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69章 我还没死呢!

第二百六十九章 我还没死呢!

敖卓一句话出来,整个石屋前宁静的地上掉根针都可以听见。

一见倾心,永结和睦?

这,这算什么意思?什么情况?

卿家人此时面面相觑,秦芳则是惊诧的瞪着敖卓,不明白这家伙怎么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哈哈哈!”忽然卿涛笑了一嗓子,随即看着敖卓:“卓公子在开玩笑吧?一见倾心,莫非你是拜倒在我们大小姐的石榴裙下了?”

秦芳的眉蹙在了一起,她有些不安的看着敖卓。

好毒的一句话,好深的一个坑!

敖卓这个海蛮子可不是南诏国这些玩文字的人,若他傻傻地顺着先前的话点了头,秦芳,不,卿欢这下就真的被坐实成一个声名狼藉的人了,因为拜倒在石榴裙下,并非爱慕之意,乃是……乃是做的裙带交易的意思。

敖卓顿了一下,随即看着卿涛,面色有了一丝不悦:“你是在侮辱我吗?”

“什么?”卿涛没想到敖卓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你不尊重你家大小姐的名声,也不能侮辱我啊!”敖卓说着脸已有了怒色:“我对你家卿家大小姐的倾心,乃生的是爱慕之意,源自于她的兰心蕙质,源自于她的傲骨铮铮。你却说什么石榴裙?你不但看不起你家小大姐,出言侮辱了她,更是侮辱了我!卿家还真是,礼书为上的贵族之家吗?”

“这……”

“涛儿,还不速速向卓皇子道歉!”此时一直没怎么吭声的三太太再次出声了:“卓皇子,真是对不住。他只是一时信口拈句,却鲁莽冲撞,实在是汗颜。”

三太太说着白了一眼卿涛,卿涛立刻低头致歉。说着自己什么并无恶意,就是一时想到这话而口不择言什么的。

卿家人的地盘上,自然嘴一张就围成了个圈,敖卓一个又能发火计较什么?

当下冷哼了一声。便是冲着卿枫要甩袖而别。

“别啊,卓兄弟!”卿枫伸手抓上了敖卓的手,一脸真诚:“我今早踏月而归,一回来就听见,你我两家将和睦相处的事,委实打心眼里高兴,却不曾想卓兄弟竟死心眼起来,非认着大小姐才签这约了,可是。大小姐真的不在。你难道因为她不在。就不愿意和我们和睦相处了吗?我们也是她的家人啊!”

“枫哥,我不是不愿意和你们和睦相处,而是这约他得合适的身份才能……”

“我明白了。卓兄弟的意思是,还是很愿意和我们和睦相处。只是约必须得大小姐才能签对不对?”

“对,是这样,这是规矩……”

“那我们就不要这个约了!”卿枫一脸笑容:“只要卓兄弟愿意和我们和睦相处,只是彼此心意相同的一句话,又何须什么文书来证!你说是不是呢?”

敖卓立时愣住,秦芳更是惊讶的挑眉看向卿枫。

好一招偷梁换柱,竟如此就想把两家之和轻松的变成他的“功劳”。

秦芳有些担忧的看向了敖卓,因为她觉得敖卓恐怕没有理由去反驳与推辞。

而这个时候,敖卓也很惊讶,因为他也没想到卿枫会这么“大气”的来个不要约束的亲近,虽然看似是口头约定不具备效力,可是,他是皇子,也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之人,若然失信,也会难堪的。

只是,他和秦芳约定和睦,除了忌惮对方的巫术外,更是因为对方承诺会把海神之书拿来给他,而这位大少爷却拿感情来说事……

他敖卓和大少爷也就打了一些架,有些相惜罢了,能有多深厚的感情?更何况现在还有个悟空大师,武功好的他根本望尘莫及,要论陪练,明显这个随从比大少爷更具备资格啊!

他是傻子恐怕才会不要海神之书,不要高级陪练的,惹上两个变态之人去同意大少爷的提议吧?

所以,敖卓愣了片刻后,一点没客气的摇了头:“不行!”

“什么?”卿枫一直微笑的脸终于出现了僵色,周遭的人更是惊诧不已,而敖卓则是一脸淡定加真诚地说到:“枫哥,对不起,你的提议不是不好,只是,大小姐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只愿意用这种方式让她明白,我被她的美好而折服。”

敖卓说着抬起头,一副回味的表情,卿枫却是手捏成了拳头。

耻辱。

他感觉到了耻辱。

“卿家千百年来,都是以一身傲气行走于世,得之爱戴,却想不到,卓兄弟以一貌来定卿家之主,肤浅如此,枫,也不敢求你这样的兄弟,既如此,卓皇子,请吧!”卿枫说着一甩衣袖半侧了身子,俨然一副被羞辱到气坏的模样,其余周遭的卿家人自然也是被这话给点的心头火气,纷纷不屑敖卓。

敖卓闻言一副气笑了的表情。

“呵呵,有意思,一貌定主?你说这话是当我敖卓乃好色之徒?”敖卓瞪了眼:“你自己看低你家大小姐之才也就算了,竟然如此轻蔑于我?”

“轻蔑?”卿枫摇头:“我可不敢!是方才你说,你见了大小姐之后,一见倾心,又说你把这约书,是当做被她的美折服……”

“你耳朵怎么长的,我说的是美好!”敖卓伸手拍了桌子:“美好你懂不懂?那不仅仅是长相,是才华,是气质,是坚强的心性儿,是一身的本事,她,她,她总之什么都比你好!”

“比我好?”卿枫彻底转过了身子:“你就这么肯定?”

“对!我就这么肯定!”敖卓像个孩子似的梗起了脖子。

两人一时间就像斗鸡似的彼此这么瞧望着,只是敖卓更像是孩子一般的犟色,而卿枫则是。眯着眼,似在盘算着什么。

“好了,你们说这样的话,有意思吗?”三太太撑着圆滚滚地身子站了起来:“明明两个人称兄道弟的。怎么就这么吵了起来呢?枫儿,你一路挂心着你的卓兄弟,就不该为这样的言语而生气,至于卓皇子。大小姐已不在卿家族地,你这般拗着又是何必呢?”

“拗着?”敖卓盯着卿枫却是回答着三太太的话:“卿家大小姐她许诺过我,这约是会我和签,我虽然是海龙国的人,却也知道什么叫言而有信,所以我必须守信。”

“可是她不在啊!”卿海再度言语:“人家早就忘了和你的约自己走了,你却还在这里守约,你知不知道这种女娃的话根本信不得……”

“五叔,我不在。原来你就这么说我坏话。谤我名声吗?”此时一直不吭声的秦芳忽然大步向前。她一边大声言语着,一边把罩在头上的皮毛给扯了下来:“看来卿家有必要从上到下都好好学学什么叫规矩,什么叫礼。免得贵族不像个贵族,连街头小贩所知之礼都不如。”

“你……”

“你!”

“嘶……”

“……”

秦芳出现的一瞬间。卿家的人各个都像是被针给扎到了似的,表情惊悚与诡异,只除了卿枫一个,他是微微蹙着眉地打量着秦芳,似乎不明白怎么回事。

“你你你……”卿海瞪直了双眼,话在口中却吐不出来。

他怎么吐?说,你怎么没死吗?这话根本问不出口。

“三爷爷你怎么一脸惊讶之色呢?虽然我是离开了卿家族地,可那天晚上,我可是和您身边的那位影子姑姑打了招呼,说我回去海龙国的地界上考察一下,看看海龙国是不是真心与我们结和睦友邦,怎么,她没告诉你吗?”

秦芳一脸真诚坦然外带惊讶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她很无辜,而这样的话说出来,更是告诉了那些内心有鬼的人:我给了你们一个阶梯,下还不是下呢?

能不下吗?若是不认,大小姐把族中暗杀的事说出来,卿家的脸还要不要?他们这帮子人还怎么立足?

所以卿海一愣之后,只能顺着坡下:“哦?有这样的事吗?”

“当然!”秦芳说着已经看向了那个立在卿海身后,除了一身黑就没什么存在感的卿云:“卿云姑姑,你为什么不告诉三爷爷我的交代呢?”

卿云这会儿其实很震惊,作为亲自出手将匕首刺进卿欢体内,又将对方抛下山崖的她,是十成十的相信卿欢已死。

可是现在,卿欢就站在她的面前,虽然穿着的是海龙国侍卫的衣裳,但束着马尾的她此刻瞧看着自己的双眼是灵动的,脸上挂着得一抹费解表情是那么的清晰--它们都在提醒着她,卿欢活着,卿家的小大姐此刻正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的身前。

“我……”她不知道自己可以解释什么,她只知道,她失败了,而且还失败的不明不白。

“卿云姑姑,我知道你素来不喜欢我,总觉得我带着族令回来,会让你们的大少爷爬不上族长之位,所以少不得对我使些绊子。我理解,我承受,也不想吭声,可是,你太得寸进尺了,你身为三爷爷身边的影子,一个刑堂的堂主,竟然不顾卿家大局,不把话传给三爷爷而造成误会,你这可是,掀起内乱啊!”

“我,我……”

“卿家家规刑令第九篇,第十一条,邢堂堂主可记得?”秦芳忽然高声询问,卿云一愣,咬了牙:“记得。”

“说!”

“疏职悖业者,杖十下!”

“刑令第三篇,第八条呢?”

卿云的唇哆嗦了一下,眼盯着秦芳不语。

“怎么,刑堂堂主不记得吗?要不要我来提醒你?”秦芳说着昂着下巴向前一步,实打实的目色凌厉:“枉顾家族大业,无规无矩,乱心背离者,则令杖二十,跪祠三日!我有说错吗?”

卿云的嘴角抽了一下:“大小姐说的,没错。”

“那刑令第二篇第五条和第一篇的第八条呢?”

卿云的眼里已经泛了一丝血红。

而周遭之人则是各个目色中混杂着惊骇与怯怯。

秦芳此时抬手从怀里摸出了族令冲着卿云一亮:“卿云姑姑,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