卿枫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枫哥,你我算兄弟,话我就直说,签约不是你我叫声兄弟就能过去的事,我乃海龙国皇子,落印留款,都必须为这个约定负责,所以我亲自签,而你们卿家,也必然得由族长出来……”

“卓兄弟。”卿枫微笑言语:“你是知道的,卿家族长长年不在族中,你这不是故意为难我吗?”

“是啊!”一旁卿涛再次帮腔:“卓皇子在我们卿家进进出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卿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又是谁在掌着这片地域上的事,你还不知道吗?这个时候,如此的苛求,莫不是和我们大少爷几个月没见,反而生份了?”

“没有没有……”

“既没有,那你何必张口族长,闭口大小姐的念着两个不在的人?我家大少爷可就在这里,平日和你交好,又是兄弟,你们二人把约签了,大家日后亲近和睦岂不美哉?”卿涛说着依然招手:“来来来,快把约书送上来,让他们这对好兄弟赶紧签了,大少爷给卓皇子准备的礼物,也好拿出来啊!”

“礼物?”敖卓诧异的看向卿枫,一直不吭声的卿枫这才不急不躁地说到:“是,我和卓兄弟交手几次,虽然切磋的是个人武艺,但,卓兄弟却不止一次的对我们卿家乃至南昭的书文礼表都表有兴趣,所以……我这趟出去的时候,特意去了甄大家的门前,拜求了五卷典籍带回来,想要送给卓兄弟,不知道卓兄弟会不会喜欢。”

“喜欢,我当然喜欢!”敖卓当贼一样的猫在卿家多日,起初只是为了找回那本海神之书。但一个海蛮小国少有书文,所以他在卿家待的越久反而就对卿家拥有的书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特别是,他潜藏在卿宸房里时,看到了她屋中的几卷书简。一下子就看得陷进其中,所以那时就故意拿卿宸当幌子,一来麻痹着卿家,二来更是跑到卿家蹭书看。所以当这个时候,卿枫说从甄大家那里求来典籍想要赠予他时,他是真心喜欢与兴奋的。

可他这样的状态落在秦芳的眼里,反而让秦芳更加谨慎的看着卿枫,因为她已经看到这个男人在不动声色间,就已经抓住了敖卓的弱点,她相信要不是昨晚自己找过敖卓,讲清楚了事情给他知道的话,这会儿。敖卓早已心花怒放的执笔签约了。

“既如此。那我们……”卿枫说着已然伸手去捉抬来的桌案上的笔。敖卓更是点头伸手,就在这个时候,苍蕴的唇轻动了两下。伸手捉笔的敖卓却是身子一顿,随即缩回了手。有些讪讪地看着卿枫:“那个,我,我能看下是哪五卷典籍吗?”

卿枫人微微一愣后,立时点头,放下了已捉到手的笔,叫着人抬书,眼却开始扫向四周。

秦芳下意识的略低了一点头,而苍蕴带着假脸,则是站的直愣愣的。

卿枫扫了一圈众人,并没看出什么端倪,此时典籍也抬到了跟前。

五卷,说多不多,可也不少,敖卓极其兴奋的凑上去瞧看,每一卷都大声的念出名字来,简直就像个新奇宝宝,秦芳却知道,这是念给她听的,等于是在告诉她,她得想办法日后补偿他这些。

甄大家的书?嘁!

秦芳的唇抿了一下,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卿枫。

你可真会扯张破皮当大旗啊!

秦芳可是从南昭都城跑来的人,甄大家也就是甄大夫可是自打卿家出事后沾上了韩文佩的事,就低调的装不在的人,怎么可能赠书?而最重要的事,这种节骨眼上,一个接马的大少爷怎么可能跑到都城那敏感地方去找死?

所以她心里很清楚,这些典籍根本就不是什么甄大家那里拜来的,十有八九就是从卿家的藏书阁里,找了五卷敖卓最敢兴趣,卿家也可以送出去的拿来当人情筹码!

这个卿枫,真是分分钟就把敖卓捏在手里了啊!

秦芳下意识的内心感叹,而身边的苍蕴,依然只是唇轻动了两下。

并无音发出来,可是敖卓却想是听到他说了什么似的,头微微一点后,就把五卷竹简给放了下来,而后扭头看着卿枫。

“枫哥真是挂心我,敖卓很是感动,可这书卷,只怕枫哥是送不了我了。”

“为何?”卿枫的眉微微一挑,清淡的惊讶着:“你不喜欢这些吗?”

“不,我很喜欢,但,大小姐不在,这约我签不了,签不了,自然不好拿这些典籍走……”

“卓皇子!”一旁的卿涛再次出列而言:“你干嘛非认大小姐,她又不是卿家的族长!”

“可她有卿家的族令!”敖卓说着伸手指指石屋之顶:“前几日这里还亮着卿家的族火,作为卿家的老邻居,我很清楚,只有卿家的族长才能令它熊熊!而我代表的是海龙国,卿家也自然只能有它的族长代表,就算族长不在,也自然是由和我一样的,未来执掌者签署才合适吧?”

“看来在卓兄弟的眼里,我是没有资格的。”卿枫笑脸依旧,言语轻柔。

“你很好,也不是没有资格,但,你没有族令……”

“族令就能决定一切了吗?”卿涛再次出言:“大小姐虽然有族令,可她不过一介女流,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和大小姐约定了什么,如此信她?她难道你以为卿家会是她个小女娃当族长不成?”

敖卓撇了下嘴,讪讪一笑的眼光投向了某个角落:“一定要约定什么吗?就不能是,别的什么吗?”

“别的?”卿枫好奇地歪了脑袋:“卓兄弟说明白点可好?”

敖卓的脸上一红,人竟有些羞色似地说到:“一见倾心,我愿与她永结和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