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之神医弃妃

第271章 警告,不许喜欢她!

第二百七十一章 警告,不许喜欢她!

苍蕴这辈子很少有这么热忱到愿意出手帮人的时候。

第一次,他想把这个身无武功的女人护在身后,替她打下这个族长之位,可她拒绝,强调着得她自己来。

第二次,他决定出手替她下一盘玲珑棋局,把卿枫这个自鸣得意的人给好好地挫挫锐气,可秦芳似乎根本不听他的,因为两边棋局从摆第二个云子开始,秦芳就和他指导的路径大相径庭,根本不按他说的来!

起初,他以为她不懂棋局,不明白自己喊她落子是何处,但很快他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秦芳好像很懂棋一样,每个云子都落的很快,极少有思考的时候,而且放的时候,乍看来有些云里雾里,但多两个子之后,苍蕴这个被师父长年在棋路上“欺压”的人,瞬间就感觉到她的预谋不小。

于是,他不再“自作多情才”的为她指导,反而是一面看棋,一面观察她,但见秦芳一脸清风随性的写意,竟让他觉得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可爱。

尤其是每每卿枫才把云子放下,秦芳便已落子,那快的速度与并不专注的眼神,让她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高手在与小孩子轻松逗玩似的,有着一种烟视的妩媚与随性的慵懒。

这让苍蕴的心,很痒,痒的就好像有一只顽皮的小猫窝在他的心尖处,玩弄着自己的尾巴,蹭得他痒到眼神都散着一丝热。

而不仅仅是他的心在热,卿枫的心这会儿也热,热得不是痒。而是焦躁不安。

他自认自己棋艺高超,不敢说轻视天下棋手,却也真心没把卿欢放在眼里。

但,这位大小姐。从坐下下棋开始,就摆出了一份超高姿态,不仅非要把先手让给自己,弄得好像自己很拙劣似的。更在之后的每一手棋里,都让他越来越不安。

为何?

因为她的不假思索,因为她的落子奇快,因为她的棋路犀利却是表情散淡。

这让他对自己渐渐地失去了信心,因为他做不到她那样快速的落棋,也做不到她那样的“心不在焉”。

是的,心不在焉,他真心感觉到的就是这四个字,因为她那态度和表情。怎么看。都像是有人在旁边说。你要怎么放,然后她就是只是放个棋那样罢了。

可是,身边没有人指点她。

更甚至。他在有所怀疑后,特意的运了内力想要去捕捉周遭是否真有自己猜测的那般高人相助。

但结果。什么都没有,这让他更加的不安,更加的对自己失去了自信,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遇到了一个棋艺高手,自己是不是已经跌进了她的算计之中。

渐渐地,随着棋盘上黑白两色的密集,卿枫想的时间是越来越长了,甚至他的额头上都隐隐显出了汗珠来。

而这边秦芳却是一脸困倦之色,甚至两三次都抬袖掩口的打起了哈欠。

秦芳不是故意这样的,她真的很无聊,所以瞌睡虫来和她亲近。

好吧,这棋其实根本就不是她在下,是,小米在下。

作为一台高级光脑,下个棋算什么呢?卿枫落一步,小米的光脑立刻就已经用超光速的运算分析判断,然后得出最佳落子点,所以她只需要把自己的右臂交给小米指挥就好,反正它会立刻把云子摆好,把思考这种难题丢回给卿枫的。

她很轻松,卿枫却很痛苦,他以为自己是在和一个扮猪吃虎的大小姐比拼,实际上他是不会知道他是在和另一个世界的几千年后的高科技智能光脑在拼。

人脑虽然有无限的潜能,但显然卿枫的运算速度快不过光脑,更不会比的上小米那“变态”的判断,所以下到后面,在他连续被大龙吃了几片自己的龙骨后,他败下了阵来。

数子,他输了九子,这个数字简直等于在他的脸上连抽了九下巴掌,让他呆住了。

“复盘吧!”秦芳有卿欢的记忆,让她明白对弈的规矩就是一局结束后得复盘,所以她立刻捏着云子等卿枫开始落先手。

卿枫捏着云子看了看因为打瞌睡而眼睛有些水渍的秦芳,只觉得内心一片说不出的压抑。

再次落子,因为是复盘,彼此来往的就特别的快,一切都按照上盘棋局的走法摆弄。

忽然秦芳的手一顿,看向卿枫:“你上一盘摆的是这里,现在你摆到了这儿来,错了。”

“是吗?我记得是这里。”卿枫一脸笃定的表情,想要试图修改上一盘的错误,秦芳看他一眼,呵呵一笑:“你确定是这里?”

“确定。”卿枫自然说着肯定的话,秦芳脸上的笑放大了许多:“好吧,那这样的话,你最后输的不是九子,而是十一子。”她说着也落下了云子,放在了一个新的位置上。

这一瞬间,两人的眼眸撞在一起,卿枫的是惊讶与怀疑,秦芳的则是,困倦和同情。

三秒之后,两人开始了新的你来我往,尽管秦芳刻意地忽视了他思考的时间,也不做催促,但这盘棋不足小半个时辰,卿枫就彻底的败了。

再度数子,十一个,不多不少,那一刻,卿枫僵化的犹如石雕。

“你真神了!说十一个还真就十一个!”一旁看热闹的敖卓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秦芳,宛如看到了天上的神仙,秦芳则是一时兴起冲着敖卓说到:“有没发现我又多了一个优点?”

“有有有!”敖卓点头如捣蒜:“我现在更加肯定,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

秦芳闻言愣了一下,再看到敖卓一脸真诚的崇拜后,无声的笑了一下,明白他其实很纯洁。是自己把女神这个词按照未来世界的定义给想多了。

而这个时候,一脸激动的敖卓却莫名的身子顿了一下,随即耷拉着脑袋一副专心研究棋局的样子,只是那微微扭着地嘴。和偷偷瞥向自己随行侍卫的眼神,暴露着他的一点小不安。

第一比,卿枫就输了,还非常难看的以九子和十一子的差别输在了他很有自信的项目上。立时整个人都脸色涨红。

“大少爷,第一比的结果,你是否还有不满,要不要再来一盘?”本着踩人就要踩到骨头碎的信条,秦芳很不可爱的问出这么一句来,听的卿枫就算心有不甘的想要再来,也是无法说出口的,因为那份轻视足以证明,他棋局再战。那就是自取其辱。

“大小姐果然是琴棋书画早已得道。看来宫中的教谕很有成效。我这个门外汉是献丑了。”卿枫说的一派谦和,但这话却是抬高了秦芳,贬低了自己。瞬间就把自己的输变成了理所当然,好像。秦芳占了多大的便宜,欺负在他的软肋上一般。

其实卿家人是很清楚大少爷琴棋书画上的才艺的,但卿枫这么说了,他们这些多年看着大少爷长大的人,也自然会相信他说的话,所以倒隐隐觉得似乎是这样的,只有个别真正懂棋的,已经看出两人的高低水平,更多少自己悟出了点东西来。

“那这么说来,第一比,我就赢了。”秦芳不去计较他话里的掩盖,反正对于她来说,她要的就是他的输而已,特别是在他自信之处上的失败。

“没错,大小姐你赢了第一比。”卿枫无奈,只得重复,秦芳当即丢下了云子冲他说到:“好,既然你是输家,那第二比,比什么,你说了算吧!”

“我说了算?”卿枫很惊讶,但内心却很欢喜。

“没错,你挑一个吧!”秦芳一脸微笑,没有胜利的狂喜,也没有更多的奚落,这让她看起来,很有些大将风度,不喜形于色的感觉。

比试,谁定项目,谁其实就占着先机,秦芳很清楚,故意把挑选的机会给他,就是想在他引以为傲的领域,打的得落花流水。

“你我都是卿家人,卿家人的傲本雄资就是铁骑,我不敢要大小姐比试调兵遣将,又或者铁骑攻杀,但驯服一两匹野马也应该是卿家人基本的能耐,不如我们比比这个,在一定的时间内,看看谁,可以降服更多的野马。”

冠冕堂皇之下,有一个利他之比,秦芳听来倒也觉得没什么意外,当下点了头:“可以,不过,今日不行,你也看到了,和你下个棋,下的我瞌睡来了,所以,我打算先休息,不如明天我们比吧?反正,准备野马和场地,也是需要时间的,如何?”

话都这么说了,卿枫能拒绝吗?他虽然基于洗刷自己第一比输掉的耻辱,但他也不会忘记自己需要的完美,所以他很客气的表示没有问题,双方一约定了时间后,秦芳便冲着一旁低头装石像的敖卓说到:“走吧,我再去你们海龙国的海边玩两天!”

敖卓是没意见的点头,一旁的卿枫却是眯了眼:“大小姐,你不在卿家族地落脚,却在别人的地界上住着,这,不大适合吧?”

“合适。”秦芳笑着摆手:“他反正是邻居,住他家,听听海风睡的香,免得咱们自己家的低头上,夜猫老鼠一堆的恼人。”秦芳说完不管卿枫的反应是转身就走,当一队人就这么离开后,卿枫的脸黑得如乌云密布一般。

……

“你过来!”一队人马回到了海龙国的灯塔之下,敖卓刚从马上下来,苍蕴就已经站到他的身边,冲他丢了这么一句话后,就往海边走。

敖卓当即看了一眼队伍后面还在马上眯着眼,晃瞌睡的秦芳,随即下马,跟了过去。

“有事?”一到海边苍蕴的身边,他就轻声询问,苍蕴扭头看向他:“你真的爱慕我家小姐?”

敖卓一愣后,点了下头:“嗯,我,我挺喜欢她的……”

“不行!”他话没说完,苍蕴就已经目光凌厉的盯着他说到:“我警告你,你不许喜欢她!”

--广告一下:书名《仙喜临门》

书号:3180745

简介:身为小小鼠妖也是有追求的!压到那只嚣张的猫妖,把他当坐骑!不服?换掉你信不信!rl